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54 决一,死战

154 决一,死战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没错,我设下的第三处埋伏,就是赵虎!

    要和叶良决一死战的,也是赵虎。

    赵虎等了很久,在叶良还没有来的时候,他的心里又慌又怕,既期待叶良能来,又不希望叶良来,可谓十分矛盾。可当叶良出现在他身前时,他的一颗心反而放松下来,变得很坦然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命运的安排,那就来吧。

    赵虎拎着斧子,一步步朝着叶良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良也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,明白了那个壮汉为什么没跟上来,原来还有赵虎在这等着。

    “真是有趣”叶良不仅不慌,反而嘿嘿笑了起来:“没想到最后一关是你我该说张龙聪明呢还是蠢呢,他能连设三道埋伏,我实在很佩服他,可他竟然让你守在这里,难道他不知道,我是你的克星?”

    赵虎并不答话,仍旧拎着斧子一步步走过去。

    看到赵虎这么淡然,叶良微微皱紧眉头,朝着四周左右看去,难道还有其他埋伏?

    赵虎总不可能一个人守在这吧?

    但,没有其他人影。

    “不用费力气了。”赵虎说道:“就我一个人在这。叶良,这么久了,咱们是该来一场决斗了,今晚不是你死、就是我亡!”

    听着赵虎的霸气宣言,叶良顿时也觉得热血沸腾,大声叫道:“好啊,那就来决斗吧!赵虎,我等这一天也很久了!”

    叶良等这一天确实已很久了,两人从职校斗到现在,大多都是群架,单对单的时候很少。后来赵虎一统整个县城的地下世界,这种机会就更少了,现在赵虎放着大队人马不用,反而来和自己单挑,叶良简直求之不得!

    只要干掉赵虎,整个县城那还不是唾手可得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良更兴奋了,不等赵虎走到自己身前,他就主动拎着钢刀冲了上去,狠狠一刀劈向赵虎!

    赵虎不躲不避,反而狠狠一斧子劈向叶良。

    这一刀下来,最多砍赵虎一道口子,可这一斧子过去,都有可能把叶良的胳膊给砍下来。

    叶良没那么傻,所以迅速抽刀,避开赵虎的斧子以后,又从另外一个方向攻了过去。但是赵虎仍旧不躲不避,仿佛没有看到叶良的刀,仍然狠狠一斧子劈下去。

    叶良连抽了四五回,赵虎就劈了四五回,每一回都用尽全力、不顾一切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吗?”叶良惊叫:“你这是和我玩儿命?!”

    “说了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!”

    赵虎一声怒喝,双目变得通红起来,手里的斧子也愈发狂猛,不停地往下劈、劈、劈!

    重重的斧锋劈下来,仿佛能够斩断世间万物。

    叶良看明白了,赵虎这是要弄死自己,甚至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。可是叶良还没做好同归于尽的打算,他才二十出头,还有大把青春年华可以挥霍,死在这里实在太不值了,所以他每次出手的时候就更犹豫,生怕一不小心就和赵虎走上玉石俱焚的下场。

    这就是横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在气势上,叶良就已经输了。

    气势一弱,便招招受制,实力明明和赵虎不相上下的叶良,却完全被赵虎压着打了,只能不断躲避,不断后退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,玩儿命呐?!”叶良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叶良以为两人就是打一打,打伤或是打残一个就算了,没想到赵虎会这么拼,上来都是玩命的招儿。

    其实两人都是野路子出身,倒不存在什么招不招的,但是不是玩命,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在叶良看来,赵虎是真的有点疯了,迫不及待地想要弄死自己,哪怕自己的刀都戳到赵虎心口上了,赵虎也没有后退半分,仍旧狠狠一斧子劈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弄死赵虎,自己也得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跟这种人简直没法打。

    “嗡”的一声,又是一斧子劈过来,叶良堪堪躲过,差点擦着肚皮,冷汗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草你妈的,给你三分颜色,你还想染坊了是不是?!”叶良彻底怒了,眼珠子一瞪,说道:“本来想给你个公平决战的机会,看看咱俩到底谁强一些,结果你一上来就玩命,你想死老子还不想死呐!你他妈的,逼我发大招是不是?”

