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44 她,没骗你

144 她,没骗你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赵虎当然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我已经把我的计划和他原原本本说过一遍了。

    叶良这人喜欢出奇制胜,总是玩弄各种阴谋诡计。现在的我,已经贵为新城区的老大,他要对付我也不是那么容易。在我了解过叶良所有的信息和资料,知道他的诡计都是怎么玩的以后,断定他肯定会从周晴身上下手,以周晴为支点来撬掉我。

    上次我和周晴“缠绵”一夜,事后“怀孕”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叶良很了解我,对我做过大量功课,知道我这个人太重感情,即便是被周晴坑了一回,看到她被小流氓欺辱,还是忍不住打抱不平。虽然事后证明我是有备而去,但也说明我确实是个“挺负责任”的人。

    这么负责任的一个人,有人怀了我的孩子,肯定不会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所以,不管周晴怀没怀我的孩子,叶良都会玩这一招。

    叶良的这个如意算盘打得不错,如果我不是从程依依那里知道我和周晴根本没发生什么事情,这次肯定就要掉进他的陷阱里了。

    还好,我知道了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,就要将计就计,反将他一军了。

    叶良不是喜欢玩计谋吗,这次就让他自食其果!

    我回短信:你是谁啊?

    对方:我是谁,你不知道么,你和很多人发生过关系?

    我回:周晴?

    对方:是我。

    我回:你真怀孕了?

    不一会儿,对方发来一张图片,是个验孕棒,两条红线。

    嚯,准备的还挺充足,要不是我知道一切,现在肯定已经彻底慌了。

    我回:你想怎样?

    对方:该问这句话的应该是我吧,你想怎样,生,还是流?你是孩子爸爸,我听你的。

    我回:流了吧。

    对方沉默了好长一阵子,才说:张龙,我知道你一直很讨厌我,我们之间闹到这个地步,我也非常遗憾。其实一开始,我是对你动心的,可是我妈妈身体有病,将来需要一大笔钱来治疗,所以我只能拒绝你,接受了吴云峰。你可以说我世俗、拜金、现实,可我一个弱女子,除了这种办法,也没其他好主意了。当然了,后来的种种,说明我当初的选择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我后悔过,也懊恼过,也试图挽留过、争取过,不过一切为时已晚,反而把你越推越远。上次和你过了一夜,除了想气程依依外,也是真心想和你过一夜的,我知道你喜欢我很多年,也为我做过很多的事,我只能用这种方式偿还你,顺便再报复程依依了。这个孩子,其实我是想生下来的,再找个地方隐姓埋名,母子相依过上一生。可是,既然你不想要,那我就流了吧。

    看着这条长长的短信,我竟然一时之间有点语塞。

    之前我以为是叶良在发短信,现在看来这个口吻好像真是周晴,叶良应该说不出这么细腻的话。我和周晴之间的种种,不管她一开始出于什么目的,她对我的伤害已经造成——你妈需要看病,你就偷我二叔的资料,还伙同吴云峰来敲诈我?

    后来就更过分,就不一一说了,简直罄竹难书、丧尽天良,我都不敢相信一个女孩子,怎么就能坏到这个地步?

    所以,这条长长的短信虽然看似真挚、动人,我也觉得无语、恶心。

    我回了俩字:好的。

    我这是知道周晴并没怀孕,所以才会这么果断。如果她真怀了,我不知道自己会有什么决定,不知道自己能否对一个无辜的孩子下手。所以,叶良这一招确实挺高,算是把我给摸准了、吃透了。

    周晴又沉默了半天,才说:那你,能陪我一起么?

    我回:你不怕我报警抓你?

    周晴现在可是通缉犯啊。

    周晴:你不会的,你不是那样的人。就算要抓,也等我把孩子流了。

    嘿,你可真是高看我了。

    我回:好的,你说地址。

    周晴发来一个地址,那是地处郊区的一个偏僻诊所。

    周晴毕竟是个通缉犯,即便要流孩子,也会挑个偏僻的地儿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。

    不过我却知道,这是一个陷阱,方便叶良干掉我的。

    我回:好的,等着我吧。

    周晴问我多久,我说夜里十二点后,我会赶到。

    周晴又问我为什么是夜里,我说我得瞒着程依依啊,那会儿她就睡了。

    周晴说好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晚上九点,距离十二点还有三个小时,足够我做一些准备了。号里已经安静下来,大多数人已经睡了,这里制度严明,必须早睡早起。二十多分钟后,我们这所号门悄无声息地开了,一个身穿管教制服的人走了进来,是楚正明。

