首页龙抬头 159 身正不怕影子斜

159 身正不怕影子斜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看到叶良现身,赵虎也是一脸吃惊,嘴巴张得能够塞下一个鸡蛋。

    叶良面色惨白,每一步都走得很慢,受过的伤显然没好,毕竟挨了两斧子呢。走到我们门前的时候,叶良注意到了我和赵虎,回头看了我们一眼,十分不屑地哼了一声,继续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一个关押重刑犯的号子门前,管教把门打开,叶良走了进去,回头问道:“刘局,多久?”

    刘正声说:“尽快,有些流程要走。”

    叶良很明显地松了口气,面无表情地看着门被关上。

    从二人简单的对话来看,叶良迟早会出去的,只是时间问题。我和赵虎心里极其腻歪,好不容易才抓到的叶良,还是落到刘正声手里了。以我们对刘正声的了解,知道只需方杰一个电话,他就会屁颠屁颠地卖命。

    刘正声离开以后,我揪住赵虎的领子,问他怎么回事,不是说好刘正声找不到叶良的吗?

    赵虎也是一脸迷茫,说是啊,刘正声怎么找到的呢?

    赵虎让“牢头”给他找来一部手机,电话拨打出去:“楚局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直到这时,我才恍然大悟,原来赵虎把叶良藏到楚正明那里去了!

    虽然楚正明已经停职,可赵虎仍旧尊称他为楚局,也不知道楚正明在电话里跟他说了什么,赵虎“嗯嗯嗯”个不停,最后挂了电话,长叹口气,才跟我说起了事情原委。

    自从楚正明停职以后,就回到了乡下的老家,喂喂鸡、种种地什么的。楚正明虽然当了很多年的领导,但老实说并没攒下多少钱,当然他也不在乎这个,精神足够富足,简朴一点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赵虎草草帮叶良包扎了下,知道刘正声迟早会找上自己,所以琢磨着该把叶良藏到哪去。

    赵虎知道,藏到哪都不安全,警察找个人还是很轻松的,尤其还是方杰点名要找的人。思来想去,赵虎决定把叶良藏到楚正明家,这是刘正声绝对想不到的地方,他总不能去自己前任上司家里搜人去吧?

    到了楚正明家,赵虎把前因后果一讲,楚正明却是断然拒绝,说他这里不是犯人收容所,要求赵虎把人送到局子里去。

    赵虎把其中利害讲给楚正明,说叶良落到刘正声手里就完蛋了,藏在这里只是权宜之计,还说我二叔正在找关系,不日就能让他官复原职,到时候还希望他秉公处理此案。

    楚正明还是不肯,说这不合规定,嫌疑犯必须交到执法机关,还要赵虎相信政府、相信公安局。

    赵虎也着急了,直接把叶良往楚正明家里一丢,说道:“楚局,刘正声是个什么样的人,想必你也清楚,这人交到他手里真就完了,我兄弟的冤屈也无法昭雪了!反正,我把人给你了,你要想交出去,那就随你的便!”

    赵虎了解楚正明,知道这人正义感十足,而且并不迂腐,说这些话也是将他。

    说完,赵虎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赵虎相信,楚正明绝对不会把叶良交出去的!

    这次,赵虎算是猜对了一半。

    楚正明确实知道刘正声是个什么样的人,一开始也想咬牙藏着叶良,寻思赵虎的话有几分可信度呢,真能回到工作岗位的话,就能正大光明地审讯叶良。可是楚正明等了一天,等了两天,等了三天,自己这边一点信儿都没有,官复原职的事还是杳无音信。

    楚正明有点坐不住了,一方面他知道自己这么做是不对的,一方面也知道以前的同事正在到处搜寻叶良。

    这是心理上的煎熬。

    楚正明可是当过领导的人,“私藏犯人”算是什么罪名,他比谁都清楚。

    到第四天,楚正明还是忍不住了,给刘正声打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当然,楚正明并非一点准备没做,他把刘正声叫到自己跟前,说他盯了叶良的案子好几年,掌握了许多叶良杀人的罪证,都锁在他办公室的保险箱里,要求刘正声能秉公处理此案。

    刘正声当然连声答应。

    接着,楚正明又意有所指地说,自己另外还保存了一份档案,如果刘正声不能“处理”叶良的话,他就拿着这份档案越级去告。

    到时候不光叶良有事,刘正声也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刘正声找到叶良以后,没法立刻将叶良交给方杰,而是移到拘留所的缘故。刘正声看过保险箱里的那份档案,可谓证据确凿、板上钉钉,只需叶良的一份口供,就能定了他的罪名。

    就算自己毁了档案,楚正明那还有一份,实在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楚正明虽然停职,可他如果去“告”的话,份量还是比一般老百姓重多了。

    刘正声不可能为了巴结方杰,把自己的工作也丢了吧。

    算是楚正明变相逼着刘正声秉公处理这事。

    以上就是楚正明和赵虎的电话内容,看上去还挺完美的,不愧是当过领导的人。楚正明已经做出这事,我和赵虎也就无能为力,只能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虽然都在号子里面,可叶良的待遇比我和赵虎还好,不仅住的是个单人房间,还受到了专业的医疗服务。这家伙吃得也好,没几天就恢复过来了,养得红光满面,没事还趴在门上嘲讽我和赵虎,说我俩斗过了他又怎么样,到头来还是屁事没有,说到底这还是个拼背景、拼关系的世界!

