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40 原模原样,再来一次

140 原模原样,再来一次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惊天动地、响彻云霄。

    用这八个字来形容袁巧柔的声音,确实恰如其分。

    看来袁巧柔是真的找到靠山了,也急于在同学面前表现自己,才会如此狂妄、嚣张。整个饭店门口一片寂静,我的脑子里也嗡嗡直响,当着我的面给程依依当娘,还叫程依依滚出来,这是打我的脸啊,我满肚子火气,真想一耳刮子扇上去。

    旁边的赵虎沉默无声,显然他在等我说话,只要我想动手,他会陪我一起。

    但我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今天过来的目的,是跟袁巧柔和解,不是把事闹得更大。我缓和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又呼了很大的一口气,才说:“依依身体不舒服,在家歇着没有出来,有什么事和我谈吧。”

    “身体不舒服?”袁巧柔冷笑着:“昨天不是生龙活虎吗,一下就把凯尔给甩飞了,还把啤酒倒在我的头上,怎么突然就不舒服了?我不管,程依依今天必须到场,否则也不用谈了,直接打吧你不是很能打么?”

    我在心里暗骂,要不是顾忌叶良和板儿哥联手,我早就抽你这个小婊子了,根本就不用你说。

    我正想着怎么斡旋一下这事,旁边突然响起一道不阴不阳的声音:“是啊,程依依呢,她也是主角之一啊,不到场说不过去吧?”

    我一抬头,是吴云峰,正在同学中间得意洋洋,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都服了,这家伙还真是记吃不记打啊,已经在我手上栽过多少次了,现在看我倒霉,又第一个跳出来煽风点火。这王八蛋是不是被打傻了,以前不是这么不通透的人啊,怎么就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冒犯我?

    都不用我说话,李磊就冲了上去,一脚把坐着轮椅的吴云峰给踹翻了,一边踹还一边骂:“王八蛋,有你说话的份儿吗!”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吴云峰还在骂骂咧咧:“李磊,你是不是忘记你以前怎么巴结我了,现在傍上张龙了觉得自己翻身了是吧,我告诉你,他不会得意太久了,板儿哥会干死他的!”

    “关你屁事,关你屁事……”李磊狠狠踹着吴云峰。

    “袁巧柔,救我啊!”吴云峰大叫着,他的双腿残疾,根本还不了手,其他同学也都不敢拦着。

    吴云峰是袁巧柔带过来的,理应保护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袁巧柔立刻看向板儿哥,指望板儿哥出手,但是满脸坑坑洼洼的板儿哥不屑一顾,嘟囔着说:“本来就是,他算什么东西,旁边看热闹就行了,有他说话的份儿吗,真是丢人现眼!别管他了,解决你的事情要紧。”

    看看,不是我讨厌吴云峰,大家都讨厌吴云峰,简直没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板儿哥都这么讲了,袁巧柔也无话可说,只能说道:“反正程依依必须过来!”

    没人搭救吴云峰,李磊踹了一个痛快,吴云峰也从之前的嚣张跋扈,到后来的连连求饶。这家伙一向如此,看到打不过了立马求饶,有机会翻身了又会狂妄起来,反反复复、周而复始,中间那条腿都废了也不长记性。

    揍了吴云峰一顿之后,李磊才返了回来,兴奋地说:“期待这一天很久了,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实现一次!”

    确实,李磊以前没少被吴云峰欺负、挤兑,这回总算出了一口恶气,完美逆袭了一回人生。

    李磊是爽快了,我这却有点头大,因为袁巧柔执意要叫程依依,无论我怎么说都不行,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。我琢磨着,不行就干吧,在自己的地盘上,不能受这种气啊。

    我用眼神示意了下赵虎。

    赵虎二话不说,眼睛看向饭店左右,准备把埋伏在四周的兄弟都叫出来。

    我俩的一系列行为,心思细腻的板儿哥也注意到了,表情当场变得凝重起来,伸手往衣服里摸,显然要掏家伙。

    一场恶战眼瞅着就要开启,一道清脆的声音却从天而降:“我来了!”

    我吃惊地回头一看,就见程依依正朝我们这边走来!

    程依依的亮相十分惊艳,打扮得算是很漂亮了,一袭淡蓝色的长裙,显得古典优雅,还拎着我上次送她的名牌包包,在气场上完全不输给袁巧柔。程依依一步步走过来,袅袅婷婷、婀娜多姿,好多人眼睛都发直了,就连板儿哥都露出欣赏的神色,只有袁巧柔一脸怨毒,一字一句地说:“程依依,你总算是来了,还以为你当了缩头乌龟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天底下就没有老娘不敢参与的饭局!”

