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57 全城,抓捕赵虎

157 全城,抓捕赵虎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很快,我就走到了南霸天的身前。

    既然选择了走这条路,有些事情就一定要做。

    我举起了斧子。

    “张龙,你敢!”南霸天双目通红,龇牙咧嘴地叫着:“你敢剁我的手,我这辈子都和你没完!”

    这是威胁,赤裸裸的威胁。

    可我怕南霸天么?

    我要是怕他日后的报复,我就应该扔下斧子,说声我不敢了,然后把新城区也交出去,乖乖回服装厂当我的司机。

    我不想那么做,不想把来之不易的新城区又拱手交给他人。

    努力了这么半天,就差最后这么一哆嗦了,这时候放弃的话实在太愚蠢了。

    南霸天仍在对我骂骂咧咧,用各种狠毒的话威胁着我。我想起今天晚上他的横插一杠,得亏我还设有后招,否则真被他害死了。这样的人绝不能留,对我们来说是个祸患。

    放虎归山,遗祸无穷。

    我一咬牙,抡起斧子狠狠砸了下去……

    一声几乎惊破夜空的凄厉惨叫响了起来,在场的所有人都将永远铭记这幕。

    南霸天痛苦的在地上打滚,整个身子扭曲成了一团,旁边还有一只断手。赵虎踩住他的脖子,叹着气说:“南霸天,别说我不把你当兄弟,是你自己干了不是人的事。你走吧,南城还是你的,我不会去插手,你也永远别踏进我的地盘,否则你另外一只手也保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我则跟着说道:“欢迎你随时来找我报仇。”

    我能说出这样的话,就代表我不怕他。

    南霸天挣扎着站起,抱着自己的断手,领着兄弟匆匆离开……

    剩下的事就好办多了。

    该打的打,该罚的罚,该废的废,该送进医院的送进医院,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只是,接下来的新城区肯定要经历一番大换血了,而且一朝天子一朝臣,我也该培养自己的人了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后话,现在也急不得。

    当务之急,还是叶良应该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按照我们之前的想法,要把叶良交给楚正明处理。可是楚正明被撸下来了,现在是刘正声在位。刘正声太圆滑,也太诡诈,交到他的手上可能会出问题。所以我和赵虎商量过后,决定先把叶良给藏起来,看楚正明能不能官复原职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只有楚正明能公正地裁决叶良。

    因为叶良有个兄弟叫方杰,就是家庭背景很强,关系可通市里、省里的那个,曾经是叶良那个组织里的二号人物。叶良当初杀了莫鱼,就是方杰从中斡旋、保下叶良。

    只是毕业以后,方杰就回市里去了,和叶良他们的联系也少了。

    这也正常,方杰家里毕竟很强,不用打打杀杀也能过得很好,随便做做生意就够几辈子吃了,以前跟着叶良也是玩玩而已,现在算是各回各家、各找各妈,大家同样是人,命运却不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虽然不在一起玩了,交情还在。

    赵虎推断,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到方杰的耳朵里,方杰肯定会想办法救叶良,所以不能把叶良交给刘正声,免得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我问赵虎,这个方杰家里到底是干嘛的?

    赵虎告诉我说,方杰家里算是官宦世家,从他爷爷到他父亲,再到他几个叔叔,都在实权部门担任重要职位。虽然算不上是一把手,但也人多势众、树大根深,堪称市里的第一家族,就连一把手能否上位,都是他们家说了算的。

    方杰这么强的家庭背景,当初怎么会到职校读书,各个重点中学还不是随便挑?

    原来,方杰不是读书的料,就算去了重点也毫无用处。是他爷爷做主,将方杰送到县城里的一所职校,说是锻炼下他,让他体验一下民间疾苦,看看老百姓家的孩子是怎么过日子的。

    结果方杰这个混世魔王,发现无权无势的穷人这么多后,反而更激起了他内心的恶意,整天以欺负人为乐。后来,他发现叶良也是校园里的魔王,毅然加入了叶良的那个组织,还为叶良当起了保护伞,潇洒地度过了好几年,还把赵虎整到牢里去了。

    赵虎后来出狱,迟迟不敢找叶良报仇,除了因为“莫鱼”的精神束缚以外,还有就是因为叶良的这个兄弟方杰。

    方杰家里实在太强,这让赵虎觉得投鼠忌器,觉得即便拿下叶良也没有用,方杰还会把他救回去的。

    因为不畏强权的楚正明,让赵虎燃起一丝希望的曙光,但是现在楚正明也被撸下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赵虎看着我说:“张龙,你要不问问你二叔,帮楚正明一把?”

