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02 这个,小机灵鬼

102 这个,小机灵鬼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来的这人我认识,是我们县公安局的副局长,曾经和我二叔也很交好,经常一起吃饭、喝酒。

    这次二叔落难,我就给他打过电话,但是被他“铁面无私”地拒绝了,说是帮不了我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他和骆驼这么亲近,我的心里当然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今晚大胜,可是骆驼对旧城区的掌控还没脱离,和白道上的关系也都交好,刘局帮他也是应该的。只要他还没有彻底垮台,就一定有人帮他!骆驼抓着刘局的手,流着眼泪说道:“刘局啊,你看看吧,我在自己办公室里工作,一帮土匪强盗突然就闯进来,你要为我这个无辜老百姓做主啊!”

    骆驼一边说,一边把自己的断手给刘局看。

    一般人有这情况,早就痛昏过去或是吓昏过去,所以骆驼还是很可以的,没有堕他大哥的名声,只是流了一点眼泪,可以理解。

    刘局看了看骆驼血肉模糊的断手,又看了看地上的一些断指,当时就气得浑身发起抖来,声音都跟着变了形:“太残忍了,太嚣张了,太狂妄了,太狠毒了,太无法无天了!”

    刘局一连用了五个形容词,来表达他内心的震惊和愤怒。

    其实他完全不用这样,作为老公安的他什么场面没见过呢,街头上的流氓斗殴都不知见过多少。赵虎低声说道:“刘局,这事你让我们自己处理,等我和骆驼分出一个高下来了,他能给你的我也都能给你!”

    骆驼之所以能够这么快速的进入旧城区,除了使用暴力,还使用了金钱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没什么钱,只能承诺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贿赂我?!”刘局一下就瞪大了眼:“你以为我是什么人,你又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!好啊赵虎,看来你真是目无法纪到一定程度了,对骆驼使用这种残忍的手段也就罢了,还试图贿赂我这个公安局副局长,我一定要把你抓起来,严格查办!”

    “对,对,把他们都抓起来!”骆驼再次流下激动的泪。

    刘局大手一挥,众多刑警再次按住我们,并给我们戴上手铐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都是一阵无语,看来刘局是铁了心要帮骆驼了,可是如果我们真的进了局子,这案子恐怕再难翻过来了。

    二条也被按住上了手铐,但他不知怎么回事,低声问我:“什么情况啊张龙,难道你们行动之前没有摆平一些事情?”

    还摆平一些事情,看来二条懂得挺多。

    实际上,我们确实没有摆平,我们之前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黑白两道都被骆驼掌控,连我二叔都中招了,我们除了殊死一搏,再无其他办法。如果刘局能再来得迟点,我们还有翻盘的可能,现在怕是要糟啊……

    这些东西我没法和二条解释,只能不断安慰着他,说没事、没事。

    骆驼颤颤巍巍地站起来,说刘局,真是谢谢你了,你真是青天大老爷啊,希望你能为我这个小民做主!

    刘局摆了摆手,说道:“青天大老爷谈不上,但是这些人触犯法律,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,官方也会给你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我们今天晚上的所作所为,确实够得上判刑了,尤其赵虎,把人手指都砍断了,这是故意伤害罪啊。

    可是刘局这么浩然正气,我们心里确实不太舒服。

    他要真的这么正气,就连骆驼一起抓了啊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,他不仅没抓骆驼,还对骆驼关切地说:“先送你去医院吧?”

    骆驼的断手血肉模糊,一般人早就疼得受不住了。其实骆驼也受不住,不然他就不会流眼泪了。骆驼面色惨白、身形微晃,几乎都快站不住了,但他还是倔强地说:“我不去医院,我要亲眼看着他们伏法!”

    嚯,这是仇深似海啊,连医院都不着急去,也要看着我们被抓到公安局去。

    刘局也没办法,只好摆了摆手,让人押着我们下楼。

    骆驼也够坚强,拿着自己的断指,跟着我们一起下楼,明明已经快不行了,竟然还能笑得出来,一边走还一边嘲笑我们,说我们刚才不是很狂妄吗,现在怎么不狂了啊之类的。

    之前还痛哭流涕、苦苦求饶的骆驼,翻身以后立刻变了一副嘴脸,就知道这人究竟是个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赵虎阴沉沉说:“骆驼,你别得意,我就砍你几根手指头,肯定判不了死刑的。你等我出来哈,我出来了肯定继续收拾你。”

    对于赵虎这个坐过牢的人来说,二进宫根本就不叫事。而骆驼在听了赵虎的威胁之后,心底也升起了一丝无言的恐惧,毕竟他已经见识过赵虎的可怕,实在不愿意再面对赵虎这样的敌人了,只能咬牙切齿地说:“刘局,你看看他嚣张到什么地步了!”

