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39 袁巧柔的气势 为500金钻加更

139 袁巧柔的气势 为500金钻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而这一边,我和楚正明一直聊到晚上十点多,才散了局。

    我让李磊开车把楚正明送回去,又和程依依去看了一场电影,到了晚上十二点多,才步行送她回家。

    程依依还是非常开心,毕竟今天晚上这脸可露大了,一直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有忧虑的地方,问我:“袁巧柔她爸毕竟不好惹,接下来会有麻烦吗?”

    当然会有麻烦。

    袁巧柔被欺负成那样,她爸不出手才有鬼了,不过我并不怕。

    我安慰程依依说没事,她爸混得再好,那也是在市里。起码目前来说,我们在县里是无敌手的,只要我们不到市里面去,她爸就奈何不了我们。将程依依送回家后,我也返回厂里,继续接受二叔的魔鬼训练,一直忙活到凌晨两点多,才睡觉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九点,我接到了来自赵虎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昨天你招惹袁大头的闺女了?”

    嚯,消息传得还挺快啊。

    我说是啊,不会是不能惹吧?

    赵虎大大咧咧地说:“那有什么不能惹的,县里咱们就是二皇帝啊,不服气的统统干翻!”

    之所以是二皇帝,是因为我们有自知之明,知道我们上面还有政府机关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一个法治社会。

    我说那不就结了,你这大早晨的给我打电话就为了说这个?

    赵虎压低声音说道:“不是,市里那个板儿哥,你知道吧,袁大头的结拜兄弟,很有名气的一个人物,刚才给我打电话了,说要和我谈谈,解决一下昨晚的事,今天中午就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已经想到了,但来得还真快啊。

    到底是亲闺女,一刻都等不了。

    我说怎么,你不是怕了吧?

    “呵呵,开玩笑,我赵虎怕过谁了,天王老子在我面前也得低头!”电话里面,赵虎的语气愈发狂妄起来。

    我心里说是,除了叶良,你谁都不怕。

    当然,我不会说出来的,没有必要这么打赵虎的脸。

    我说那你给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到底是啥?

    在我们这,我是真不怕板儿哥,我的地盘我做主么,更何况楚正明也跟我打过包票,如果袁大头想报复我,他会帮助我的。黑白两道都在我手,那还不是遇神杀神、遇佛杀佛?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。”赵虎继续说道:“如果放到平时,咱们肯定谁都不怕,就算板儿哥亲自来了,我也会让他滚蛋的……可你知道,现在是非常时期啊,你不是挺了解那家伙么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说的那家伙,当然就是叶良。

    我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是啊,以我对叶良的了解,这家伙肯定在暗中观察我们几个,我们得罪袁大头的闺女、还引出板儿哥这件事情,肯定也会被他掌握、知晓。按照他的性格,八成会去笼络板儿哥一起对付我们,这就是叶良的行事作风,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就连周晴都被他拉拢过去了,怎么可能放过板儿哥这么好的资源?

    对付叶良,我已经有办法了;就是板儿哥,我们也不怕他。

    可这两人如果联合在一起……确实让人挺头大的。

    昨天只顾着帮程依依出气了,还真没考虑到这一点。但就算是考虑到了,当时那种情况也不可能缩回去啊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我继续问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想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怎么想。”赵虎说道。

    我陷入了极长的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我明白赵虎的意思,现在对付叶良是我主导的,板儿哥这事也是我引出来的,这个烂摊子还是得我收拾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说道:“不能让他俩联合在一起,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对付叶良。所以,板儿哥的事先放一放,尽量跟他和解,赔礼道歉都无所谓,先把他这边安抚好了,再一心一意地对付叶良,回过头来再和板儿哥算账!”

    这是目前的最优解了。

    先退,再进。

    “好,就按你说得办。”赵虎爽快地答应了我:“那中午见,在好又来。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赵虎也是这样的想法,只是借由我的嘴巴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人嘛,该退的时候也要退,谁也不会一帆风顺是吧。

    大丈夫,能伸能屈。

    我便起床,洗涮、收拾、穿衣。

    十一点多的时候,我就准备出门了,毕竟我们是地主啊,还是要尽地主之谊,早到一会儿也是应该的。但也就在这时,赵虎再次给我打来电话,说道:“那个,板儿哥说了,让你把程依依也叫上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听就恼了,说咱们之间的事,叫依依过去干嘛?

    “这你还不懂么,袁巧柔肯定也在场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明白了,这还是针对程依依的。

    无穷无尽,真烦死了。

    我又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我能想像得到,袁巧柔一在的话,要给程依依多少难堪!

