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19 韩晓彤,到

119 韩晓彤,到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一定是这样的,叶良要抓走程依依!

    虽然我不知道叶良抓走程依依的目的是什么,要挟韩晓彤,还是要挟赵虎?但我知道程依依肯定有危险了,我立刻撇下刘少就往回跑,同时给韩晓彤打了电话,让她现在带所有人来学校,无论如何都要阻止叶良。

    程依依现在还算能打,都能和我不相上下了,但她绝对不是叶良的对手。

    至于李明远他们,就更不够叶良打了,而且叶良应该还有几个兄弟,叶良逃走那天的景象还历历在目,确实有几个小兄弟在楼底下接应他。

    叶良现在根本不敢明目张胆地现身,硬碰硬肯定不是赵虎的对手,所以才会玩这些阴的、损的。

    我像疯了一样地往回奔着,生怕迟了一点,程依依就被叶良给抓走了。或许已经迟了,程依依已经遭遇不测,我不敢再想下去,我只想早点回去,希望还来得及。

    我气喘吁吁地奔回程依依的办公室,又猛地一推门,里面的景象顿时让我愣住。

    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李明远他们全都抱头蹲在角落,一个个战战兢兢、瑟瑟发抖,之前的豪言壮语全都烟消云散,现在一个比一个怂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站着四五个黑衣大汉,他们正往程依依的身上绑绳子,程依依坐在椅子上,已经昏了过去,头上还流着血,显然之前反抗过了。叶良站在旁边,冷笑地看着这一切,直到我推门进来,才朝我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哟!”叶良的脸上满是戏谑:“不错嘛,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,看来我之前低估你了,赵虎的结拜兄弟,还是有点本事的!不过,已经迟了,你比赵虎还是差得太远,回来也没什么用啊,只配被我踩在脚下玩弄!”

    上一个这么说的人是吴云峰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一个个都喜欢把人踩在脚下?

    但我已经没心情和叶良斗嘴皮子了。

    我看到程依依头上流着血,还被五花大绑的样子,心中已经充满愤怒,双眼也燃烧起了火焰,咬牙切齿地对叶良说:“把她放了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放不放她,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!”

    叶良摆了摆手,示意那几个大汉先把程依依给送走。几个大汉抬起程依依就往外走,那我当然不会允许,抬手就去阻拦他们。现在的我可比以前强了太多,不光体能越来越强,会的格斗招式也越来越多,对付这几个大汉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我一出手就是杀招,直接朝着头前一个大汉的脖子掐去,我心急如焚,为了救下程依依也不计手段。

    但我手还没到,一个人影就窜过来,抓住了我的手腕。

    是叶良。

    叶良阴沉沉地看着我:“知道我为什么要费尽心思地把你引开吗,其实你每天和程依依练格斗,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。你的进步确实挺大,连我都没把握同时对付你们两个,所以我才调虎离山,先把你引到外面去了……不过现在好了,已经倒下一个,你就不是我的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我根本没时间听叶良的废话,另外一只手也飞了出去,狠狠一拳打向叶良的脸。

    我只想把他打爆,把程依依救下来!

    叶良不动声色,又将我的另外一只拳头抓住,笑着说道:“我说过了,你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同时,他对旁边的那几个大汉说道:“快走,白玫瑰一会儿就该来了!”

    那几个抬着程依依的大汉立刻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我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弄走程依依啊,立刻又朝他们扑了上去,但是叶良始终如影随形、纠缠着我。我和叶良迅速打在一起,我把二叔教我的格斗招式全部使了出来,一拳又一拳地打向叶良,同时双腿也不断飞出。

    严格意义来说,我是经过专业训练的,叶良却是野路子出身,但他却和赵虎一样,有着极快的应变能力和打斗能力,无论我的招式有多精妙、快速,统统都能被他一一化解。

    看着程依依已经被那几个大汉抬出门去,我却被叶良缠得寸步难移,顿时急得大叫起来:“李明远,你们在干什么,快保护你们老师啊!”

    李明远他们有十几个人,虽然都是十六七岁的学生,不是那几个大汉的对手,可只要他们一哄而上,那些大汉也没那么容易离开。只要拖延一会儿,韩晓彤就能带着大军杀到!

    但我吼出这句话后,只有李明远试探着抬起头,战战兢兢地往我们这里看了一眼,其他人还都抱头蹲在地上不敢支声。

    果然,小兔崽子是最靠不住的!

    看着那几个大汉已经出门,我像疯了一样地大吼着,想要上去拦截,可是叶良始终纠缠着我,让我脱不开身。

    “帮我啊,帮我啊!”我冲李明远大吼着。

    那些大汉已经出门,办公室里只剩我和叶良,难道他们连这都不敢动吗?

    虽然他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,可哪怕稍微帮我一点,也能不一样点。

    终于,在我的呼喊之下,李明远终于哆哆嗦嗦地站了起来。同时,他还从旁边抄了把椅子,鼓足勇气朝着叶良这边冲了过来,可他刚刚冲到一半,叶良突然回头狠狠一瞪。

    如同杀人一般的目光,顿时把李明远吓得汗毛直竖,动也不敢动了。

    这点威慑,叶良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叶良突然飞起一脚,正中在我的腹部,将我踹得滚出三四米远,“咣”的一声撞在办公桌上。这一脚确实要命,让我想起在屠宰场的时候,赵虎也一脚踹飞过二条的一个头头,那个头头当时就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我也是一样的状况,我觉得我的五脏六腑都要碎掉,浑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都被封印,一丁点都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,我的体能不是很好了吗,怎么会被叶良一脚踹成这样?

