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01 你,可算来了

101 你,可算来了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&bsp;叶良竟然跳楼了!

    当然这楼不是太高,二楼而已,也就五六米吧,以叶良的身手,跳下去肯定没事。

    但他身上有伤。

    有伤就跑不远,这是常识。

    “我去追他!”

    二条一声大喝,立刻奔到窗边就要跳下。

    但是赵虎拦住了他,摇着头说:“算了吧,以叶良的作风,他既然跳下去了,肯定是给自己留了后路。”

    这么肯定?

    我也奔到窗边一看,就见叶良已经被人扶着上了辆车,不是什么好车,但是足够他逃跑了。

    果然给自己安排好了后路,连他大哥骆驼也不管了。

    他也没法管,这已经彻底败了,还是自己先溜之大吉吧。

    叶良上车的瞬间,回头看了楼上一眼,他的眼神之中没有愤恨,只有不甘和屈辱。就像他自己说的,他不会痛恨别人击败了他,只会痛恨自己不够强大!只这一个眼神,我就知道他以后还会回来的,他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服输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我回头看赵虎,心中不安。

    不能放叶良离开啊,这家伙实在太可怕了,留着绝对是个隐患,这样一个强敌不除,以后睡觉都不踏实。

    “没有办法……”赵虎摇了摇头:“随后再找他吧,先扶我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立刻奔到赵虎身边,伸手拉他胳膊。

    但刚拉到一半,我就重心不稳,两人一起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你搞什么?!”赵虎冲我横眉瞪眼。

    “我也受了伤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用手摸了一下后腰,一把鲜血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伤成这样还能撑这么久,我觉得我已经很可以了,比起之前强太多了。我不由自主地看了罪魁祸首锥子一眼,整个事件的过程中他都没怎么说话,毕竟他更关心的是杜小兰,他已经打过救护车的电话了,但是我想一楼的混战还在继续,医护人员一时半会儿也上不来啊。

    自始至终,锥子都趴在杜小兰的身边,努力叫着杜小兰的名字,让杜小兰千万不要睡。

    其实锥子受的伤也不轻,但他关心杜小兰胜过关心自己。

    我们没有人搭理他。

    虽然锥子的初衷不错,出发点也是好的,但他行事的方法有点不讨喜了,尤其是还伤了我们那么多人,我们不找他算账已经够意思了,实在分不出心再去关心他了。

    “你俩行不行啊,离了我还能活不?”

    二条来到我们身前,伸手把我和赵虎拉了起来。

    二条已经把墨镜摘下来了,他不喜欢墨镜,原因也说过了,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像瞎子阿炳。

    这种心理也能理解,毕竟谁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缺陷。

    二条一脸兴奋,看不出任何的悲伤,是因为救出了我和赵虎吗?

    不再因为红红的事难过了?

    二条看着赵虎,激动地说:“虎子,我回来了,还好没有来迟!”

    赵虎神色复杂地看了二条一眼,说道:“二条,你的事情随后再说,我先去办另外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们都很好奇二条是怎么回来的,毕竟很多村民都看到他背着红红跳河了,那条大河又绝对没有生还的可能。可是现在不是说这些事的时候,毕竟今天晚上的战斗还没结束。

    赵虎从地上捡起斧子,步履蹒跚地朝着骆驼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虎受伤不轻,叶良那狗日的下手确实够狠,之前仿佛不要钱似的猛砍赵虎,简直深仇大恨。虽然只有三刀,可是赵虎身上却血淋淋的,从上到下都弥漫着血迹。

    但这仍旧抵挡不了赵虎为父报仇的决心。

    五刀啊,整整五刀。

    扎在赵王爷的身上,就像扎在赵虎心上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生死未卜!

    没准回到家里,赵王爷已经丧生了。

    父子俩的关系再差,那也是他老爹啊!

    看着赵虎拎着斧子走过去,骆驼靠在墙边,浑身都哆嗦成了一团,时至此刻,他已经失去了所有倚靠,昔日辉煌整个新城区的大佬,如今也不过沦为一条瑟瑟发抖的狗。

    风光不再。

    “不要、不要……”骆驼哆哆嗦嗦地说着:“我会退出旧城区的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来了!”

    但这根本不是旧城区的事。

    赵虎走到了骆驼身前。

    炽光灯下,赵虎的影子格外高大,将骆驼的身体彻底笼罩住了。

    斧子也散发着寒光。

    这才是真正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要你的命。”赵虎阴沉沉地说着:“你捅了我父亲五刀,我就砍你五十斧子,是不是特别公平?”

    五十斧子!

    说是不要骆驼的命,可是五十斧子下去,骆驼也只剩下渣渣了吧?

    可是,赵虎真的敢杀人吗?

