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03 放人、撤退 为晴栀菀歌911566的玉佩加更

103 放人、撤退 为晴栀菀歌911566的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越狱?

    怎么可能!

    我承认我二叔是很有本事,就连骆驼都不敢和他硬碰硬地耍狠,可要说我二叔有越狱的本事和胆子,我是打死都不信的!

    不光是我不信,刘局也不信。

    刘局知道拘留所的防守有多严格,一般人不可能越得出来——退一万步说,就算我二叔真的越出来了,那他不赶紧跑,还来这干什么,不把现场的数十刑警放在眼里面吗?

    那可是全副武装、荷枪实弹的刑警啊!

    所以,无论吴云峰和骆驼怎么撺掇,刘局始终不动声色,询问二叔:“张宏飞,你是怎么出来的?”

    刘局还是比较聪明的。

    二叔却不答话,仍旧微笑地看着刘局。

    刘局有些恼了,很想给二叔点教训看看,但是看着二叔自信的脸,又实在有点心虚,所以拿出手机,准备打个电话问问。但他刚拿出手机,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,刘局一看来电显示,立刻恭敬地接了起来:“楚局,您有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能让刘局这么恭敬的叫“楚局”的,只有那位刘局的顶头上司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楚局在电话里说了什么,刘局立刻点头哈腰地说是、是,我知道了,我马上办……

    挂了电话以后,刘局抬起头来,神色复杂地看了对面的二叔一眼。

    二叔却始终面色不改。

    骆驼也察觉到了情况有些不妙,立刻询问刘局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刘局低声说道:“张宏飞不是跑出来的,是上面打了招呼放他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放出来的,哪个上面?”骆驼吃惊不已:“不是证据确凿吗,凭什么说放就放,谁啊来头这么大,张宏飞要有这么厉害的背景,至于在这当个破服装厂的老总吗?”

    其实我们服装厂算是县里的明星企业、纳税大户了,但在骆驼口中也就是个破服装厂。

    刘局摇了摇头:“不知道,对方来头大到连我都问不出来,楚局只是让我放人,其他就没和我说了,我也只能执行命令!”

    因为我就站在两人身后,两人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,我的心中同样激起万千波澜,二叔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后台么,怪不得二叔跟我和赵虎说别着急,等他出来再说……

    赵虎显然也没想到二叔还有这手,同样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二叔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骆驼也没办法了,低声说道:“放了他就放了他吧,随后我再打听一下他的后台到底是谁,我就不信扳不倒他!”

    刘局却摇了摇头:“不是放他,他已经出来了,和我没有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骆驼更加惊讶:“那是放谁?”

    刘局没有答话,只是为难地看着骆驼。

    骆驼明白过来,紧张地说:“刘局,你不能放了他们啊,放了他们我就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赵虎也明白了,刘局说的是放了我们!

    二叔……真的好厉害啊……

    不光他自己没事,连我们都没事,这得……通天到什么地步啊!

    我看向二叔,二叔的脸色在霓虹灯的照耀下依旧变幻不定,我这个亲侄子也觉得越来越看不透他了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无论骆驼怎么哀求,刘局也没办法,只是挥了挥手,冲着手下人说:“放人,撤退!”

    军令大于天。

    众多刑警纷纷放人,我和赵虎等人也重获自由。骆驼更加慌张,知道刘局一走,自己就完蛋了,连忙说道:“刘局,要不你抓了我吧,我也犯过好多的罪,前几天还差点把赵王爷捅死……我自首,我自首!”

    骆驼知道自己留下来是死路一条,就算不死也得浑身残废,赵虎肯定不会放过他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宁肯被刘局带走,宁肯去坐大牢,也不愿留下来。

    刘局到底和骆驼交情不错,也不愿意看到骆驼落个无比悲催的下场,立刻说道:“你要自首是吧,可以,马上跟我回去,我要好好地审问你!”