    “确定今天晚上行动?”楚正明悄声询问我们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是。

    楚正明沉默一阵,继续说道:“这是我从业以来第一次犯错误,但是为了抓到叶良,我愿意犯这个错误。”

    这个计划,没有楚正明帮忙还不行。

    叶良是潜逃在外的杀人凶手,虽然看似平安无事,其实这么多年以来,楚正明从未放弃这个案子。在私底下,他也做了很多调查,掌握了不少叶良当初杀人的罪证,一心一意想要将他抓捕归案。

    所以我们一拍即合。

    决定合作一把。

    “你们必须在天亮以前赶回来。”楚正明说:“你们聚众斗殴,依法要拘留十五天。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点头,说可以。

    只要干掉叶良,我们这一颗心就算松下来了,拘留多少天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于是,在茫茫的夜色之中,我和赵虎在楚正明的帮忙下,暂时潜逃出狱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,我就开始为今天晚上的行动做准备了。

    我先给新城区的各位大哥,罗锅、红毛等人打了电话,把大家都召集起来后,说了一下今晚的计划,还跟他们喝了个壮行酒,预祝今晚成功干掉叶良。接下来,我就让他们先走,到那个偏僻的诊所附近埋伏起来。

    叶良不是说干掉我很容易么,今天晚上就让他看看到底容不容易。

    王八蛋,看不起谁呢?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之后,已经晚上十一点半,我立刻开了自己的车,前往周晴发给我的那个地址。

    这是郊区,比南城和北城还偏,入夜之后几乎就没什么灯了,只有一座又一座的小排房,安静到渗人,甚至可怕。白天应该还好,到了晚上,竟然像是公墓一样,连声狗叫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路面开始崎岖且狭窄起来,只能弃车,步行过去。

    路的一边是排房,另外一边是庄稼地,正是快丰收的季节,玉米秆子那叫一个茂密。哗啦啦的声音响起,有人从玉米地里钻了出来,是个又矮又挫的中年男人,罗锅。

    “龙哥!”

    罗锅轻轻唤了我一声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都准备好了没有?

    罗锅说:“准备好了,兄弟们都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新城区全军出动,有百把人,围剿一个叶良势在必得。庄稼地里,隐约可以看到一个又一个的人影。

    “行,听我号令,瞅准机会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罗锅又退回去,利用夜色掩藏好了身形。

    我继续往前走,有栋排房下面挂着一盏顶多四五十瓦的灯泡,昏黄、黯淡,比月光也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走近一看,门口还挂着个招牌,利民诊所。

    就是这里了。

    叩叩叩,我轻轻敲着铁门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门开了,果然是周晴。

    昏黄的灯泡下面,周晴的面色显得有些惨白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她有些瘦了,毕竟被警察通缉,东奔西走的日子不好过吧。

    我当然不会心疼她了,只是装出一副很关心她的样子,说道: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”周晴的眼中闪着泪光,面色痛苦地说:“难受,吃不进去一点东西,每天都在孕吐,胆汁都快吐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她刚说完,就“哇”的一声,扶着门边弯下腰去吐了起来,粘稠、腥臭、发黄的液体顺着嘴角流下。

    好像还真是胆汁。

    我去,这么逼真的吗?!

    我都到门口了,还这么下血本的演啊?

    我的心中一阵无语,但还是假装去拍她的脊背,一边拍一边佯装关心地说:“没事,过了今晚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确实过了今晚就好了,你会被抓到公安局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好……”周晴摇头:“这是小产啊,也要坐月子的,至少一个星期不能下地,还要喝鸡汤、鱼汤之类的补补。”

    周晴一边说,一边拉住我的手,楚楚可怜地道:“张龙,你会照顾我吗?”

    又扑上来抱住了我,靠在我的怀里。

    我实在是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也实在是不想陪她演下去了。

    我用力把她推开,说好了,别演了,叶良在哪,让他出来吧,他不是想干掉我吗?

    周晴吃惊地抬起头来:“你说什么,叶良不在这啊!”

    竟然还在演!

    我无语地说:“行了,还他妈演呢,你咋不去竞争奥斯卡影后?周晴,你别装了,我知道你没怀孕,你把我引到这里,是为了让叶良干掉我。我都来了,你让他赶紧现身吧,我没时间陪你在这演戏!”

    周晴看着我,两行眼泪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骗你……我真的怀孕了,叶良也真的不在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语气之中充满悲伤,整张脸上也尽是难过。

    我彻底的无语了,正想骂周晴两句,她背后的院子里,却走出一个人来,沉沉地说:“她,确实没有骗你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