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94 老首长,对不起 为尼玛炸了boom的第3枚玉佩加更

094 老首长,对不起 为尼玛炸了boom的第3枚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县城郊区某号所。

    已经深夜,大部分人都入眠了,呼噜声也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响起,还伴随着管教的喊叫声,显然又有新的犯人被押进来。

    干这行的就是这样,一天二十四个小时,哪怕就是深更半夜,也有可能押来新人。所以,管教们该骂骂,事情还是要办的,手续办好以后,就把人给送进来了。

    新进来的这人是个小偷,也是个惯偷了,在城里还挺有名,大部分人都知道他,但是鸡鸣狗盗之徒,大部分人也看不起他就是了。

    小偷有个绰号,叫小油子。

    小油子也就二十来岁,没啥本事就会偷,都记不清这是几进宫了,五进宫还是六进宫?今晚也是倒霉,在街上摸某个人的钱包,可能是手生了,一下就被人逮住了,送到派出所里。

    派出所的民警一看是他,说还审个屁啊,证据也不用找了,直接送到号所里呆着去吧。

    小油子也无所谓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呆了。

    简直轻车熟路,不用管教怎么引导,就轻轻松松来到了某号门口。

    哗啦啦的铁门打开,管教把小油子送了进去,直接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哎哟呵,这不小油子吗?”

    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了起来,那是一个光头大汉,满脸写着不善。号所的晚上是不熄灯的,所以小油子一进来,就被人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快过来快过来……”光头大汉招着手,让小油子过去。

    小油子一看是他,心里先叫了声糟糕,不过又腆着脸笑起来,三两步窜到大汉身前,蹲下身子说道:“风哥,原来是您老在这当牢头啊!嘿,那我的日子可好过啦,我看到您老可太开心了。”

    小油子虽然混的不怎么样,可到底也是跑江湖的,甜言蜜语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小油子一边说,一边捶着光头大汉的腿。

    光头大汉满意地点着头,说道:“有我在这,肯定有你小子好日子过!不过我得跟你说说,我不是这的牢头。”

    “那谁是?”小油子吃了一惊:“还有人敢抢你风哥的风头?”

    “我风你妈!”

    光头大汉直接扇了小油子一个耳光,才清清嗓子说道:“记清楚了,咱们的牢头是他!”

    小油子顺着光头大汉的目光看过去,才发现“头铺”上躺着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。男人的皮肤有些黑,不过并不影响他的英气,两道剑眉冲天而起,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人物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正在休息,号里虽然进了新人,但他连眼睛都没睁开一下,显然并不稀罕小油子这种小虾米。

    小油子见多识广,虽然不知道这中年男人是谁,但他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十分不凡。

    “风哥,这是谁啊?”

    虽然被光头大汉打了一记耳光,但是小油子仍旧虚心请教,小心翼翼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你连他都不认识?”光头大汉打人打上了瘾,又扇了小油子一个耳光,才低声说道:“这是奇峰老总,张宏飞!”

    “原来他就是张宏飞呀!”小油子摸着自己被打肿的脸,很吃惊地说着。

    张宏飞在县里可是名人,黑白通吃的主,谁没听过他的名字?

    “小点声,我要睡了。”

    床上的中年男人终于开口,慢条斯理地说了句话。

    没错,这个男人就是我的二叔!

    昨天他在税务局被问了一天话,今天就被转移到拘留所来了,据说罪名都认定了,择日开庭就行。有骆驼推波助澜,一切都是这么快,不过我二叔好像并没有当回事,进来以后该干嘛还干嘛,仿佛这是他家似的。

    和小油子一样,我二叔也是第一天被关到这里,不过他的待遇比小油子可好多了,进来基本啥都没干,光头大汉就把牢头的位置让给了他,头铺的床也给二叔睡了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二叔虽然正在走背字,但他的名声依旧很响。

    光头大汉就是长了八个胆子,也不敢在二叔这边造次。

    二叔也没客气,当了牢头,睡了头铺。

    他刚进入梦乡,就被两记耳光的声音给吵醒了,所以不耐烦地提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不是为小油子出头,只是单纯觉得吵到他睡觉了。

    “是,是……”