    叶良一边说,一边露出一丝诡异的笑。

    在叶良看来,他和赵虎的所谓决斗,不过是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。他是猫,赵虎是老鼠,猫想弄死老鼠是分分钟的,但就是喜欢逗一逗老鼠。叶良也是一样的心态,他本来想多逗一会儿赵虎,结果看到赵虎这么拼命,他也实在逗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早点结束算了。

    叶良一边回避着赵虎的斧子,一边盯着赵虎身后,诧异地说:“莫鱼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这一招果然好使。

    这一句话出口,赵虎就好像被点了穴,不狂猛了也不发疯了,斧子软塌塌地垂在一边,整个人则变得僵硬无比。

    看到赵虎这副样子,叶良真是得意极了,仍在火上浇油,故作吃惊地说:“莫鱼,你干嘛啊,怎么浑身的血?啊,你的手干什么,为什么要掐赵虎的脖子?哦,你在埋怨他害死你是不是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”

    赵虎哆哆嗦嗦的,惊恐地回过头去,面色也变得无比惨白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别过来”赵虎挥舞着手,似乎是在驱赶什么东西,可是他的身前明明什么都没有啊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”叶良愈发得意起来,上次在写字楼里,他就玩过这一招了,他自己都没想到这么好使。简直像个开关,只要轻轻一按,赵虎就会立刻陷入癫狂。

    “莫鱼,你干嘛啊,怎么老掐赵虎的脖子哎呦,你不光掐他,还想咬他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”

    赵虎使劲搓着自己的脖子,仿佛那上面真有什么东西,而且他的脸色越来越白,似乎连气都喘不上来了。“砰”的一声,赵虎突然栽倒在地,来来回回地打起滚来,双手双脚还不断地挣扎着,似乎被什么东西给“缠”上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,求你,不要!”赵虎大吼着,眼泪甚至都流了下来:“放过我吧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”叶良更得意了,拎着钢刀朝满地打滚、挣扎的赵虎走了过去,喃喃地说:“赵虎,你说你这个样子,还有什么资格和我斗呢?你就该像只缩头乌龟,缩在县城里不出来才对,偏偏要不知好歹地守在这里,你想干什么,对付我吗落到这个地步,也是你活该吧”

    “这次,我不会放过你了,眼看着张龙那家伙越来越强,我还真有点担心以后斗不过他。今天就先把你灭了,回头再去把他干了,就没人是我对手了”

    叶良说着,已经来到赵虎身前,狠狠一刀削了下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赵虎的身子突然一翻,手里的斧子狠狠朝叶良的胸口劈了过去!

    叶良完全没有防备,也完全躲不开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叶良一声惨叫,胸前已经开出一道可怖的伤口,鲜血哗啦啦地往外溢着,可比刀劈一下可怕多了。就这一斧子,差点砍出叶良半条命去,而且这一斧子力道极大,直接把叶良劈得滚出去好几米远。

    叶良趴在地上呼哧呼哧地喘气,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,可是鲜血仍旧不断涌出,力气也在不断流失。

    叶良的脸色,也变得惨白起来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赵虎怎么还有还手能力?

    难道,他之前是装的?

    叶良艰难地抬起头来,朝着赵虎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虎还是哆哆嗦嗦,整个人连站都站不起来,还在用手不断拨着身前的空气,时不时还搓着自己的脖子,口中仍在痛苦地叫着不要、不要!

    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,也不像是恢复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应该是巧合吧?

    一定是巧合

    他的双手本来就在乱挥,无意中劈了一斧子,还劈到了自己身上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妈的

    叶良咬紧牙齿,撑着地面艰难地站了起来,又握紧刀一步步朝着赵虎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鲜血还在不断往外涌着,这一斧子砍得可真够深。

    叶良不用看也知道,骨头都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随着鲜血一起流失的还有力气,脑子也越来越昏了。

    必须尽快干掉赵虎,尽快离开这里,救治自己!

    叶良咬紧牙关、强忍着痛,一步步来到还在满地打滚的赵虎身前,看着赵虎痛苦不已的模样,再次举起刀来狠狠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这时,赵虎再次一个翻身,狠狠一斧子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刚才叶良都躲不开,现在身受重伤,更躲不开。

    有防备也躲不开。

    因为赵虎太快、太猛了。

    这一斧子,劈在叶良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鲜血再次涌了出来,叶良也再次滚了出去。这回好了,浑身上下溢满了血,叶良疼得快昏过去,肚子上的伤口极深,感觉肠子都要流出来了。叶良用力捂着自己的胸口和肚子,抬头冲着还在不停打滚的赵虎艰难叫道:“你你到底是不是装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