    我咬着牙,使劲往起站着,冷汗不断从我额头流下。我用双手撑地,拼了命地想站起来,但还没有成功,叶良再度冲了过来,狠狠一脚踢在我肚子上,我刚站起来的身子顿时弯了下去,像只被煮熟的虾。

    “嘿嘿,说你胖,你还真喘上了?”

    叶良抓着我的头发,朝着办公桌的角狠狠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咣!

    几乎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“我是没有把握同时对付你们两个,不是真就打不过你们两个,之所以这么费劲地对付你,只是因为我行事比较稳重,喜欢百分之百的成功而已。要是放到我职校那会儿,早就拿刀进来砍翻你和程依依了。”

    叶良一边说,一边继续撞着我的脑袋。

    咣咣咣、咣咣咣!

    而我就像一条被他蹂躏的狗,完全没有还手之力,任他拿捏、玩弄。

    以前对付吴云峰,我有足够的把握和他较量;可是现在面对叶良,我体会到了我们两人之间巨大的差距,即便我已经练了很长一段时间格斗,也还不是他的对手,无论力量还是反应能力,我都差他太远。

    其实挺公平的。

    叶良好歹是能和赵虎掰腕子的人啊,当初在职校就和赵虎斗得不相上下,后来还做了骆驼手下的二号人物……

    我要是能打过他,我就可以接手新城区了,哪个流氓、大哥敢不服我?

    叶良足足撞了我十多下,才松开了我的头发。

    我像一滩烂泥倒在地上,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眼睛前面也像陀螺一样不断转着,几乎快昏过去。

    李明远他们都吓坏了,一个个哆嗦的像只小鸡。

    他们只是学生,哪里见过这种场面?

    一抹粘稠的液体从我眼皮上面流下,整个世界几乎都被染红。

    程依依……应该就被这样撞过,所以才会额角有血、才会昏过去吧?

    心疼死我了啊……

    真是混蛋……

    我也快昏过去了,眼前除了红,还有黑,只要精神一泄,马上就会失去意识。

    可我不能昏。

    我咬着自己的舌尖,努力让自己清醒。

    程依依被那些大汉抬着,已经不知所踪、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但是叶良还在,只要抓住叶良,程依依就会没事。

    我是打不过叶良了,可我知道韩晓彤就快来了,她那边有大批人马,一定可以制住叶良,这是唯一可以救命的后援了。我现在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,等韩晓彤来!

    可我一点力气都没有了,连抓住叶良腿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搞定了我,叶良稍稍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襟,轻轻哼了一声,转身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好在,我还有说话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喜欢百分之百的成功?”我冷笑着:“上次你就失败了啊,二条才砍了你一刀,就把你吓得跳窗跑了!哈哈,真是搞笑极了,号称天不怕地不怕的叶良,一个又聋又瞎的二条就把你吓成那样,至今仍是整个县城地下圈子里的笑料呢,大家根据你的行为还改编了一个成语,不说‘望风而逃’了,改成‘望条而逃’!嘿,你说搞笑不搞笑?”

    其实这是我编出来的。

    县城的地下圈子里面没人笑话叶良,提起他来仍旧战战兢兢、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但我就是要这么说,就是故意激怒叶良。

    叶良的脚步果然停下。

    上次跳窗而逃,应该也是他此生最大的耻辱。

    叶良果然被我激怒,又回头冲过来,狠狠踢起了我的肚子。

    砰砰砰、砰砰砰!

    “你给老子等着,老子迟早宰了二条、赵虎!”

    叶良发狠、咆哮,眼睛都红了。

    要的就是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打吧,打吧,反正你又打不死我。

    韩晓彤马上就要来了。

    我一边把身体蜷缩成一团,一把露出嘴角的一丝邪笑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。”叶良踢着踢着,突然就不踢了,冷笑着说:“在等白玫瑰来是吧?嘿嘿,我偏偏不让你如愿。”

    叶良说完,便整了整衣襟,大步朝着门外走去。

    混蛋、混蛋、混蛋!

    我一咬牙,双手撑地往外爬了出去,一心一意地想跟上叶良,不想让他逃走。

    但我爬的速度,哪有叶良走的速度快?

    我急眼了,发出一阵阵的吼声。

    吼声之中带着不甘、愤怒。

    叶良却压根不理我,继续往外走着,但他刚走到门口,就听“砰”的一声,一个木头椅子狠狠砸在叶良头上。

    我愣住了。

    呆呆地看着手持椅子的李明远。

    李明远也愣住了,拿着椅子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一抹鲜血从叶良的额头滴下。

    叶良用手抹了一把。

    这,算是阴沟里翻船了吧?

    叶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一个学生爆头。

    如果是个普通人,估计已经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他是叶良啊。

    从职校里走出来的、可以和赵虎掰腕子的叶良啊。

    “真你妈……”

    叶良猛地飞起一脚,正中在李明远的胸口上,李明远登时被踹得滚出去五六米远。

    按着叶良的脾气,不把李明远打个半死才怪。

    但他没打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,知道韩晓彤一会儿就该来了,所以抹了一把头上的血,匆匆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我很佩服李明远关键时刻的胆量,看来之前有些低估他了,小男生也能爆发出不一样的力量。但我现在顾不上他,只能继续往外爬着,一直爬到门外,我才发现叶良并没走远。

    叶良站在走廊上面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在他对面的不远处,站着至少上百号人,个个凶神恶煞,手里都拿着家伙。

    站在最前面的,则是新城区现任老大。

    白玫瑰,韩晓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