    “张龙,这事你看着办,你要不想让程依依受委屈,咱们就跟板儿哥开干,反正是在咱的地盘,吃不了亏。”赵虎沉沉地说。

    当然可以这么干了,不过这是下下之策。

    一旦开干,最高兴的肯定是暗中窥探着我们的叶良。

    可我怎么能让程依依受委屈呢,昨天我才下定决心,要为她开辟一片无风无雨的天空,转眼之间又要让她难堪,我还没有那么厚的脸皮。

    我权衡很久,说道:“不叫程依依,就咱们两个去,能和解就和解,不能和就拉倒!”

    我自己受点委屈无所谓,反正回头还能再把这仇给报回来,但我是真心不想让程依依受一丁点的委屈啊。

    当然,还是尽量去和解吧,不能给叶良壮大的机会啊。

    “成,就这么办。”赵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也下楼,准备去好又来了。

    楼下,李磊已经在开车等我了,现在我的那辆奥迪A6,基本都是他在开了。这小子也越来越专业,开车的时候还戴白手套,我上车的时候还帮我开门,他在伺候人上确实有一套,看来以前也没白锻炼啊,原来都是给我准备的。

    李磊也知道了今天饭局的情况,问我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我的回答也是一样:“能和就和,不能和就开干。”

    李磊一边开车,一边打电话通知兄弟做好准备,埋伏在好又来的左右。

    到了好又来的门口,赵虎已经守在这里。

    还是那一身破衣烂衫,看着很不像个老大,但是没人胆敢看不起他。

    “哟,张龙,排场啊,出门还带司机。”赵虎笑呵呵的。

    我笑骂了他两句,站在饭店门口一边和他聊天,一边等着板儿哥。

    我问赵虎,这个板儿哥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?

    我听过板儿哥的名字,但是不太了解。

    赵虎回得言简意赅:“是个狠人。”

    我说你这不废话吗,不狠能在市里闯出名堂吗,到底怎么个狠法?

    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赵虎想了想,说:“板儿哥坐牢就坐过三次,每次出来,声望就比之前高出一截,兄弟也比之前多出一堆。成名战也不少,最出名的一次,是有一次在洗浴中心洗澡,赤身裸体拿着一条毛巾干翻十多个上门寻仇的大汉……”

    我奇怪地说:“毛巾怎么干翻?”

    赵虎说道:“毛巾里面藏着把刀。”

    赵虎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讲这个故事给我,是为了告诉我板儿哥不光勇猛,而且心思细腻、慎小谨微——想想看吧,一个连洗澡都贴身带着把刀的男人,有多可怕!

    板儿哥,确实不好对付,如果真和叶良联起手来,将会给我们带来无穷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我们正说话的时候,一排黑色轿车突然开了过来,最前面的是辆奔驰,后面跟着几辆奥迪,排场极大、气势万千,这比领导人出行还要夸张。更夸张的是,这些奔驰轿车后面,还跟着一辆淡黄色的丰田考斯特。

    这是一辆可以容纳二三十人的中巴车,而且是领导出行的标配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,还真把自己当领导了?

    而且来这么多人,是做好准备和我们干仗的吗?

    赵虎的神色都有点不对了,立刻拿出电话准备增派人手。

    在我们的地盘上,可不能让对方这么嚣张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这些车子已经停在饭店门口,接着便是砰砰啪啪的开门声,一个又一个戴着墨镜的西装男子走了出来,大约有二三十人。市里的混子果然不一样啊,这气场、这范儿,跟黑社会似的。

    但是,这在我们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,板儿哥来到县里,带上二三十号兄弟也挺正常。

    关键是那辆中巴车,不知藏了多少的人?

    中巴车的门也开了,果然下来不少的人,却是形形色色、有男有女,穿着打扮也不一样。这时我才发现,竟然都是我们以前的高中同学,就连吴云峰都在其中,坐着轮椅被人抬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用问了,是袁巧柔把他们叫来的,要在大家面前把昨天丢掉的面子都找回来!

    最前面的奔驰车也开了门,一男一女从上面走了下来。男的四十多岁,满脸坑坑洼洼,目光之中闪着狠厉,显然就是传说中的板儿哥了;女的不用多问,当然就是袁巧柔了。

    袁巧柔已经没有了昨天的凄凉和狼狈,她换了一身衣服,还化了妆,大红的嘴唇像要吃人,一头波浪般的头发,整个人的气势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袁巧柔一下车,就往我们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,就气势冲天地说:“程依依呢,让她给老娘滚出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