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38 坏女人,程依依

138 坏女人,程依依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今天晚上,虽然我没陪着程依依来赴宴,但我还是命人查了一下袁巧柔的。

    原本我打算见完楚正明后,陪着程依依到袁巧柔家的场子转转,再叫几十号膀大腰圆的兄弟撑撑场面,吓唬吓唬这个袁巧柔。现在也不用这一步了,既然已经撕破脸皮,那就玩得更绝一点,直接让她停业算了。

    袁巧柔一听,就气势冲冲地说:“你有什么资格叫我停业,你是工商局还是公安局?你就是个流氓,你有多大能耐!”

    我则笑着说道:“对啊,流氓自然有流氓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在我旁边的李磊直接拿出电话,拨了一个号码出去说道:“罗锅,我说一家会所和两家酒吧的名字你记一下……嗯,派些兄弟过去坐坐,千万不要打砸,违法的事情咱们不做,就占着茅坑不拉屎,顺便劝告其他客人别在那里消费就行。”

    想想看吧,如果你是开酒吧的,成天有几十号膀大腰圆、描龙画虎的汉子到你的场子里去,既不消费也不干嘛,就干坐着打牌,还劝其他客人快走。

    ——你头疼不?

    ——你这生意还做得下去吗?

    ——不等停业干什么呢?

    李磊真是越来越会办事了,都不用我指挥,办得利利索索。

    袁巧柔的脸一下就白了。

    袁巧柔是狂妄,但她并不愚蠢,顿时就明白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,也知道有我这么一闹,她家的店确实开不下去。袁大头让袁巧柔回来县里,就是让她拿这几家店练手,将来好到市里去接更大的班,结果出师未捷身先死,这才回来第一天啊,店就开不下去了!

    袁巧柔觉得头晕,一方面是气的,一方面是恨的,话都说不出来几句了。

    包间里的其他同学更是鸦雀无声,虽然谁都不敢随意评价半句,但是谁都知道,我们赢了。

    其实挺幼稚的,但还是觉得很爽。

    我微笑着,拉起程依依的手,朝着包间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袁巧柔呆立当场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凯尔还在旁边不停地说:“我是外国人,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,我要到大使馆去告他们、告他们!”

    但是谁也没理凯尔。

    “哎呦,真是一场好戏……”李磊喃喃地说了一句,跟着我们一起出来。

    我们谁都没有想到,好戏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我们刚走到门口,就有几个穿着便装的中年男子匆匆走进,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的,但却觉得气势非凡。我正纳闷的时候,几个便装男子已经扑倒凯尔,摸出腰间锃亮的手铐将他给铐上了。

    凯尔哇哇大叫,说:“你们干什么、干什么!”

    凯尔使劲挣扎,却被按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袁巧柔也吃惊地说:“这是我男朋友凯尔,你们是谁,要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中年男子摸出证件,在袁巧柔的面前亮了一下,说道:“我们是市刑警大队的,刚刚接到上级命令,这个凯尔是有名的诈骗犯,经常利用自己外国人的身份,冒充豪门贵族、企业总裁,欺骗一些不谙世事的女生,涉案金额已经高达几百万了,我们是来抓捕他归案的!”

    解释完后,这些便衣警察就把凯尔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凯尔边走还边喊:“我是外国人,你们不能这么对我,我要去大使馆告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声音渐渐消失,脚步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包间之中,所有人都傻眼了,大家猜到凯尔可能没有袁巧柔说得那么好,但也没想到他是个有名的诈骗犯啊……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袁巧柔双腿一软,一屁股坐倒在地,脸色无比惨白,整个人都呆呆的,像是被抽走了灵魂。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来,袁巧柔是今晚最大的输家了。

    引以为傲的刘叔没能为她撑腰,家里的几家店也开不下去了,就连男朋友都被抓走……

    这才刚回国啊,还想在老同学面前好好炫一把,再好好刺激一下程依依的,怎么就落了这么一个悲惨的结局?

    但这还不是最惨的。

    有的是人落井下石,比如说程依依。

    程依依本来就不是个善茬,之前因为她爸的事低调好多,现在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一把,怎能不趁着这个机会出口恶气?想想之前所遭受的嘲讽,程依依也忍不住了,突然返回身去,捡起一瓶啤酒,哗啦啦倒在还在发呆的袁巧柔头顶。

    白色的沫子浇了袁巧柔一头、一脸,身上都湿透了,像个落汤鸡。

    袁巧柔再也扛不住了,“哇”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她的样貌、她的家世、她的背景,放在哪里都算得上是人上人了,可她这一刻就觉得自己是世上最惨的人,哭得那叫一个狼狈不堪、凄凉落魄。

    讲真,程依依太过分了。

    简直是个坏女人。

    不过我喜欢。

    我就喜欢程依依这股子跋扈的劲儿,更愿意一辈子都为她遮风挡雨,让她使劲嚣张、使劲张狂。

    这是我身为一个男人的骄傲。

    程依依做完这一切,才走过来重新拉住我的手,和我一起微笑着走出包间。

    “太有意思了,真是太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明月轩中奇花异草、亭台楼阁,程依依忍不住在我面前转起了圈,喜悦之情溢于言表,别提有多开心了。

    她开心,我就开心,我摸着她的头发,柔声说道:“我还要和楚正明多聊一会儿,先让李磊送你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我还没忘了楚正明的事,人家那么大个局长还在包间等我。

    程依依说:“不,我不回家,你忙你的,我在包间外面等你!”

