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42 慌张的叶良

142 慌张的叶良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之前我和赵虎在饭店门口的时候就聊过,今天这场谈判,能和就和,不能和就干。

    在自己的地盘上,还能叫人给欺负了?

    什么叫不能和呢,就是对方提出的条件太苛刻。

    板儿哥提出的这四个条件,显然已经达到了这个标准,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动手了。

    论单挑,我真不一定是板儿哥的对手,而且他一向谨小慎微,常人一般很难偷袭到他。但是今天,一来他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,以为我们就是县城里的土包子,听到他的名字就吓得瑟瑟发抖了二来他自以为身边这么多的兄弟,我们肯定不敢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所以我一出手,立刻一击而中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玻璃渣子四溅,板儿哥的头被我开了个洞,啤酒沫子混着鲜血一起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包间里面,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变化,一时间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算完。

    这**啤酒刚爆下去,赵虎就飞起一脚,朝着板儿哥的腰踹去,直接把板儿哥踹得滚出去五六米远。我和赵虎合作多少回了,这点默契还是有的,他的一个眼神,我的一个动作,就都知道对方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我心疼程依依,他心疼钱。

    赵虎不在乎钱,但要让他出钱,那可不行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打了。

    板儿哥果然挺耐打的,挨了我一酒**,又挨了赵虎一脚,竟然还能爬得起来,他的眼睛都红了,哇啦啦地叫着:“给我打、打!”

    四周的西装男子纷纷摸出家伙,朝着我们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立刻各施手段,和周围的人打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场面颇为眼熟,当初二叔和赵王爷去找吴老邪、宋大鲵谈判,似乎就是这么混乱。现在,老一辈的人退休了,轮到我和赵虎联手作战了。包间里面彻底乱了起来,程依依也跟着动手,举手投足之间放翻几个汉子,来到我的身前着急地说:“怎么打起来了,不是要和的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打就打了,没有那么多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那叶良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有我的办法!”

    得到我肯定的回答,程依依也放心了,说道:“那行,我就放开打了啊!”

    程依依冲到袁巧柔的身边,“啪啪啪”狠狠甩了几个耳光,直接把袁巧柔的鼻血都抽出来了。

    包间里面一乱起来,袁巧柔就吓得不轻,拼命想往角落里躲,但还是没逃过程依依的魔爪。程依依本身就是张扬的性子,只是碍于现实才不得不低头,现在终于彻底爆发出来,那叫一个毫不留情、不留余地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叫我滚出来吗,我现在出来啦!”

    程依依抽了袁巧柔几个耳光,还嫌不够过瘾,又抓着她的头发,往桌角上狠狠地撞。

    袁巧柔哇哇地哭着,她在程依依面前毫无还手之力,拼命捂着自己的脑袋大叫:“板儿叔,救我,救我!”

    可惜她的板儿叔分身乏力,正被我和赵虎联手殴打。

    板儿哥确实挺能打的,能在市里闯出字号的人当然有着两把刷子,但在我和赵虎的联手攻击之下同样没有还手之力。我估摸着,这家伙的战斗力和南霸天不相上下,赵虎一个人都能干翻他了,更何况还有个我。

    我俩一起动手,把板儿哥揍得翻过来覆过去,几乎当球一样在地上踢,踹得他满脸是血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板儿哥也没屈服。

    他捂着自己的脑袋,护着自己的裆部,不停大声叫着:“你们这群乡巴佬,给我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提前埋伏在附近的兄弟也都冲了进来,对着板儿哥的人又踢又打,完全就是碾压。

    在我们的地盘上,能不碾压?

    包间里面一片大乱,砸碎、砸翻了不知多少东西,惨叫声和哀嚎声也此起彼伏、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那群被袁巧柔拉来的高中同学也吓坏了,拼命地往外面跑,混乱之中,坐着轮椅的吴云峰被人撞倒,像条蛆一样在地上拱,根本爬不起来。李磊找到了他,又把他痛殴一顿,李磊的战斗力帮不上啥忙,只能拿吴云峰来出出气了。

    不用多久,一场混战就宣告停止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毫无悬念地大胜了,毕竟我们占据着极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地上倒着一大群人,这些看似**一样的西装男子,原来也没有多少高强的战斗力,无非就是时尚一点、好看一点而已。袁巧柔缩在角落,捂着自己的头哭哭啼啼,板儿哥也趴在地上,有气无力地说着:“行……真他妈有种,有本事就弄死老子,不然你们肯定好过不了。”

    不愧是坐过三次牢的男人,永远都是这么硬气。

    我们当然没本事弄死他。

    如果他是县里的人,我们就敢把他废了,能搞得定。但他是市里的,而且到他这个地位,和市局那边肯定也有关系,真要闹到那种地步,市局肯定不会放过我们,就是楚正明也插不了手。

    所以,只能打到这个状态,不能再继续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滚吧!”赵虎说道:“给你一个诚挚的建议,以后别再到这来了,否则下场比今天还惨!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你们也不过如此嘛……”浑身是血的板儿哥站了起来,脸上满是狰狞的笑:“放心,我一定会回来的,铲平你们这些乡巴佬!”

