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96 宿命般的决斗

096 宿命般的决斗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意外再次发生。

    所以说,人真的不能得意忘形,尤其还未真正取得成就的时候,最好先把得意的嘴脸给收起来,否则很容易就被打脸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不怪锥子。

    毕竟连骆驼都以为叶良已经被搞定了,刚才还气得跳脚,破口大骂叶良是个废物呢。

    只能说,叶良真的是太强了,能在职校那种地方混出头,还和赵虎斗得不相上下,怎么可能是一般人呢?

    锥子心中的震惊远远超过现场的每一个人,他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叶良后腰里还藏着一块海绵。捅人无数的锥子,心高气傲的锥子,终于在叶良这条阴沟里翻了船。

    在锥子还处在癔症中的时候,叶良已经狠狠一刀劈向锥子。

    按说,锥子没有那么容易被对付的,虽然他不是二条的对手,但和叶良也能斗上几个回合,“打遍旧城区无敌手”不是吹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惜他的心中实在太震惊了,震惊到连还手和反抗都忘记了,被叶良连续削了几刀之后才反应过来,但是为时已晚,身受重伤的他无力地倒在地上,想要再站起来显然已经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其实锥子智商还挺高的,身为警察之子的他,早早就懂得谋划、布局,还把杜小兰安排在大飞身边,轻轻松松就把大飞给收服了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比叶良还是嫩了点。

    锥子趴倒在地,浑身是血、气喘如牛。

    这样的他,我不是第一次见了,二条就削过他两次,也是差不多的模样,算是个可怜人了。

    他对旧城区的“志向”很好,初衷也是好的,就是有点心高气傲,他要稍微学点他爸的作风,和大家都搞好关系、团结一致,哪有现在这些破事?

    叶良把脚踩在了锥子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就你这么个废物,还想阻止我们进入旧城区?”

    叶良阴沉沉地笑着,很放肆地在锥子头上踩着,像是把锥子当成一条臭虫,来回使劲地碾。

    锥子的脸都被踩变形了,一双眼睛也充满了怒火,但他始终牙关咬紧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他还能说什么呢,成者王败者寇的事啊。

    我则幽怨地看着锥子,心想你要是不那么自大的话,咱们早就联手一起干掉叶良了,还我们没有资格和你合作,现在傻逼了吧?

    当然,我肯定不会当他面说的,我自己还处在狼狈的状态中,哪有资格去嘲笑他。

    靠在墙角的骆驼则大声笑了起来:“好啊叶良,老子没看错你,真他妈的痛快啊!”

    骆驼受伤不轻,也是站都站不起来了,而且十分痛苦,每动一下都会牵扯到伤,让他的面部表情十分扭曲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很放浪地笑着,显然内心实在太愉悦了,再痛苦也要大声地笑,还有什么比逆袭、翻盘更爽的呢?

    所以奇葩的一幕就发生了,骆驼一边笑,一边哎呦呦地喊疼,倒抽了一会儿凉气,再继续哈哈哈地笑。

    看上去跟个神经病似的。

    叶良也嘿嘿笑着:“那是,我要没点本事,怎么做您手下的二号人物呢?”

    一边笑,一边用脚碾着锥子的脸。

    骆驼说道:“好了,别得意了,赶紧再把赵虎干掉。”

    骆驼可不希望得意忘形的事再发生在叶良身上,叶良则看了赵虎一眼,阴沉沉说:“他嘛,我不着急,一会儿再好好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说来也怪,整个过程之中,赵虎始终面无表情,脸上也毫无波澜,仿佛早就知道会是这样。

    最了解赵虎的是叶良,最了解叶良的也是赵虎。

    所以赵虎知道,锥子根本干不掉叶良。

    赵虎也很耐心地等着叶良。

    叶良继续碾着锥子的脸,喃喃地说:“怪了,那个叫杜小兰的女人怎么还不出来,不打算把锥子送到医院了吗?”

    叶良连杜小兰都知道,看来确实没少做锥子的工作。

    锥子会输,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叶良说完那句话后,真的有个女人小心翼翼地从门外走了进来,果然是杜小兰。

    其实我至今都搞不明白锥子和杜小兰的关系,但是我猜这个曾经甘愿在大飞身边受尽欺辱的女人,一定十分喜欢锥子,否则不可能做到这地步的。

    看到杜小兰现身,叶良笑呵呵说:“真的来啦,快把锥子送到医院去吧,以后归隐田园别出来了,旧城区已经是我们的了。”

    这意思,就是放过锥子了。

    杜小兰一脸感激,立刻走过来要带锥子离开,但她刚刚蹲下身子,想把锥子背起来的时候,叶良突然狠狠一刀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锥子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吼。

    和之前锥子捅程依依时,我那声绝望的嘶吼差不多。

    但是没什么用,杜小兰就像一片纸做的风筝,无力地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胸前一道硕大的口子,鲜血正在不断喷涌而出。杜小兰的上半身迅速被染红了。

    “不,不!”