    自从上次写字楼里激斗骆驼,本来被关进拘留所的我二叔神奇现身以后,赵虎就认定我二叔一定有着强大的背景,所以他想让我帮忙问问,看能不能捞一把楚正明,这也算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黑暗的世界里,楚正明的存在像是一丝亮光,我们应该保他、护他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好,我试一试。

    二叔虽然从来没和我说过他的背景,但我猜测应该和他以前供职的部队有关。一般人当兵,都是两三年就退伍了,二叔却当了好多年,听说还混了个小官当着,后来不知什么原因,才从部队转业回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我当然也想帮楚正明,我和楚正明也相谈甚欢,算是忘年交了。

    交谈过后,我和赵虎就分开了,他把受伤的叶良给带走了,我则返回厂里睡觉,其他人也都各回各家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我在厂区大院找到了正在锻炼身体的二叔,一开始我都没敢打扰他,直到他打完了一整套军体拳,我才上去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的事,二叔已经通过木头知道了,他先夸奖了我,说我那三道埋伏安排的好,再是万无一失的计划,也应该留有后手,我做到了。昨天晚上所做的一切,足以证明我有这个本事接手新城区,他以后不会对我指手画脚,但也希望我能坚守本心,别做太多违法的事,尤其不要触犯底线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我会铭记在心的。

    接着,我便把楚正明的事给他说了,试着问他能否帮忙。

    二叔点一点头,说楚正明是个好官,帮他一把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我会试试,能否成功就不一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那麻烦二叔了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边,和赵虎猜得一样,叶良栽了的事很快传到了方杰耳朵里面。

    作为市里第一家族的第一少爷,方杰已经很少掺和所谓道上的事了,更不可能再去跟着叶良打打杀杀。随着他年龄渐长、阅历渐长,他就慢慢知道,所谓道上那些狠人,再混出头也不过是为他这种家庭服务的。

    以前上学的时候,他肯认叶良当老大,是因为他年纪还小,叶良也确实很有领袖风范。

    现在进了社会,就得反过来了,叶良该认他当老大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权势为王的社会。

    叶良也很有自知之明,回来以后再联系他时,已经变得恭恭敬敬,叫他杰哥,还说自己很快就会混出一片天地,到时再为方杰效力。

    方杰是个念旧的人,他很欣赏叶良的能力,认定叶良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方杰永远忘不了职校三年的快乐生活,打打杀杀、刀光剑影,真是酸甜苦辣什么都尝过了,第一次知道人生还能这么有趣。即便后来回归本位,重新进入各个二代的圈子,还是经常怀念以前在职校的日子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拜叶良所赐。

    所以,在方杰的心里,还是把叶良当大哥的。

    得知叶良栽了的事,方杰气得暴跳如雷,当时他还在两个嫩模的被窝里,直接就把嫩模踹下了床,走到窗前握着手机,询问昨晚的详细情况。

    对方告诉他,看赵虎那意思,好像要把叶良绳之于法,送到局子里去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这个赵虎还真是不长记性,不知道这地方是谁家开的?”

    方杰又打了一圈电话,确定县城里的局势以后,一个电话打到了刘正声的手机上。

    刘正声还纳闷这是谁呢,对方介绍自己叫做方杰,直接把刘正声惊出一脑门子汗来。刘正声的职务虽然不高,可他当然听过方杰的大名,知道这是市里第一家族的公子哥,百分之八十的人事调整都掌握在方家手里,赶紧诚惶诚恐地说:“方少,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。”方杰一字一句地说:“把叶良给我弄出来,送我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叶良?!

    刘正声立刻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,马上说了一句放心,交给我了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以后,刘正声摇了摇头,心说赵虎啊赵虎,地上的祸你不惹,非要惹天上的祸……

    刘正声是个很圆滑的人,一向喜欢和各路人马搞好关系,上上下下一片和谐。

    但是这次,他明确地知道,自己应该站在方杰这边。

    刘正声拿起桌上的电话,拨了一个号码出去,接着严厉地说:“全局出动,抓捕赵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