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12 张龙,我们分手吧 为俊洁的玉佩加更

112 张龙,我们分手吧 为俊洁的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最后这场闹剧是怎么结束的,我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我和程依依提前离开了,礼金也没要,反正没多少钱,就当回请宋小鱼吃饭了。

    反正看那情况,宋小鱼也不会吃亏,更不需要我们帮忙,走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们突然能够理解宋小鱼昨天请我们吃饭的时候,为什么让我们“一定”要来了,原来就是想让我们看这场戏。

    真是一场精彩绝伦的好戏。

    我殴打过吴云峰很多次,也没宋小鱼这次干得爽快。

    现在戏看完了,也该走了。

    可以想见的是,吴家彻底完了,如果没有特殊的机缘,想再翻身已经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后来过了一段时间,宋小鱼又约我们吃了顿饭,说现在追她的人可多了,能从钟楼一直排到建华街,她这辈子都没享受过这种待遇。

    我说这个正常,毕竟你现在变漂亮了嘛,又在婚礼上暴打吴云峰,一下子就出名了,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漂亮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对漂亮的人实在太友好了。

    宋小鱼捂着嘴笑,说她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能和“漂亮”这两个字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我们的生活又回到了正轨,我每天早晨起来锻炼身体、磨炼拳脚,程依依自始至终都陪着我。至于宋小鱼,医生警告她不能再这样下去,否则身体将会遭到极大的摧残,我和程依依也劝她慢慢来、不着急,她才没有继续进行下去,而是一心一意地补充营养去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陪着我跑了几天,看自己实在瘦不了身,只好和我一起练习格斗,偶尔还和我切磋几下,当然每次都会被我完败。

    开玩笑,我要是连个女人都打不过,我这辈子也不用再混了。

    不过程依依在这上面还真有点天赋,不愧是个深入到骨子里的小太妹,没过几天就能跟上我的节奏,再过几天竟然和我打个不相上下了。当时我心里那个绝望啊,心想自己难道不是这块料吗,我比程依依练得久多了,而且我还是个男人,天生就个头大、力气大,怎么连个女人都打不过了!

    我还指望自己练上一段时间以后,就去接替白玫瑰韩晓彤掌管新城区,结果被程依依这么一打击,哪里还有信心?

    这事也就无限期的延长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却不知道我在想些什么,她练格斗练上了瘾,觉得这玩意儿特别好玩,每天缠着我打,动不动就切磋。

    虽然有个切磋的伙伴挺好,也有利于增进我们的格斗经验,可一想到这个伙伴是我女朋友,我连自己的女朋友都打不过,还是糟心的很。

    更加没信心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程依依会问我打算什么时候接手新城区,我知道她还是想过那种刀光剑影的生活,她骨子里可能就流淌着这种基因,一开始我还会敷衍两句,问急了我就会说:“我不打算干那个了,就想跟着二叔打下手,行不行?你想去你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凭程依依的资历和能力,辅助韩晓彤总是没问题的,新城区绝对有她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但程依依说:“行,你干什么我都陪着你,我们过平凡的日子就好,我以后再也不想着做那行了。”

    确实挺让我感动的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赵虎和韩晓彤也挺忙的,他们刚刚掌控县城的地下世界,每天有无数的人要见、无数的事要做。但是他们再忙,也终于抽出时间来找我和程依依吃了顿饭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们四人在赵虎家的院子里,煮了一锅野味,喝得酩酊大醉,自从认识以来还是第一次喝得这么开心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人在一起,不用多么豪华的盛宴,简简单单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赵虎做了老大,可是衣着打扮都没变过,还是整天破衣烂衫的。我借着酒劲问韩晓彤,说你这么会打扮,怎么不帮赵虎拾掇帅气一点?

    赵虎长得不丑,浓眉大眼的,非常有男人味。

    韩晓彤并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,而是冲赵虎勾了勾手,说虎子,你过来。

    赵虎屁颠屁颠地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玫瑰花。”韩晓彤说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赵虎从身上一摸,变出一朵玫瑰花来递给韩晓彤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一只鸽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赵虎从身上一摸,又变出一只白色的鸽子递给韩晓彤。

    “不开心,我想要一百个打火机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赵虎从身上一摸,哗啦啦往地上倒着五颜六色的打火机。

    我看得目瞪口呆,我怀疑赵虎的兼职是魔术师,这种场面我真的只在节目里见到过。

    韩晓彤斜眼看着我,说你明白没有?

