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21 我爱你,白玫瑰 为恐怖传说的第2枚玉佩加更

121 我爱你,白玫瑰 为恐怖传说的第2枚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这一瞬间,所有人的脑子都当机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是气窗!”我大叫着:“叶良通过气窗逃了,大家快追!”

    走廊上方有一排气窗,大概每隔十多米有一个,除了方便通风以外,还方便一些电工维修电路之类,在一些老式的建筑物里比较常见,当然新式的建筑物里也有,看设计师怎么安排了。

    气窗一般都是格栅遮挡,可是叶良逃走的那个气窗没有,显然是叶良早就准备好的后路,他已经提前研究过地形,所以才会这么不紧不慢、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就像他自己说的,他要对付我和程依依别提有多容易了,之所以费这么大劲,就是为了见韩晓彤一面。

    就算我不拖他,他也一样会等韩晓彤来了再走。

    他要玩弄我们,就像玩弄一群鸡仔一样简单。

    除了赵虎,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是赵虎,现在也被他握住了软肋,他在县城几乎已经接近无敌!

    一想到放走叶良,程依依就更危险了,我们也将陷入更大的被动,我的心里像是燃了火一样着急。我拼了命地从地上爬起,想学叶良的动作爬上气窗,去把他给追回来,但我的脚猛蹬墙壁,不仅没有腾空跃起,反而重重地摔落下来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我受的伤太重了,叶良之前狂殴了我一顿,我的力气和体能还没完全恢复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我重重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其实我就算爬上去,也未必就能追上叶良,毕竟气窗上面四通八达,谁知道叶良朝着哪个方向逃了?

    “张龙!”

    韩晓彤大叫一声,扑到我的身前,检查我身上的伤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、没事……”我摆着手,气喘吁吁地说:“快,快去抓叶良,一定要救出依依!”

    “放心,一定会的!”

    韩晓彤咬紧牙齿,抬起头来观察气窗。气窗的口狭窄,只能同时容纳一人出入,所以韩晓彤带来的人虽多,爬进去追也不现实,叶良早就跑没影了。众人也都站在气窗地下抬头观察,窃窃私语、商讨对策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这些气窗通往哪里?”韩晓彤站在走廊上,高声喝问起来。

    气窗上面就算四通发达,可总有个终点,叶良会从哪里逃出,我们提前过去堵截就好。

    叶良在气窗里爬得再快,也没有我们大家在地上跑得快吧?

    但是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谁也不是这个学校的人,谁会知道这些气道通往哪里?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颤颤巍巍的声音响起,是李明远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,战战兢兢地看着走廊上的众人和韩晓彤。

    李明远之前被叶良一脚踹飞,虽然受伤也重,但是经过短暂的休息,也能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切,他也全看到了。

    李明远也是那群学生里比较胆大的一个了,就是他往叶良头上砸了一把椅子,足够他吹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“通往哪里?”韩晓彤着急地问。

    李明远是这个学校的学生,确实比我们知道的要多。只是,看着走廊里成群结队、凶神恶煞的众人,他一个学生哪里见过这种阵仗,结结巴巴地说:“我……我以前经常和几个朋友晚上出去包夜,等到查完寝了才走,但是大门已经锁了,所以爬过几次气道……终点一共四处,一个在天台上面,一个在学校后门,一个在食堂的地窖边上,还有一个在学校大门口的电路箱里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口齿不太清晰,但总算是如数家珍地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!”韩晓彤立刻指挥手下:“迅速分成四路,去把守这四个出口!”

    众人对学校的地形不熟,那没关系,出去以后问问就好。

    韩晓彤一声令下,众人立刻四散奔出,朝着自己所要把守的目标而去。

    满满一走廊的人,顷刻之间烟消云散,走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韩晓彤则低下头来,搀着我的胳膊想要把我扶起,还关切地问我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我暂时还站不起来,摇着头说:“我没事,你快去抓叶良,一定要把依依救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韩晓彤点头,说你放心吧,咱们守住出口,一定能抓住他。

    我还是摇头,说没那么容易的,四个出口,分成四路,人就分散开了,不一定对付得了他……

    对付叶良这种战斗力极强的人,非得人海战术不可。上次我们在写字楼里能拖住他,也是集结了旧城区的一批好手。我能明白的东西,韩晓彤怎么可能不明白呢,她说那些也是为了安慰我,她认真地说:“无论如何,大家一定会努力的,谁也不希望依依出事!”

