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95 我爸,是个警察

095 我爸,是个警察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看到赵虎身陷骆驼、叶良、锥子三个人的包围之中,我一个被捅了一刀、已近半废的人别提多绝望了。

    可我怎么都没想到,锥子竟然捅了叶良一刀!

    这实在太意外了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的意外真是频频发生,很多事情都超出了我的想象,也印证了赵虎的那一句话: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
    有句老话说的没错,谁也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来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的变化,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。

    我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一幕,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是花掉了。

    和我一样傻眼的还有骆驼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的……”骆驼面色惨白、捂着肚子,靠着墙角无力地蹲了下去,“你还聊不聊了,哪来那么多的废话?叶良,你真他妈是个废物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我才发现,骆驼的肚子不断往外冒血,原来赵虎已经劈过他一斧子了,只是叶良的到来才制止了惨剧继续发生。

    骆驼还指望叶良和锥子联手干掉赵虎,结果转眼间就出现了这样的事,气得他不断骂骂咧咧,别提心里有多愤怒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虽然我不明白锥子为什么要这样做,但是趁着锥子干掉叶良,赵虎可以肆无忌惮地干掉骆驼了。

    一波三折,还是我们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啊!

    我的一颗心狂跳不止,忍不住想开瓶香槟,给赵虎提前开庆功宴了。

    但赵虎却没有动,而是握着斧子,面色冰冷地看着叶良。

    是要确定叶良倒下去了才动手么?

    也是,把后背交给叶良这样的死对头来说太危险了,赵虎的谨慎确实令人敬佩,反正骆驼已经是瓮中之鳖,不必急于这一时了。

    叶良还没倒下。

    叶良转过头去,用一种极其愤怒的神色冲锥子说:“你他妈有病么,捅老子干什么?”

    锥子面无表情地说:“我是旧城区的人,当然要维护旧城区,绝不允许任何一个外人染指这里!”

    原来锥子的想法从未变过。

    虽然我不明白锥子为什么对旧城区有这么大的执念,甚至将这当做自己唯一的目标——可他既然想这么做,又何必在下面对付我们,还给我、黄大狗、程依依分别来了一刀?

    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,大家齐心协力一起干掉骆驼不行?

    锥子就好像明白我在想什么似的,突然回头冲我说道:“当初,我想统一旧城区对付骆驼,你们不让,现在又被骆驼打得四处跑,活该!看到了吧,我一个人也能办到这件事情,我早说了你们没有资格和我合作!”

    原来锥子知道我跟上来了。

    原来锥子说的我们没有资格和他合作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原来他想一个人干掉叶良和骆驼啊。

    好吧,我服。

    你高兴就好。

    只要能干掉叶良和骆驼,被你嘲讽两句也无所谓,你是电、你是光、你是唯一的神话。

    但你捅了程依依一刀这事,咱们回头必须好好算算。

    “哦,是吗,为什么呢?”叶良回头看着锥子,说道:“你为什么这么维护旧城区呢,跟着我们吃香喝辣不好?”

    说到这个问题,其实我也挺好奇的。

    锥子对旧城区似乎有着一股奇怪的执念,他把阻止骆驼的进攻当做人生目标,而且能够冠冕堂皇地说出来,气势和路飞说要当海贼王、鸣人说要当火影忍者的时候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简直是个怪人。

    竟然还有人把这当目标的……

    如果说今晚的混战是一条食物链,那么锥子已经站在了接近胜利者的一环,所以他表现的也比平常更多话了,显然十分愿意回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状元接受采访一样,再内向的人也忍不住话痨起来。

    毕竟一生就这么一次。

    不抓住这个机会,以后哪里还有可能?

    只是锥子一开口,就震惊到了我们。

    “因为,我爸是个警察。”

    真的,锥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我们现场所有人都是一脸“……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没人明白锥子到底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因为你爸是个警察,所以你才喜欢拿着匕首到处捅人?