    锥子痛苦地嚎叫着,吃力地朝杜小兰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虽然我很恨锥子,可是看到这幕,也只能叹口气了。

    我想起了我的程依依,她也还受着伤,虽然没杜小兰这么严重,但也时刻牵挂着我的心,可惜我连动都动不了了,既帮不了赵虎,也看不了程依依。

    杜小兰已经说不出话来了,面色也惨白地像一张纸。

    不客气地说,看上去都快死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

    锥子抬起头来,红着眼睛质问叶良。

    杜小兰是无辜的啊,为什么要这样伤害她?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叶良反问了一句,似乎觉得这个问题很奇葩,摇头苦笑着说:“锥子啊锥子,你竟然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,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。我啊,当然是为了斩草除根啊,虽然这个女人看上去很是人畜无害,也完全伤不了我,但这东西谁说得准,还是小心为妙吧。我跟你说哈,你可以跟对面那个叫赵虎的取取经,当初他有个叫莫鱼的兄弟就死在我手上,当时的他可比你难过多了,你不妨问问他是怎么撑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叶良一边说,一边笑嘻嘻地看向赵虎。

    叶良终究还是提到了莫鱼。

    我知道莫鱼是赵虎心中最痛苦的一段回忆,每当想起莫鱼都会呼吸急促、面色惨白,而且情况严重到连叶良的名字都不能听。

    所以,当叶良冲到二楼的时候,我最担心的就是赵虎的状况,不过后来看他面不改色,心里还是稍稍松口气的。但是现在叶良提到莫鱼,我的心里又忍不住紧张起来,立刻抬头去看赵虎的反应。

    还好,赵虎依旧面不改色、不动如山。

    可是不知怎么回事,我的心里还是非常担心,总觉得赵虎平静的外表下,似乎隐藏着巨大的波澜。

    只是他隐藏的比较好罢了。

    他在忍、他在藏,尽量不把自己的缺陷暴露出来。

    实际上,暴风已经席卷他的心灵,并且摧残着他的精神!

    锥子扑在杜小兰的身上,仍在歇斯底里地哀嚎着、怒吼着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的烦。”

    叶良狠狠一脚踢出,将锥子和杜小兰踢得翻滚出去。

    杜小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锥子努力爬到她的身前,一边叫着杜小兰的名字,一边绝望地嚎叫着:“来人啊,有人吗……”

    但是哪里有人。

    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

    锥子回头看向了我,几近于哀求地冲我说着:“张龙,来帮帮我!”

    他是想让我帮他把杜小兰送到医院。

    但我哪里还有力气,但凡我有一丁点的力气,我就冲过去帮赵虎了啊。

    我只能冲他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而叶良,也举起了自己的钢刀,指着赵虎说道:“来吧,现在轮到咱们俩了,你不是期待这个局面很久了吗,现在就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!”

    属于叶良和赵虎的宿命之战,终于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赵虎没有任何废话,手持斧头朝着叶良冲了过去!

    其实我很少见到赵虎动手,以前都是他叫二条搞定一些敌人,偶尔动手也没显出过他的真本事,大飞、黄大狗等人在他面前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毫不夸张地说,赵虎一路都是碾压过来的,从来没人见识过他真正的实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赵虎朝着叶良冲过去的时候,我才见识到了他真正的威猛和霸道。

    这才叫做下山猛虎!

    我从赵虎的眼神中看到了狠毒、杀气和怒火,他是真真正正地想要杀了叶良。

    但这不算什么,符合我心里对赵虎的想象。

    真正让我感到惊喜的,是赵虎似乎并没受到“叶良”和“莫鱼”这两个名字的影响,正常发挥出了他本该就有的实力。我相信程依依没有对我撒谎,我也见到过赵虎提到叶良时的无力,但是他现在隐藏的真的很好,就仿佛没有那个缺陷似的。

    能够克服自己心中最大的梦魇和恐惧,我真为他感到骄傲。

    “干啊,干死他!”骆驼兴奋地大叫着。

    赵虎如箭一般窜到叶良身前,犹如力劈华山一般,举起手中锋利的斧子就劈,空气仿佛都变得炙热起来。

    叶良则不慌不忙,双手举起钢刀就挡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金属交鸣传来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赵虎没有击退叶良,两个人都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一刀一斧,僵在半空。

    “不错嘛赵虎……”叶良阴沉沉地笑着:“坐牢这么久了,身手还不减当年啊!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