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36 把他,也带回去 为旧故衷情的第10枚玉佩加更

136 把他,也带回去 为旧故衷情的第10枚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袁巧柔口中的刘叔,显然就是刘正声了。

    袁巧柔这话一出口,现场至少有四个人震惊了,分别是我和李磊、程依依、蔡老板。我们几个都知道楚正明的身份,没想到袁巧柔敢这么说,真是想死还给自己挖坑,蔡老板在一边微微摇头,李磊幸灾乐祸地看着袁巧柔,仿佛已经看到袁巧柔的悲惨下场。

    就连我,都以为袁巧柔要完蛋了,楚正明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指着鼻子骂过,不发火才怪啊!

    可是楚正明偏偏没有发火。

    面对愈发猖狂的袁巧柔,楚正明是又好气又好笑,想发火吧又不至于,毕竟是个小姑娘。以他这个身份,当场动怒显得太沉不住气了,楚正明摇了摇头,无奈地说:“好吧,那我就看你的刘叔来了,到底能不能把我铐走!”

    “行,那你给我滚一边去,待会儿让你看看这是谁的天下!”

    整个县城,敢让楚正明滚的,一个都没有,包括县委书记也不可能。

    但是袁巧柔就这么骂了,真是无知者无畏啊。

    楚正明确实有点被气到了,但他气着气着反而笑了起来,自嘲地说:“好,那我滚一边去,待会儿看着你耍威风!”

    楚正明说到做到,走到一个角落坐了下来,包间里面人还挺多,不注意还真看不到他。

    袁巧柔以为自己压制住了一个多管闲事的路人,不免更加得意,指着我说:“张龙,我不管你是大流氓还是小流氓,反正这是个有王法的社会,还轮不到你来撒野!你该知道,什么混黑,什么收保护费,这些都是不合法的,今天你还打了我男朋友,他可是个外国人啊,简直无法无天!今天我袁巧柔既然来了,那就替天行道,好好收拾一下你,把你老账都翻一翻,直接把你送到大牢里去,让你知道得罪我袁巧柔的下场!”

    袁巧柔这一番话虽然挺张狂的,但有部分说得蛮有道理,这确实是个有王法的社会,不可能由着谁胡来的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好,我等着你!

    我的本意,是不想和袁巧柔再多费唇舌,大家有什么底牌直接亮出来好了,老是絮絮叨叨打嘴官司也没意思。但袁巧柔却以为我怕了,顿时更加狂妄:“现在知道错了?立刻给我和我男朋友鞠躬道歉,我还可能看在老同学的份上,心软放你一马!”

    听着袁巧柔的话,我直接都无语了,真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?

    李磊摇着头说:“龙哥,这人没救了。”

    我也说道:“是啊,没救了……”

    程依依则不屑地笑着,用同情的目光看着袁巧柔。有我在,程依依显得底气十足、自信许多。

    我们几人的态度让袁巧柔更加炸毛,指着我们说道:“到底是谁没救,你们马上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包间外面响起噼里啪啦的脚步声,果然是刘正声领着几个公安干警来了。其实这种小事,犯不着让刘正声亲自出马,这也侧面说明袁巧柔的面子确实挺大。

    刘正声一来,蔡老板立刻和他打招呼,说刘局,您来了!

    我也立刻迎了上去,说刘局,您好!

    就在前几天,我和刘正声也吃过饭,他比楚正明可好约多了,是个非常圆滑、精明的人,和谁都把关系处得很好。刘正声一进来,看到屋里这么多人,就惊讶地说:“真热闹啊,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接着又和蔡老板、我,分别打了招呼,楚正明坐在角落,又被众人遮挡,所以他没看见。

    袁巧柔也冲了上来,哭哭啼啼地向刘正声倾诉自己的委屈,凯尔一瘸一拐地跟着,同样愤愤不平地说:“我,外国人,在你们这里被人打了,你们必须为我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我也不可能由着他们说啊,同样给刘正声解释起来,旁边还有程依依帮腔。

    这一堆人把刘正声围着,好似众星捧月一般,他一句我一句,热闹极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刘正声就更看不到角落里的楚正明了。

    刘正声听了一会儿,终于听明白了,原来就是两个女生闹别扭,最后发生了一些口角和肢体冲突。就这破事,都不值当报警,报了警一般也是调解,不可能真把谁给拘留。

    更何况,袁巧柔有背景,我的身份也不凡啊。

    所以刘正声就和起了稀泥,说两边都有不对的地方,但也不是什么大事,互相道个歉就算了,等于各打五十大板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都没吃亏,所以对刘正声的处理并无异议,表示接受。

    但袁巧柔不同意啊,说明明是她男朋友被打了,怎么能给我们道歉呢,要求我们赔礼道歉,还要赔医药费。

    凯尔在旁边说着:“我是外国人,外国人!”