    “别、别……”骆驼哆嗦地说着:“我可以赔你钱,我有不少的钱,都可以赔给你,只要你放过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不要你的命。”

    赵虎有点烦了,突然一脚踹倒骆驼,并且踩住了他一只手的手腕。

    狠狠剁下。

    不是剁下了一整只手,而是剁下了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原来是这么个剁法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五十斧子下去,真能不要骆驼的命?

    即便如此,骆驼惊天的惨叫声也响起来。

    谁在这种情况下能不叫啊,那得是多硬的铁汉?

    赵虎再次抡起斧头,又是一根手指剁下。

    惨叫声再次响彻整个写字楼。

    真狠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砰砰直跳。

    我也见过二叔的狠毒手段,同样把对手吓得屁滚尿流过,可像赵虎这么细致又残忍的做法,在二叔身上也没见到过。

    只能说,从职校那种地方出来的人确实够狠……

    我有点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倒也不是心软,毕竟骆驼那么对我二叔,就算是他死了我也觉得罪有应得。

    但是这种场面,确实让我心底有点发怵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我倒羡慕起二条的什么都看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只好转移注意力,回头问二条,说一楼的情况怎么样了?

    我不光牵挂着战局,也牵挂着程依依。

    二条是从一楼上来的,肯定挺清楚的。

    要不是腰上有伤,我已经冲下去见程依依了。

    “一楼没事。”二条说道:“本来快不行了,但是关键时刻我赶到了,三下五除二地干掉不少骆驼的人,所以韩晓彤她们又重新占据了优势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听着像吹牛逼。

    但从二条的口中说出来就不是吹牛逼了。

    他确实有这个能耐。

    以一己之力颠覆全局的能耐。

    “程依依怎么样了?”我松了口气的同时,赶紧问出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二条似乎陷入思考:“应该没事,我好像恍了一眼,她在墙角靠着,有人照顾。”

    那就好。

    我彻底松了口气,现在是该收拾残局了,大家该去医院的也要去医院了。

    此战,大胜。

    骆驼的惨叫还在一声接一声地响起,赵虎剁完了他的一只手,又要剁他的另一只手。

    地上一滩血泊。

    还是细致又残忍。

    这是要把骆驼搞成机器猫啊。

    我正想劝赵虎别那么费劲了,赶紧搞定骆驼,好去一楼宣布胜利,同时收拾一下今晚的残局。但也就在这时,门外的走廊上突然传来杂乱的脚步声,人数众多、浩浩荡荡,至少有好几十人!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是我们的人,还是骆驼的人?

    应该是我们的人吧,二条不是说了我们已经占据优势了吗?

    就连赵虎也停下动作,抬头朝着门口看去,同时脚还狠狠踩着骆驼的头。

    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不测的时候,还能拿骆驼来当人质。

    赵虎不“发疯”的时候,既聪明又细腻。

    锥子同样抬起头来,目光里露出一丝期望。

    他和我们想的都不一样,他希望是医护人员。

    人群很快出现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既不是我们的人,也不是骆驼的人,更不是什么医护人员。

    竟然是一群全副武装、荷枪实弹的刑警!

    其实仔细想想,发生这样庞大的混战,刑警出动也是理所当然的,我们这地方就是再山高皇帝远,也不代表完全没有王法了啊!

    只是来得有点快了。

    比我们想象中快。

    在我们的计划中,应该是我们撤退以后,警察才会赶到。

    接着我们接手旧城区,重新开始对旧城区的掌控,搞定官面上的事也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叶良,我们是耽误了不少时间。

    “不许动!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蹲在地上、举起手来!”

    刑警凶狠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办公室内,同时冲进来数十个人,纷纷用枪指着我们。

    除了不要命的悍匪和江洋大盗,没人敢和警察正面相抗。

    赵虎立刻丢了斧子蹲在地上,骆驼当然也不管了,挟持他也没用。

    我也立刻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但是没戴墨镜的二条不知怎么回事,他只察觉有点不大对劲,立刻问我:“张龙,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我刚想回答,几个刑警已经冲到二条身前。

    因为整个办公室内,不肯配合的只有二条。

    “蹲在地上,举起双手!”

    刑警冲他大吼,同时用枪托去杵他。

    二条感知到了危险。

    二条拔出了杀猪刀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我也冲他大吼:“是警察,快蹲下!”

    还好,够及时。

    二条把刀一丢,抱住脑袋蹲在地上。

    刑警迅速把我们几个都按住了。

    看看,甭管今天晚上谁胜谁败、谁输谁赢,谁风光了谁落魄了,警察一来全部玩完。

    局面很快就被控制住了。

    接着,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急匆匆地走到骆驼面前。

    “骆驼,你没事吧?”领导匆忙问着。

    骆驼的一只手都没了,整个手腕处都血肉模糊,巨大的疼痛让他精神恍惚,但他听到声音还是努力抬起头来,看清眼前的人后,眼泪竟然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刘局,你可算是来了……”骆驼激动地说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