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22 叶良的女人

122 叶良的女人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叶良流泪。

    或许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这个恶魔一般的人,竟然也会流泪?

    我知道,他这泪是为韩晓彤而流的,韩晓彤是他挥之不去的心魔,现在他毅然除去了自己的心魔,也和自己的过去彻底说了再见。

    我想大声呼喊,想叫人来帮忙,可嗓子眼像是被堵住了,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韩晓彤慢慢瘫倒在地,倒在了一片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叶良手里持着一柄匕首,一柄短小精悍的匕首,上面沾满血迹。

    李明远也傻了,呆呆地看着叶良。

    叶良突然很厌恶地看了李明远一眼,接着狠狠一刀挥出,李明远也受伤倒地,胸前一片血污。

    这是在报之前挨了一凳子的仇。

    叶良是个睚眦必报的人,即便是弱小的李明远也不放过。

    可他却放过了我,甚至看都没有看我一眼,收起匕首转身就走,仿佛我不存在。

    大家还在把守四个出口,没人知道叶良又回来了,叶良大摇大摆地离开,谁也追寻不到他的踪迹。

    “韩晓彤!”

    我终于反应过来,扑在地上去看韩晓彤,我不知道她伤得怎么样了,也不知道叶良那刀捅得有多深。我意识到今天闹大了,不光程依依被抓走了,韩晓彤也被捅成重伤,就算她把整个新城区的手下都叫过来,竟然还是奈何不了叶良分毫!

    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人!

    韩晓彤的身下满是血迹,一张脸也几乎没有血色。

    “韩晓彤,你撑着点,我送你去医院……来人啊,快来人啊!”

    我大喊着,想把大家都叫回来,可是他们离我都太远了,谁也听不到我的声音,办公室里倒是有群学生,可是他们又完全靠不住。

    这才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

    我慌慌张张的,想要把韩晓彤给抱起来,韩晓彤却推着我,有气无力地说:“你别管我,快,快去追叶良……学校里还有咱们的人,去叫他们一起……一定要救出依依!”

    叶良并不会飞,就算他大摇大摆地离开,也只能走着离开而已,只要我跟上他,到校园里吼一嗓子,还有抓住他的机会!

    可是韩晓彤……

    “我真没事……”韩晓彤虚弱地说:“你先去追叶良!”

    我一咬牙,抬头看了李明远一眼,他还龇牙咧嘴地捂着自己胸前的伤。我冲他喊:“快去把你的兄弟都叫出来,送韩晓彤去医院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”

    李明远连连答应,又冲办公室喊着:“都给老子滚出来啊,叶良已经走了,老子被人砍了,快送我去医院!”

    在自己的兄弟面前,李明远终于恢复了些往日的霸气。

    噼里啪啦的脚步声传来,一群青涩的男生匆匆奔了出来,有去扶李明远的,也有来抬韩晓彤的。

    他们别的事做不了,送人去医院总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我又抬头,看到叶良已经消失在了走廊拐角。

    我一咬牙,再次强行站起,跌跌撞撞地追了上去……

    今天败得太惨烈了,无论如何也要扳回一局,无论如何也要追上叶良,无论如何也要救出程依依!

    我抱着这样的信念,强忍着身上的痛,努力往前走着。

    追上叶良,追上叶良……

    我不断念叨着这四个字,几乎成为我唯一的精神支柱。很快,我到了拐角处,万幸,我看到了叶良的衣角,那家伙还没有走远,一切还有希望。我正准备下楼,然而就在这时,一个人影突然窜了出来,拦在我的身前,似乎等待已久。

    “张龙!”

    这人还叫了我一声,语气凄凉、忧伤。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人,竟是周晴!

    周晴的眼睛大大的、红红的,满脸难过地看着我,看上去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可这不是关键……

    关键是,周晴……怎么会出现在这?

    她不是被警察通缉么,怎么会在这里?

    我的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了,实在想不通她出现在这的原因,但我已经没空管她,我还惦记着程依依,还想着追上叶良。我用手一拨她,说了一声让开,接着就要继续去追。

    但周晴却抱住了我的胳膊,带着哭腔说道:“张龙,这么久没见我,难道你就不想我吗?我现在被警察追,过得好辛苦、好难过,难道你不关心我吗?你帮帮我吧,收留一下我也好啊,拜托你了!”

