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45 对不起了,龙哥

145 对不起了,龙哥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黑暗之中走出一个人来,是个老头,满脸皱纹,刚才就是他在说话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,说你谁啊?

    老头说道:“我是这家诊所的医生,我叫王利民。”

    原来利民诊所是这么来的……

    老头继续说道:“这位姑娘没有骗你,她确实是怀孕了,在我这呆一整天了。至于你说的那个叶良,我不知道是谁,但他确实不在这里,我也没见过他。这位姑娘想把孩子流掉,但她没钱,求了我一整天,我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啊,所以她才给你发了短信,让你过来陪着。我跟你保证,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,我在这村上行医几十年了,人品是什么样的,你随便扫听去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一番话说下来,干脆利落、行云流水,不仅一点磕绊都没有,甚至还夹杂着一丝愤怒,似乎很为我这个“渣男”感到不耻。

    老头指着我说:“小伙子,敢做就要敢认,姑娘又没讹你什么,就是让你出个药流的钱,满共也就几百块钱,你至于这样子吗?”

    周晴又弯下腰去吐了起来,她已经吐不出什么东西来了,只有一些腥臭发黄的液体,和她的眼泪一起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我承认我懵逼了。

    我抓住周晴的领子,声色俱厉地问她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周晴抬起头来,泪眼汪汪地说:“我真的怀孕了,你怎么就不信呢?”

    我信你个大头鬼!

    我把周晴撇开,冲到院子里去,一间房一间房地搜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诊所虽小,却是中西合璧的,有中药也有西药,满家都是药味儿,还有好几张输液的床,专门负责村上的简单病人。我搜了好几间房,都没找到叶良的踪迹,我知道他很擅长藏身,所以查得也很仔细,包括衣柜啊、床底下啊、房顶上啊,包括库房里的地窖,我都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却是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我恼火了,发怒了,一边搜还一边骂:“叶良,你他妈在哪,你不是要对付我吗,整天像个缩头乌龟一样躲起来算怎么回事?你给老子出来、出来!和我对决啊、战斗啊,看看咱俩到底谁有本事,看看谁有资格来做这个新城区的老大!”

    一开始,我断定叶良就在这里,周晴不过是个幌子,目的就是把我吸引过来,好来对付我的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我却怎么都找不到叶良!

    搞什么鬼,我可夸下海口,今天晚上一定要抓住叶良的!

    我在赵虎、韩晓彤面前吹了牛逼,还跟罗锅、红毛他们说我干掉叶良,你们就会诚心诚意地服我这个大哥了。更重要的是,我在楚正明面前立了军令状,说我一定办成这件事情,他才冒着犯错误的风险把我放出来的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我自信满满、势在必得,以为自己掌握了叶良的一切可是现在,我竟然连叶良的影子都没摸着!

    到底什么情况?

    我把整个利民诊所从里到外搜了一遍,就是没有发现叶良的半点痕迹。

    他确实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我傻眼了、呆住了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我有什么脸去面对埋伏在外面的罗锅、红毛等人,有什么脸去面对在我身上寄予厚望的赵虎和楚正明。

    我站在院子里,茫然四顾。

    像只霜打了个茄子,彻底蔫了。

    脚步声响起,叫王利民的老头从屋子里走了出来,手里还拿着一条验孕棒和一张病历表,冲我说道:“年轻人,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找什么,但这姑娘是实打实地怀了孕,你要出钱呢就出,我给你们配药,你要不出钱呢,就带她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医者仁心”这几个字,在老头身上算是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当然也能理解,一个小诊所的医生也赚不了多少钱,要是都不收钱他喝西北风去啊?

