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100 瞎子,二条 为春风化堆雪的第2枚玉佩加更

100 瞎子,二条 为春风化堆雪的第2枚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叶良这一动作,我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想用这些石子来干扰二条的感应!

    赵虎曾经跟我说过,二条既聋且瞎,唯独对危险的感应十分敏感,连只苍蝇从他眼前飞过,也会被他一刀斩落下来。这样的反应能力,使得二条在职校的混战中始终立于不败之地,叶良曾经用人海战术去对付二条,一拨接着一拨地上,但就是二条打不过了,也还能转头就跑。

    就算不知该往哪跑,脱离危险总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点,二条至今仍无败绩。

    当之无愧的职校战神、职校第一刀客。

    叶良隐遁的这几年,除了想着怎么对付赵虎,也在琢磨怎么对付二条。他和二条交过许多次手,始终没有办法将他拿下,但他回忆往日的数次战斗,发现二条对不同危险的感应是没有区别的。

    打个比方,比如同时有两个人要打二条,一个用手扇二条的脸,一个用刀砍二条的头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用刀这个肯定更加危险,一般人也会率先对付这个用刀的,至于扇脸那个就无所谓,反正又打不死人。

    但二条不是这样,二条会同时对付两人,不管扇脸的还是拿刀的,都会被他一刀砍倒在地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就是没有主次,对危险的层次无法分辨。

    所以叶良认为,二条大脑里的“感应系统”虽然十分敏感,但却感应不出那个危险强,哪个危险弱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,都需要去应付。

    所以,叶良才想出了这样的法子,先用一把石子去干扰二条的感应,接着“趁乱”一刀斩下。

    看叶良的意思,他应该是首次用这一招,自己也不确定到底有没有效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法子看上去还挺蠢的。

    一把石子就想干掉职校第一刀客,任何人听了都会嗤之以鼻,觉得是个笑话,或者觉得智商被侮辱了。

    像小孩子过家家似的幼稚。

    但偏偏就很管用!

    就像叫两声莫鱼就能让旧城区无法无天的赵虎软成一滩、任人宰割一样,听上去十分的荒诞、可笑和不可思议,但事情偏偏就发生了。

    或许世界就是这样,每一个人都有弱点。

    只要掌握了这个人的弱点,就能轻轻松松将其击败。

    叶良都已经冲到二条身前了,二条还在忙着对付面前的石子。

    叶良都已经把钢刀劈下去了,二条还在忙着对付面前的石子。

    “二条,小心叶良!”

    我大喝了一声。

    二条如梦方醒,似乎明白什么,连忙往身后退,但还是迟了一步,叶良这一刀劈在他胳膊上,顿时皮开肉绽,“唰”的见了红。

    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二条受伤。

    而且是这么简单就受伤了。

    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虽然没有一刀搞定二条,但对叶良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开端了,叶良顿时哈哈大笑起来:“竟然真的管用,竟然真的管用啊哈哈……原来职校无敌的二条,这么轻易就能被人击败!”

    叶良满脸兴奋,一双眼睛充满惊喜,开心到青春痘几乎都要爆出来了。

    曾经始终无法击破的对手,如今终于有了击败他的可能!

    叶良又从怀中摸出一大把石子,朝着二条狠狠挥洒过去。

    没人知道叶良怀里到底藏着多少石子,但他为了这一天显然已经准备已久,哪怕听说二条已经投河自尽,也还随身准备着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由此就能看出,叶良这个人到底有多可怕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的声音再度响起,二条一刀又一刀地斩落石子,因为他分不清哪个是石子,哪个又是叶良的刀,只能全部去挡。

    完全没有注意到叶良已经悄然挥刀斩来。

    “二条,退!”

    这时,赵虎也彻底清醒了,靠在墙角大声提醒二条。

    二条也知道情况不妙,立刻就往后退,总算堪堪躲开。

    但是叶良并不在意,反正他已掌握了对付二条的办法,继续一把又一把的石子挥出,继续趁着二条斩落石子的时候,悄然用刀偷袭。赵虎也不断提醒着二条后退,同时也很努力地站了起来,想帮二条一把。

    但他毕竟有伤在身,叶良之前那几刀不是白砍的,他的身体就是再强也扛不住啊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二条非被叶良杀死不可。

    ——对叶良这样的人来说,真的敢杀人啊!

    赵虎都着急了,说二条,你别管我们了,你自己先走吧!

    二条大叫:“我好不容易来到这里,就是要帮你们一把,怎么能走!”

