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28 对付叶良,我有办法

128 对付叶良,我有办法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这就是我为什么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是那根快要断掉的、摇摇欲坠的房梁。

    两个人用那么大的力气一起撞上去,不断才怪!

    周晴也是一瞬间就昏迷过去了,所以她醒来后同样觉得脑袋很疼,并且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,还以为是我的药力太猛,直接把她“蹂躏”到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回事!

    可我还是有很多事情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那你眼睛怎么红红的?”

    “废话,我净看着你,生怕你再醒过来做些禽兽的事,一夜没睡,能不红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一脸苦大仇深、失魂落魄的样子?”

    “我不这样,周晴和叶良怎么以为他们的计划得逞,如果他们再来一次,那不是完蛋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,让我白担心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“刚才人多,我不好意思说,也没打算告诉赵虎,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!到了后来,我越想越好玩,想多逗你一段时间嘛!”

    我服了,我真服了!

    此刻的我确实哭笑不得,但又十分欣喜,原来我没做对不起程依依的事,那我也完全不需要自责和内疚了!就是周晴可怜了点,明明什么都没有做,还被我那么一顿痛殴……

    当然,她也并不无辜,她对我和程依依做的这些事情,也值得我那么狠狠揍她一顿了。

    现在,大概只有周晴和叶良以为昨天晚上真的发生过那些事吧!

    这件事情说开以后,颇有些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,所有的阴霾和阴影都扫除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晴朗的天,仿佛空气都变得清新了许多,那些鸟儿的鸣叫都动听起来。

    我的心情真是好极了,真是松了很大的一口气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算是结束。

    虽然周晴的报复计划没有成功,我和程依依也平安归来了,但是这场战斗并未结束。

    程依依问我:“那你打算接手新城区么?”

    我说我不知道,我想回去和我二叔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昨天我被叶良抓走,赵虎第一时间就通知我二叔了,不过他也向我二叔保证,一定会把我救出来的,二叔才没插手。

    二叔如果出马,收拾叶良肯定没有问题,但那肯定不符合他的身份,而且现在也没落到要他帮忙的地步。我还是和以前一样,出了事喜欢找二叔商量,他总是能提供给我很好的建议。

    包括怎么对付叶良。

    我觉得,二叔稍稍点拨我下,我都能有很不错的收获。

    只有当我确定我能对付得了叶良,我才愿意接手新城区,否则我没那个底气。

    程依依也知道我二叔的本事,所以没反对我,和我告过别后,就准备上楼了。

    可她看看楼上自己的家,又有点犹豫不决,我知道她在想什么,便轻声说:“没事,你爸那些钱不用还了,让你爸别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程依依之前为了还钱,毅然离家出走,找了一份体育老师的工作,现在又得罪了那个刘少,学校肯定回不去了,只能回家。而且她一个月两三千的工资,一年下来也就两三万,啥时候能还清几十万啊,这不扯犊子吗?

    还不去嫁给我来得划算,这就算是共同负债了。

    几十万不是个小数目,但我愿意帮程依依扛下来,二叔还不至于为难我这个亲侄子,大不了今年的分红不要了呗,程依依在我心里可是无价之宝。

    程依依拉着我的手,对我说道:“张龙,我知道你对我很好,也谢谢你帮我爸免去这些债务,可我不是那种会占别人便宜的人,这些钱我也一定会想办法还上……我就担心这事和我爸一说,他会变得更加得意和贪得无厌,还会想办法从你和你二叔手里捞钱,到时候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程依依她爸现在是个老赖,典型的死猪不怕开水烫,可他偏偏是我未来的岳父大人,无休止地缠上我、跟我要钱可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我可一分钱都没有了啊。

    还有,我将来如果真的接手新城区,指不定程依依她爸要给我惹多大的祸。

    看我为难的样子,程依依也特别愧疚,叹着气说:“我也不知道我爸是怎么了,以前那么好的一个人,唉……”

    我只能安慰程依依,说你也别想太多了,以后总会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毕竟相比程依依她爸,还有一个叶良摆在我们面前,等着我们去解决呢。

    程依依点了点头,轻轻抱了我下,还在我脸上亲了一下,说我昨天晚上没有乱来,这是给我的奖励!

    我幸福的都快昏过去了,心里也像抹了蜜一样甜,但还是恬不知耻地说:“你不是要牺牲、付出自己的吗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别蹬鼻子上脸啊!”

    程依依点了一下我的脑门,开开心心地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看着程依依的背影,再摸摸脸上被她亲过的地方,别提心里有多美了,原来这就是谈恋爱的滋味,真美好啊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转身离开,就听身后有人在高处叫我:“张龙,张龙!”

    我一回头,发现是回到家的程依依,正开了窗和我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爸不在家……”程依依说。

    卧槽,她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,这意思也太明显了吧,肯定是让我去她家里,牺牲、付出她自己啊!

    幸福来得太快,就像龙卷风!

    我的心火热了,双腿也颤栗了,恨不得长了翅膀,立刻就飞到程依依的家里!

