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27 禽兽之威,名不虚传 为傲然天下的玉佩加更

127 禽兽之威,名不虚传 为傲然天下的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接手新城区!

    果然和叶良分析的一模一样,韩晓彤受了伤,新城区不可一日无帅,所以赵虎会让我顶上来,毕竟也没什么合适的人选了。可是,这样不就正中了叶良的下怀吗,他对付我可是轻而易举,新城区会丢在我手上的啊!

    看我面露难色,赵虎便把我拉到一边,低声问道:“是不是那家伙和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是。

    接着,我便把之前叶良和我说的,统统又和赵虎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就像叶良了解赵虎,赵虎也一样了解叶良。赵虎听完以后,点着头说:“果然如此,和我想的一模一样。我没猜错的话,那家伙把你绑来就是为了这个,打击你的自信、摧毁你的底气,你越怕他,露出的破绽就越多,新城区也就丢的越快,他这是在和你玩心理战,你可千万不能上当。张龙,我只问你一句,你还想不想报仇?”

    报仇?

    叶良把我当狗一样遛了一天一夜,还把我和程依依绑到这里折腾,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伤,可心里的伤害却无穷大。尤其是程依依,经过一晚上的折磨,整个人都快没人样了。

    我当然想报仇,宰了叶良和周晴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可是,我有这个能力吗?

    叶良的可怕,叶良的强大,已经成为我挥之不去的梦魇。

    经过一天一夜,我的底气确实被摧毁了,虽然我的心底燃着一把怒火,可我更害怕自己失败,害怕丢了新城区……

    “你好好考虑一下。”赵虎倒也没为难我,拍着我的肩膀说道:“现在确实没人比你更合适了,而且我也不觉得你不是那家伙的对手,我一直认为你和他是一个档次的,只是经验稍微欠缺一点而已……张龙,你知道的,我面对那家伙有些心理上的劣势,这导致我没法和他公平地展开战斗,所以我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很吃惊,特别吃惊。

    叶良认为我不是他的对手,收拾我也是轻而易举,可赵虎却觉得我不比叶良差,绝对够资格和叶良展开一番较量。

    原来赵虎这么看得起我。

    一个轻视我,一个抬举我。

    我该相信谁?

    面对叶良,赵虎有心理上的劣势,这我是知道的,因为死去的兄弟莫鱼,使得赵虎始终没法正常发挥。但我也不觉得他是因为这个,才非要架秧子般让我上场。

    他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认为我能,我就一定能。

    叶良看人是准,几乎洞悉一切;可赵虎也不差,没有看错过人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们必定有一个人错了。

    他们把赌注都押在了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错的那个,必将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也不难为你。”赵虎继续说道:“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,我会安排其他人来接手新城区。这样吧,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,希望你到时候给我一个答案。”

    我点了点头,说好。

    新城区的事情迫在眉睫,老话已经说死,国不可一日无君,家不可一日无主,一天时间算很长了。

    赵虎走到院子里面骂骂咧咧,因为他发现他私藏在大槐树底下的美酒少了好几坛,而且厨房里一堆锅碗瓢盆也没有刷,顿时把他气得够呛,直说那家伙实在不讲究。

    收拾干净院子以后,我们才离开了。

    路上,赵虎反复询问我和程依依到底有没有事,我俩还是坚定地说没事,就是被绑了一夜。赵虎呢喃地说:“怪了,那家伙没这么无聊的啊,他把你俩绑来到底是为啥呢?”

    赵虎这么聪明的脑袋瓜也想不出来,当然我们也不会告诉他的。

    回到县城,我们一起去探望了韩晓彤,她已经转移到了普通病房,不过受伤很重,要静养很久了。看到我和程依依平安归来,韩晓彤也松了口气,接着又对我说:“张龙,新城区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话说完,赵虎就说:“我给了他一天时间考虑!”

    韩晓彤点了点头,没有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病房里坐了一会儿,我和程依依就起身告辞了,毕竟我们累了一个晚上,也要休息下了。我开车把程依依送到小区门口,接着又步行送她到楼底下,一路上我俩都沉默不语,谁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那一件事,虽然约好了不再提起,可就像深埋在我们心底的一根刺,不可能真的视而不见、视若无物。

    这好像我俩一起挖坑,挖了一具死尸出来,又赶紧把土埋上、把树栽好,看上去和平时没有什么区别,可是我俩都知道,那下面埋着一具死尸。

    这是我们心照不宣的秘密,就算永不提起,却也永远存在。

    “依依……”来到楼下,我终于忍不住了,说道:“你能不能告诉我,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虽然我能猜到,可还是想问个清楚。

    程依依的面色一变:“不是说好了么,咱们谁都别提这件事了!”