    我则趁着这个机会,使劲用刀劈着电灯开关,这玩意儿确实被搞坏了,但我可以继续搞啊,把它里面的电路也破坏掉,这样灯就能够灭了,二条就能看清楚了!

    咣咣咣、咣咣咣,我冒着触电的风险,使劲砍着电灯开关。

    为了搞定这个东西,我连骆驼都顾不上了,反正他受伤不轻,也逃不了。

    但也就在这时,二条的声音突然幽幽响起:“张龙,别费劲了。”

    我诧异地回头朝他看去,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接着,更诧异的一幕发生了。

    二条的脸上竟然多了一副墨镜。

    叶良也呆住了,手里抓着一把石子,还没来得及撒出去。

    赵虎呆呆地看着这幕,不可思议地说了一声:“卧槽……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为什么惊讶。

    其实我也忍不住想说一声卧槽。

    是啊,二条既然在越黑暗的地方视力越好,那直接戴上一副墨镜不就行了,何必费心竭力地关灯呢?

    这感觉就好像手机就在手里,却到处找手机一样。

    这样的毛病,其实每个人都犯过。

    很简单的问题,其实很简单就能解决,可是大家之前谁都没有想到,也根本没有往那方面想过。

    看着二条给自己戴上墨镜,我突然觉得我好蠢啊……

    我竟然还在这砍开关……

    我真的好蠢啊……

    我想,赵虎应该也是一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韩晓彤要是在场,估计也会这么想自己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算挺聪明吧……

    可是这么多年了,怎么就没一个人想到!

    实在是太蠢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不管怎样,看到二条自己解决了这个问题,我和赵虎发自肺腑地为他感到开心,发自内心地想说一声卧槽,牛逼!

    “本来不想戴这东西的,搞得我像瞎子阿炳似的,要多难看有多难看……”二条喃喃地说着。

    大家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其实他和瞎子阿炳没什么区别,如今戴上墨镜就更像了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,瞎子阿炳戴上墨镜也还是瞎子,二条戴上墨镜就不是瞎子了。

    他能看见了。

    “继续丢石子啊。”二条说:“你继续丢啊。”

    二条气定神闲地看着叶良,冲天的杀气从他身上一点一点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二条一脸不屑和鄙视。

    原来二条也会装逼,而且装得如此清新脱俗、浑然天成。

    “你不丢石子,我可要上了。”

    二条重新握紧了杀猪刀,朝着叶良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用别人提醒他几点方位了,因为他自己就能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叶良却还不信邪,真的丢了一把石子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已经没用,二条根本不管那些石子,狠狠一刀朝着叶良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良慌慌张张地举刀就挡。

    叶良的实力不错。

    能和赵虎战个不相上下,当然实力不错。

    即便是强到匪夷所思的二条,也无法瞬间就搞定叶良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、叮叮当当!

    两柄钢刀相撞,无数火花四溅,一场激烈的战斗已经开始。

    但是行家一出手,就知有没有。

    二条也不是个练家子,从来没有经过任何专业训练,可他在“砍人”上就是有种超越一切的天分。

    无论速度还是力量,仿佛都不是人力可以达到的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叶良就扛不住了。

    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二条一刀斩下,正中叶良胸口,一条狭长而恐怖的伤口顿时撕裂。

    鲜血弥漫。

    宛若梅花。

    叶良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然,他还能站起,捂着自己的伤,咬牙切齿地看着二条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,自己不是二条的对手。

    再怎样也不过是困兽之斗。

    二条也没继续进攻。

    而是转头看向赵虎。

    “虎子,这家伙劈了你几刀来着?”

    赵虎低下头,审视着自己身上的伤。

    赵虎挨这几刀的时候,还处于意识迷乱的状态,所以并不知道自己挨了几刀。

    不等赵虎开口,我便立刻说道:“三刀!”

    我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赵虎挨那三刀的时候,我的心里无比痛苦,就好像是我自己挨得一样。

    “对,是三刀!”赵虎肯定了我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二条说道:“叶良,你也知道我们兄弟的规矩,挨一刀、还十刀,所以我今天也不要你的命,砍你三十刀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三十刀!

    三十刀劈下去,这人就算不死,也彻底残了吧?

    二条说到做到,立刻挥舞着杀猪刀,朝着叶良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叶良根本不敢反抗,步步往后退去。

    一直退到窗边。

    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然而二条刚举起刀,叶良就撞破玻璃,接着身子往后一仰,栽了下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