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17 那个人,叫叶良

117 那个人,叫叶良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刘少?

    怎么个意思?

    程依依怎么慌得像是正在偷情,又被正主逮了个正着?

    我奇怪地回头一看,就见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正面色阴沉地走过来,那个青年打扮时尚,头上挑染着几缕黄色,不过并不俗气,反而恰到好处。关键是他身上的气质,有种高高在上的味道,那是从小养尊处优才能浸染出来,再配合“刘少”这个称呼来看,似乎来头不小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我低声询问程依依。

    程依依同样低声说道:“这是我们学校副校长的儿子!”

    我无语地说:“一个副校长的儿子,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吗?怎么,你们学校还不让老师谈恋爱啊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程依依摇了摇头:“我还在试用期呢,到时候能不能转正,全是那位副校长说了算的。那位副校长呢,又特别听他儿子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算这样,你也不用慌吧,咱俩正大光明的,怎么搞得好像偷情……”说着说着,我突然反应过来,瞪着眼睛说道:“你不是承诺人家什么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……”程依依不好意思地说:“一点点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点点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想追我,就没明确表示拒绝,让他以为可以追求到我,这样我就能够顺利转正了……你知道啊,我又没有学历,想当老师非常难的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用手捂着额头,一副非常无奈的样子,真是想骂程依依两句,但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,上学那会儿就会利用自己的美貌去达到一些目的了,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很清楚、很明白了,倒也怪不了谁。

    要么她和周晴能玩到一起呢,两人某些手段是一样的,只是程依依很有分寸,不会玩得过火罢了。

    “好啦,是我的错,我保证以后不会这样了,再说咱俩之前不是分手了吗……拜托,我很重视这个工作的,待会儿你要陪我演戏,千万别演砸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上什么班,你要真想工作,去我二叔的厂子里啊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去,我哪有脸见你二叔……好了,拜托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那个刘少已经走到我们身前,刘少依旧面色阴沉,指着我说:“依依,这是谁啊?”

    这语气,让人听了就想打他,不过看着程依依恳求的神色,我只好暂时咽下这口气去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程依依则讪笑着说:“这是我以前的同学……”

    我有些不满地看着程依依,怎么男朋友变同学了,但她使劲冲我挤眉弄眼,让我千万要冷静。我明白了,她还想继续吊着这个刘少,好让她的工作可以顺利转正,我明知道她这样做有点不厚道,但还是觉得挺好玩的、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——看看,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。

    行吧,看看自己女朋友的段位有多高,顺便预祝她真的能转正吧。

    岂料,刘少根本不吃这套,当即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公鸡,嗷嗷地叫了起来:“以前的同学?以前的同学就能随便抱在一起吗!程依依,就算咱俩什么关系都不是,你也不能这样不守妇道吧,你还想不想进我家的门了,我家可是书香门第、高门大户,容不得水性杨花的女人!”

    我的心里顿时“卧槽”一声,心想这也骂得太过火了,多大仇啊骂成这样,不知道程依依有什么手段能让刘少的火平息下来?

    让我意外的是,程依依根本没用手段。

    程依依直接一个巴掌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去你妈的!”程依依大骂起来: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有资格来教训我?你也知道咱俩什么关系都不是啊,你凭什么说我不守妇道还水性杨花?你算什么书香门第、高门大户,我呸,老娘看不起,老娘什么时候说要进你家门了,给你三分颜色想开染坊了是不是?我告诉你,这就是我男朋友,你给我麻溜的,有多远滚多远!”

    程依依一边说,一边抱住了我的胳膊。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还叫我配合她演戏呢,结果她自己就是个火药桶子。

    刘少捂着自己的脸,已经彻底傻了眼。

    看到程依依都动手了,我当然不会手软,跟着一脚踹了过去,将刘少踢了个四脚朝天,同时狠狠骂道:“你他娘的才水性杨花,我女朋友是你随便能骂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刘少看着挺硬,其实属于怂包一个,根本不敢还手,放下一句狠话,红着眼急匆匆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“唉,工作丢了……”程依依蹲在地上,一脸特别委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在旁边笑得几乎直不起腰来。

    还以为她段位有多高呢,原来也不过如此嘛。

    “还笑,赚不到钱,怎么还你二叔钱啊!”程依依狠狠瞪我。

    “谁说用你还啦,不是都说好了,那五十万当做彩礼,你嫁给我就好啦!”我也蹲下去,在程依依的身边笑着。

    “别闹,我可值不了那么多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值。”我拉着程依依的手,面色诚恳地说:“在我眼里,你就是无价之宝。”

