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56 立威

156 立威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好不容易脱离束缚的赵虎,打算和叶良好好斗上一场,他知道叶良不好对付,这一场仗有的打了,打到天明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可他低下头,发现身受重伤、浑身是血的叶良,顿时吃惊不已。

    他是真不知道叶良怎么伤成这样子的,他是记得自己紧急关头曾经还过两下手,可他并不觉得那两下子能够伤到叶良,开玩笑呢不是?

    所以赵虎异常吃惊、相当吃惊。

    叶良趴在地上、奄奄一息,胸口和肚子上的血还在哗哗流着,他这辈子都没受过这么重的伤。那可是两斧子,不是两刀啊!斧子的杀伤力确实够强,赵虎的力气要是再猛一点,直接把他斩成两截都行。

    叶良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,他眼神怨毒地盯着赵虎,咬牙切齿地说:“装成这样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叶良是真觉得赵虎在装,刚才故意装得犯了心病,趁着自己放下戒心的时候,连着劈了自己两斧子,才把自己搞成重伤。

    这个卑鄙小人,太无耻了!

    叶良满肚子火,这种阴谋诡计,不是一向只有自己这种小人才使用吗,什么时候赵虎这种号称顶天立地的英雄汉也开始用了?叶良打心眼里看不起赵虎,觉得他是依靠卑鄙手段才战胜自己的。

    赵虎看着发怒的叶良,看着叶良身上严重的伤,再看看自己手上血迹斑斑的斧子。

    似乎明白过来什么。

    赵虎回过头去,看着还在不远处的莫鱼。莫鱼一身是血地站在那里,还是一动不动、形如枯槁,月光一照,更显恐怖。

    赵虎却咧嘴笑了起来,露出两排整齐的白牙。

    “兄弟,是你帮我的么?”

    莫鱼没有答话,一动不动地站着。

    叶良却是浑身一个哆嗦,因为在他眼里看来,赵虎对着一团空气发笑、说话。

    这大晚上的,要不要这么渗人!

    “你别装神弄鬼了行吗?”叶良发着狠说:“要动手就快动手,别跟我玩这些虚的,老子不鸟你这一套!”

    赵虎却不搭理叶良,继续冲着莫鱼说道:“行吧兄弟,谢谢你了!这次啊,总算是能为你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叶良狠狠骂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叶良也知道自己完蛋了,连着挨了两斧子,别说继续战斗,站都站不起来了,只能闭眼等死。这里确实是个杀人的好地方,杀了人就地一埋,神不知鬼不觉的,大罗金仙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赵虎也说过了,不是他死就是己亡。

    赵虎这一斧子劈下来,自己脑袋都要掉了。

    叶良闭上眼睛,回忆着自己的一生,发现自己到头来什么都没捞到,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,是非成败转头空啊。

    但是叶良等了半天,也没等到斧子落地,睁开眼睛一看,发现赵虎正在怀里摸索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叶良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绑你啊,送你到局子里。”赵虎摸出一截绳子,利索地把叶良绑成一个粽子。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,我又没有犯法?”

    “你咋没有犯法,你杀了我兄弟莫鱼,你都忘了?我告诉你,别以为你那个叫‘方杰’的兄弟可以保你一辈子,这几年楚正明可没放过你,一直在暗地里搜查你的罪证,现在已经掌握了七七八八,肯定让你杀人偿命,这就叫做法网恢恢、疏而不漏!”

    赵虎把叶良扛了起来,大步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叶良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,瘫在赵虎的肩膀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赵虎走了几步,突然想起什么,回头看着莫鱼说道:“兄弟,你不跟我走啦?”

    从刚才开始,莫鱼就站在那里,一下也没动过。

    诡异的是,莫鱼竟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赵虎又笑起来:“行吧,我明白你的意思了,你安息吧,我肯定让叶良坐牢,不会让你白白死的!”

    莫鱼又点了点头,接着身形开始慢慢涣散。

    赵虎一动不动,目光十分凝重,看着莫鱼慢慢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奄奄一息的叶良却忍不住想,赵虎真是病得越来越不轻了……

    直到莫鱼彻底没了痕迹,赵虎才继续大步往前走去,走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的样子,看到前面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当然就是我和程依依。

    至于木头,已经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等了好久,至少有一个多钟头,心里又担忧又紧张,终于看到赵虎归来,我俩兴奋地跳了起来,大声呼唤着赵虎的名字。

