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33 程依依,太过分了

133 程依依,太过分了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一年,二十万!

    这个数字震惊到了包间里面绝大多数的人,毕竟这是大家好几年都未必能够挣得到的数字。

    关键还不在钱。

    关键在于,这是明月轩啊,县城里的顶级饭店之一,老板蔡胜华和多少权贵都有结交,能收他份钱的人得是什么级别的流氓!而且还能产生一些联想——就连明月轩的蔡老板都得给我交份儿钱,整个县城又有多少店面需要给我上供,这是一笔多么可怕的数字!

    贫穷限制了大家的想象力,谁也不敢去想那个数字到底会有多少。

    其实大家也想多了,就算我拿到钱,也要分给下面的兄弟,虽然也能落到手里不少,但也没他们想象的那么多。

    当然,也是许多人终生无法企及的数字了。

    看着大家震惊的面庞,程依依的心中窃喜不已,总算是扳回一局了吧,总算是争了点光。虽然“钱”这东西挺俗气的,可是大家都是俗世的人,一切都是向钱看的,一个人究竟成不成功,要看他赚的钱有多少,这也是世俗对于成功的标准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程依依说着,继续低头吃菜。

    蔡老板虽然莫名其妙,但也没有多问,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包间里面依旧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其实大家本就不敢看不起程依依,就算都知道程依依她家落魄了,也没人敢在她的面前造次,今天晚上要不是袁巧柔带头,谁也不会找程依依的事。包间里面安静极了,只有程依依吃菜的声音响起,她“咔嚓咔嚓”地吃着,别提有多香了,一边吃还一边说:“好吃,明月轩的菜就是好吃。小柔,今天晚上谢谢你带我见世面了,不然我还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来这开开眼呢。”

    讽刺,绝对的讽刺。

    就连明月轩都得给自己男朋友交份儿钱,什么时候来吃饭那还不是看自己的意愿?

    把这当家都可以啊。

    袁巧柔的脸有些挂不住了,冷声说道:“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串通蔡老板的,张龙是个什么样的人,大家还能不知道吗?他有什么出息,还能来明月轩收份儿钱?程依依,为了给自己的男朋友脸上贴金,你可真够下血本的啊,这得花多少钱,你爸一个月的工资?听说你爸现在当小工,一个月就赚几千块,你可不能再败家了,毕竟你家也经不起折腾了!”

    袁巧柔这么一说,大家纷纷低声讨论起来,毕竟我是个什么样的人,大家以前确实有目共睹,要说我能来收明月轩的份儿钱,这事的确有点不可思议……

    所以大家觉得,袁巧柔说得还真有几分道理,程依依真有可能是花了钱串通蔡老板来给自己脸上贴金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同样不敢得罪程依依,所以即便讨论也很小声,不敢让程依依听到。

    程依依这边却是怒火冲天。

    程依依本身就是个暴脾气,根本容忍不了别人嘲讽自己半句。今天晚上,她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忍了,毕竟她也知道自己家里确实不如以往,确实应该夹着尾巴做人;但是袁巧柔却不肯放过她,三番五次地刺激她、讽刺她,现在把她爸和男朋友都捎上了,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!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下,程依依直接把饭桌给掀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想做这个动作已经很久,现在终于如愿以偿,顿感酣畅淋漓,整个人都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饭菜撒了一地,还溅到了很多同学身上,大家“哎呀哎呀”地叫着,赶紧站起。

    “我的lv包!”

    袁巧柔一声大叫,她的包包上面沾了不少汁水,赶紧拿着纸巾使劲擦拭。

    程依依掀桌的时候还是有技巧的,将一大盆土豆烧牛腩浇到了袁巧柔的身上,不过袁巧柔也顾不上其他地方了,只顾着擦自己的名牌包包。

    “袁巧柔,你是疯狗吗,今天晚上一直咬人!”程依依大叫着说:“本来看你回来了,好好迎接你下,结果你说的都是什么话?你家有钱怎么了,有钱就能把自己当大爷了吗,有钱就能随便踩别人了吗,你也不看看自己那副嘴脸,要多恶心有多恶心!”

    在场众人心里忍不住叫好,心想程依依啊,其实我们想和你说这番话也很久了,现在你自己认识到了也挺好的……

    其实程依依何尝不是这样想的?

