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05 二条的师父

105 二条的师父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二条说有高人救了他,这个还是有可信度的,毕竟我们观察过那个山崖,掉下去后绝无生路。

    中途被人拉回,我们相信。

    否则二条不会站在我们面前。

    但说红红找到三魂七魄就能复生,我们一个字都不信,甚至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拍神话片呢?

    得有多蠢才能相信?

    但二条偏偏是个“蠢”人,或者说是个单纯的人,他对人情世故懂得很少,对这个世界也了解不多,所以才会相信这种无稽之谈。

    我们忍不住想,那位高人到底想干什么,为什么要骗二条呢,是为了安慰他,还是另有图谋?

    但是看着二条兴致勃勃、一脸兴奋的样子,又实在不忍心去打击他。

    “虎子,龙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我对二条说:“你还是叫我张龙吧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,龙子不是很亲切吗,你看我叫赵虎就是虎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为什么,就是不爱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虎子,张龙,我要走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你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,或许等你们两个成亲之日,我就带着红红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赵虎也忍不住提醒他:“不是我们两个成亲,是我和韩晓彤成亲,他和程依依成亲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啦!”二条开心地说:“反正你俩结婚的时候,我就会回来了,到时候再见吧。”

    二条拍拍屁股上的灰,摸出墨镜戴上,准备走了。

    为了救活红红,刀山火海他也要闯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他是被人骗了,此去可能永远都回不来,赵虎有点着急,说道:“二条,我能见见那位高人么?”

    “可以啊,我已经拜他为师了,你来见见我师父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再次对视一眼,实在不知道那位“高人”到底想干什么,出于好意还是恶意?

    “他在那里。”二条指向前方。

    我们顺着他的手指看去,不远处的草丛里果然站着一个阴暗的人影,虽然看不清楚他的长相,但确实有点仙风道骨的味道,让人情不自禁地产生畏惧之心。

    不管他是好人还是坏人,确实是高人啊——不高,能把疾坠山崖的二条拉回来么?

    那得需要多大的力气,多快的速度!

    “我去和他谈谈。”

    赵虎和我低声说了一句,大步朝着二条的师父走去,二条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我则站在原地,紧张地往那边看着,我知道赵虎想干什么,他要去探探那位高人的虚实,想搞清楚他有什么目的,为什么要骗二条。

    赵虎和二条很快站在了那个人影面前,双方明显已经展开交谈。虽然我听不到,但我感觉赵虎似乎有些激动,好像和二条的师父吵起来了,二条的师父突然踢出一脚,将赵虎踹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幕,我当然大吃一惊,立刻就要带几个人上去帮忙。

    但是赵虎冲我这边摆了摆手,制止了我的动作。

    我只好站住脚步,继续看着那边。

    如果放在往常,有人敢踹赵虎,二条早就挥刀冲上去了,但是这次二条没有,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。也不知道二条的师父说了一句什么,接着转身就走,二条也跟上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两人彻底消失不见,赵虎还愣愣地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赶紧跑过去,询问赵虎什么情况?

    赵虎告诉我说,他刚才质问那人为什么要骗二条,但那人说没骗,他就是能救活红红,不信就等几年看看。赵虎当然气不过,就骂了那人两句,结果被那个人一脚给踹倒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还手?”我问赵虎。

    “我打不过他。”赵虎的额头上浸出冷汗:“我们所有人加在一块都打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着赵虎,怀疑他是不是没从“心魔”里走出来,否则怎么会说这种疯话?

    “是真的,我从没见过这么可怕的人,感觉他和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。他只是站在这里,我就感觉到他身上凛冽的杀意,压得我几乎都要喘不上气来了……”赵虎一边说,冷汗还一边落着,显然心有余悸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没嘲笑赵虎发癔症了。

    因为我感觉他没撒谎,他是在描述一件客观存在的事实。

    这世上当然是有高人的,二叔没事也给我讲他当兵的故事,说他们连有个兄弟当兵以前练过功夫,一个打十几个都不成问题,但有一次出任务的时候,却被人活活地扒了皮,五脏六腑都挖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有很多我们想象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那有没有可能,他真的能救活红红啊?”赵虎把那人描述的那么神秘、可怕,我忍不住这么问着。

    “那不可能,绝不可能。”赵虎说道:“再厉害也是地上的人,他要那么能耐,咋不召出一把剑来,带着二条飞走?”