    但程依依的下一句话,就浇灭了我所有的幻想。

    “家里一团糟,被砸得稀巴烂,他肯定是被人给抓走了!”程依依一脸焦急,毫无牺牲、付出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来到程依依的家里,发现她家果然被砸得乱七八糟,甚至有些地方留着血迹,显然发生过一场暴乱,程依依她爸九成九被抓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爸是不是还欠别人钱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爸说就欠你二叔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难道是我二叔把人给抓走的?

    按我二叔的行事风格,不是没可能啊……二叔以前就收拾过几个欠钱的,手段那叫一个残忍!

    我立刻给二叔打了电话,询问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了啊……”二叔不紧不慢地说:“虎子说你被那什么叶良给抓走了,但他又说肯定能把你救出来,我也就没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问你程叔叔的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也正准备和你说这个呢。”二叔继续说道:“我琢磨了,等你和依依被救出来,下一个问题就是程广志了,这老无赖估计要缠着你,所以我把他给抓过来了……你放心吧,他挺好的,正在车间裁衣服呢,也别说我不给依依面子,我一个月给她爸开五千块钱,唯一条件就是哪里都不能去,尤其禁止赌博,赌一次剁一根手指头,赌一次剁一根手指头……”

    厂里的工人平均工资在三千左右,二叔能给程广志开五千,确实算优待了。

    这对程广志来说也算一个不错的去处,总比他天天在外面输钱要强。

    二叔行事霸道,也没问我,就这么干了。

    可程广志算是有名的企业家,程依依也习惯做富二代了,突然让她爸去车间做工人,不知道她能不能受得了?

    我挂了电话,有些为难地说了这事,生怕程依依会不开心。但是我多虑了,程依依听完以后特别开心,欣喜地说:“那太好了,我就发愁我爸咋办,这样下去非得毁了,现在有你二叔帮忙看着,我可以放一百二十个心了!”

    看看,还是我依依明事理吧。

    我再一次觉得,我真是没爱错人。

    有些人一开始感觉挺好,后来发现实在不怎么样,比如周晴;有些人一开始不怎么样,后来却感觉挺好,比如程依依。

    程依依当即决定和我一起到厂里去,一方面谢谢我二叔,一方面看看她爸。

    我开车带着程依依来到厂里。

    又给我二叔打了个电话,才知道他在制衣车间,正教程广志怎么裁衣服呢。

    制衣车间是厂里最重要的一个车间,也是把控最严格的一个车间,一件衣服做出来质量怎样,完全看这个车间的效果了。二叔能把程广志安排在这,也算器重他了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来到机器轰鸣的制衣车间,穿过重重人影,找到了我二叔和程广志。

    二叔果然站在流水线上,手把手地教程广志怎么裁衣服。

    二叔确实可以,别看他是整个厂子的老总,可是从上到下,每一个车间、部门,没有他不会的活儿。在我心里,二叔就像超人一样,几乎无所不能、无所不会,上可以和县里的一把手谈笑风生,下可以和厂里的底层工人一起工作。

    二叔裁衣服也是一把好手,手段那叫一个娴熟,剪刀在他手里像是活的,每一个动作都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“老程,教你的这些都学会没有?”二叔一边裁一边问。

    “不会啊,这太难了……张总,你给我安排其他活吧,有公关部啥的没,我陪客户喝酒还成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你都多大年纪了还公关部……”

    二叔在程广志头上狠狠敲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哎呦……”程广志捂着脑袋直叫。

    “二叔!”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同时赶到。

    程广志一回头,像是看到救星一样热泪盈眶,激动地说:“好闺女,你可算是来了,你快让张龙和他二叔说说,我这么大一个老板咋能来当工人,好歹给我安排个副总啥的当当啊……”

    程依依埋怨地说:“行了爸,张总没追你债你就知足吧,你好好在这给人打工,你要真有本事,就一步步往上升,金子是不会被埋没的,你要能给厂子带来效益,还愁当不上副总吗!”

    “哎,依依这话说得有理。”二叔乐呵呵的。

    “哎,白养你这么大了,胳膊肘往外拐啊,你看他把我给打的……”程广志愁眉苦脸地指着自己的头。

    程广志确实被揍得不轻,鼻青脸肿、十分凄惨,还有不少血迹未清,估计是我二叔到家里抓人,他反抗来着。

    二叔这脾气,能轻饶得了他?

    “行了爸,你就是活该,我还不了解你……”

    程依依嘴上虽这么说,那也毕竟是她爸啊,所以她也挺心疼的,拿出纸巾来帮她爸擦着。

    他们父女俩人说话,我和我二叔也说话。

    二叔询问我这一天一夜以来的经历,我也没有隐瞒,一五一十地都给他说了。

    二叔点了点头:“照你这么说,这个叶良挺难对付的啊。”

    二叔之前都没把骆驼放在心上,更加不会把叶良看在眼里,以为就是我们孩子之间小打小闹。听我这么一说,才发现叶良的阴狠、毒辣更胜骆驼,之前之所以屈服于骆驼,也不过是因为他资历太浅、根基未稳。

    我说是啊,所以赵虎让我接手新城区,我还有点犯愁,不知道怎么办,要是没把握对付叶良,我哪有底气接手啊,不是坑大家么?

    二叔说道:“看你这意思,是想接手新城区喽?”

    我说是的,我想报仇!

    我想把我所受到的屈辱,一笔一笔偿还回来!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二叔一字一句地说:“对付叶良,我有办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