    听了我这句话,程依依的眼睛都有些红了。

    “你二叔能同意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,一切有我。”

    我伸开手,将程依依抱在我的怀里。

    刚才的所有不愉快都忘记了,我们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抱在一起,仿佛连时光都变得缓慢许多。一个多月以来的想念,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出来,我抱着程依依都不肯撒手了,生怕她再从我的世界里面消失。

    程依依班上的学生都往我们这边看着,一边看还一边捂嘴偷笑。

    我问程依依,你不管你们班上的学生啦?

    程依依说管他们干嘛,反正这老师也当不下去了。还有,体育课本来就是让学生玩的,自由活动就是他们最喜欢的项目了。

    嗯,大家都是从学生时代走过来的,谁不了解谁啊!

    程依依问我是怎么找到她的,我当然不会说了,否则她以后再跑,就知道怎么防着我了。

    我说我有特异功能,不论你跑到哪,我都能把你找回来。

    程依依说是不是,不如再试一次?

    我赶紧把她抱得更紧,说小祖宗,你可千万别再跑了……

    我们正说着话,其他几个班的体育老师走了过来,询问程依依刚才怎么回事。他们也看到程依依扇刘少的巴掌了,程依依就把来龙去脉讲了一遍,又说自己不打算干了,今天就和各位老师做个告别。

    几个老师却是一脸忧心忡忡,说就算程依依不干了,这事恐怕也不会完。

    我问他们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们告诉我说,刘少在外面认识不少的人,甚至还有一些道上的流氓,有可能会找流氓来报复我们,劝我们还是赶紧跑吧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一听就都乐了,我俩什么都怕,唯独不怕道上的人。

    尤其不怕新城区的流氓。

    几位老师看劝不了我们,只好摇摇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我和程依依还真想看看刘少能把谁给找来。

    不过我们等了一个上午,也没见到刘少带人过来。快放学的时候,我陪着程依依回办公室收拾东西,才有学生来给程依依通风报信,着急地说:“程老师,外面来了一群社会上的混子,点名道姓说要叫你和你男朋友出去!”

    这学生一边说,还一边瞪了我一眼,说道:“都是你惹出来的祸,你现在有办法解决吗?”

    我认识这个学生,就是之前被程依依一脚踩在背上那个,叫李明远。他都被程依依体罚了,还来给程依依报信,看来确实挺喜欢程依依的。

    我哭笑不得,说你为啥觉得是我惹的祸呢?

    李明远说:“你没来的时候,刘少对程老师可好了,每天嘘寒问暖的。你一来,刘少就急了,不仅叫人打你,还连累了程老师!你说说吧,你能保护得了程老师吗,你有资格做她的男朋友吗?”

    我更加哭笑不得,说我保护不了,难道你能保护得了?

    李明远一挺胸膛,说当然了,我把我的兄弟都找来了!

    李明远招了招手,果然出现十来个男生,朝着这边围了过来,争先恐后地说要保护程老师。李明远喊得最凶,说道:“程老师,今天我保护你!等我长大,我就追你!”

    我在旁边看了直摇头,心想程依依这魅力太可怕了,走到哪都少不了情敌啊,我一个二十多岁的人,竟然还要跟十多岁的去争。

    程依依露出老阿姨一般慈祥的笑,看着这群平均年龄十六七岁的小奶狗,乐呵呵说:“你们的好意啊老师心领了,不过你们不用担心老师吃亏,老师的男朋友在这呢,没他解决不了的事!”

    其实就算是不用我,程依依也能解决这桩麻烦,我还挺感激她在学生面前维护我面子的。

    我也点着头说:“是的,你们就放心吧,有我在啊,没人欺负得了你们程老师。”

    “你快别吹牛啦,你看你这瘦胳膊细腿的,能打得过几个人啊!”李明远不满意地嚷嚷着。

    我觉得还挺好玩,说哎,李明远你还不信是吧,你告诉我外面来的流氓是谁,信不信我一个电话,就能让他哭着进来给我道歉?

    我一边说,一边拿出手机,准备打电话给韩晓彤了。

    这个逼,我今天是非要装一下了,不能在一群孩子面前丢了面子。

    “好,我看你是不是吹牛!”李明远大声说道:“那个人叫叶良!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