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15 黑暗中的青年

115 黑暗中的青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程依依早就发现身后这个男人的存在了。

    对她这样的漂亮女孩来说,从小到大其实没少遇过尾随、跟踪,对此早就习以为常。她几乎没吃过什么亏,虽然她是一个女人,可在打架上面却有着独特的天赋,除了被锥子追的四处跑过以外,一般男人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跟我学过一段时间格斗以后,更是不把一般男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周方,她也没当回事,以为就是个变态的色狼,想趁四周都没人的时候占点便宜,也没想到对方是想要自己的命。刚才那一脚虽然只是偷袭,但也蕴含了不少的技巧,确保对方在一段时间以内都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搞定色狼以后,程依依就拿出手机报警。

    ——当然换了个号,原来的号都不用了。

    报警的时候,程依依随便讲了一句,就说有个变态尾随自己意图不轨,现在已经被她搞定,希望警方过来处理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,程依依就离开了,她也不想和警察过多接触,毕竟她还过着“隐姓埋名”的生活,不想自己的踪迹被赵虎等人给查到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很快消失在了街道尽头。

    周方还趴在地上痛苦地滚来滚去,一时半会儿是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躲在不远处电线杆后的周晴则傻眼了,她都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,自己这个看上去很彪悍的哥哥,原来竟是这么没用,被程依依一脚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也不是埋怨哥哥的时候,周晴知道必须得把哥哥弄走,否则一会儿警察来了,很快就能查出周方是在逃的杀人犯,那她这个窝藏杀人犯的妹妹也逃脱不了干系!

    周晴奔了出去,想把哥哥拖走,但是周方长得太壮,至少有一百八十斤往上,周晴哪里能拖得动!

    “哥,你还能站起来吗,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!”周晴急了。

    “站,站不起来”周方面色惨白,满脸都是冷汗,整个人都没了力气。他以前不是没被人踹过裆,但是休息一会儿也就好了,这次是怎么了,竟然疼成这个样子!

    周方也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,他相信那个程依依是练家子,即便自己没被踹中裆部,也不一定是她的对手!

    “但你必须要走!”周晴着急地说:“一会儿警察就该来了!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就听见警笛的声音隐约传来。

    来得这么快吗?

    这个小城的条子,什么时候行动这么快了?

    还是因为要抓色狼,所以才这么快?

    周方听到警笛的声音也很着急,他试了一下还是没站起来,来自下身的疼痛让他生不如死。他知道自己完了,轻轻推了一把周晴,有气无力地说:“妹妹,你快走吧,别管我了你放心,我一人做事一人当,肯定不会把你供出来的”

    “别可是了,你快走啊,走啊”周方想起什么,又说:“那个程依依,你别轻易惹她,你打不过她的,她是个练家子”

    练家子?

    周晴知道程依依挺能打的,上学那会儿就是出名的小太妹,但要说她是个练家子,这就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周晴觉得哥哥有点昏头了。

    警笛声越来越近,甚至能看到隐约的霓虹灯了。

    不能再等下去,否则自己也要受牵连了。

    虽然很心疼哥哥,但是周晴一咬牙,朝着旁边漆黑的小巷子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周晴并没逃走,而是藏在黑暗中观察起来,她希望警察不要过多的为难周方,或者说根本不会认出周方,问两句话就把他给放了,毕竟她哥哥是在老家犯得杀人罪,而且半夜尾随一个年轻美女,也没有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,不至于是多大的罪吧?

    周晴刚刚藏好不久,警车就赶到了。

    几个警察跳下车来,围住还在地上打滚、哀嚎的周方。

    “小子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警察对这种场面见怪不怪,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周方闭嘴不答。

    “说话!”其中一个警察严厉起来。

    周方终于开口:“我看见一个女生挺漂亮的,就想跟上去问问联系方式,结果被她踹了老二一脚,疼死我了”

    周方还是挺聪明的,知道避重就轻,也知道怎样逃脱制裁。

    几个警察笑了起来——其实他们也不想笑,但是这事实在太好笑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拿出你**来看看,没什么事就快回家吧,以后别再做这种事,你这不是活该吗?”其中一个警察打趣地说着,他也确实不认为这是多大的事,尾随中意的美女,哪个中二青年没有做过?

