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41 两百,行吗

141 两百,行吗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一瓶金黄色的啤酒顺着袁巧柔的头发浇了下去,几乎和昨天的情况一模一样,白色泡沫瞬间浸染她的头发、脸颊、脖子和衣服。

    整个包间的人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谁都听得出来,板儿哥让程依依“原模原样再来一遍”,指的是往她自己的头上浇,而不是往袁巧柔的头上浇。但程依依显然是误会了,二话不说就往袁巧柔的头上倒了啤酒。

    我都傻了,完全没想到程依依会做出这样的事,她是真的没有理解,还是故意这么干的?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袁巧柔第一个反应过来,也第一个叫了出来,拼命拍打着自己的头发,并且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咆哮。如果是程依依遭受这样的待遇,早就挥舞着双手冲上去了,但袁巧柔不是个干将,她根本就不会打架,只会乱吼乱叫。

    “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板儿哥拍桌而起,脸都变得扭曲起来,指着程依依喝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了……”程依依停止了倒酒,一脸慌张地说:“不是你让我原模原样再来一遍么……昨天我就是这么做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语气充满无辜,连我都忍不住以为,程依依可能真的是误会了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让你往自己的头上倒酒!”板儿哥怒火冲天,显然随时都要爆发。

    袁巧柔则崩溃地大叫着:“板儿叔,她是故意的,她肯定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我真不知道,我误会了您的意思……”程依依连连道歉,接着就把剩下的啤酒往自己头上浇。

    但她还没来得及做这件事,就被我阻止了。我抓住她的手腕,将剩下的半瓶啤酒拿了过来。我想过了,虽然程依依一再表示可以和我共患难,吃点苦头也无所谓等等,但我终究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女朋友受到这种屈辱,这让我觉得自己不配当个男人,是个十足十的窝囊废。

    最初,我也斗不过吴云峰啊,为了周晴不还是硬着头皮上了,怎么和程依依在一起反而畏畏缩缩起来?

    我看不起这样的自己!

    只是我的行为,自然引起了大家的注意,板儿哥立刻朝我看了过来,问我什么意思?

    我说:“我替我女朋友。”

    我举起剩下的半瓶啤酒,哗啦啦往我头上倒了下去,金黄色的液体瞬间淌过我的脸颊、脖子和衣服。

    程依依惊讶地看着我,一时间都有点呆了。

    不能为程依依撑腰已经让我很难过了,这种难堪还是我来受吧,我是男人,我脸皮厚。半瓶啤酒倒完,板儿哥回头看袁巧柔,说干侄女,这样行吗?

    袁巧柔正用纸巾擦着头发,立刻叫了起来:“不行,必须程依依自己浇,谁都不能替她!”

    我还没有说话,赵虎就先跳了起来:“大妹子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不能替你早点说啊,张龙都浇完了你才说,你这不是戏弄人吗,那他湿了一身咋整,说不过去的嘛!板儿哥,我说得有没有道理?”

    赵虎一边说,一边给板儿哥谄媚地点了支烟。

    可能是赵虎的态度让板儿哥感到满意,也可能是板儿哥本身是个挺讲理的人,他点了点头,冲袁巧柔说:“是啊,浇过就算了吧,这态度也挺诚恳了。”

    看看,老江湖说出来的话就是不一样,多么大气。

    可惜,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袁巧柔尖叫着:“必须程依依自己浇,我要亲眼看她变成落汤鸡!”

    咄咄逼人,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“那没办法了。”板儿哥的两条腿叠在一起,蹬在桌上,说道:“浇吧。”

    简简单单的两个字,就展现出板儿哥无与伦比的霸气,这确实是个见过无数世面的主儿,任何时候都能不急不躁。

    程依依又从桌上拿起一瓶啤酒,正准备往自己的头上倒,但是被我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听听后面的条件是什么吧。”我说:“待会儿一起完成。”

    如果后面的条件更加难堪,难堪到让人接受不了,大家一言不合打起来了,前两项不是白做了吗?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板儿哥也不废话,继续说道:“我也不想欺负你们县城里的,干侄女虽然在你们这受了委屈,但也不至于揪着不放。剩下还有两个条件,都是很简单的,第三,从此以后,程依依见了我干侄女,要毕恭毕敬地叫一声巧柔姐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条件,就相当于大飞见了赵虎要叫爹一样,叫姐的程度虽然要轻一点,但对程依依来说也是种侮辱了,毕竟她可没在袁巧柔面前低过头。

    “可以!”不等板儿哥说完,程依依就可以答应,仿佛急于帮我铲平道路:“第四条呢?”

