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46 底牌,未完

146 底牌,未完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显然,我再一次中了叶良的计。

    虽然很憋屈,但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一开始我猜得没错,叶良确实打算利用周晴吊出我来,只是周晴没有任他摆布,偷偷跑了出来和我见面。当然,这没什么卵用,叶良还是跟上了周晴,一样掌握了我的位置,再次躲在暗中窥伺着我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最残酷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叶良把我手下的人都策反了,罗锅、红毛等人全都站在叶良那边,并把矛头对准了我。

    这比一无所获还可怕,本来我打算将叶良一军,却反过来被叶良抄了老巢,成了一无所有!

    新城区一夜之间就易主了。

    而我,也将沦为最大的笑话。

    当初的信誓旦旦,之前的意气风发,全部消散在了阴冷的夜风里。

    屋檐上面,叶良还在晃动着他的双腿,浑身上下都是掩盖不住的得意。今晚的月亮很圆,就在他的头顶,他的笑容和月光交相辉映,显得愈发灿烂起来:“张龙,我没说错吧,我对付你是不是很容易?我动动小拇指,你就倒下去了……不过你也不必愤怒,你败在我的手上并不丢人,甚至将来还可以很骄傲地说出去,你做过我叶良的手下败将,这可是一件很荣耀的事啊,多少人没这个机会呢!”

    叶良是很聪明,但自恋到这个地步也挺恶心。

    至于愤怒……

    我当然很愤怒了,但是相比叶良,我对罗锅等人更加生气。

    我对他们实在不差,可是他们却背叛了我,原因竟然是他们觉得叶良比我更适合做这个大哥!

    我恶狠狠地瞪着罗锅等人,像是想要吃了他们。

    罗锅举起了手里的钢刀,指着我说:“龙哥,你退出吧,你不适合干这一行。你对我们挺好,给我们的钱也没少过,但你一毛钱的资历也没有,也从来没打过什么成名仗,大家怎么可能服气你呢,估计你上位的时候,也想到这问题了吧!你要不是赵虎的结拜兄弟,你不可能爬到我们头顶上的!”

    我当然想到了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想到了这个问题,当初我在一个一个找到他们,说我知道你们不服气我,可是在我干掉叶良之前,麻烦你们听我的话。

    他们当初也答应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么履行诺言的吗?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地盯着罗锅等人,说道:“行,有你们的,等我有朝一日重掌新城区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我话说完,罗锅等人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重掌新城区,你能走出这里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依仗不就是赵虎么,叶良成了我们的老大后,他和赵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“我们曾经都是骆驼的手下,骆驼的大仇还没有报,当然站在叶良这边!”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我一语,驳斥着我看似狠毒的宣言,就连坐在房檐上的叶良都乐不可支:“张龙,你是新城区的老大当久了,以为自己真有这个能力了吧?快醒醒吧,你就是个废物,能和我对决一次已经是天大的造化了,别再做什么‘重掌新城区’这类不切实际的美梦了……”

    和赵虎的抬举我、力捧我不一样,叶良从头到尾都看不起我,以前看不起我,现在还看不起我。

    但我要让他知道,他是错误的!

    我昂着头,愤怒地说:“你以为我就这点底牌吗?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良饶有兴致地说:“你还有什么底牌?”

    我把两根手指放在空中,吹了一声极其响亮的口哨。

    夜色之中,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,这座安静的小村庄里,那些漆黑的小巷子里,竟然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人,他们也是一样,个个手里拿着家伙,刀光闪亮、寒气森森。

    他们从各个小巷之中走出,像是一条条的小溪,很快就汇聚成了一股巨浪,同样也有百余来人,步伐整齐地朝着我们这边能走来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面的,赫然就是我的女朋友,程依依!

