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04 我,不是鬼

104 我,不是鬼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我都难以想象吴云峰是如何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爬那么远的。

    应该是趁乱吧?

    现场确实是太乱了。

    还好发现的早,不然就让这家伙给跑掉了。

    我一声令下,四五个人立刻冲了出去,其实我啥都不是,但大家就是听我的话。片刻之后,吴云峰就被人给按住了,又被七手八脚地拖了回来。吴云峰哀嚎着、惨叫着,来到我身前,又苦苦求饶。

    “张龙,你已经废了我两条腿,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”

    吴云峰眼泪鼻涕糊了一脸。

    但我怎么可能放过他呢。

    想到之前吴云峰爬也要爬出来嘲讽我,我的心里真是又好气又好笑,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奇葩的人啊。

    “废你两条腿怎么够呢。”我说:“我还要废你中间那条腿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,一边抬起脚来,朝着吴云峰的裆部狠狠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我还没有忘记对宋小鱼的承诺。

    说真的,今天晚上要不是宋小鱼,我们有可能连门都进不去,所以我把吴云峰拖回来,除了发泄我自己的怒气,还要完成自己的诺言。

    这人情欠老大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吴云峰立刻明白我要干什么了,他的双眼瞪得像铜铃一样大,眼神里也写满了恐惧和绝望:“张龙,我求你了,不要啊啊啊啊”

    我狠狠一脚踹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声凄厉的惨叫惊天而起,超越了今天晚上所有的惨叫,比骆驼之前被剁手指的时候还惨。

    这种东西被称为男人的命根子,不是没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真的是命根子啊。

    一脚踹过去,比杀了你还难受。

    更可怕的不是疼痛,而是命根子被废之后的绝望,男人没有这个东西真是活着都没意义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古代的太监大多心理变态的原因。

    法律规定,如果这玩意儿受损,绝对是“重伤”级别的,比剁手还可怕。

    但是一脚怎么够呢。

    我又狠狠踹了下去,一脚、两脚、三脚、四脚

    我是有伤在身,但是这点力气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吴云峰,简直力大无穷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我最爱做的事了。

    吴云峰的惨叫响彻整个夜空,我怀疑这一刹那整个县城的人都听到了。我不知道踹多少脚才算废了,但估摸着把他两个蛋都踹碎就齐活了,吴云峰叫得越是凄惨,我就听得越是痛快。

    我可能也有一点点变态了。

    我都不敢想象自己能有这么狠,以前的我绝对做不出这种事来,我这样的一个老好人,骂人都不太敢,哪敢打人?

    但是今天,做的十分顺畅、痛快。

    可见,人都是逼出来的。

    四周的人也被我的狠毒给吓坏了,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大家也都乐呵地看着热闹,帮我按着吴云峰四肢的人更是十分卖力。

    我都不知道我踹了几脚,但是吴云峰的惨叫声越来越弱,到后来几乎快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也估摸着差不多了,哪怕他那俩蛋是铁做的,也该被我给踹碎了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停手的时候,旁边突然窜出一个肥胖的身影,一把扑在了吴云峰的身上。

    竟然是宋小鱼。

    宋小鱼抬起头来,泪流满面地说:“张龙,别打他了,我求你了!”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着宋小鱼。

    不不是你叫我废的吗,你这又玩的是哪一出?

    “拜托,求求你了,放过他吧!”宋小鱼哭得更凶,眼泪淌过她那张肥大的脸,声音也充满了凄凉和难过,真是闻者伤心、听者流泪。

    但是宋小鱼一边哭,一边冲我挤挤眼睛,意思是差不多可以了。

    我:“”

    说真的,我不知道宋小鱼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如果她想救吴云峰,一开始就冲出来,我也不会不卖她面子。

    她却偏在吴云峰已经彻底废了的时候才出来

    好吧,你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我把脚收了回来,冷冷地说:“让他滚吧!”

    宋小鱼这才把已经昏厥过去的吴云峰背了起来,哭哭啼啼地走了,在场的人无不夸她有情有义,实在是个好姑娘啊!

