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32 新城区的大嫂

132 新城区的大嫂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明月轩确实是家挺高级的饭店,现在的程依依也确实来不起了。

    袁巧柔这一番话,表面上是为程依依好,可是谁都听得出来其中的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前后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,袁巧柔终于还是开炮了啊,终于还是没有放过程依依。

    程依依的心里也跟明镜似的,知道袁巧柔还是狗改不了吃屎,虽然她伪装的更好了,但和以前也没区别。按照程依依以前的脾气,早就嘲讽回去了,说些“这种破地方老娘早就不爱来了,只有你才把这里当个宝”之类的话,论毒舌她可没怕过谁,可那都是建立在她足够的底气之上。

    财大,才能气粗。

    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。

    现在的程依依,不仅穷的要死,还欠了几十万的外债,虽然我一再说不用还了,但她心里怎么过意得去?所以面对袁巧柔的讽刺,一向毒舌的程依依竟然无话可说,只是平静地点了点头:“好,那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程依依不是不能翻脸,但是为了这句话就翻脸,未免有点小家子气,肯定会被人笑话的。

    “我记着你的好呢!”袁巧柔特意把“好”字念得很重,又笑呵呵地挽住程依依的胳膊,说咱姐妹好久没有见了,今天一定要好好地聊一聊

    两人走在最前,凯尔紧随其后,众多同学也都跟着。

    大家看到两人还是这么亲近,心想自己可能是多想了,人家关系好着呢。

    “蔡老板!”

    袁巧柔笑眯眯地和明月轩那位胖乎乎的老板打着招呼,以显示自己的人脉四通八达,蔡老板也笑成了一朵花,很给面子地说:“是小柔来啦,好久没有见你了啊,这些都是你的同学?哟,依依也来啦,快往里面请吧!”

    袁巧柔的父亲也是县里的知名人物,也是为数不多的冲进市里的企业家之一,蔡老板当然要好好招待他的女儿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以前也是这里的常客,虽然程依依的父亲程广志落魄了,听说最近还沦落到服装厂当小工,不过来的都是客,做生意的蔡老板不会把“狗眼看人低”这几个字写在脸上,对待任何人都很亲热。

    这就是蔡老板的高明之处,也是明月轩经久不衰的原因。

    蔡老板为众人安排了一个挺大的包间,又和袁巧柔等人寒暄几句之后,就都交给服务员处置了。袁巧柔财大气粗,直接做主点了好多的菜,一顿饭下来没有四五千都打不住。

    这相当于很多人一个半月的工资了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咋舌,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,同时还有一丝丝的得意,感觉自己也当了回人上人。

    程依依则在心里盘算,什么时候掀翻桌子合适?

    从门口的那句话来看,袁巧柔今天晚上不会轻易放过自己,待会儿肯定还要三番五次针对自己,偏偏自己又没什么底气,反驳起来还特无力,怎么办呢?

    程依依这暴脾气,除了掀桌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可还不能轻易就掀,否则搞得自己小家子气,必须得等袁巧柔特别过分的时候,过分到其他同学都觉得她太过分了,这个时候掀桌才能恰到好处,不仅能够赢得舆论,还能给袁巧柔一个下马威,让她知道自己不是好欺负的。

    对,就这么办。

    程依依打定主意,反倒气定神闲起来。

    点完了菜,大家一边吃着一边聊天,这局既然是袁巧柔组织的,话题当然也是围绕着她来的,大家问了她好多问题。

    袁巧柔十分大气,知无不言、言无不尽,讲起了国外的风土人情,大家听得也很新鲜,时不时地啧啧两声;后来又说自己和凯尔的相识过程,原来他俩是在国外的一家健身房认识的,两人初次见面就被对方深深的吸引了,而且不到一个礼拜就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相恋之后,袁巧柔才知道,原来凯尔出身豪门,家族企业几乎横跨整个世界,健身教练不过是他业余爱好。即便如此,凯尔还是放弃家族企业,跟着袁巧柔回到国内,做一名地地道道的华夏女婿!

    真是一场感人的跨国恋啊!

    大家对凯尔赞不绝口,凯尔则操着生硬的华语说道:“我会一辈子对小柔好的!”

    还当场摸出一枚宝蓝色的戒指,当着大家的面单膝跪在地上,求起了婚!

    我的乖乖,这也太会玩了,就是表演的痕迹太浓厚了,显然是编排过好几遍的。

    程依依差点把嘴里的一口炒米给喷出来。

    袁巧柔则沉浸在幸福之中,双目含情地看着凯尔,羞答答地接过戒指,答应了他的求婚,两人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真是郎才女貌、比翼双飞!