    我接过来验孕棒和病例,上面记载的清清楚楚,周晴肚子里确实有了孩子。

    但不是我的。

    我回过头,看到周晴蹲在地上,把头埋在膝盖里面哭着。

    过去的一幕幕在我脑海中浮现出来,其实周晴本不该沦落到这一步的,就算她没和我在一起,也不至于过得太差。她的家庭是困难点,但是她的长相不错,工作能力也很出色,只要自己努力、积极面对生活,绝对要比大部分人过得要好。

    所以到这一步,她怪不得任何人,只能怪她自己急功近利、贪得无厌。

    我走到她的身前,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晴抬起头,泪眼汪汪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这样美丽的容颜,这样清澈的泪水,任何男人看到,都会忍不住将她拥在怀中。

    但我不会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说道:“周晴,不是我逃避责任,但孩子确实不是我的,咱们两个也没发生过关系。”

    接着,我便把那天晚上的经过完完整整给周晴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全是程依依的亲眼目睹。

    周晴听得都傻眼了,呆呆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她该知道,我说得都是真的,她对那晚的最后一点记忆,应该也是和我一起跃了起来。再往后,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,才会早上醒来以为是我太猛,直接将她给“整”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该好好想想,孩子到底是谁的。”

    不可能是吴云峰的,他们分手已经很久,而且吴云峰都废了,根本没有那个功能。

    那就只能是叶良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告诉过我,叶良曾说周晴是他的女人。

    两人是有那层关系在的。

    叶良啊叶良,明明是你播下的种,却想让我喜当爹……这可不太好啊。

    周晴也完全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,呆呆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继续问:“所以你能不能告诉我,叶良到底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周晴又流出泪来:“他是让我用这个法子引你出来,但是我不愿意,我以为我怀了你的孩子,你会对我不一样点……所以,我偷偷跑了出来,想自己见一见你,看看我们还有没有挽回的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周晴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看来,今天晚上是白跑了。

    真憋屈啊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站起身来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计划彻底失败,别提我的心里有多郁闷了,郁郁寡欢地行走在外面那条崎岖的小路上。

    “龙哥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一片哗啦啦的声音响起,罗锅从庄稼地里钻了出来,问我。

    “叶良不在。”我郁闷地说:“行动失败了,让兄弟们都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罗锅也叹了口气,回过头去吹了两声口哨,越来越多的人从庄稼地里走出,团团围绕在了我的左右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略显失望的神情,我的心里也不好受,但也只能给他们打气:“没事,咱们还有机会,我会想办法干掉那家伙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,这句话也是在安慰我自己。

    大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们能说什么?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我说:“不早了,都回去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大家却没有动,仍旧围在我的左右。

    我莫名其妙,说你们怎么了?

    “对不起了,龙哥。”罗锅从身上摸出明晃晃的砍刀。

    红毛等四五个大哥也是一样,纷纷从身上摸出了他们早就准备好的家伙。

    现场的气氛突然变得杀气腾腾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目光一震,吃惊地问:“你们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众人没有答话,仍旧沉默地看着我,只是每一个人的眼睛里面都闪着杀气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一突,意识到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背叛我?!”我大叫着:“我对你们哪里差了,你们要这样子对我?”

    “你对我们不差。”罗锅阴沉沉说:“只是大家觉得,你没资格做我们的大哥,你看你今天晚上大张旗鼓地叫兄弟们过来,信誓旦旦地保证说一定能够抓到叶良,可你连叶良的影子都没摸着,丢人的不光是你,也是我们大家。所以大家觉得,你还是回服装厂开车吧,新城区真不是你能来领导的。”

    我被罗锅的这一句话几乎气笑了:“我没资格,谁有资格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我。”一道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罗锅没有说话,红毛等人也没说话,声音是来自空中的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到旁边屋子的房顶上面,坐着一个身材瘦弱、面似书生的青年,正是叶良。

    月光下面,坐在房顶边缘的叶良显得愈发神秘,他的两条腿在屋顶边缘晃啊晃的,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得意。

    “除了我,还能有谁有资格做新城区的老大呢?”叶良笑嘻嘻的:“赵虎镇守旧城区,而我掌控新城区,我们两人展开一场世纪决战,这才是剧本里应该有的情节,像你这样只会开车的废物,要不是因为和赵虎结拜,还有一个给你撑腰的二叔张宏飞,根本没资格上这个场……总之,既然我回来了,你就该退场了,应该有点自知之明,回奇峰做你的司机去吧,起码不愁吃不愁穿,何苦来凑这个热闹呢?”

    叶良眼中,只有赵虎够资格做他的对手,其他人就是给他提鞋都不配。

    而他说完这番话后,现场一片沉默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显然,罗锅、红毛等人都很赞同他的说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