    刘局也说:“赵虎,你消停点,你犯的事这么恶劣,能不能出来还不知道!”

    赵虎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我们一众人沉默地往下走去,来到一楼,这里也都被控制住了,四处都站满了刑警,我们的人基本都被按住。我立刻寻找着程依依的身影,很快就在角落里发现了她,她的状况明显不是太好,脸色苍白到像一张纸,显然受伤不轻。

    我立刻着急地说:“刘局,能先送人到医院去么,很多人的情况都不太理想!”

    刘局也认识我,知道我是奇峰服装厂的司机,不满地说:“我要怎么做事,不用你教!你说说你,好好的司机不当,跑来打什么架?”

    赵虎也四处寻找着韩晓彤的身影,发现韩晓彤暂时无虞,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只是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赵虎心里肯定充满自责,从众人中间走过去的时候,始终低着脑袋。

    仍旧一路无言,众人沉默地行走着,但是走着走着,一扇门突然打开了,门里是吴老邪和吴云峰。显然是之前混战开始的时候,吴老邪带着吴云峰躲到门里去的,现在听到局势已经平稳,才出来了。

    吴老邪站着,吴云峰趴着,吴云峰的两条腿都被我打断,已经完全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看到我被警察押着,吴云峰也兴奋不已,大叫着说:“张龙,你也有今天,哈哈哈活该!”

    这个吴云峰确实记吃不记打,都这时候了还要来嘲笑我,当然这也不是第一次了,每次他被我打的时候都会求饶,接着我落难后,他又出来嘲讽。

    看着吴云峰可恶的嘴脸,我只痛恨之前怎么没来得及把他中间那条腿也废掉!

    我没搭理吴云峰,毕竟现在也不是斗嘴的时候,我低着头默默往前走。

    可是吴云峰还不放过我,他已经不能走了,还用双臂撑地爬了出来,跟随着我的脚步,一边爬一边喊:“张龙,你完蛋了,这次你坐了牢,看你以后怎么嚣张!”

    “竟然连骆驼都敢惹,活该你有现在的下场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打断我一条腿,你就赢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最终的人生赢家是我,你只配被我踩在脚底!”

    “你和你二叔一起把牢底坐穿吧!”

    我不想搭理吴云峰,可他始终像只烦人的苍蝇,哪怕爬也要爬过来嘲笑我、讥讽我。

    吴老邪都没管他,可能也是想给儿子一个发泄的机会。

    我们的人基本都被按住,但是因为警力有限,所以分拨押送。我们这些主要的组织者,比如我、赵虎、大飞、黑熊、南霸天等人,被安排在第一拨,大家都低着头,默默地往写字楼外走去。

    写字楼外停着许多警车,我们要被押到公安局去。

    来到门口,刘局大手一挥,说道:“将他们全部押回去!”

    众多刑警便押着我们往车上走,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情况,心里自然百感交集,不知道自己接下来会怎么样,但和大家在一起还是觉得安心。我觉得就算坐牢,能和大家一起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幽幽的声音却传过来:“刘局,好大的威风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刘局立刻抬头去看。

    而我听到这个声音,也是震惊地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声音对我来说实在太熟悉了。

    只见闪烁的霓虹灯下,众多的警车之前,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的两道剑眉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在霓虹灯的照耀下,他的脸色不断变幻,没人看清他的表情,让他显得愈发神秘起来,像是从天而降的神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许多人都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这人竟然是我二叔!

    二叔不是坐牢了吗,怎么会在这里出现?

    刘局也震惊地问:“张宏飞,怎么是你,你不是在拘留所吗?”

    二叔却没答话,嘴角微微撇出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有些诡异,又有些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刘局,张宏飞肯定是越狱出来的,赶紧把他抓起来啊!”趴在地上的吴云峰立刻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小机灵鬼,什么时候都是他反应最快。

    发怔的骆驼也反应过来,捂着自己的断手,有气无力地说:“是啊刘局,他肯定是越狱了,快把他抓起来!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