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97 赵虎,败了 为春风化堆雪的第1枚玉佩加更

097 赵虎,败了 为春风化堆雪的第1枚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都这时候了,叶良还有心情调侃,说明他是真没有把赵虎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如同猛虎下山一般的赵虎,让旧城区众流氓心惊胆战的赵虎,在叶良眼里仿佛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其实赵虎也是个话痨,按他平时的作风,肯定要和叶良斗嘴斗个不停,很多搞笑的话语也会层出不穷。但他现在没有,始终一语不发,仿佛是个哑巴,沉默地挥起斧头,再次麻利地劈斩下去。

    铛铛铛、铛铛铛!

    赵虎不断劈出斧头,而且速度越来越快、力道越来越大,有种想要一口气干掉叶良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感觉我能理解他,他心中的顽疾没有那么容易治好,我猜他只是暂时克制住了,暂时没有露出马脚,才想急于干掉叶良。

    趁着自己没有“发病”之前。

    叶良一开始还能轻松抵挡,还能时不时地开两句玩笑,说赵虎啊,这招你使得没有以前好了;赵虎啊,你到底吃饭没有;赵虎啊,是不是白玫瑰把你的身子给掏空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随着赵虎的招式越来越凌厉、越来越威猛,叶良也不得不闭上了嘴,专心致志地应付起赵虎的攻击来。

    铛铛铛、铛铛铛!

    一刀一斧不断相击,火花以肉眼可见的形式四溅,两人的每一招、每一式都危机重重,稍不小心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状态。凭我现在的实力,肯定没资格去评判他们两个,但是我能看出他俩都没受过什么专业训练,完全都是凭借经验自创出来的攻击、防御招式。

    凭借本能去攻击,凭借本能去防御。

    看上去和街头流氓打架没有区别,却又比普通流氓的段位高出太多。

    每一招、每一式都平凡无奇,可又蕴藏着巨大的能量和冲击力。

    我敢打赌,除了二条这样的天才,以及我二叔那样经过特殊训练的尖兵,整个县城绝对没人是他们两个的对手。

    赵虎突然一个转身,手中的斧子以一百八十度旋转,朝着叶良的腰部狠狠劈斩过去。

    就这一个动作,我觉得即便是专业的练家子都未必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没经过什么专业训练的猛虎,一样可以成为百兽之王。

    嗡嗡的响声划破空气,仿佛世间万物都要被一斩为二,不过叶良还是关键时刻抽刀回挡,拦住了这霸道之极的一斧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又是一声清脆的击鸣,叶良拦住是拦住了,但双脚也往后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这是二人交手以来,赵虎第一次把叶良击退。

    赵虎的脸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,眼神空落落地像具死尸,最初的怒火也消失不见,毕竟他自己也知道,愤怒带来的不是好处,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,才能掌控全局。

    “哇哇哇……”叶良定住脚步,惊喜地说:“可以啊赵虎,坐牢这么多年,实力不退反进。老实说,在牢里是不是碰见什么高人,传授了你两招?”

    牢里确实有高人,但赵虎碰没碰见过,这我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赵虎也没有说。

    赵虎似乎打定主意不跟叶良说半句话,只是将手里的斧子举起来指向叶良。

    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哎,别搞得这么严肃嘛,这可不像你啊赵虎,以前咱俩打架的时候,总是一边打一边骂,我很怀念那时候呢……”叶良笑眯眯的,说道:“据我所知,你的变化也不大啊,在旧城区横行无忌的时候,也是俏皮话一句接着一句,听说还爬到路灯上看热闹,见了大飞就喊儿子,在这一块挺乐呵啊,怎么到我这就这么沉默了呢?”

    叶良真是可怕,几乎将赵虎查个底掉。

    就像他自己说的,连我这样的小角色都调查过了,怎么可能不好好查赵虎呢?

    但赵虎还是不理会他,一双眼睛如同死水。

    骆驼有点急了,捂着肚子、喘着粗气说道:“叶良,别你妈废话了,赶紧把那家伙给我干掉!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叶良一声大叫,再次挥舞钢刀朝着赵虎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刀一斧,再次交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的动作都很快,几乎到了眼花缭乱的地步,我的肉眼几乎都快捕捉不到了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,我也总算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将遇良才、棋逢对手,赵虎和叶良真就如同两个宿命般的对手,谁也斗不过谁,谁也拿不下谁,其中一方偶尔取得一点优势,另外一方马上就会弥补回来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两人仍在不停地斗着、打着,暂时谁也没有取得决定性的优势。

    “叶良,你他妈的快点……”骆驼是真着急了,他的伤势十分严重,赵虎那一斧子差点砍去他半条命,他必须得尽快去医院了,否则流血也得流死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锥子就对我手下留情一些,虽然也捅得我几乎无法动弹,但是状况要比骆驼好得多了,起码没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知道了!”

