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55 让我,向你赎罪

155 让我,向你赎罪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你……到底是不是装的?

    夜风呼啸的山野之间,叶良艰难而又绝望地喊出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确实挺绝望的,连着挨了赵虎两斧子,依靠自己的力气根本站不起来,如果没人帮他走出这个地方的话,他甚至有可能流血过多死在这里!

    问出这句话后,赵虎并没回应,仍在地上滚来滚去,不断挥舞双手,不断搓着脖子,哀求莫鱼别靠近他,像个精神错乱的病人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装出来的,那赵虎的演技也太好了。

    而且,叶良已经受了重伤,完全没有还手能力了,赵虎也没必要再装下去,手起斧落就能送叶良上西天。

    可是赵虎仍旧神神叨叨、疯疯癫癫的,一点要清醒的迹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家伙,到底搞什么鬼……”盯着发疯的赵虎,叶良有气无力,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赵虎并没有装,他是真的犯病了,陷入自己的心魔之中。

    在赵虎的世界里,他那个已经死去的好兄弟莫鱼,此刻正浑身是血地站在他面前,一双血手牢牢掐着他的脖子,让他还命来、还命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赵虎不止一次地做着这个噩梦,而且噩梦的内容越来越形象化、具体化,赵虎能够明显地感觉到那双血手的怨恨,掐的他几乎要喘不上气来,而且他完全没办法还手,一丝一毫的力气都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从噩梦中醒来的话,那他很有可能死在这双手下。

    尤其是近段时间还有愈演愈烈的迹象。

    叶良重新出现在这个县城以后,莫鱼“入梦”的次数就更多了,很多很多个夜晚,赵虎都从噩梦中挣扎着醒来,浑身大汗、面色苍白。更可怕的是,在他不睡觉的时候,莫鱼都会悄然现身,一身是血地站在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,赵虎和谁都没说过。

    他不想引起伙伴们的恐慌,而且他知道谁也帮不了他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在叶良还没来的时候,赵虎坐在黑黝黝的草地之中,浑身是血的莫鱼就站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惨白的月光照耀下来,莫鱼显得更加恐怖、可怕。

    赵虎第一次鼓起勇气和莫鱼说话:“兄弟,这么多年你还好么?”

    莫鱼没有答话,两只空洞洞的眼睛盯着他。

    眼睛里面渗出血来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还在怪我么?”

    莫鱼张开了嘴,露出两排森森的牙齿,仿佛想把赵虎一口吃掉。

    看到莫鱼没有要动自己的迹象,赵虎慢慢放松下来,开始和莫鱼拉起了家常。

    “兄弟,不知道你在下面过得怎么样了,每年你的忌日,我都给你烧了纸钱。听说纸钱这东西,你要是不及时拿走,就会被其他的鬼抢了。唉,你的性格太和善了,有鬼要抢你的纸钱,你肯定会让给他的。这样不好啊兄弟,该争还是要争,是我烧给你的,凭啥让别的鬼拿去花啊?”

    “兄弟,我挺好的,我还和韩晓彤在一起,这娘们现在还是凶巴巴的,动不动就揪我耳朵,关键还没人敢说她……要是你在的话,你还能劝劝她,你也知道的吧,她最给你面子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,二条也走了,被一个什么莫名其妙的‘高人’给拐跑了……我总觉得他被骗了,二条那么单纯,被人利用了去做坏事咋办?有机会啊,我得上外头找找他去,怎么着也得把他给带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,从牢里出来以后,我又交了不少朋友,其中有个叫张龙的,我和他关系最好,还跟他结拜了。很多人看不起他,觉得他是个废物,但我知道他挺厉害的,他只是没发挥出来而已……今天晚上,张龙要和杀了你的那家伙交手了,我真的很看好张龙,只要不出意外的话,叶良肯定败在他手上了,你的大仇也算报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,还记得咱们以前经常去的那个网吧不,我现在还时不时地去一次呢,以前咱们疯玩的那个传奇,现在已经没人玩了……对了,网吧里的那个风骚老板娘啊,就是没事爱占你便宜、吃你豆腐的那个,现在改嫁啦,嫁了个钻石王老五,办喜酒的时候我还去了,她提到你还掉眼泪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啊,咱们以前的那群兄弟,现在也都工作的工作、成家的成家,没几个人跟着我啦!也挺好的,谁还能干一辈子这个呀!”

    “兄弟,现在我是整个县城的老大了,我爸都没办成的事,叫我给办成了,你也挺为我骄傲的吧?”