    再往后就是一些熟人了,比如大飞、黑熊、黄大狗等等,他们虽然没有什么大的能耐,犯怂的时候也比较多,甚至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但比罗锅他们忠心多了,也可靠多了。

    没错,程依依带来的都是旧城区的人。

    赵虎没法和叶良战斗,韩晓彤也还在病床上躺着,能带队的只有程依依了。我让程依依负责这次行动,不是任人唯亲,也不因为她是我女朋友,而是因为她的实力确实可以,如今吊打膀大腰圆的黑熊已经没问题了。

    为了能让程依依服众,之前我还让他们和程依依单挑,没有一个能打过程依依的,反被程依依打了个鼻青脸肿,最终苦苦求饶说服了服了。

    也得亏夜色浓郁,村庄里又没什么路灯,程依依和大飞他们才能藏得很好,没被叶良这个比鬼还精的鸡贼发现。

    看到程依依带着旧城区的人出现,叶良在惊讶之余,也不觉得害怕,反而兴奋起来,甚至用手一撑,站在了房檐边上,欣喜地盯着程依依等人。

    “可以啊张龙!”叶良的语气里面满是振奋:“你把旧城区的人也都带过来啦?真有意思,为了对付我,你可真下血本……赵虎也够信任你的,这么多人说借就借你了!我要是你,直接叛了赵虎,一统整个县城的地下世界!当然,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干的,你和赵虎都是那种为了兄弟可以去死的类型,和我这种自私自利残忍残酷的家伙可不一样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!”我恶狠狠地盯着叶良:“现在,你还觉得自己一定能赢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能赢!”叶良瞪着眼,不可思议地说:“张龙,你凭什么觉得你把旧城区的人带过来,就可以和我一决高下了,你这是哪里来的底气?本来呢,赵虎还可以和我斗一斗,但他现在完全不是我对手了,你们这群虾兵蟹将哪个能和我打?更何况,我还有这么多的兄弟,扫平你们不是轻而易举的吗?”

    叶良这是第二次叫我们虾兵蟹将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是在写字楼里,和骆驼对决的那次,他就叫我们是虾兵蟹将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说错,我们七八个人一起上,才能和他打个平手、拦住他的去路,不是虾兵蟹将又是什么?

    赵虎不在,叶良亲自带队新城区的众人,碾压我们这边应该不是问题,他的实力确实有目共睹。

    所以叶良不是吹牛,即便我把旧城区的人叫出来,他也根本没有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叶良越说越兴奋:“而且,你把旧城区的人带来,我还要好好谢谢你呢!”

    谢谢我?

    这我就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叶良继续解释:“你想想啊,等我夺回了新城区,肯定要和赵虎展开一番较量。那家伙就算不现身,也能和我玩好长一段时间,我可能得使出吃奶的力气才能把他战胜,没准又是好几个年头就过去了……但是现在不一样啦,你把旧城区的人带过来,就省得我和赵虎来回折腾了,今天晚上在这直接干掉你们,新、旧城区就都是我的了……你说,我收获这么大,是不是得谢谢你呢?”

    原来他打的是这个算盘。

    所以,看到我把旧城区的人叫出来,他不仅不觉得紧张,反而还觉得很兴奋,觉得这是天大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不光夺回了新城区,还把旧城区也抢过来了。

    骆驼没做到的事,他都给做到了。

    叶良越想越激动,眼睛里面闪烁着光,浓郁的夜色也遮挡不住。

    罗锅等人甚至提前为叶良庆祝起来,有恭喜叶良登上县城地下巅峰的,也有祝贺叶良成功为骆驼报仇的,都在上赶着拍叶良的马屁。我就想不通了,这还没有开打,他们怎么认为叶良就一定是最后的胜利者呢?

    我们这边则纷纷骂了起来,指责罗锅等人都是白眼狼,之前还把他们当兄弟,白对他们那么好了等等。

    罗锅等人却不领情,说自己本来就是骆驼的人,只是迫于赵虎的淫威才屈服了,叶良作为他们曾经的二当家,归顺叶良也是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吵得那叫一个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“好了兄弟们!”站在房檐上的叶良突然抽出钢刀,刀锋在月光底下寒光四射,就见他仰天说道:“这一口气,我知道大家憋在心里都太久了,所以也别跟他们废话了!今天晚上,我就带领你们干掉这群旧城区的土包子们,继承骆驼大哥未完成的心愿,一统整个县城的地下世界!”

    别看叶良身材瘦弱、面似书生,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,但他这一番话确实说得极有气势,有种震天撼地的豪迈感,而且煽动力极强。罗锅等人顿时就振奋了,纷纷扬起手里的家伙大叫起来,杀气腾腾的吼声在这夜色之中扬出去很远很远……

    我估摸着,应该吵醒不少村民,只是他们不敢出来而已……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到他们安静下来,我才抬头看着叶良,莫名其妙地说:“不是……你怎么就知道我的底牌出完了呢?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