    我明白,程依依还是想和我在一起。

    我说我和楚正明聊完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了,你还是先回家吧,改天再在一起。

    程依依还是很固执,说:“没关系,我等着你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来我也没办法了,只好让程依依在包间外面等着,我和李磊重新返回到包间里面,继续和楚正明的聊天。约楚正明一次不容易,所以我很珍惜这个机会,哪怕女朋友还在外面等着,也就只好让她等着。

    我先和楚正明说了一下刚才凯尔被抓的事,楚正明说知道,那几个人行动,就是他派过去的。

    我讶异地说:“那你早知道他是诈骗犯了?”

    楚正明说是的,一进门就认出他了,知道他在内网上面挂了号的,不过当时并未打草惊蛇,而是不动声色地布置抓捕行动。

    我对楚正明服得五体投地,忍不住冲他竖大拇指,说恭喜啊楚局,立下大功一件,又要高升了吧?

    楚正明笑呵呵说:“还是要谢谢你,要不是你带我过去,还发现不了那个通缉犯呢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也是误打误撞,但也为楚正明感到开心。怪不得楚正明对我的态度这么好了,还肯耐着性子回来包间等我,这是要报偿我啊!

    不过我也奇怪,说刘局来得更早,怎么不让他把凯尔抓了?

    楚正明却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我顿时就明白了,这两个人终究是对头啊,楚正明不会把这个立功机会交给刘正声的。

    楚正明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抓了个通缉犯,明年市里的表彰大会绝对有他一个。楚正明也很高兴,眉飞色舞、神采飞扬,甚至破天荒喝起了酒,跟我聊得也愈发多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另外一边,袁巧柔在几个女生的陪伴下来到洗手间,清理了头上、身上的啤酒沫子,还有一些剩菜残羹。

    想到今天晚上的经历,袁巧柔愈发委屈起来,一边清理一边呜呜哭着。

    国外留学几年,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了!

    就是以前上学的时候,也没被程依依欺负成这样过啊,那会儿两人半斤八两、不相上下,经常东风压倒西风,西风又压倒东风……从来没有哪次是像今晚这样,败得如此彻底、凄惨!

    尤其是在清理的过程中,袁巧柔还不断接到电话,会所和酒吧的负责人不断给她打着电话,说店里来了一批凶神恶煞的流氓,什么都不做就干坐着,还劝客人别在这里消费,把客人都吓跑了……

    袁巧柔哭得更委屈了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同学都在劝她,说你要不给程依依道个歉吧,大家都是老同学,没有过不去的坎儿,说开了也就好了……

    “我不!”袁巧柔大叫着:“我死都不会道歉,死都不会低头!”

    几个同学心想,刚才在包间里,当着那个楚正明的面,你明明都道过歉了……

    当然他们也明白,那不过是装装样子,现在才是袁巧柔的真实心态。

    “她程依依算什么东西,她家都已经落魄了,她爸都给被人打工了!不过是巴上个大流氓张龙,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张狂,我一定要收拾她!”袁巧柔歇斯底里地吼着,同时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出去。

    “爸!”一接通电话,袁巧柔就哭了出来:“我被人给欺负了,你要为我做主啊……”

    袁巧柔把今天晚上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主要就是那个张龙,新城区这片是他管的,他叫了好多流氓,占着咱家的店不肯离开,还说要让咱们的店停业。”袁巧柔哭哭啼啼的,将主要责任都推到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毕竟她也知道,为商不和官斗,也怕父亲责怪自己太蠢,所以根本没提楚正明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真是太过分了!”电话那边,袁大头也恼火不已,没想到自己离开县里多年,还被一个流氓给欺负了:“闺女,你消消气,接下来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,爸,我等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袁大头站起身来往前走了几步。

    这是市里的某个桑拿会所,袁大头穿着一身松垮垮的浴袍,来到某张按摩床前,对着正在享受美女按摩的一个中年男子说道:“板儿哥,有点小事需要麻烦你出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的脸上坑坑洼洼,显然年轻的时候没少遭到青春痘的肆虐。

    他本来是闭着眼的,听到袁大头的话后,猛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寒光四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