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14 特别的缘分

114 特别的缘分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电话的另外一头,一个面相粗犷的男人压低声音说道:“好的!”

    这个男人叫做周方,是周晴的本家堂哥,在老家犯了杀人罪后,才潜逃到旧城区来,一直藏在周晴家里。放到以前,周晴绝对不敢收留这个杀人犯,但是最近一段时间,她经历了太多太多,突然间一切都看开了,心性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开始觉得杀人似乎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现在的她和死人还有什么区别吗?

    无论走到哪里,都没人看得起她,以前的同学不理她,现在的同事也不理她,活着和死了都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的源头,周晴认为都是程依依造成的,本来我对周晴一片痴心,哪怕她和吴云峰分手了,她也有把握再夺回我的心。但就因为程依依的存在,这一切都成了梦幻泡影,自己求也求过了、哭也哭过了,程依依却还不肯放手,甚至打过她几个耳光,天底下有这么做闺蜜的吗?!

    原来朝夕相处的闺蜜,就是插自己刀插得最狠的那个!

    周晴并未检讨自己的错误,而是把一切责任推在程依依的身上。

    周晴咬牙切齿、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听说程依依和我闹了别扭,好像是因为厂子里的一些欠款——说起来,这笔钱能欠下来,还是当初周晴帮的忙。周晴觉得自己对程依依真是仁至义尽,没想到最终反被自己的姐妹抢了男人,这股气憋在喉咙眼里真是怎么都咽不下去。

    后来就听说程依依失踪了,周晴觉得这是个好机会,一个接近我、重新夺回我的好机会!

    周晴精心地打扮了自己,还穿上会让男人欲火焚身的职业套裙,两条长腿还穿上了诱惑十足的黑色丝袜,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要把我拿下,结果却令她大失所望,一个“滚”字更是让她伤心欲绝、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周晴知道我还在想着程依依,所以她决定除掉程依依。

    既然程依依抢了她的男人,那就别怪她不留情了。

    周晴知道程依依在哪。

    上次她去火车站接堂哥的时候,曾经无意中见到了程依依。当时她挺惊讶,因为她知道大家都在找这个人,没想到却被自己无意中给碰到了。你说这世上的事巧不巧,别人怎么都找不到的人,自己一上街就遇到了。

    一定是特别的缘分,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一家人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的,周晴带着堂哥一起,开始跟踪起程依依了。

    一直跟到程依依的工作单位,看着程依依进了单位的门,周晴才明白大家为什么找不到她。

    在这种地方上班,找得到才有鬼了!

    就算知道了程依依的下落,周晴也没打算告诉我,她巴不得我们分开,重新和她在一起;她也没打算对程依依怎么样,如果她能和我顺利地在一起,还要在程依依面前炫耀一把呢。

    ——今天之前,她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今天之后,她的想法完全变了,她把自己所受到的屈辱全部转嫁到了程依依身上,她对程依依的恨也突破天际,她想除掉程依依,想杀了程依依!

    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犯罪了,之前窃取商业机密,后来还想敲诈勒索,甚至收留了一个老家来的杀人犯。这些罪加在一起,判个十几年没问题了吧,也不在乎多加一桩杀人罪了,反正她活着也没什么意思,不如再拉一个垫背的吧。

    好闺蜜,就是要一起死。

    对于周晴的要求,堂哥周方当然满口答应,一来杀人本就是他擅长的事,二来妹妹收留自己,让他十分感动,报答一下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程依依的事情,周方上次就听妹妹说过,当时就把他气得哇哇乱叫,这算什么好姐妹,简直无耻至极!虽然周方是个粗人,但他知道这么做事不对,哪有抢姐妹男朋友的,这种人应该下地狱的。

    周方之所以会这么想,也是因为周晴隐瞒了一些事情,比如吴云峰,她就没提。

    人嘛,总会不自觉地袒护自己。

    所以在周方看来,程依依无故抢了妹妹的男朋友,实在罪大恶极、罪该万死。

    周方当时就想干掉程依依了,反正他已经有命案在身,不在乎再多杀一个,但被妹妹给阻止了,说她顾及姐妹情分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唉,妹妹就是太心软、太善良了。

    今天妹妹重新提出这件事来,周方当然立刻答应。

    周方没问原因,程依依本就该死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黄昏,估摸着那个程依依也快下班了,周方稍微改装了下,便出门了。