    叶良答应着,手上的钢刀不断舞动,却始终无法击破赵虎手上的斧子。

    叶良显然也有点烦了,说道:“赵虎,你别挣扎了吧,我们的人还是挺多,迟早会杀上二楼来的,到时候被人群殴的滋味也不好,你就认输算了!”

    叶良说得没错,韩晓彤和大飞他们就是再强,也不可能一直拖着骆驼的人,对方毕竟人多,迟早会攻破的。

    人一上来,赵虎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但赵虎还是不肯言语,始终一斧子又一斧子地劈着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良突然愣了一下,看着赵虎身后说道:“莫鱼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一句话,赵虎的动作顿时一僵,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惊骇。

    叶良则趁机狠狠一刀劈下,正中在赵虎的胸膛之上。

    叶良这一刀多狠啊,赵虎直接翻倒出去,身上的破衣烂衫都被斩开了一大截,鲜血顿时如同梅花一般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赵虎还是颤颤巍巍地回过头去,看看到底有没有莫鱼。

    当然没有。

    身后空无一物。

    叶良则哈哈大笑起来:“真是太有意思了!赵虎啊赵虎,没想到传闻是真的啊……那我再来试试看吧。”

    叶良继续看着赵虎身后,沉沉地说:“莫鱼,你干嘛呢,浑身都是血啊……哎,哎,你掐赵虎的脖子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的双眼之中满是惊骇和恐怖,浑身如同筛糠一般哆嗦起来,脸色也变得纸片一样煞白,双手不断在空中乱挥乱舞,显然已经陷入梦魇之中,声音更是颤抖而绝望:“莫鱼,你别过来,我会帮你报仇,我一定会帮你报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叶良笑得更放肆了,挥手又在赵虎身上砍了一刀,直接把赵虎砍得骨碌碌翻滚出去,斧子也跌落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赵虎却像感觉不到似的,仍旧浑身哆哆嗦嗦,眼神空洞却又充满恐惧,双手像是盲人一样挥打四周,像个精神异常的神经病人,不断喊着不要、不要,整个人都疯疯癫癫的。

    声音凄厉、举止怪异。

    现场的人当然都被这幕震惊到了,就连趴在杜小兰身边的锥子都回过头来,不可思议地看着赵虎,完全不知道赵虎这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骆驼也是大吃一惊,不可思议地说:“这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以前杀过赵虎的一个兄弟,叫莫鱼。后来啊,这件事就成了赵虎的心魔,因为他觉得莫鱼的死和他有关,所以他很自责、内疚,从这件事里走不出来了,别人只要一提莫鱼的名字,他就会像犯病一样神经兮兮的……”

    叶良一边解释,一边又在赵虎身上砍了一刀。

    现在的赵虎,已经沦为叶良手上的玩物,完全没有了任何抵抗能力。

    而我看着这幕,脑中也是嗡嗡直响,我就担心赵虎的缺陷被叶良给利用了,虽说这事只在小范围里流传,知道的人不多,可谁敢保证不传到叶良耳中?

    而且,叶良这么关心赵虎,仔细打听赵虎的一举一动,想来赵虎在牢里的种种经历,他也知道的清清楚楚吧?

    看着蜷缩在地、哆哆嗦嗦的赵虎,叶良别提多开心了,仿佛拿住了赵虎的七寸,这就是他人生中最得意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他娘的……”骆驼都快喘不上气来了,还有气无力地说:“有这法宝,咋不早点拿出来用?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想试试这么多年过去,赵虎的身手是进步还是退步了嘛。结果还和以前一样,和我不相上下,真是没意思啊……您老又快撑不住了,所以我就放了大招,早点收拾他吧。”

    叶良一边说,一边举起钢刀,对准了脚下抖个不停、魂不守舍的赵虎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快把他杀了,回头我找人帮你顶罪……”骆驼喘着粗气,欣慰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良看着脚下完全没有任何还手能力的赵虎,阴沉沉说:“赵虎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和条狗有什么区别?你最大的缺点就是太重感情,莫鱼明明是我杀的,你却把责任担在自己身上,这么多年始终无法挣脱枷锁,并且渐渐变成心魔。

    就凭这点,你就没资格做我的对手,像我一样无情无义多好,你看我多喜欢白玫瑰啊,但是她要拦我的路,我一样能砍死她,我从来不会觉得自责,我只痛恨自己没别人强!赵虎啊赵虎,最终你还是败在了我的手上!”

    叶良说着,狠狠一刀朝着赵虎剁了下去……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