    一句话,气势万千。

    “来了就好!”袁巧柔冷笑着,目光里满是兴奋,仿佛看到落入陷阱的羊。

    程依依没再理会袁巧柔,更是径直来到我的身前。

    虽然女朋友这么长脸,但我心中还是忧虑重重,低声问她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程依依也低声回我:“我听晓彤说了,知道你们今天要在这里谈判。张龙,你不用太为我考虑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你能受的委屈,我也能受!我和你在一起,可不是图你什么,要是只能同富贵,而不能共患难,我就没资格做你女朋友了!总之,我知道对付叶良很重要,无论什么苦我都能吃的,你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确实,程依依主动吻我那会儿,我还什么都不是呢,她也不知道张宏飞就是我二叔,还不是照样和我在一起了?

    听了程依依的宣言,我的心里当然感动。

    对付叶良,确实是我们的头等大事,在这之前不能被任何人、任何事分心。

    程依依这么深明大义,我的心里确确实实被感动到了。

    但我还是不放心地说:“袁巧柔可能会为难你,会让你吃尽苦头的啊!”

    “现在的苦,是为了以后的甜。”程依依说:“我一点都不怕,因为我心里知道,我的男人将来会为我把这口气还回来的!”

    看着神情坚定、面色泰然的程依依,我的心中说不出的温暖、感动,感觉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。我忍不住张开双臂,将程依依拥在了自己怀中。别人当然听不到我俩的对话,只是看到我俩莫名其妙就抱在一起了,板儿哥皱着眉说:“既然人都来了,那咱们就进去吧?”

    “好嘞,您请。”

    赵虎笑呵呵的,做了个请的手势,一众人哗啦啦地往里走着。

    辫子迎了出来,并且亲自将我们领到一个挺大的包间。

    确定了今天中午的计划,我的心中感觉轻松不少,反正就和解呗,无非就是赔礼道歉,或许还要赔点钱什么的,那都不在话下。甚至,我还和程依依开起了玩笑,说你既然知道今天中午要吃苦头,怎么还打扮得这么漂亮,不怕弄脏了衣服啊?

    程依依得意地一昂脑袋:“我是你的女人,即便要输,也要输得漂漂亮亮!”

    走进包间,一群人分主次落下,我们这桌自然就是我和赵虎,还有程依依、袁巧柔、板儿哥,其他的人都在其他桌上,以前的高中同学也都纷纷坐好。

    坐下来,点了菜、上了酒,赵虎和板儿哥寒暄着,说些久仰大名啊之类的废话。

    说真的,我头一次见赵虎对人这么客气,为了能够安抚板儿哥,为我接下来的铲除叶良铺路,他也挺卖力气的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他都不会正眼看下板儿哥。

    赵虎亲自为板儿哥斟酒,厚颜无耻地笑着,说昨天晚上是个误会,不知道袁巧柔是你女朋友,希望你大人有大量,别计较了等等……

    板儿哥皱着眉说:“小柔不是我女朋友,她是我干侄女!”

    袁巧柔也不悦地说:“不知道就别瞎说!”

    赵虎赶紧道歉:“哟哟哟,我误会了,我以为你俩是那种关系呢……我失言了,我自罚三杯哈。”

    赵虎“咚咚咚”连干三杯酒。

    板儿哥哼了一声,椅子突然往后一撤,将两只脚搭在桌上,懒懒散散地说:“别废话了,我来这也不是为了吃饭、喝酒,直接谈谈昨天晚上的事怎么办吧,我干侄女受了那么大的委屈,可不能随随便便就算了吧?”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赵虎嘿嘿笑着:“您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无非就两种呗,要么和、要么打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和。”赵虎笑得更开心了:“板儿哥您是什么人啊,我们哪敢在你的坟上动土……哦不,头上动土……哎呀,我这个嘴,我再喝三杯吧。”

    赵虎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,屡屡说错了话,不过他也大气,又连干了三杯酒。

    板儿哥虽然不悦,但也不好追究,继续说道:“和就简单了。第一,先道歉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还未落下,程依依直接站了起来,落落大方地冲着袁巧柔说:“巧柔,昨天是我的错,对不起了!”

    袁巧柔哼了一声,把头偏到一边,像只骄傲的孔雀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,可看到程依依亲自道歉的一幕,我的心里还是很不好受,感觉像是针扎一样难过。明明昨天才下定决心不让她受委屈了,结果今天就闹了这么一出……

    看到程依依这么快就道歉,板儿哥一点都没觉得意外,仿佛这一切都是应该的。看来他也觉得,只要是他出马,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,毕竟威名在这摆着,这些县城里的乡巴佬,见了他还不得跪舔吗?

    板儿哥继续说道:“第二,听说你昨天往我干侄女头上浇了一**啤酒,现在原模原样再来一回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都来不及阻止,程依依就“咔”的开了一**啤酒,接着走到袁巧柔的身前,哗啦啦往她头上倒了下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