    这时候,李明远也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,问我们说:“程老师会没事吗?”

    他们那群小兔崽子,之前牛皮吹得震天响,说要豁出性命保护程依依,结果也就李明远一个人关键时刻硬了一回。现在叶良都离开了,那群小兔崽子还是缩在办公室里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“会的,一定会的!”我咬牙切齿地说着。

    在韩晓彤的搀扶下,我总算是站了起来,和韩晓彤一起来到窗边往下张望,我们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学校的大门和后门。可以看到,已经有两队人员赶到,等着叶良现身。

    但是,叶良究竟会从哪爬出去,根本没人说得上来。

    就在我们心急如焚的时候,站在我身后的韩晓彤突然“呃”的一声,仿佛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奇怪地回过头去,说怎么了?

    我看到韩晓彤的脸色变幻,本来有些红润的脸,却慢慢变得惨白起来,眼神之中更是充满惊恐、惊骇。

    她的嘴巴微张,似乎想和我说什么,但却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我震惊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滴答、滴答。

    什么声音从地上传来。

    我低头一看,就见有血从韩晓彤的身上流下,一滴一滴地落在地上,声音不大,却震人心魄。

    鲜红色的血液,从韩晓彤的身上流下,很快在地上凝成一滩。

    除了血,还看到了一双脚。

    站在韩晓彤身后的脚。

    李明远站在旁边,比我的角度要好,所以他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李明远张大了嘴,看着韩晓彤身后的人,面色无比震惊,仿佛看到了世上最恐怖的东西。

    接着,又有声音从韩晓彤背后响起。

    “白玫瑰……捅这一刀,你知道我有多心疼么?”声音沉沉的,低低的,充满哀伤和凄凉,“我多喜欢你啊,这么多年来,你不是不知道吧?你伤过我多少次,我可有忍心伤过你一次么?”

    是叶良的声音。

    叶良身材瘦弱,即便是站在韩晓彤的身后,也只能看到他一双脚。

    我抬头看向那个黑洞一般的气窗。

    我明白了。

    叶良没跑,他又从气窗钻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四个出口都会被人守住,无论从哪出去都逃不走,所以根本没走,而是等人散去以后,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好一出调虎离山。

    叶良的可怕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“但是这次不一样了。”叶良继续沉沉地说:“赵虎的心魔是莫鱼,而我的心魔是你啊……是你啊白玫瑰。我有很多次干掉赵虎的机会,都是因为你才放弃了,我多希望你能回头看我一眼,哪怕看我一眼都好啊……可你没有,你从来没看过我,每次你骗我的时候,眼神都会闪烁,我也知道你在骗我,可我还是抱着一线希望,其实我也是在骗自己……

    自欺欺人的把戏,我真的有点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赵虎有哪里好,他到底比我叶良强在哪里,你要对他那么死心塌地?”

    “你跟了他,那没关系,虽然我没有祝福你们的心胸,可我从此不再见你也就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做不到啊,做不到啊……我闭上眼,眼前就全是你,睡觉的时候,梦里也全是你……你就像是梦魇,无穷无尽地纠缠着我,让我没法好好生活,没法好好睡觉,就连吃顿饭都不得安宁!

    要不是你,我早就干掉赵虎了啊,上次在写字楼里,你真以为你拦得住我吗,要不是我始终不忍心对你下手,我早就冲到二楼去了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成王败寇,这句话说得多好,既然我已经输了,再给自己找理由也没意义。可我知道自己输在哪里,我不是输给赵虎,不是输给张龙,不是输给二条,而是输给你啊白玫瑰!”

    “我想赢……真的很想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输了你,不能再把这么大的一座城输给赵虎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知道,我要想赢,必须除掉自己的心魔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心魔,所以我只好除掉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,当我能够狠下心来对你下手的时候,我的心魔就算是彻底地除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,我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该为自己开心,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从此以后,我没有了软肋,没有人能再要挟我,我可以一心一意地对付赵虎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爱你,白玫瑰。”

    “再见了,白玫瑰。”

    自始至终,都是叶良一个人在说话。

    像个疯子一样喃喃自语,不知他是说给自己听的,还是说给韩晓彤听的。

    或是说给这个世界听的。

    血,流的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韩晓彤的脸色愈发惨白起来,人也慢慢软倒下去。

    也终于露出了,站在后面的叶良。

    他的脸上布满哀伤,和泪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