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23 此仇不报,枉为人

123 此仇不报,枉为人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此时此刻,程依依的心中当然惊骇无比。

    主要有两件事。

    第一,原来我也被抓过来了,刚才被扔进后备箱的麻袋应该就是我了。

    第二,周晴竟然做了叶良的女人——这件事已经惊骇过了,仔细想想也没什么意外,周晴毕竟挺漂亮的,而且正被警察通缉,和叶良算是臭味相投,抱在一起取暖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周晴又说要和我睡觉,这是怎么回事,难道叶良不会生气?

    叶良还真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叶良哈哈笑着,用手拍着周晴的头,乐呵呵说:“不错,我就喜欢你这股子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狠劲儿,当初拉你入伙也是看中了你的这个特质,果然没有让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周晴也笑了起来,笑得像一朵花似的好看。

    这是两个变态!

    程依依看着笑若春风的两人,心底忍不住一阵阵的发寒。

    车子缓缓启动,徐徐往前开着。

    叶良就这样大摇大摆地离开了此地,如入无人之境,轻轻的,不带走一片云彩。

    担心自己安危的同时,程依依也忍不住在想,叶良会把我们带到哪里去呢,虽然她前段时间没和大家联系,可她知道赵虎等人始终没放弃搜寻叶良,不知道叶良的老巢究竟在哪,竟能躲过那么多人搜查?

    车子一直往前开,渐渐驶离新城区,朝着周边的村庄开去。

    原来是藏到村上了,怪不得一直找不到呢。

    但当车子最终到达目的地的时候,程依依则是一脸的惊讶和复杂。无论如何,她也没想到叶良的老巢竟然在这,实在太出人意料、太匪夷所思了。

    竟然是赵虎在村上的院子。

    程依依记得,上次在这和我、赵虎、韩晓彤一起喝酒,还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了。

    赵虎现在掌控旧城区,每天忙里忙外、日理万机,肯定没空回来这里,所以才被叶良鸠占鹊巢,大大方方地住了进来。

    所谓最危险的地方,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?

    无论如何,赵虎也不会想到叶良就藏在自己家吧?

    程依依觉得这事实在太可笑了,打破脑袋也想象不到啊,可这件事偏偏就发生了,还发生的这么自然。

    众人进了院子,就像来到自己家一样,劈柴的劈柴、生火的生火、做饭的做饭,真是一点都没客气。叶良甚至拿了把铁钎,在大槐树下挖了一阵,掏出一坛子酒,打开盖子深深一嗅,心满意足地说:“别说,赵虎这家伙挺会享受的。”

    程依依记得赵虎说过,已经把大槐树底下的酒全喝光了,没想到私下里还有藏货,还被叶良给占有了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不过,程依依并没有笑的资格,她自己还被五花大绑,我也被装在麻袋里面。

    程依依看到几个大汉抬进麻袋,在周晴的指挥下放进里屋,整个过程小心翼翼,仿佛生怕把我伤了。程依依忍不住想:“你早干嘛去了,你要早对张龙是这么好,不就没有后来这些『乱』七八糟的事了吗?”

    当然,把我装进麻袋里面,也算不上多好……

    天『sè』慢慢暗了下来,饭菜也煮好了,大家各拿了碗,蹲在院子里面吃饭。

    叶良还是很不客气,大口大口喝着赵虎的酒,一边喝还一边说好。

    当初叶良在新城区辉煌的时候,赵虎成天躲在这破院子里喝酒;如今赵虎辉煌了,叶良又躲在这里喝酒。

    算不算是一种轮回?

    夜凉如水,月如钩。

    周晴端了碗稀饭,来到程依依的身前。

    自从进来这个院子,程依依就在地上坐着,她被绳子绑着动弹不了,也没人来问她一句怎么样了,大家各做各的事情,仿佛谁都不爱理她。程依依一点都不觉得难过,毕竟大家都不理她,比来非礼她要好多了。

    一开始,程依依确实有这个担忧,毕竟她知道自己的姿『sè』对男人来说是种诱『惑』,很怕叶良和他的兄弟们对自己做出什么兽行。

    还好,那些家伙好像训练有素,别说趁机占她便宜了,正眼都没看她一下,完全当她不存在似的。

    能和赵虎斗这么多年而不落下风,程依依觉得叶良还是有些本事的,就凭他能这么约束自己手下的兄弟,就感觉他很有资格做赵虎的对手。

    事实的确如此。

    其实,周晴一开始确实有这个计划,让叶良的那些兄弟轮『奸』程依依,但是被叶良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叶良说:“老子的兄弟是人,不是禽兽。”

    周晴只好作罢,打算用自己的方式报复。

    周晴把稀饭端到程依依的嘴边,还用勺子喂她,程依依当然不吃,还用眼睛瞥她。

    “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。”周晴说道:“我可没有那么好的耐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饿着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你吃了饭才有力气,有力气才能看我和张龙表演。”

    程依依忍不住问: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你就知道了。”周晴说道:“张嘴,我可不想把粥泼到你的脸上。”

    程依依不想被泼,不想弄得一脸黏糊糊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只好张嘴。

    “这才对嘛。”

    周晴满意地说着,开始一勺一勺地喂程依依吃饭。

    一碗稀饭很快就喂完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叶良突然说道:“时间差不多了,张龙该醒了吧?”