    我点点头,表示明白。

    赵虎的这些破衣烂衫,实际上是百宝袋,不知装了多少东西,随时都能派上用场,换了其他衣服不一定有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夜色洒在我们身上,轻轻的,凉凉的。

    我们聊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韩晓彤问我打算什么时候接手新城区,她一个女人有时候感觉会镇不住,尤其有些白道上的,看她长得漂亮,还想占她便宜。我都乐得不行,说还有人敢占你便宜,不怕被你一脚踹到南城去啊。

    又说:“我感觉自己的能力还不够……”

    韩晓彤也就不再说什么了,只是嘟囔着道:“有些白道上的,确实不太好应付啊,我们毕竟是混黑的,需要巴着人家……你来就好了,有你二叔在,没人敢欺负你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已经喝醉了,躺在地上呼呼大睡,程依依也抱着我的胳膊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想起什么,问韩晓彤:“莫鱼那事,不能一直这样下去吧,如果再有人抓住这个把柄对付赵虎……”

    韩晓彤叹了口气:“我们试过很多种办法,甚至找过最顶级的心理医生都不管用。真的,我们都放弃了,还是尽量为他营造一个没有莫鱼的世界吧,也希望叶良不要再来了,否则我们真没把握能对付他,毕竟二条也不在了……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难题。

    叶良就像我们心底里的一根刺,一日不除、终身难安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以来,他们从未放弃搜寻叶良,但是一直没有消息,有可能远走高飞了吧。

    走了也好,不要再回来了,那个人确实很可怕啊。

    喝过这一次后,我们便各自忙各自的事了。

    我还是老样子,每天起来锻炼身体、磨练拳脚,然后给我二叔打下手,帮他送送客户之类的。二叔的背景究竟是谁,他也没有和我说过,我也不好多问,反正知道二叔挺厉害的,城里确实没人敢来惹他。

    二叔的生意越来越好,他想扩大厂子的规模,于是相应地资金也紧张起来,我们两人的私房钱也都投到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但还是不够。

    二叔不愿意贷款,他不想过负债的生活,更想对厂里的员工负责。

    有天二叔找到我,说程依依她爸的那笔款子该还了吧。

    程依依她爸欠了我们不少钱,有四五十万。

    在那个年代,是笔不小的数字。

    之前因为程依依的缘故,我帮忙拖了几个月,利息按照业内的规矩给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利息没有,本金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程依依是你女朋友,你俩感情也挺好的,但人情归人情,生意是生意,希望你能明白。”二叔这么对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说明白。

    程依依是我女朋友不假,我们以后也有很大概率结婚,但这笔款子是厂里的,不是我个人的。

    其实我帮程依依还了也行,我俩之间也不在乎这些,可是我现在也没钱了,都投到厂子里了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和程依依看了场电影,然后手牵着手送她回家。我们之间也就进展到这里,接吻什么的也得看心情、看氛围、看场合,更进一步就别想了,程依依每次都会守得很紧,但凡我又一点点越轨的动作,她就会毫不留情地把我推开,说我们的关系还没进展到这。

    像个处女似的谨慎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程依依是对我一个人这样呢,还是对她以前所有的男朋友都这样?

    我是觉得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没必要那么……拘泥是吧。

    但她不愿,我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将她送到楼下,我把厂子里现在的情况,我自己的情况都和程依依说了一下,并且委婉地提醒她说你爸该还钱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多聪明啊,点了点头表示明白,她会催她爸的。

    接着,我们就分开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我也松了一大口气,总算完成一件特别艰难的事,程依依还是挺通情达理的,没有拿我们之间的关系来说事。

    她爸欠钱,本身就和我俩之间没关系嘛。

    说起来,我和程依依好这么久了都没见过她爸,听说是个滥赌鬼,希望他不是把钱都输掉了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,我洗了个澡,就准备睡了。

    晚上十二点钟,我被手机铃声吵醒。

    是程依依打来的。

    我挺疑惑,立马接起电话问她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程依依却不说话,只是在电话里面哭哭啼啼的。

    我有些慌了,说你到底出什么事了,你在哪里,我过去找你!

    我一边说,一边穿衣服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过来……”程依依语气哽咽着说:“张龙,我们分手吧!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