    其实我也觉得不可能,就是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二条已经跟着那人走了,我问赵虎那怎么办?

    赵虎摇了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了,二条现在很相信他,说什么也要跟着他走,我又打不过他……希望他是好人,别带二条误入歧途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赵虎这么说着,可他眼底还是透着深深的忧虑。

    可是再忧虑也没用,二条已经走了,只能为他祈祷,希望他过得好了。

    我们也得过自己的。

    现场清理的差不多后,我和赵虎也赶到了医院,我们身上的伤也要处理。

    处理伤的同时,赵虎也没闲着,继续指导工作,一方面安排人去搜寻叶良,一方面安排人去占领新城区。

    叶良是必须要找的,那家伙的存在是个隐患;新城区也是必须要占领的,趁着骆驼还在局子里面,不能让胜利果实被他人给取走了。

    占领新城区的事交给了大飞和黑熊的人,说起来大飞这家伙虽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,而且怂的可以,见人不是下跪就是叫爹,可也有点顺风顺水的运气,一场混战下来竟然毫发无损,所以这个重任才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或许正因为他这么怂,知道认输和服软,才屡屡顺风顺水吧……

    我和赵虎、程依依、韩晓彤等人则在医院养伤,每天聊聊天、打打牌,算是过得逍遥自在。

    赵王爷也重新回到了ICU病房,这老爷子命还挺硬,被赤脚医生照顾几天愣是没死,当然经此一役也元气大损,医生说就算好起来了,身体也彻底废了,只能在床上躺着,啥都不能干了,浇花都挺费劲。

    毕竟老了,恢复力没年轻人强。

    “也好,老东西总算闲下来了,省得我一天到晚为他操心。”赵虎大大咧咧地说着,仿佛一点都不觉得难过。

    只是仿佛。

    总之,一场大危机总算是过去了。

    和我二叔说的一样,骆驼进了局子以后再也没出来了,准备接受法律的制裁。当然,他就算是出来,也很难再东山再起了,赵虎就把他给压死了。

    几天过去,叶良没有找到,或许已经不在城里。

    这也理所当然,叶良要是那么容易被找到了,他就不会是叶良了。

    一天没有抓到叶良,我们就一天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占领新城区倒是挺顺利的,毕竟骆驼已经彻底垮台,现在赵虎的名声最为响亮。大飞和黑熊别的本事没有,狐假虎威最为擅长,打着赵虎的旗号,在新城区一路碾压,所过之处无不缴械投降。

    混战过后,赵虎成为唯一的、绝对的、无人撼动的老大,谁也不会质疑他的位置和能力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真正正的虎归山啊。

    至于南霸天,赵虎并没分一块旧城区的地盘给他,而是把北城交给他了。

    北霸天在那场混战中也陨落了,被南霸天打成半残,也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我问赵虎,南霸天愿意啊?

    赵虎说怎么不愿意,两个地方之所以穷,就是因为之前经常打架,南城的东西去不了北城,北城的东西也到不了南城,不穷才怪。现在好了,南城北城都归南霸天管,只要他好好干,会有钱的。

    理是这么个理,但我觉得赵虎把南霸天赶到新城区和旧城区之外,似乎是防着他。

    “那必须的。”赵虎说道:“南霸天这个人吧,你跟他没利益的时候可以称兄道弟,开啥玩笑都行;但要有了利益,他就可以翻脸不认人,咬你块肉下来都不是问题,所以还是把他踢远一点,他赚他的我赚我的,省得兄弟内讧,闹得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赵虎确实挺有远见,看人也挺准的。

    总之,赵王爷一辈子没做到的事,竟然被赵虎轻轻松松就做到了——当然也不轻松,多少次死里逃生,多少次夹缝生存!

    而且,还有一点点的运气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二条和我二叔关键时刻赶来,我们早就死路一条,所以运气也很重要。

    我问赵虎:“那我呢,你觉得我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

    我觉得赵虎看人还挺准的,所以我想知道我在他心里的评判。

    我也确实有点自卑,还蛮需要别人肯定的,赵虎如果夸我,我会开心。

    这场混战下来,我出力虽然不大,但也立了一些功劳,起码作战计划是我安排的吧,后来也是我在关键时刻挟持住了骆驼吧。

    赵虎却没正面回答我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是正了正色,说道:“张龙,新城区交给你管怎样?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