    “兄弟,我这会儿开的车可了不得,一款非常老的红旗,别看现在挺破,当年花钱都买不上!我一分钱没花,一个老流氓欠账,不知从哪搞的,抵给我了嘿嘿……空间特大,坐在里面跟领导人似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,我走在街上的时候,看着路边的灯红酒绿,有时候就忍不住想啊,要是你还在我身边就好了,咱们兄弟也能过上好日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不断地说着,有时候说说过去,有时候说说现在,有时候还畅想一下未来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看到这个场面,一定会吓得够呛,赵虎坐在夜风呼啸的山岗之上,一个人疯疯癫癫的念叨啥呢?

    只有赵虎知道,他是在和自己身后的“莫鱼”说话。

    赵虎说话的时候,莫鱼一动不动,好像真的在听他说。

    “对了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突然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个叫张龙的结拜兄弟,他挺强的,做叶良的对手绝对有资格了……可是,叶良也太狡猾,没准真就逃出来了。如果他真的逃到这里,那就该我和他决一死战了……大家以为我怕叶良,暗中说叶良是我的克星,还说我是缩头乌龟……其实吧,我并不怕他,怕的是你啊兄弟,我真怕我俩打架的时候,你又出来捣乱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长长地叹了口气:“兄弟,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,待会儿我跟叶良干仗的时候,你就在一边看着,别过来好吗?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了,我真的很想为你报仇啊……你,应该也想看到我干掉他吧?”

    “行吧,拜托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还缠我,也等我干掉他吧……”

    莫鱼没有说话,仍旧瞪着两只血红的、空洞的眼睛看他。

    赵虎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了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绝对、绝对不能来捣乱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一边说,一边转过身去,伸出双臂抱住了身后的莫鱼。

    莫鱼还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夜风吹过,拂起赵虎乱糟糟的头发,也吹起莫鱼沾血的衣襟。

    头顶,明月当空。

    赵虎松了口气,才重新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信心百倍!

    后来,在和叶良战斗的时候,赵虎也一招比一招猛,恨不得把叶良碎尸万段。甚至挨上几刀他也不在乎,他就是想干掉叶良,为莫鱼报仇。

    当叶良喊出那句“莫鱼,你怎么来了”的时候,赵虎还没很当回事,只是身体僵了一下,心想你才知道吗,莫鱼一直都在。可当叶良又说“莫鱼,你的手干嘛呢,为什么要掐赵虎脖子”的时候,身后的莫鱼真的走了上来,用力掐住了赵虎的脖子!

    赵虎慌了神,他不明白莫鱼为什么要这样做,明明刚才说好不捣乱的,怎么现在又掐自己了?

    而且越掐越紧。

    赵虎完全没有力气反抗,他都快要呼吸不上来了,他使劲挣扎、使劲挣脱,可也无济于事;他躺在地上滚来滚去,不断地哀求着,想把莫鱼推开,可也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这和以前的“发疯”都不一样。

    赵虎以前发疯的时候,精神也完全迷失了,不知道自己在哪里、做什么;可是这次,赵虎的头脑是清醒的,他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在山岗上,正和叶良展开一场殊死决斗。

    可他挣脱不开莫鱼的束缚,无论怎么挣扎都不行。

    正因为他是清醒着的,所以叶良两次偷袭,都被他“还击”回去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还击的很吃力,毕竟他还被人“掐”着,使出吃奶的劲儿才劈出去两斧子。甚至,他都不知道自己把叶良伤成什么样了,他只知道自己击退了叶良的攻击。

    叶良问他的那句话,他也能够听到,但他就是无法回复。

    “拜托、拜托……”

    在叶良身受重伤、演演一次的时候,赵虎还在抵抗纠缠的莫鱼。滚过来、滚过去,嚎叫了不知道几十遍、上百遍。不知过了多久,赵虎终于挣扎地爬了起来,吃力地跪在地上,冲着面前的莫鱼磕头:“兄弟,给我一次机会,让我为你报仇,让我向你赎罪!”

    砰、砰、砰。

    赵虎使劲磕着,每一下都用尽全力。

    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在他说完这句话后,莫鱼真的松开了赵虎的脖子,浑身是血的身子慢慢往后退去,两只眼睛依旧空洞、血红。

    赵虎喘了两口气,抬头看着慢慢后退的莫鱼,咧嘴露出两排牙齿,笑着说道:“好嘞兄弟,等我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赵虎握紧斧子,重新站了起来,

    “妈的,叶良,玩我玩够了吧,这次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天王老子!真以为老子怕你啊,老子不打出你屎来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一边骂,一边大步流星地走到叶良身前。

    低头一看。

    “卧槽!”赵虎惊声叫道:“你咋伤成这逼样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