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25 刻骨铭心的一夜

125 刻骨铭心的一夜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天光微亮。

    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,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段奇怪的房梁,那截粗大的房梁横在半空,根节断裂、摇摇欲坠,仿佛受过什么撞击。很快,我就反应过来,这东西不该是现代建筑会出现的东西,我这是在哪个村庄的老房子里?

    我又低头看自己身上的棉被,一样很土,红彤彤的,绣着两只大鸳鸯,还有一股子潮味,一看就是村上的东西。

    ——我没有歧视农村的意思,我只是客观描述一下。

    这房子、这被子都很眼熟,我想起来了,这不是赵虎在村上的家吗!

    我曾经喝醉了,在他家住过几次,所以对这还算熟悉。

    我怎么到这来了?

    我最后一点印象,是周晴用什么东西蒙住我的口鼻,接着我就两眼一黑、昏过去了。后来我就浑身燥热,像是行走在火山炎谷之中,从上到下仿佛快要爆炸似的,还像野兽一样发出阵阵狂吼,应该也是周晴蒙我口鼻的后遗症吧?

    那娘们到底给我蒙了什么,让我现在还感觉昏昏沉沉的?

    而且,脑袋还挺疼的,估计没少趁我昏迷的时候打我。

    妈的,那个婊子!

    希望警察早点把她抓住,我可以再提供两段她犯罪的视频,一个窃取公司机密,一个敲诈勒索,最好让她牢底坐穿。

    到了现在,我还是想不通昨天周晴怎么会出现的,难道她和叶良搞到一起去了?

    这也太扯了吧!

    好在我已经没事了,我能出现在赵虎家里,说明我已经平安了。不过我想不通,赵虎自从做了老大,就很少回他村上的房子了,他在城里有豪宅住着、豪车开着,怎么把我弄来这了?

    难道说,城里的地盘失守了,委曲求全躲到这里来了?

    不能够吧,三百号兄弟呢,斗不过一个几乎单枪匹马的叶良?

    昨天是吃了大亏,可我们还是优势很大的啊,赵虎也不至于那么快就被叶良搞定吧。

    不管那么多了,我想赶快起床,去找赵虎问个明白,再问问他救出程依依没有。

    对了,还有韩晓彤,不知道她怎么样了,昨天她被捅的那刀挺严重的,或许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我的头还是很昏、很疼,我轻轻翻了个身,想撑着床爬起来,结果伸手一摸,摸到一截光滑如缎的身体。

    男人不会有这么细腻的皮肤,是女人的。

    还有一阵幽香传来。

    卧槽,什么情况?

    我的旁边,怎么有个女人,还和我躺在一个被窝里面?

    难道是程依依?

    我的心中一阵窃喜,心想赵虎还挺有眼力价啊,知道把我和程依依安排到一张床上,这是要给我一个惊喜,弥补我之前所受到的伤痛啊。这么一想,昨天被打一顿也值了。

    我把被子里的女人轻轻拽了出来,准备再好好和程依依温存一下。

    可一看她的脸,差点魂飞魄散!

    不是惊喜,是惊吓!

    不是程依依,是周晴!

    怎么会是周晴?!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着眼前的女人,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我是光着的,她也是光着的!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这不可能啊,一定是我的眼睛出现问题了,我的脑子不是还很昏吗,一定是我出现了幻觉!

    我使劲晃了晃脑袋,努力让自己变得清醒一些,可是眼前的周晴也没变成程依依。

    我傻了。

    彻底傻了。

    脑子一片空白,几乎当机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晴也昏昏沉沉地醒了过来,睁开眼看到了我。

    我按住她的肩膀,愤怒地说:“这是怎么回事,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这是个阴谋,这一定是个阴谋!

    周晴似乎也是刚从昏迷之中清醒,迷迷糊糊地看着我,看清我的脸后,突然“咯咯咯”地笑了起来,笑容十分诡异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就是不说话。

    我怒火中烧,很想一脚把她踢下床去。

    但我不能,我要问清楚她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但无论我怎么问,周晴就是不说,还是不断地笑,从刚开始的轻笑,变成后来的大笑,一时间整栋屋子里都回荡着她的笑声。

    我一咬牙,只能把她推到一边,然后从旁边找出我的衣服,慌慌张张地给自己穿着。

    周晴还在一边笑着,一边笑一边说:“张龙,你昨晚好强哦,弄得我到现在还昏昏沉沉的。”

    什么好强,神经病啊!