    经历过大起大落,经历过辉煌和落魄,才知道以前的自己有多么傻,仗着家里有钱没少横行霸道。看着现在的袁巧柔,就想到了以前的自己,恨不得甩自己两个耳光——当然这不现实,所以只能把怒火倾泻在袁巧柔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还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程依依继续大叫着说:“找了个老外男朋友了不起啊,还自导自演一场求婚戏码,你说你恶心不恶心!还出身豪门、家族企业,为你不惜放弃一切,千里迢迢跟你来到华夏,你当你拍琼瑶电视剧呐,你问问大家谁信!你自己看看你蠢不蠢,不知道大家都在看你的笑话吗,还不知道你从哪旮旯找来的鸭子,我真是脑子进了水,今天晚上才来参加你的饭局,拜拜了您呐,后会无期!”

    说完这一番话,程依依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但是袁巧柔怎么可能让她走呢。

    袁巧柔装了一晚上的淑女,现在终于克制不住自己了,在程依依的刺激之下,也迅速变回了原形,气急败坏地说:“程依依,你就是嫉妒我!你看我越来越有钱,还找了个高富帅的外国男朋友,你眼红了、生气了,才诋毁我,给我泼脏水!”

    程依依根本不理她,还继续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凯尔!”袁巧柔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身高一米九、金发碧眼、四肢发达的凯尔站了起来,今天晚上他很少说话,因为他懂的华语不多,也不知道大家在说什么。但他不是瞎子,知道女朋友和那个女生吵架了、翻脸了,而且自己女朋友还受了很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作为男朋友的凯尔怎能坐视不理,而且他吃穿都还靠着袁巧柔呢,当然要在关键时刻顶上。

    三两步,凯尔就撵上了程依依,一把抓住了程依依的后领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凯尔生硬地说着,同时抡起自己巨大的拳头,朝着程依依的脑袋狠狠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一片惊呼,凯尔跟头牛似的健壮,那砂锅大的拳头一砸下来,得把程依依打成什么样啊!

    袁巧柔却是毫不犹豫地说:“打、打!”

    反正她赔得起。

    只要能让程依依吃亏,多少钱她都愿意花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这时,程依依突然一个闪身,先是躲过凯尔霸道的一拳,接着又抓住凯尔的胳膊,同时自己的身体往前一躬,双手往前一甩。

    过肩摔。

    在军营里的格斗术中,这是基本功。

    每一个当兵的都会。

    程依依不仅学过,而且学得还非常好,她在这上面还蛮有天赋。

    “飕——”的一声,至少有两百斤的凯尔被甩了出去,重重砸在前面的墙上,又“砰”的一声摔落下来。

    还挺疼的。

    凯尔站起身来,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,再次朝着程依依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程依依一不做二不休,又使了几招常见的格斗术,顺利地把凯尔的胳膊扭了,还把凯尔的鼻血揍出来了,最后把凯尔一脚踹飞出去。

    凯尔捂着自己的胳膊,“嗷嗷”地叫个不停,鼻血也呼啦啦往下流,他一个一米九的大汉,竟被一个弱女子伤成这样,这是他自己也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原来电影里的华夏功夫都是真的,太可怕了!

    “报警,报警!”袁巧柔大叫着:“这太过分了,报警!程依依,有能耐你别走,咱们到公安局去解决!”

    “好啊,报吧。”程依依站住脚步。

    一经公,这事就没那么容易解决了,也不适合提前落跑,所以程依依只能等着。

    反正她是正当防卫,有理走遍天下都不怕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明月轩另外一个包间之中。

    我和楚正明正在促膝长谈,李磊安静地守在一边,随时服务我们两个。

    我和楚正明要谈的东西有很多,我有事情需要他来帮忙,他也有事情要麻烦我,算是互利互惠。我们正谈的高兴,就听饭店里面闹了起来,还有人大喊着要报警。

    出于职业习惯,楚正明立刻皱起眉头,想去看看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笑着说:“您这么大个局长,还用为这些小事『操』心啊,交给手下人去办就好了!”

    楚正明摇了摇头:“既然穿上了这身衣服,就要对得起自己的职业啊!”

    经过交往,我已经大体了解楚正明是什么人了,和他的名字一样,确实清正廉明,不过并不迂腐,懂得变通,是个好官。

    我说这不是下班时间吗,而且你现在也没穿警服啊,好了好了,先让我兄弟去看看怎么回事,小事的话就让其他警员去处理吧。

    我好不容易约了楚正明一次,哪能轻易让人给破坏啊,所以打发李磊出去看看。

    李磊点了点头,立刻出门而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