    当然,别搞成变态就好了,想搭讪就早点上去,不成功就立刻撤退,老跟着确实不太好啊。

    周方不敢拿**。

    一拿**,人就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“我没没带”周方支支吾吾,毕竟他是个杀人犯,也不是什么高素质的惯犯,面对警察还是很心虚的,眼神躲躲闪闪,说话结结巴巴,想藏都藏不住。

    这些警察都是老手,立刻察觉出了周方不对劲的地方,七手八脚地把周方给按住了,要把他带回局子好好问问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无意中的一次出警,即将成为他们从警生涯之中最辉煌的时刻。

    抓了一个杀人犯!

    他们还不知道,一等功已经妥了。

    就连程依依自己也不知道,她那无意中的一脚,竟然帮助警察抓了个潜逃在外的杀人犯。

    看到哥哥被警察带走,周晴的心中惴惴不安,知道周方这次要完蛋了,都被带到局子去了,事情也要暴露。

    虽然周方承诺不会供出她的,但她心里还是很不安宁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?

    警车已经离去很久,周晴也站在原地不敢动弹,她现在连家都不敢回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,怎么办?

    周晴心中犹如油烹一般煎熬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在她身后突然响起一道平静的声音:“你还不走,留在这等着警察抓吗?”

    周晴怎么都没想到身后竟然有人!

    周晴吃惊地回过头去,就看到身后的黑暗之中站着一个面相普通,身材甚至有些瘦弱的青年,唯独一双眼睛凌厉无比。

    “你你是谁?”周晴紧张地问着。

    他怎么知道警察会抓自己?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我是谁。”对方轻轻笑着:“你只需要知道,我了解你的所有事情,知道你和张龙、程依依之间的纠葛,也知道你叫你哥周方过来是干嘛的,说真的你要再不走,最多半个小时,警察就会来抓你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对方的话,周晴心中当然满是惊骇!

    她和我、程依依之间的纠葛,其实没有什么,城里很多人都知道,否则她也不会沦为笑料。

    可是她和她哥周方的事,面前这个青年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哥哥藏在自己家里,除了母亲,根本没人知道。今天晚上出来杀人,周晴也和哥哥始终单线联系,绝对没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了,面前这个青年到底是人是鬼,他怎么会知道的?

    周晴有些恐惧地看着面前的人,她弄不清楚这个人的身份,可她知道自己的事已经败露,如果这个青年想要举报自己,也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    但他应该不会,否则他也不会让自己跑了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谁?”周晴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。”对方显得愈发神秘起来:“我只问你,你跑不跑?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跑?”周晴壮着胆子说道:“我哥说了,他不会供出我的,他会把所有事扛下来!”

    周晴知道,自己这个堂哥一向是个硬汉,这也是她唯一感到放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瘦弱青年却微微摇了摇头,以一种过来人的口气说道:“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叫做人心似铁假似铁、官法如炉真如炉?你哥是个硬汉不假,或许也能撑个一两天的,但到第三天就撑不下去了——你以为局子是开玩笑的吗,他们要是连点东西都问不出来,还有什么资格做警察呢?而且,你和你哥今晚还打电话,到时候警察一搜,你觉得你能脱离得了关系么?嚯,杀人未遂,这事可不小啊

    你偷奇峰服装厂的资料,张宏飞没告你;你伙同吴云峰敲诈张龙,张龙也没告你这一次怕是不行了,如果你再不跑,女监欢迎你啊!”

    周晴吃惊地看着面前的青年,一颗心也砰砰砰地跳着,恐惧、彷徨、惊骇、紧张,多种情绪交织在了一起。她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究竟是谁,为什么对自己这么了解,自己在他面前好像一具隐形人!

    “可,可是我往哪跑呢?”周晴有些微颤,她没做过这种事情,更不知道应该怎么跑路。

    “没地跑啊?”黑暗中的青年笑了起来,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:“那就跟着我吧,咱们两个合作,你不是想报仇吗?你放心吧,只要有我,什么张龙、赵虎、程依依、韩晓彤、张宏飞全部一网打尽,你想干掉谁就干掉谁!”

    周晴第一次听到口气如此之大的人。

    别人若说这话,周晴一个字都不信,可是眼前这个青年,浑身上下散发着自信的气息,放人不由自主地就想信任他、投靠他。

    周晴本能觉得,他不像是吹牛。

    周晴再次问道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啊?”黑暗中的青年笑得更灿烂了:“我叫叶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