    我和赵虎当然也不会和他客气,每天和他隔空对骂,说他迟早要送进刑场挨枪子儿。

    我们彼此间的谩骂其实谁也伤不了谁,只能过过嘴瘾,外面的战斗才叫如火如荼,而且还是没有硝烟的战斗。

    刘正声当然第一时间就把情况汇报给了方杰。

    方杰骂他愚蠢,说楚正明那里留着一份档案,想办法毁了不就行了?

    刘正声不是没有想过这个办法,可要让他对以前的上司下手,还真有点抹不开脸。后来方杰骂得多了,刘正声也有点豁出去了,先是找了几个小流氓,看能不能到楚正明家里把资料偷出来。

    但这谈何容易,楚正明可是当过领导的人,往那一站、不怒自威,小流氓见了他就哆嗦,还上他家里偷东西?

    开玩笑啊!

    几番拉锯下来,小流氓被赶跑了一波又一波,还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方杰也着急了,给刘正声下了最后通牒,要求他在三天以内搞定这事,否则他这个“代理”也不用当下去了。

    刘正声才尝了几天“一把手”的甜头,怎么可能轻易放弃,只能彻底豁出去了,暗暗地说:“老楚,这次你得罪的人来头不小,别怪当兄弟的不客气啦,都是为了糊口饭吃。”

    当天下午,刘正声就带着一群手下来到楚正明的家里。

    楚正明当时正在家里的菜地里面浇水,身上套着一件满是破洞的汗衫,交上踏着一双沾满泥泞的水鞋,看到刘正声带着一群警察赶到,皱着眉说:“什么事啊老刘?”

    刘正声“啪”的给楚正明敬了个礼,说老领导,我有点事找你。

    楚正明摆摆手,说别这样,我已经停职了,叫我老楚就行,你到底有什么事?

    刘正声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,又从怀里摸出一张搜查令来,说老楚,有人举报你在位的时候贪污受贿,我也不想相信,可是对方说的有鼻子有眼,几条中华几箱茅台清清楚楚,还说就在你这藏着,我只好来看看啦!

    其实,就算楚正明真有作风上的问题,也应该是纪委查他,刘正声没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可刘正声说这是内部举报,他想探探虚实,再决定是否报告上去。

    有理有据、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楚正明苦笑着说:“没想到我为官多年,还有人举报我这个。行啊,那你查吧。”

    楚正明身正不怕影子斜,根本不怕任何搜查。

    刘正声一声令下,众人进入楚正明的屋子翻箱倒柜,当然什么都没查出来,烟酒倒是都有,不过不是中华和茅台,而是阿诗玛和二锅头。

    楚正明问:“现在能证明我清白了吗?”

    刘正声笑着说道:“老楚,我可没说你不清白啊,我就是走个过场而已,你懂。”

    刘正声一边说,一边又在屋子里面仔细搜查起来,连衣柜里的夹层、床褥子中间的缝隙都没放过。最终,刘正声撬开一块地砖,拿出了藏在下面的一个档案袋。

    楚正明面色一变,说老刘,那可不是我贪污受贿的物证!

    “是不是,我看看嘛。”刘正声打开一眼,眉宇间闪过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“老刘,我也不瞒你说,这就是上次和你说得叶良的罪证,你看过了,和贪污啥的没关系吧?”楚正明似乎明白楚正明来干什么了,心中隐隐有些愤怒,但还是假装平静。

    “嗯嗯嗯,我看过。”刘正声一边说,一边把档案塞到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“老刘,你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楚,你已经不在位了,这东西你可不能留着,我就先拿走了啊。”刘正声匆匆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老刘,你不能拿走……”楚正明急了,上去就拉刘正声的胳膊。

    刘正声不耐烦地回头一推,将楚正明推得一屁股坐倒在地,又指着他说:“老楚,注意你的身份,你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是了,别逼我对你下狠手,坏了咱哥俩多年的交情!你千不该、万不该,不该和方家对着干,我也保不了你,再见!”

    刘正声走得极快,根本不给楚正明再拉自己的机会,很快就跨到了门槛,正要往外出,恰好和一个人撞个满怀。

    刘正声一抬头,发现是奇峰服装厂的老总张宏飞,也就是我的二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