    周晴一边说,一边扑入我的怀中哭了起来,一股女性的幽香顿时侵入我的鼻间。

    实在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我还是搞不懂周晴怎么出现在这,又是怎么找上我的——原谅我当时脑子的混乱,我根本没办法把周晴和叶良联系在一起!

    周晴在我怀中哭得梨花带雨、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放到以前,我肯定就抱住她,给她最温暖最温柔的关怀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我一把将她推开,怒气冲冲地说了一句:“滚!”

    我还担忧程依依的安危,哪有时间管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!要不是着急去追叶良,我都想打个电话给警察,告诉他们周晴在这里了!

    周晴被我推了一把,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也没时间理会她,立刻急匆匆朝楼下奔去。

    “张龙,你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身后传来周晴又急又怒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里念叨着,继续往楼下冲,但是就在这时,周晴再次抓住了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火冒三丈,正准备回过头去扇她一个耳光——别说我不懂得怜香惜玉,连女人也打,周晴这种女人,打她都是轻的——但我刚回过头,一块手帕突然朝我鼻子蒙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什么东西,我的脑子就晕眩起来,接着眼前越来越黑,重重跌倒在地……

    彻底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看着我倒在地上,周晴将手帕收了回去,一双眼睛也变得冷漠起来。

    “将他抬走。”周晴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旁边又闪出两个黑衣大汉,麻溜地将我装进一个麻袋,跟着周晴往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走在最前的周晴,面色冰冷、表情阴毒,像是最冷傲的女王……

    走在校园里面,一路畅通无阻。

    很快,来到南边的围墙边上。

    围墙外面有辆面包车,叶良正在车里等着。

    大门不能走,后门也不能走,所以只能走这里了。

    两个大汉伸手一抛,便把装在麻袋里的我丢到围墙那边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重响。

    周晴面色一变,闪到两个大汉身前,分别甩了他们两人一人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“对我的男人温柔一点!”周晴咬牙切齿地说。

    两个大汉面有怒色,但是终究什么都没敢说。

    接着,周晴张开双臂,两个大汉伸手往上一送,周晴便跃到了围墙上方,然后两个大汉才翻过去,又将周晴接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晴的这个待遇,真和女王没有任何区别的。

    而且她还泰然处之,仿佛就该这样。

    看着两个大汉把我扔进后备箱里,周晴才放心地坐上了车。

    车里已经有几个人,有叶良,还有几个汉子,当然也少不了程依依。

    程依依被五花大绑,嘴巴里也塞着块布。

    程依依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本来很安静的,她知道自己落进叶良手里,叫也没什么用。但她看到周晴上来车的时候,一双眼睛顿时就瞪大了,一张脸也变得极其不可思议,终于开始“呜呜”地叫了起来,似乎是在质问周晴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少给我啰嗦!”

    周晴伸出手来,狠狠打了程依依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程依依没有再叫,而是红着一双眼睛,眼神里面有愤怒,也有失望和伤心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瞪什么瞪?”周晴指着程依依骂道:“你抢了我的男人,还打过我三个耳光,我现在还你一个又怎么样?再不老实,我把你眼睛都抠下来!”

    程依依不敢相信这是周晴说出来的话。

    她的眼睛愈发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是愤怒的红,而是难过的红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嘴巴被布塞着,程依依真想问问周晴,你不记得是谁帮你求情,不让张龙把你告到公安局了吗?

    还想问问,你怎么会和叶良走到一起去的?

    可是程依依说不出来,只能用眼神表达自己内心的失望。

    程依依不再乱叫,周晴也暂时熄了火,哼了一声,回头坐好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这时,叶良突然抓住周晴的头发,用力往下一拽,恶狠狠说:“周晴,就算你做了我的女人,也不代表你可以随便打人,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叶良的女人?!

    程依依的心中满是惊骇,无论如何她也没办法把周晴和叶良联系在一起啊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心疼那个女人了吧?”周晴冷冷地说,面上没有一丝屈服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我那两个兄弟。”叶良说:“就因为他们摔了张龙一下,你就打了他们每人一个耳光……这可是我为数不多的兄弟了,他们跟了我好多年,比亲兄弟还亲,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叶良的语气愈发冰冷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没办法。”周晴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晚上还要和张龙睡觉,摔坏了他可怎么办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