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13 失踪的程依依

113 失踪的程依依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什么,分手?!

    我确实是吃了一惊,之前分开不是还好好的吗,怎么突然就分手了?

    这个莫名其妙的深夜电话,还有程依依充满悲伤的哭腔,让我有理由相信这和她爸的那笔欠款有关。我继续穿着衣服,同时对电话里说:“依依,你先别急,不管碰到什么事情,我都会和你一起扛的。你在家是吧,我现在就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我琢磨着,肯定是程依依她爸拿不出钱来,程依依又觉得特别不好意思,所以才会和我分手。

    “你别来了……”程依依继续哭着:“我不在家!张龙,真的很对不起,我也不想让你这么为难。但你放心,欠你的钱我一定还,就是时间可能要长一些,但我一定不会赖账!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程依依就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再拨回去,但是已经打不通了,一直显示关机。

    程依依说不在家?

    那她会去哪里?

    我很担心,还是开着车出了门,先到程依依家里去看了看。我没去过程依依家,最多到过她家楼下,但也知道她家具体位置在哪。我噔噔噔上楼,焦急地拍着她家的门,过了一会儿门开了,一个醉醺醺的中年汉子站在我的面前,问我:“你是谁啊?”

    我认识眼前这人,就是程依依的父亲,叫做程广志,以前上学那会儿见过。

    以前的程广志意气风发,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,要不也生不出程依依这么漂亮的女儿。但是现在,程广志整个人都发福了,胡子也不知道几天没刮,浑身上下都是难闻的酒气,从里到外都透着颓废和沧桑。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叔叔,我是张龙,我是来找依依的!”

    程广志明显听过我的名字,立刻乐呵呵说:“你小子就是张龙啊,张宏飞是你二叔?我跟你说,我欠你家那点钱,也不打算还了,反正你要娶我闺女,就当是提前付彩礼了!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,还一边晃着脑袋,显然很为自己的点子感到得意。

    我就知道会是这样!

    这几年程广志在业内的名声不是太好,钱都用来吃喝嫖赌抽了,曾经的知名企业家算是彻底毁掉。当初二叔坚持让他还钱,就是因为看出程广志不是什么好鸟,要不是我说情,二叔早就把钱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着程广志这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我知道他已经彻底没救了,也不可能从他身上挖出一分钱了。

    但我着急的不是这个,而是程依依。

    我抱着一线希望问道:“叔叔,钱的事随后再说,我想知道依依怎么样了,她在家里面吗?”

    “不在……”程广志摇头晃脑地说:“刚才我把这主意和她一说,她坚决表示反对,说我不能这么做事,这会让她颜面扫地。哎我就纳闷了,我养了她这么久,就是要点彩礼,怎么就颜面扫地了?我气不过,打了她一耳光,她就哭着跑走啦……好女婿,你说我讲得有错吗,将来你要娶我闺女,彩礼能少得了五十万?”

    五十万,他可真能狮子大张口啊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彩礼最多十万,条件好点的会十五万、二十万,但是女方一般都不会要,会当嫁妆再陪过来。

    什么年代了,哪有人会卖女儿啊!

    但我现在哪有心情和程广志说这些啊,我只担心程依依的安危,立刻转身朝着楼下跑去。

    楼上还传来程广志的叫声:“好女婿,那这事就说定了啊,你也和你二叔说说,让他别来找我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我不知道程依依去哪了,但这三更半夜的,她一个女孩子,我还真担心她出事。我一边打她电话,一边开车在街上漫无目的地逛,但是程依依的手机始终关机,街上也没有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我又跑了几个程依依平时最爱去的酒吧、KTV之类的场所,还给程依依的几个朋友打过电话,但也始终没有她的下落。

    我是真着急了,这大半夜的,万一出点什么事情……

    我又给赵虎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凌晨两点,但是赵虎依旧很快接了起来,问我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他知道我这么晚打电话,肯定是有紧要的事。

    我把程依依的事和他说了,赵虎让我不要着急,他会安排手下立刻去找,一有消息马上就通知我。

    赵虎现在一统整个县城,大大小小的流氓加起来三百多号,而且掌控着无数夜间营业的娱乐场所,只要程依依还在城里,找她出来应该不是难事。毫不夸张地说,在“找人”这方面,找赵虎比找警察还管用。