    “第四,赔偿我干侄女的精神损失费,还有昨天晚上店里停业所造成的损失,共计二十万元,一次性付清,这事就拉倒了。”

    二十万元!

    他咋不去抢银行啊!

    袁巧柔是金子做的吗,被啤酒浇了一下,就赔这么多钱?

    赵虎也惊讶地说:“板儿哥,二十万太多了啊,我们这种穷地方的人,哪能拿出来这么多钱啊!”

    其实我们这里不穷,二十万也能拿得出来,赵虎就是不想掏,想再砍一砍价。

    板儿哥也说:“那你觉得多少钱合适?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还是有商量余地的,这就像是做买卖一样,买家和卖家都要出一出价。但我估摸着吧,能少个一两万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赵虎果然伸出了两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“二百块行不?”

    赵虎此话一出,场中众人均是一脸“……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板儿哥也恼火不堪:“赵虎,你是逗我玩么?”

    “没啊!”赵虎叫苦不迭:“别看我当个老大,其实钱都分给兄弟们了,我是真没多少啊板儿哥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一边说,一边在身上摸着,左摸摸右摸摸,掏出一把零钞子来堆在桌上:“板儿哥,你点点吧,这是我全部身家了,二百都不一定够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板儿哥猛地拍桌而起,怒道:“老子没心情和你玩,就我刚才说的几个条件,能办就办,不能办就拉倒,别在这浪费我的时间!”

    板儿哥一怒,整个包间顿时寂静无声,那些西装男子则都一脸杀气,显然随时都能开干。

    “能办能办……”赵虎赶紧安抚着板儿哥:“二十万嘛,我今天一定让人给你凑出来。”

    四个条件,总算是都答应了。

    板儿哥重新坐了下去,又将两条腿交叉地蹬在桌上,慢条斯理地说:“那就办吧,别浪费我时间。”

    袁巧柔也像一只骄傲的孔雀,重新挺起了胸、昂起了脖,以一种睥睨的姿态俯视整个包间,仿佛她是高高在上的王,所有人都要对她俯首称臣。那干老同学们,也都纷纷交头接耳起来,时不时有几句话飘到我耳朵里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有,还是袁巧柔更胜一筹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张龙挺厉害了,在咱们县也是一号人物,可惜见到板儿哥也抓瞎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叫做一物降一物啊!”

    “程依依和袁巧柔斗了这么多年,也总算是落下帷幕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以前两人条件都差不多,现在差距是越来越大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程依依也确实有点不识抬举,没有自知之明了啊,也不看看自己现在什么情况,还硬着头皮跟袁巧柔斗,哪里是对手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数闲言碎语在包间里飘荡着,吴云峰也积极参与着众人的讨论,他想看我和程依依倒霉已经很久,今天终于逮着机会了。袁巧柔把头昂得更高,一副胜利者的姿态,程依依则低下头去,一句话都不说。

    我心疼极了,去拉程依依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程依依轻声说道:“我不在乎,这只是暂时的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,她是在安慰我。

    李磊却忍不住了,冲到同学那一桌前,语气凶狠地吼:“都给老子闭嘴!”

    一众人这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板儿哥继续说道:“开始吧,一项一项完成,先往头上倒啤酒,再过来叫一声巧柔姐,最后拿二十万出来,这事就算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倒!”袁巧柔一样不耐烦地说着。

    程依依二话不说,就把啤酒瓶举了起来,但我还是拦着不让,我哪忍心让她这么干啊。

    往我头上倒十瓶都行,但往她头上倒一滴,不行。

    赵虎则在一边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左一个,右一个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赵虎冲着电话大吼:“怎么连二十万都凑不出来,老子有那么穷吗?你确认下,我银行账户上真的只有三百块钱,而不是三百万元?”

    赵虎挂了电话,垂头丧气地对我说道:“张龙,你那里有钱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我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我才当老大多少天啊,根本没有多少钞票入账,而且每天吃吃喝喝,宴请这个宴请那个,穷的一逼。我要有钱,早去支援二叔扩大生产线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赵虎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能这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我拎着啤酒瓶子,走到板儿哥身前,朝他脑袋瓜狠狠开了下去……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