    我不理她,继续给自己穿着衣服。

    “张龙,这么快就走啊,不趁着大好春光,再和我来一次吗?”

    “张龙,你打算提上裤子不认人吗,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,你不是一向最负责任,还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吗?”

    “张龙,你想得到我不是已经很久了吗,现在我终于满足了你,你是不是特别开心?”

    “张龙,你暗恋了我那么多年,平时肯定没少想着我入睡吧,现在终于如愿以偿,是不是开心极了。”

    我把周晴的衣服捡起来,狠狠丢向了她,同时恶狠狠说:“我警告你,今天的事不许说出去,不然我饶不了你!”

    “不许说出去?你具体点,是不能说给谁,程依依吗?”周晴也穿起了衣服,还喃喃地说:“不让她知道,怕是有点难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,你要敢说出去半个字,我一定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我一边骂着,一边穿上衣服,同时下床穿鞋。

    可就在穿鞋的刹那,我突然震惊地发现,这屋子里不光我和周晴,还有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之前我的脑子昏昏沉沉,又忙着骂周晴,竟然没发现前面有人,现在才看到了。

    是程依依。

    程依依就在床的前方,坐在一张椅子上面,被五花大绑。

    程依依的眼睛红通通的,里面布满血丝,一脸的疲惫和凄凉,显然整整一夜都没睡觉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在这的。

    还是说……一直在这?

    所以,她看到了所有?

    我呆呆地看着程依依,程依依也呆呆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凝固。

    周晴的笑声愈发放肆、张扬起来。

    “程依依,昨晚的一切你都看到了吧,现在你知道被人霸占男朋友是什么滋味了吧?你也不要生气,我不过是把你赋予我的,又偿还给你而已,而且还是一次付清……让你终生难忘、刻骨铭心!”

    从她张狂的笑声之中,我明白我的猜测是正确的,程依依看到了我和周晴经历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就坐在那里,眼睁睁看着我们肆意妄为,却一动也不能动,整整看了一夜。

    这得多绝望、多痛苦、多难过、多煎熬啊!

    这是人干出来的事吗?

    程依依看着我,两行清泪终于涌出,划过她那张疲惫的脸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她一直憋着、忍着,直到现在才流出泪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满是自责和愧疚。

    虽然昨天晚上的事我完全不记得了,可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难过。

    程依依是我心爱的女人,可我不光保护不了她,还让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我,简直不是东西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我的怒火也在燃烧,愤怒从我身上的每一个毛孔之中溢出。

    王八蛋!

    周晴的笑声让我发狂,也让我找到了发泄的对象。

    我狂啸一声,疯了一样地冲向周晴。

    周晴刚刚穿好衣服,还在不停地笑,突然看我上来,立刻惊慌失措地说:“张龙,你疯了吗,我们上了一夜的床,现在你还打我……”

    周晴不说还好,越说我越生气,我抓住她的衣领,使劲将她一甩。

    “咣”的一声,周晴摔在墙上,又重重跌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又冲过去,狠狠一脚踢在周晴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去他妈的君子,去他妈的不能打女人,老子今天就是要打女人,老子今天要打死她!

    我是一个孔武有力的男人,还学过一段时间的格斗,经过一晚上的休息更是精神百倍,对付周晴这样娇弱的女人别提有多简单了。

    我疯狂地踢着她的肚子,踢得她哇哇大叫,踢得她口吐白沫,踢得她几乎昏厥。

    周晴是我暗恋了那么多年的女神,我不止一次地幻想过我们在一起的样子,可我怎么都没想到我们今天会发展到这个地步,我竟然会狠狠地殴打她,将她往死里打!

    “张龙,别打了……”程依依突然有气无力地说:“先把我松开,叶良还在外面,我们得赶紧逃……”

    叶良还在?

    程依依的一句话,突然让我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是啊,程依依昨天是被叶良带走了的,既然她在这里,叶良也在这里。

    叶良竟然占了赵虎的家!

    可真他妈无耻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周晴和叶良是真的搞到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妈的,妈的!

    看着地上半死不活、哀嚎不止的周晴,我真是杀了她的心都有了,这婊子真是越来越堕落了,竟然和叶良混到一起去了。可我现在也确实顾不上她,我必须救出程依依,然后尽快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但,我刚想扑向程依依的时候,屋门突然“吱呀”一声被人推开。

    接着,叶良的声音冷冷传了过来:“既然知道我在这里,还想离开,是不是痴人说梦了?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