    逻辑讲不通啊喂……

    好在,锥子再次解释起来:“我爸曾经是旧城区的警察,他曾跟我讲过一番话,说这世上的流氓是除不完的,死了一批还会崛起一批,与其绞尽脑汁地除掉他们,不如好好利用他们,没事多教育他们、接近他们,反而更有利于治安的和谐,碰到一些问题还能找他们来解决——比如抓个小偷、窃贼啥的,他们往往能够提供很有效的消息。

    所以我爸虽然是个警察,但和旧城区的流氓一向关系不错,大家也很尊重他、爱戴他,真的少惹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锥子顿了一下。

    我们知道,“但是”后面一定还有内容,所以我们也都屏气凝神,听着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但是我爸死了……”锥子沉沉地说:“死在一个毒贩手上。”

    我们心中均是一凛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之前听锥子说他爸“曾经”是个警察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劲了,因为锥子也没多大,他爸也不像会到退休的年龄,原来是因公牺牲了。

    “旧城区以前没有毒贩子的。”

    锥子继续说道:“因为我爸的存在,旧城区的流氓都很给面子,没人会去碰那玩意儿,所以旧城区相比新城区来说干净的多。我爸也曾经跟我说过,他能容忍很多东西,唯独容忍不了毒品这种东西的存在,因为他见过太多因为毒品而家破人亡的悲剧了……但是那天,我爸接到消息,有毒贩子在复兴小区门口交易,我爸立刻赶了过去,和毒贩子展开一场激烈的战斗……

    我爸,就是在那场战斗中牺牲的。

    当然,他当时并没有死,还被送到医院抢救去了。

    后来才知道,那个毒贩子来自新城区,是骆驼把他派过来试水的。

    我爸去世之前,不光同事、领导来看他,就连旧城区的各位流氓也来了。当时我的年纪已经不小,很能明白一些事了,我爸可能是旧城区历史上,第一个同时受到黑白两道同时尊重的人物。

    我爸弥留之际,抓着各位同事、流氓的手,告诉他们说,一定不能让骆驼进来,一定要把骆驼给赶出去,一定不能让毒品染指旧城区……

    我爸热爱这片土地,不希望这片土地变得不干净。

    大家纷纷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骆驼真的没有踩进旧城区,就是因为大家共同的努力,才将骆驼拒在旧城区的门外……

    但是,无论黑道还是白道,更新迭代都挺快的。这才没有过去几年,旧城区就大换血了,当初和我爸交好的同事、流氓,升职的升职,退休的退休,横尸街头的也有,远走高飞的也有……现在的旧城区,也不是原来的旧城区了。

    但是我爸的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行都影响着我,我想报考警校,继续完成我爸的遗愿,可惜警校没有收我……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锥子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用再讲,我们已经全都明白。

    锥子的父亲虽然死了,但是锥子还会继续走他的路,继续维护旧城区的一片安宁。

    用他自己的方式。

    他没考上警校,所以当了一名混子,手持一柄匕首四处捅人。

    曾经打遍旧城区无敌手。

    要不是二条,或许他还在无敌着。

    可惜,既生锥、何生条。

    锥子一统旧城区的计划失败了,还被削进医院住了一段时间,眼看着骆驼势如破竹、百战百胜,心里当然着急。就在这时,吴老邪投靠了骆驼,锥子认为这是个好机会。

    “曲线救国”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反正他这个警察的儿子都来当混子了,再当一回“卧底”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一幕。

    为了维护旧城区的“干净”,锥子可谓煞费苦心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眼高于顶,又因为之前和我们干过仗,所以不屑、不肯和我们合作,认为自己一个人就够了。

    他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这就叫做螳螂捕蝉、黄雀在后。

    锥子讲完了整个故事,办公室里一片沉默,只有骆驼骂了声操。

    骆驼常年猎鹰,如今却被鹰啄了眼,当然十分生气。

    “真是感人的故事啊……”叶良沉沉地说:“你和你爸都是好人……可惜,好人不长命。”

    锥子咬着牙说:“现在不长命的是你!我白刀子已经进去了,再出来的时候就是红刀子了!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定啊……万一是白刀子进去、白刀子出来呢?难道你就没有发现,我中刀都这么久了,脸色一直没什么变化,人也一直站得很稳么?”叶良嘴角勾起一抹邪笑。

    我的心中顿时一凛。

    叶良这么一说,我才发现确实如此,之前我还以为他的体能很强,所以才能站立这么久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如此,也不至于这么久了,脸色都不变一下吧?

    锥子突然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他猛地把刀拔了出来,这才发现自己的匕首上面果然没有任何鲜血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回事?”锥子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因为,你是一个蠢货。”叶良说道:“我们既然杀进旧城区了,不可能不对旧城区的人做调查啊,我连张龙那样的小角色都查得清清楚楚,更何况你这个曾经打遍旧城区无敌手的锥子呢?实不相瞒,你想要做什么,我早就清清楚楚了。”

    叶良一边慢条斯理地说着,一边从后腰抽了一块软软的海绵出来,不屑一顾地随手丢在地上。

    锥子顿时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叶良挥起手中钢刀,朝着锥子狠狠劈了下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