    我们几个心里都是一凉。

    “快滚!”

    我又狠狠踢了板儿哥一脚,板儿哥踉踉跄跄地往前栽了几步,带着袁巧柔和他的兄弟狼狈地离开了这。

    下了楼,浑身是血的板儿哥钻进了奔驰车的副驾驶,袁巧柔也哭哭啼啼地坐进后排,其他兄弟也都上了各自的车,扬长而去。车队虽然依旧豪华、气派,可是相比来的时候,似乎多了几分萎靡的气势。

    坐在车上,板儿哥拿着纸巾擦着脸上、身上的血,一双眼睛显得无比阴冷,咬牙切齿地说:“一帮乡巴佬,还真反了天了!巧柔,你别哭了,今天是我预判错误,我没想到他们有这么大的胆子!等我回去,马上召集兄弟,再杀他们个回马枪,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!”

    板儿哥确实判断错误了,他以为他的凶名响彻整个市区,我们这些县里的乡巴佬见了他肯定跪舔,今天也必定是威风八面、耀武扬威的一天,结果最后却落了这么一个结局,此刻他的心中怒火中烧,急于赶回市里去搬救兵。

    自从上道,还没这么憋屈过。

    一定要杀回来!

    板儿哥一方面安慰着袁巧柔,一方面也给自己打气。

    但他发现袁巧柔半天都不说话了,而且呼吸声也越来越浓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板儿哥回过头去,刚想问个明白,就发现了让他震惊的一幕!

    袁巧柔面色惨白、冷汗涔涔,眼睛里还含着泪水,却愣是一下都不敢哭。因为在她身边,坐着一个身材瘦弱、长相平凡,看上去像是文弱书生的一个青年,正用手搭着袁巧柔的肩膀,还笑呵呵地看着板儿哥。

    板儿哥不认识这个青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个青年是怎么上来车的。

    但是看得出来,袁巧柔很害怕,想离这个青年远点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谁啊!”

    板儿哥一声怒吼,伸手就去掐青年的脖子。

    但还没有掐住,就听“唰”的一声,青年手里已经多了把**,正对着袁巧柔的脖子,距离袁巧柔白皙的脖颈只有几公分。

    板儿哥不敢动了,一脸怒火地盯着这个青年。

    就连司机都吓得停下了车,其他车子不知出了什么事情,也都纷纷停下。

    “袁巧柔,介绍一下我吧。”青年依旧笑着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叫叶良……”袁巧柔战战兢兢地说着:“上学那会儿,他和赵虎是死对头,后来听说他杀了人,出去外面避风头,就再也没消息了……”

    没错,这个看似文弱书生一般,悄无声息潜进这辆车里的青年,正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叶良!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叶良满意地点着头:“不错,还挺了解我的,就是消息有些滞后了,对我的近况不太了解啊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板儿哥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想给你个建议。”叶良收回了刀,认认真真地说:“你就算回去搬了救兵,也不是张龙、赵虎的对手,他们在县里有三百号兄弟,而且占据着天时、地利、人和,你来多少人都是白搭,除非他们到市里去,否则你还是输。”

    虽然眼前这个青年看上去年龄不大的样子,可是不知为何,板儿哥觉得他身上有种魔力,让人不由自主地就想相信他。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意思?”板儿哥问道。

    “和我合作。”叶良指着自己的鼻子,说道:“我在这县里土生土长,和张龙、赵虎也斗过不止一次,我对他们就像自己的内裤一样了解。我有脑子,你有兄弟,咱们合作一把,保证干翻他们。”

    虽然这个青年身上有种神奇的感染力,但是板儿哥也不可能第一次和他见面就谈合作,皱着眉说:“你有多大把握?”

    “百分之百。”叶良拍了拍袁巧柔的肩膀:“巧柔,你说呢?”

    袁巧柔点了点头:“板儿叔,我觉得可以,你能和叶良合作一把!”

    虽然袁巧柔很害怕叶良,可她也知道叶良的能力,知道这是一个能让赵虎感到头疼的人。如果他和板儿哥合作,那就属于强强联合,能够发挥出一加一大于二的力量!

    袁巧柔都打了包票,板儿哥当然没问题了,刚想答应,就见叶良突然朝着左右看去。

    透过车窗,叶良发现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糟了!”叶良变得慌张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