    周晴点点头,说是。

    “那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周晴变得兴奋起来,一双眼睛泛着红光。

    程依依的心中隐隐不安,她不知道周晴到底要干什么,但她知道肯定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在周晴的安排下,程依依也被送到里屋,绑在椅子上面坐着。椅子对面是床,我就躺在床上,身上也绑着绳子,还在昏睡之中,不过手脚有些微动,似乎快醒过来了。

    除了我和程依依外,屋子里还有另外两人,叶良和周晴。

    叶良拿了一瓶矿泉水,慢慢浇在我的脸上,然后轻轻拍着我的脸,说张龙,醒醒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我『迷』『迷』糊糊地睁开眼,但是意识仍旧一片混沌,不知道自己在哪,也不知道眼前是什么人。我只隐约记得,周晴似乎往我脸上扑了什么东西,然后我就昏过去了,现在什么情况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叶良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他又『摸』出一小瓶青褐『sè』的『液』体,灌进我的嘴巴。

    程依依终于着急起来:“你们到底要干什么!”

    她担心那是毒『液』,会毒死我。

    叶良一边往我嘴里灌着『液』体,一边回头对程依依说:“放心,不是毒『药』,只是一种强有力的春『药』,喝下去后就会变身最疯狂的禽兽,意识混『乱』、行为失控,别说是个女人,就是母猪他也会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到底发什么疯?”程依依皱紧眉头,还是搞不清楚他们的用意。

    叶良没再说话,只是īn沉沉地笑着,周晴却缓步来到程依依的身前,弯下腰来低声问她:“依依,你喜欢张龙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喜欢!”程依依莫名其妙地说:“我不喜欢他,干嘛要和他在一起?”

    周晴继续问道:“有多喜欢?”

    有多喜欢?

    这个问题有点难到程依依了,但她还是很快回道:“非常喜欢,能为了他,我去死都可以!”

    “哇,原来有这么喜欢啊……”周晴乐开了花,心满意足地说:“如果你眼睁睁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和别的女人上床,是不是会特别崩溃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程依依震惊地看着周晴。

    “不干什么,就是让你也尝尝男人被抢的滋味。”周晴一边说,一边解着自己的衣服,光滑而又白皙的躯体很快『露』了出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晴的眼神也变得īn毒起来:“程依依,我拿你当姐妹,在你最困难的时候,是我介绍张龙给你认识,可你后来对我做了什么?是,我是脚踩两条船了,我想着吴云峰,还吊着张龙,可这关你什么事呢,你有什么资格来对我指手画脚,还霸道而又无理地抢走张龙?我周晴再不是个东西,起码从没撬过姐妹的墙角,不会当着男人的面羞辱姐妹,我比你高尚、纯洁了一万倍,你才是最无耻、最不要脸的那个!你说得没错,当你吻向张龙的那一刻起,我们这姐妹就没法做了,那个时候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,迟早有天也会让你品尝一下这种滋味!”

    周晴的声音充满怨毒,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根里挤出来似的,每一个字都充满了通天彻地一般的恨意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很恨程依依。

    没有程依依,她就不会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本来,无论吴云峰还是我,周晴都把握、拿捏的刚刚好,无论冲谁招手,谁都会过来的,可就因为程依依的横『插』一脚,将她辛苦培养的两个备胎都毁掉了。

    还让她也落了个无家可归、被警察到处通缉的结局。

    此仇不报,枉为人!

    怎样才能让报复最大化呢?

    怎样才能让程依依备受煎熬、生不如死、一辈子都活在地狱中?

    周晴想到了这个主意。

    不是殴打程依依,也不是找人强『奸』程依依,而是当着程依依的面,和她最爱的男人翻云覆雨、颠鸾倒凤。

    这样疯狂的画面,肯定会被程依依终生铭记吧?

    只要一闭上眼,就是这样的画面,犹如最扎实的打印机,深深印在程依依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想到程依依崩溃大叫、愤怒却又无能为力、煎熬却又挥之不去的样子,周晴觉得兴奋极了,脸都变得红润起来,浑身上下像是有火在烧。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周晴已经脱光了身上所有的衣服。

    周晴冲着程依依,『露』出一个灿烂的笑。

    然后转身,缓缓朝我走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