    大家热情地鼓起了掌,发自内心地祝福着二人。

    袁巧柔和凯尔“表演”完后,重新坐了下来,袁巧柔当然问起大家的感情经历。今天晚上来的同学里面女生居多,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,有找了公务员的,也有找了事业编制的,还有男朋友做个体户的;当然也有人唉声叹气,说自己还没找到婆家等等。

    “真好啊,看到大家都这么好,我也就开心啦。对了,依依你呢,怎么没听你说,你现在有男朋友了吗?”袁巧柔突然看向了程依依。

    程依依一整个晚上都没说话,不是没有话说,是在忙着吃东西,她确实很久没来过这么高级的饭店了,也很怀念这里菜肴的美味。听到袁巧柔问自己,程依依赶紧用纸巾擦了擦嘴,说道:“我有男朋友啊,你认识的,叫张龙。”

    “张龙?”袁巧柔皱起了眉:“谁啊,我不认识啊?”

    旁边有好事者赶紧提醒她:“也和咱们一个班的,以前老在最后一排坐,身上破破烂烂的那个!”

    “是那个张龙啊!”袁巧柔惊呼:“依依,你脑子进水了吗,怎么会和他在一起的?就算你家落魄了,你爸的生意不行了,你也不用自暴自弃,去找一个那样的男朋友吧!”

    袁巧柔今天晚上是想好好打击一下程依依,两人以前没少明争暗斗,现在自己辉煌、对方落魄,哪能错过这个机会?但要挑刺也得有个由头,程依依始终不接自己的招,两人也就吵不起来。

    正发愁的时候,意外得知了程依依的男朋友,竟然是以前班上那个穿着破破烂烂、看着窝窝囊囊的那个张龙!

    简直天赐弹药啊。

    袁巧柔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,立刻精准地打击起了程依依。

    笑话完你的家世,再笑话你的男朋友,看你接不接招?

    程依依还真就不接招。

    程依依平静地说:“三十年河东、三十年河西,以前的张龙确实不怎么样,但不代表现在就不行了。小柔,你刚从国外回来,对一些情况不太了解,还是不要随便评价我的感情问题了吧。”

    看到程依依这么有底气,袁巧柔心里也有点犯嘀咕,忍不住问旁边的人:“张龙现在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毕竟这么多年没见,有些变化自己也不知道,还是问清楚比较好吧。

    旁边有人说道:“听说他有个亲戚是开服装厂的!”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袁巧柔瞥了程依依一眼,冷笑着说:“那是他亲戚开服装厂,又不是他,算得上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?我还以为他自己有本事呢,谁知道他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嘀咕,有人轻轻说道:“好像是收保护费的吧”

    我接手新城区这件事,并未大面积地传开,目前只有一些官员、生意人、企业家才知道,还没传到普通老百姓的耳朵里去。同学对我的印象,还停留在我和吴云峰斗的时候,尤其现场女生居多,对这些事也不感兴趣,只知道我和以前职校的那个赵虎在一起玩,天天打打架、喝喝酒什么的,反正就是不务啥正业呗,就是个“收保护费”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袁巧柔更加吃惊,甚至捂着嘴巴笑了起来:“搞了半天,原来是个小混子啊!程依依,你还活在上学的时候吗,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是喜欢和这些个小混子来往!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,收保护费真是笑死我了能不能告诉我,他收哪里的保护费,学校门口的烧烤摊,还是旁边的具店啊?每个月的收入是多少,一千还是两千?又跟了哪个大哥,大飞还是黑熊?”

    袁巧柔虽然出国留学几年,但家乡一些老流氓的名字,还是知道几个的。

    在袁巧柔看来,就算我是个“混”的,能给大飞和黑熊这种人当小弟就算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她可以容忍袁巧柔嘲讽自己,却容忍不了袁巧柔嘲讽自己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她歪过头,冲着包间外面喊道:“蔡老板,你来一下!”

    蔡老板一直在饭店院子里面溜达,毕竟能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,随便哪个招呼都要赶紧过去。有人一叫自己,蔡老板立刻走了进来,笑呵呵说:“依依啊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对任何人都礼貌有加,是蔡老板的作风和习惯。

    “我是张龙的女朋友。”程依依平静地说。

    “哦”蔡老板还真不知道这事,有些意外地看着程依依。

    程依依继续问道:“你这个店,每年要交多少份儿钱给张龙啊?”

    “每年分他百分之十。”虽然蔡老板不知道程依依问这干什么,但他哪里敢怠慢新城区的“大嫂”啊,赶紧低声说道:“大概二十万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