    赵虎扛着叶良大步走来,笑呵呵地给我们看他的战利品。看到叶良被抓来了,还身受重伤的样子,别提我有多开心了,还忍不住踢了他两脚,这家伙可把我们折腾的够强啊。

    虽然我对赵虎充满信心,也相信他能平安归来,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。

    赵虎倒也并不藏私,原原本本地跟我们说了一遍,说他怎么和莫鱼交谈的,莫鱼又是怎么帮助他的,一直讲到最后莫鱼消失,才算告终。

    赵虎乐呵呵的:“总之,这次多亏了莫鱼,才能把叶良这家伙给抓住,否则我俩单挑真不知道谁胜谁负。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对视一眼,当然不相信赵虎说的每一个字。就连身受重伤的叶良都不相信,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。不过我想,那个所谓的莫鱼,应该就是赵虎的心魔吧。

    干掉叶良的刹那,也就是心魔破解的时候。

    所以,这事是不是真的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赵虎解脱了,总算是对莫鱼有了一个交代,挣脱开了长达几年的精神束缚。

    现在的赵虎确实精神百倍,不再忌讳提起叶良和莫鱼,说起他俩的名字,侃侃而谈、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我们一边聊,一边往回走。

    赵虎问我,叶良是怎么逃到他那去的?

    赵虎听过我的计划,实在万无一失,所以很想不通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瞒着,将之前的经历一五一十告诉了他。赵虎一边听一边骂,先骂南霸天不是个东西,回去以后肯定好好收拾他,再骂板儿哥是个王八蛋,揍他还是揍得轻了,有机会了再弄弄他。

    但我们最惋惜的还是楚正明,那可真是个好领导啊,就这么被撸下来了,而且还是因为我们,实在让人心里难安。

    回到村上,大家都在这里等着。

    一场恶战下来,旧城区的先跟新城区打,又跟南城、北城的打,可想而知现场有多惨烈。因为一个叶良,县城乱成这样,也暴露出我们的许多不足,很多人是坚决不能再用,让他们有多远就滚多远。

    这还不如大飞,大飞是怂了点,起码人家忠心啊,只认赵虎这一个爹,叫别人爹都是逢场作戏。

    罗锅、红毛、南霸天等人都被绑着,等着我们发落。

    他们看到我把叶良抓回来了,各人都是一脸复杂,罗锅和红毛等人低着头,知道这回肯定完蛋,不死也得出去半条命,求饶的心都没了。就南霸天还厚颜无耻,嚷嚷着说:“行啊张龙,真把叶良抓回来了。行,算我有眼无珠,以前低看你啦,你有资格当新城区的老大。虎子,我知道错了,我这就回南城,再也不进城里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还想回南城!”

    赵虎狠狠一脚踢出,直接把南霸天踹的滚出去七八米远。

    就这也不解气,赵虎又冲上去,狠狠地踢着他。

    南霸天知道自己理亏,都不敢说什么,趴在地上说道:“行了,打两下算了,大家都是兄弟,总不能把我弄死吧?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是兄弟了?”赵虎冲上去,左右开弓甩了南霸天几个耳光,“有你这么当兄弟的,专门坏我的事?”

    南霸天流着鼻血,满不在乎地说:“你就说怎么办吧,我认打、也认罚。”

    南霸天铁了心觉得,赵虎不会把他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顶多就是揍他一顿,一脚把他踹回南城。

    “认打认罚是吧?”赵虎一脚踩住南霸天的脖子,冲我叫道:“张龙,来剁了他的手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朝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我的心中吃惊,我也知道断手断脚在道上挺普遍的,尤其南霸天做了这么人神共愤的事,被断手也理所应当,谁也不会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可赵虎怎么让我做呢?

    不过,我立刻就反应过来,赵虎这是趁机让我立威。

    抓住叶良,显出了我“智”的一面,说明我在能力上是没问题的,没人敢再小看我了,会打心眼里尊敬我;让我剁了南霸天的手,就是让大家见识到我“狠”的一面,好让大家打心眼里畏惧我。

    一个合格的大哥,应该是让人又敬又畏的。

    敬有了,该畏了。

    我明白赵虎的用意,可我从来没干过这种事啊!

    让我打架还行,打断别人骨头都没问题,可要让我直接去剁别人的手,光是想想哪个场面,我就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可我知道自己箭在弦上、不得不发。

    赵虎当众对我下令,如果我不敢做,今晚所建立起来的威望将会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谁会畏惧一个连剁手都不敢的老大呢?

    “赵虎,你疯了吗?!”南霸天歇斯底里地大叫着:“咱们多少年的兄弟,你就为这么点破事,就让别人剁了我手?你忘了你被骆驼赶出来的时候,是谁帮你杀回旧城区的吗,你这是恩将仇报、过河拆桥……”

    南霸天骂骂咧咧,使劲挣扎。

    但是赵虎始终死死踩着他。

    我则捡起赵虎的斧子,一步步走了过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