    我:“”

    看着宋小鱼逐渐远去的背影,我只能说这个世上让我不明白的东西太多了。

    宋小鱼离开后,现场再度回归平静。

    大家各忙各的,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我也出了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自此之后,吴家算是彻底倒台了吧,宋家应该没事本来,我不会放过宋大鲵的,他也没少对付我二叔,但是现在因为宋小鱼,我也只能放过他了。

    没错,宋小鱼的面子就是这么大。

    在我心里,宋小鱼已经和“朋友”两个字画上等号了。

    刚才殴打吴云峰,我也确实脱了力,腰上的伤更严重了。我看看仍旧在往外抬的伤者,决定再等一会儿,所以一屁股坐在门口的台阶上。夜空很安静,地上发生的这场混战,根本影响不到那片广袤的天空,不过沧海一粟罢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有人一屁股坐在我的旁边。

    是二条。

    二条左看右看,迷茫地问:“张龙,虎子呢?”

    我刚才看到赵虎把韩晓彤送到救护车上,之后去哪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但我现在也没力气找他。

    我无奈地说:“你把你的墨镜戴上,自己找找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戴”二条固执地说:“我又不是瞎子,别人看见多傻。”

    好吧。

    你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看见赵虎远远地奔了过来。

    哎,他什么时候跑那么远的?

    他去干什么了?

    我注意到他手里还端着个盆,不知里面放着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?

    我对二条说:“赵虎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在哪?”二条惊喜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赵虎已经奔到我们身前。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赵虎用力一泼,盆里的东西全部撒在二条身上。

    红色的、粘稠的、腥臭的,染了二条一身。

    二条傻了。

    我也傻了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“什什么东西?”我吃惊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黑狗血”赵虎气喘吁吁:“辟邪用的,好不容易才搞来的。”

    接着,赵虎把盆往地上一丢,冲着浑身是血的二条说道:“兄弟,我很感谢你能回来帮我,但是咱们阴阳两隔、人鬼殊途,你还是回去该去的地方吧,我一定会常常去祭奠你的”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赵虎这是把二条当鬼了啊!

    我说赵虎看到二条归来,怎么一点都不开心,二条和他说话,他还神色复杂地说随后再说,当时还以为他是急着想要报仇,现在才知道是把二条当鬼了,以为二条是个死人!

    周围的人全是一脸“”的神色。

    赵虎气喘吁吁,又从怀里摸出一大把糯米,往二条身上洒着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大慈大悲观世音,上帝保佑耶稣安好,急急如律令,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让我兄弟尽快安息”

    “虎子我不是鬼”二条身上又是血又是米的,绝望地说:“我还活着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证明?”赵虎继续念叨着悼词。

    “我有影子!”二条指着地上说道:“死人是没有影子的!”

    赵虎低头一看,愣住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真活着啊!”

    赵虎张开双臂,紧紧拥抱住了二条,两人放声大哭、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旁边的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也始终无法加入到他们中间去

    “张龙,你咋不哭,二条还活着啊!”赵虎冲我嚷嚷。

    “我早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二十分钟以后,赵虎和二条都洗干净了,重新来到我的身前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时间,我也简单包扎了下我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后事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,伤者基本都被送往医院,我们也终于能坐下来好好说会儿话了。

    二条便给我们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他那天背着红红跳崖,还没落入河中,就被人一把抓了回来。

    不是山上的人,而是山下的人。

    二条是在落崖的过程中被人抓回去的。

    据二条讲,山崖中间有个洞,洞里住着一位世外高人,就是这个高人把他抓了回去。那位高人一副野人打扮,头发乱的像鸡窝,不知几年没清理过,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烂烂,不知几年没有换过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忍不住看向赵虎。

    赵虎恼火地说:“不是我!”

    二条继续讲。

    高人救了二条,并且问他为啥跳崖,二条便把自己的经历完完整整讲了一遍,高人说:“这么点事不值得跳崖,不就是媳妇死了吗,我帮你救活她。”

    二条听说红红能活,当然万分欣喜。

    但高人说,想活过来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可以的,需要把红红的三魂七魄都找回来,重新注入到红红的体内,才能让红红活过来。

    可惜红红死好几天了,三魂七魄不知游离何处,需要花点力气才能找到。

    二条当然愿意,说愿意跟着高人一起去找。

    但在离开之前,二条要来和我们告别,所以才有了今天晚上的一幕。

    故事讲完了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我俩想的一样。

    我们一个字都不信。

    我们确定,二条是他妈的被人给骗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