    “可我想问清楚。”我说:“我总觉得我没那么禽兽,我不会做出那种事的!”

    程依依抬头看着我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很红,里面仍旧布满血丝,而且她的面色如同惨灰,看得出来她很疲惫,急需休息一下,可我还是想弄明白。

    我也看着程依依,我的目光坚定,没有丝毫逃避。

    程依依突然“噗嗤”一下乐了出来。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着程依依,完全不明白她乐的点在哪里,我们不是在讨论一件特别严肃,甚至充满屈辱、悲痛和难过的事吗?

    可是程依依却笑得越来越开心了,开始是捂嘴偷笑,后来是捧腹大笑,再后来笑得都直不起腰来了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我吃惊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难道程依依受到的打击太大,脑子都不对了?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告诉你……”

    程依依一边笑,一边把来龙去脉讲给我听。

    叶良和周晴说得都没有错,昨天晚上的我确实被灌下一杯强有力的催情药,药效十分猛烈,直接让我意识混乱、行为失控,化身最疯狂、最霸道的禽兽!

    叶良离开房间的时候,就是我虎脱囚笼的时候,死死地把周晴压在床上,要彻底将她占为己有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这时,程依依大声呼喊起了我的名字。

    程依依说,她本来不指望这有用的,因为叶良说过,这药的药力很强,能够把人变成禽兽,丝毫理智都没有了,面前就是摆着一头母猪也会强上——听到这里,我满头都是黑线。

    但是,奇迹偏偏就发生了,在程依依喊我名字的时候,我好像真的有了一点反应,甚至朝着程依依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程依依说,当时我的目光像狼一样贪婪,充满了无穷无尽的欲望和兽性。

    药力既然强到意识全毁、理智皆无的状态,当然不会拘泥于周晴这一个女人的。

    但凡是视线内的雌性生物,都会被我纳入魔掌。

    程依依也不差。

    不仅不差,还很诱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我们之间本身就有感情基础,所以即便是在意识混乱的状态下,我的身体和欲望也本能地选择了程依依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听起来有点怪怪的,但事实的确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打算抛下周晴,扑到程依依的身上蹂躏一番。

    程依依说,虽然当时她很害怕,但隐隐也有些骄傲,觉得自己胜过周晴了。

    ——看到没有,即便张龙成了禽兽,他也一样选择了我!

    程依依说,虽然我俩还没经历过那些事,但如果能帮我清醒过来,以及别和周晴发生关系,那么她愿意牺牲、付出自己。

    这么说也怪怪的,程依依本来就是我的女朋友,帮我这个忙也是应该的,怎么就成了牺牲和付出呢,搞得好像刘胡兰英勇就义似的!

    “后来呢?”我着急地问程依依。

    我是很想知道,化身禽兽的我,最终是和程依依……还是和周晴……

    “谁也没有。”程依依说:“后来你就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为什么?!”我更吃惊。

    不是说药力强吗,不是说母猪都会上吗,怎么就昏过去了?

    程依依继续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告诉我,当我的目光看向她时,就被她牢牢地吸引了。

    当时就要抛下周晴,扑向绑在椅子上的程依依。

    周晴当然也发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周晴很不服气,明明是她设下的局,安排好了一切,怎么又被程依依给抢走了?

    这不行,这肯定不行!

    周晴死死抱着我的脖子,大声说道:“张龙,看我一个人就可以了!”

    但无论周晴怎么勾引我,我的眼睛里也只有程依依。

    我冲程依依发出一声又一声的嘶吼,迫不及待地想要爬到程依依的身上去。

    但周晴却死死抱着我。

    化身禽兽的我也发怒了。

    我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我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我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。

    我猛地往起一跳,想要挣脱周晴,扑向程依依,占有程依依。

    但是跳得过猛,一下撞到了头顶的房梁。

    药力确实挺猛,禽兽之威、名不虚传,还真是力大无穷啊。

    周晴还抱着我,所以和我一起撞到房梁。

    喀——嚓——

    我和周晴一起摔了下来。

    昏迷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