    于是,刘局在放了我们的同时,又让人把骆驼给铐了起来,押上警车。

    我们当然拦不住了。

    今晚已经逃了一个叶良,不能让骆驼再逃走了。

    凭借他的关系,如果真的进了局子,最后也会平安无事地放出来。

    我赶紧看向二叔,希望他能制止这一行为,他连我们都能解救出来,留下骆驼肯定不是问题。但是二叔并没说话,始终沉默地望着一切,直到刘局把骆驼带走,他也没有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刑警都撤退了,留下现场的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直到这时,二叔才朝着我们几个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我和赵虎不解地看向二叔,我们现在都知道他的背景通天,但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放过骆驼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二叔说道:“只要他进了局子,我就有办法让他再也出不来了……而且,其实我不太希望你们动用私刑,有些事情还是交给法律去处置吧,你爸不会白白挨刀。”

    二叔一边说,一边拍了拍赵虎的肩膀。

    二叔这一番话虽然官腔十足,和他往日的凶狠作风一点都不一样,可是不知怎么回事,从二叔嘴里说出并不违和,好像他天生就该是这么正气的人。

    二叔这句话一出口,我和赵虎的心都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要骆驼能够法办,也算出了我们心中的一口恶气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收拾一下残局吧,该怎么弄就怎么弄,希望这样的事以后不要再发生了……”二叔叹了口气,倒也没有责怪我和赵虎的冲动,吩咐完了以后,便转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是走了,但我们的事还要继续。

    就像二叔说的,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我们受伤的兄弟很多,需要赶紧送去医院。

    以及,骆驼垮了,我们还要接手他的摊子,大家分分地盘什么的,南霸天肯加起来,就是抱着这个目的,大飞他们当然也不能够白费力气。

    我第一时间冲到走廊里面,我实在是太担心程依依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还靠在墙角,脸色惨白、浑身虚弱,她和我一样都是后腰中刀,只是我还能撑住,她已经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赵虎也是一样,冲到了韩晓彤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”我握住了程依依的手。

    她的手冰凉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没事……”程依依虚弱地笑着:“张龙,我们赢啦!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,我们赢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发现程依依这个姑娘真可以啊,伤成这样竟然还能撑这么久,实在超出我的想象,也改变了我对她的固有看法,看来我以后要重新认识一下她了。虽然我俩是对象关系,但说实话我对她的了解还不够多……

    甚至,还没有周晴多。

    即便程依依撑得住,我也心疼不已,楼外传来救护车的声音,善后的事正在进行中了。

    我想把程依依抱起来,亲自送到救护车去,但我自己也有伤啊,我站起来都费劲了,别提再抱个人了。我试了两下,始终没把程依依抱起来,程依依摸着我的脸说:“傻瓜,这么多人呢,让他们来送我好啦!”

    “我舍不得让别人抱你!”我低声在程依依的耳边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程依依的脸“唰”一下红了,呢喃着说:“以前以为你不会说话,没想到这么油嘴滑舌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教的!”

    我轻轻说了一句,用尽全身力气把程依依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地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当然很疼,每一步都疼,像是走在刀尖上一样,额头上的冷汗也流下来。

    但我就是舍不得放开程依依,一下都舍不得。

    程依依也抱着我的脖子,很紧很紧。

    一直来到门外,亲手把程依依送到救护车上,我才松了口气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背后的鲜血流得更多。

    有人劝我也上车,我说不着急,让其他人先。

    我也不是高风亮节,是我真的还能撑住,我要撑不住了,肯定头一个跳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的身体,确实比以前强悍多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门口喘气,善后工作还在继续,我们这边受伤的兄弟不少,一车又一车的拉走。当然,骆驼那边也有不少伤者,这就和我们没关系了,他们自己处理去吧。

    当然,善后分两种,一种是送医院,一种是整治不服的人。

    除了有条不紊的抬出伤者以外,走廊里面还传来各种哀嚎声、惨呼声。

    其实骆驼都被抓走了,很少有不服的了,有人是在借机发泄私欲。

    比如南霸天,就把北霸天快打出屎了。

    没人会怪这种行为,大家好不容易打赢了一场架,还不能发泄一下了?

    “你他妈的不是很牛逼吗,你再牛逼一个看看!”

    南霸天的嘶吼声响彻整栋写字楼,北霸天的惨叫声也响彻整栋写字楼。

    真的,南霸天今晚要不是跟着我们来了,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有这样殴打北霸天的机会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突然想起什么。

    我的私欲也没发泄完呢?

    我豁然站起,对着身边人说:“吴云峰呢?”

    今晚我谁都能放过,就是不能放过吴云峰,这王八蛋之前不是嘲讽我吗,是该和他算算账了。

    中间那条腿还没废呢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。”众人面面相觑,同时帮我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吴老邪早就被按住了,吴云峰却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“那里!”有人突然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我顺着那人指的方向一看,就见吴云峰已经往楼外的草丛里爬去,月光下面一拱一拱的像是条蛆,可真是个小机灵鬼。

    “把他给我抓回来!”

    我一声大喝,直接乐了出来。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