    刘正声只好把我拉到一边,低声说道:“张龙,你把人家打了,适当低低头吧,和你女朋友一起,就道个歉、赔点钱,过去这事算了,就当给我一个面子,怎样?”

    如果只有我一个人,我还是愿意给刘正声这个面子的,反正我也不是那么霸道的人,很多事情能过也就过了,没有必要到处树敌。但我知道,程依依是个很爱面子的人,尤其今晚当着很多同学的面,让她给袁巧柔低头道歉……

    我要是和程依依说,她也会答应的。

    她在我这一向乖巧。

    但我不愿意让她受这个委屈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,她受到的委屈已经够多了,我要是连女朋友都保护不了,还算什么男人!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摇着头,坚定地说:“那不可能,我们这边没错,打人也是正当防卫,肯定不能道歉、赔钱!”

    刘正声有点着急,低声冲我说道:“张龙,做人别那么硬啊,该低头的时候就要低头,我知道你和赵虎现在都混得挺好,可是人家袁巧柔她爸袁大头也可以的,不光在县里地位非凡,在市里也吃得很开。知道板儿哥吗,那是袁大头的拜把兄弟,你和赵虎加起来也惹不起他啊!再说将来你们有可能到市里去,还有能够麻烦到人家的地方,趁这机会交个朋友多好?”

    自从“上道”以后,我也知道了不少的人和事,知道板儿哥在市里也是一号人物,在地下世界能够呼风唤雨,从刘正声也叫板儿哥就能看出他的地位。但我们是两个圈子的,我和赵虎也没打算到市里去,没有必要怕他。

    我说:“那也不行,反正我不会道歉的。”

    既然我在这里,就不会让程依依受一丝一毫的委屈。

    刘正声苦着脸说:“张龙,你这是难为我啊,你这么做就不后悔吗?”

    我的语气更加坚定,说不后悔。

    看我这边死不改口,刘正声也没办法了,只好说道:“那我去问问袁巧柔吧,看她愿不愿意息事宁人。”

    刘正声便撇下我,又把袁巧柔拉到一边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我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,但是能够看出,袁巧柔的模样也很强硬,似乎也是寸步不让。

    程依依来到我的身边,低声说道:“张龙,事情有些麻烦吗,要不就算了吧,咱们给她道个歉,这事是因我而起的,我也不想让你为难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程依依,真的变了太多。

    从以前的张牙舞爪,到现在的委曲求全,这个姑娘真的经历了太多,也变化了太多。

    现在的程依依是很懂事、乖巧,可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个张扬的她。

    我想为她撑起一片天空。

    一片无所顾忌的天空。

    所以,程依依越是懂事,我的心里就越难过,也更坚定了我绝不低头的想法。我们又没有错,凭什么要给袁巧柔道歉?我拉着程依依的手,说道:“你放心吧,没有什么可为难的,我们行得正、坐得端,问心无愧,官司就是打到天上,我也不会退缩半分!”

    程依依似乎被我这一番话给感动了,眼睛里都闪出一丁点晶莹的泪花来。

    接着,她便冲我重重点了点头!

    这是信任,更是依赖。

    能被自己的女朋友所信任、所依赖,是每一个男人的骄傲!

    我的心中更加豪气万丈,即便面对刀山火海,也有了一往无前的勇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刘正声和袁巧柔也谈完了。

    显然没有谈成。

    刘正声微微摇了摇头,冲着旁边几个部下说道:“张龙和程依依涉嫌故意伤害罪,将他们带回去吧!”一边说还一边冲我叹气,似乎是在叹息我的不知进退、自讨苦吃。

    刘正声此话一出,众人顿时一片噤声。

    几个警员立刻朝着我和程依依走上来,摸出手铐将我俩给铐了起来。

    袁巧柔一脸得意洋洋,抱着双臂看向我和程依依,一副人生赢家的样子,仿佛在说:“看到没有,知道这里谁说了算了吧?”

    李磊一看就着急了,不解地说:“怎么是故意伤害呢,他们是正当防卫,大家看得清清楚楚!”

    刘正声沉着声说:“是故意伤害还是正当防卫,需要回去再好好审,这里没你说话的份!”

    刘正声一摆手,几个警员便准备把我和程依依带走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袁巧柔似乎想起什么似的,说道:“对了刘叔,刚才还有个多管闲事的人,好像和张龙是一伙的,你把他也带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谁啊?”刘正声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他!”

    袁巧柔一边说,一边指向坐在角落里的楚正明。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