    周方长得五大三粗、面相粗犷,走在街上容易引起注意,巡查的民警没事也爱翻他身份证。所以周方不敢走大路,而是一路穿街过巷,尽量避人耳目。

    周方在老家杀过两个人,是小两口,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什么大事,那小两口开个早点摊子,周方早晨过去吃小笼包,吃完以后不给钱就算了,还想和那女的睡一觉,男的当然不肯,于是就打起来了。周方失手杀了男人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把女人也给杀了。

    然后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讲这段故事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想让你们明白,周方丧心病狂、人面兽心。

    周方是个很有耐心的人,他在程依依的单位门口等着,一直等到天黑,终于见到了程依依。

    程依依是一个人出来的,往宿舍楼走着。

    没错,这家单位是有宿舍楼的,所以赵虎他们翻遍城里的出租屋也没找到程依依。

    月黑、风高、杀人夜。

    天气有点凉了,街上也没什么人,照这情况来看,在路上就能把她杀了,不用费心费力地跟到宿舍区了。

    周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,他可不想被摄像头记录下来,准备找个没人的角落弄死程依依。

    但程依依好像发现他了,回了好几下头,露出一丝警觉。

    警惕性这么强么?

    周方都没想到自己会暴露,只好放慢脚步,刻意离程依依远了一点,打算择机再去下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方的手机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嗞嗞,嗞嗞。

    周方接起手机,轻轻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电话是妹妹周晴打来的。

    “哥,打算什么时候动手?她都快到宿舍楼下了!”

    妹妹连这都知道,说明她在这附近啊。

    周方立刻回头去看,果然在某个电线杆子后面看到了周晴若隐若现的脑袋。

    没想到妹妹都亲自来看了,这得有多恨那个程依依啊!

    一定不能让妹妹失望,最好折磨一下那个程依依,让妹妹看了心里高兴。

    至少捅她十刀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周方说道:“放心吧妹妹,马上就动手了,她回不了家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哥。”周晴突然打断他的话,说道:“藏这么久,你想女人吗?”

    女人?

    周方不知道妹妹为什么要这么问,但他一听“女人”这两个字,感觉浑身都燥热了。当初他犯杀人罪,就是因为卖早点的老板娘。躲避抓捕这么多天,他真的快憋死了,有时候看到周晴穿着睡衣,他都觉得快要控制不住,要不是顾及着感情,恐怕早就强行上了。

    “想,当然想。”周方说的时候,喉咙都干涸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周晴说道:“杀她之前,把她强奸了吧,最好拖到一个没人的地方,强奸她十次八次的,折磨够了再杀了她……”

    周晴的声音越说越冷。

    周晴也没想到自己能说出这么狠毒的话。

    但她一点都不内疚,反而觉得很爽,越说越痛快,仿佛已经看到程依依求生不得、求死不能的模样。

    你折磨我,我也折磨你。

    你抢我的男人,我让别的男人来强奸你。

    是不是很公平?

    周晴的嘴角撇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看着前面程依依窈窕的背影,周方用力吞咽了下口水,那是一个非常美丽、漂亮,且时尚、诱惑的女人,在他们村上绝对没有这样的类型。面对这种孔雀型女人,周方其实是有点自卑的,甚至都不敢往那方面想。

    周晴一句话撩起了他的欲望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好……”周方满口答应,再看程依依性感的背影,两只眼睛几乎喷出火来,恨不得立刻扑上前去将她拖走。

    玩她一夜,再杀了她。

    简直快哉!

    “对了,告诉你件事情。”电话里面,周晴想起什么,咯咯咯地笑了起来:“她还是个处女哦!”

    没有谁比周晴更了解自己的这位闺蜜了,虽然她俩已经很久没有联系,但还是非常了解。

    处女?!

    听到这两个字,周方眼睛里的邪火更加大了,他都不敢相信这种漂亮的城里女孩竟然还是处女。

    看来今晚要赚大了。

    “不,不说了……我这就上去把她拖走。”

    周方说话的声音都哆嗦起来,当即挂了电话,化身饿虎扑食一般,朝着程依依的背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程依依这种一看就很娇弱的女孩,周方根本没有把她放在眼里,他确信自己铁臂一般的胳膊一夹,就能把她拖到任何他想去的地方!

    但是,周方刚冲到程依依身后,刚准备下手,程依依就猛地转身,一脚踹出。

    好巧不巧,正好踹在周方裆部。

    一声凄厉而又绝望的惨叫,顿时响彻整条寂静的街。

    接着,五大三粗的周方倒在地上,捂着自己的裆缩成一团,面色无比痛苦,发出阵阵哀嚎。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