    赵虎一声令下,整个县城开始了大搜查。

    每一个场子,每一个包厢,每一个角落都没放过。

    但是一夜过去,仍旧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电话仍旧是打不通。

    赵虎安慰我,说程依依可能是躲到哪个朋友家了,他们又不可能到别人家里去查,让我不要太着急了,接下来会安排人到处去问,一定会有程依依的下落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种事急也没用,只能耐心等着。

    除了赵虎派人去找,我自己也没闲着,我几乎每天都往程依依家跑,一有空就给程依依打电话,但是始终没有她的消息,这姑娘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,彻底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二叔也挺着急,说早知道就不跟程广志要钱了,现在不光钱要不回来,把个好好的侄媳妇都弄丢了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这事不怪二叔。

    时间一天一天地过着,无论大家怎么去找,也始终没有程依依的消息,大家猜她可能已经不在城里,估计是到外地去了。再联想到程依依挂电话前和我说的那一番话,我估摸着她是到哪赚钱去了,可她要靠什么赚钱,我也想不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的某一天,我的手机突然“叮”的来了条短信,是条银行到账的信息提醒,我的账户中被人打入200块钱!

    我的第一反应,就是这钱一定是程依依打给我的,她不知道在哪打工,刚发薪水就给我转过来了!

    我立刻打电话给银行,询问这笔钱的来源,银行查了一会儿,说是查不出来,对方不是用账号转的,而是在柜台进行了人工转账。我又询问客服,能帮我查查是哪个分行的柜台么,客服查询了一会儿告诉我说,就在新城区的某个分行!

    天啊,原来程依依没去外地,她就在新城区!

    这个发现顿时让我惊喜不已,我立刻给韩晓彤打了一个电话,拜托她帮我寻找程依依的下落。

    韩晓彤也很惊喜,立刻问清楚我那个分行的方位,说会派人到那四周去问、去找。我也一样,亲自去到了那家银行,甚至通过关系查到了程依依转账时的视频,果然是她,不过她的打扮很休闲,看不出来是在哪上班的。

    一个月没见程依依了,看到熟悉的她出现在视频里,我的眼泪差点都流出来。

    以前每天和她在一起,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喜欢她,现在和她分开一个月了,才知道对她的爱已经渗入到骨子里、流淌进血液里,原来我是这么爱她,这么的需要她!

    一个月来,我每天茶饭不思,干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,不知不觉都瘦了十多斤,整个人也萎靡不振的。

    真应了那句古话——衣带渐宽终不悔、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终于有了程依依的消息,韩晓彤也说只要确定程依依在这附近,找起她来应该不太困难,相信很快就有新的发现。

    我也相信韩晓彤,就很耐心等着。

    想到不久之后就能找到程依依了,我的心情终于好了起来,下午上班的时候都有劲儿了,送完客户就回车队办公室呆着,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等着韩晓彤的电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走进了我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我一回头,眉头不禁皱起。

    竟然是周晴。

    周晴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裙,看上去风情万种、诱惑十足,但我对她已经提不起任何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进厂时有规定,不允许来找我!”我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“张龙,你别这样……”周晴缓步来到我的身前,靠在我的办公桌前,轻轻地说:“我听说程依依失踪了,你的心情一直不是太好,所以我来陪你说说话,或许你能暂时将她忘记!”

    周晴一边说,一边定定地看着我,她的眼神善解人意,充满了柔情和蜜意,就好像会放电一样,任何男人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但我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我对她已经免疫了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想干什么,她想趁程依依不在的时候,看看能否和我再“发展”一下。

    我冷冷地说:“很不幸地告诉你,我已经有了程依依的消息,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她了。还有,就算程依依失踪了,我也永远不会忘记她的,如果你还想保留这份工作,最好现在就滚出我的办公室去!”

    我的眼神冷漠,语气绝情。

    我对周晴确实没有任何的好感了,只有厌烦和厌恶。

    周晴被我这么一骂,眼睛里当然流出泪来,说到底她也只是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而我并不理她,她施苦肉计也不是第一次了,她就是哭得倒过气去,我也不会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周晴擦了擦泪,知道对我无效,终于识趣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我则哼了一声,表示不屑。

    而我并不知道,她在出去以后,脸上的悲伤立刻收敛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狠、恶毒。

    她一边往前走,一边拿出手机,拨出一个电话号码,对着手机话筒冷冷说道:“还记得我上次和你说的那个女孩吧……对,就是程依依,在新城区看见的那个。嗯,是时候除掉她了,记得手脚一定要干净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