    光头大汉连声答应,狠狠瞪了小油子一眼,好像噪音都是小油子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小油子战战兢兢,但也从内心里感谢我二叔,要不是我二叔说了句话,还不知道他要挨几个耳光。

    不过光头大汉实在是太无聊了,他已经被关了几个月了,对外面的事一点都不知道,所以就让小油子给他说点新鲜事。

    当然,要小声地说,不能吵到我二叔了。

    小油子说:“今天晚上还真有个新鲜事,赵虎率领旧城区的一众流氓,去端骆驼的老巢了。我进来的时候,他们还正打着呢,不知道打成什么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不等光头大汉说话,二叔已经从床上翻身坐起,吃惊地说:“谁?谁去端骆驼的老巢了?”

    小油子不明白二叔为啥这么大反应,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地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快说呀!”光头大汉又打了他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小油子擦擦鼻血,赶紧就说:“是赵虎呀,以前职校的那个老大赵虎,他带人去端骆驼的老巢了,好像大飞、黑熊他们都去了吧。对了,还有赵虎的一个结拜兄弟,张龙……唉,我感觉挺难成吧,毕竟骆驼那边人多……”

    小油子虽然没资格参与这种混战,但他偷钱包的时候就在写字楼的附近,所以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而我二叔听到这里,立刻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等我几天,怎么那么着急……”

    二叔满脸忧虑、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光头大汉知道二叔被关进来就是因为骆驼,所以小心翼翼地说:“张总,听你这意思,你还能出去啊?”

    二叔大手一摆,说道:“给我找一部手机来!”

    号所这种地方,怎么可能有手机呢?

    但光头大汉有办法。

    光头大汉好歹是做牢头的,要是连部手机都找不来,那可是真白混了。

    光头大汉在号子里东摸西找,床底下、被单里、茅厕边,翻出来一堆小小的零件,接着七拼八凑,一个老式的诺基亚直板手机出现在二叔面前。

    “张总,您用。”光头大汉点头哈腰。

    二叔也没意外,直接拿过手机开始拨号,一边拨还一边喃喃地说:“唉,本来想等几天,看看靠我自己的能力能不能出去……这群孩子太性急了,这是逼我现在就出去啊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二叔的电话已经打通。

    “老首长……”二叔沉沉地说:“对不起,我给你丢人了,我需要你帮忙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写字楼里,混战仍在继续。

    这是我第二次被锥子捅刀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我就被捅得浑身没有力气,连站都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这第二次,也是差不多的情况,但我这一个多月以来也不是白锻炼的,体能也比之前强了太多。当然还是很痛,几乎没有什么力气,可我硬是顶着锥心刺骨的痛,一步步吃力地往二楼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张龙!”

    “张龙……”

    韩晓彤和程依依还在叫我,但我并没回头,仍旧一步步地爬着。

    我知道以我现在的情况,就算是上去了也帮不上忙,但我还是想上去看看,想知道赵虎现在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终于来到二楼。

    二楼还是挺安静的,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人,各自伤痕累累、浑身是血。

    显然都是被赵虎干掉的。

    这里也曾发生过一场激战。

    赵虎的战斗力是强,可他要干掉这些人也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锥子比我走得快多了,我看到他已经走进骆驼的办公室里。

    我也吃力地爬了过去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铁门已经彻底烂掉,仿佛被什么钝器砸过,显然也是赵虎的杰作。

    爬进办公室里,我就看到了四个人。

    骆驼、赵虎、叶良和锥子。

    骆驼靠在墙角,一脸的愤怒和不甘,显然是被逼到那里去的。

    在他身前不远处站着赵虎。

    赵虎手里拎着一把斧子,斧锋散发着寒光,还有鲜血不停滴下。

    显然已经进行到最关键的一步,却被叶良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叶良站在赵虎身后,手里的钢刀同样寒光四射。

    三个人呈三角状态,仿佛三国鼎立,一时间谁也没有动弹。

    初中数学就学过了,三角形是最稳固的形状。

    而锥子,则是刚刚进去,小心翼翼地朝着叶良靠拢过去,显然要和叶良一起对付赵虎。

    没人注意到我,我像具死尸一样倒在门口,根本没人注意到我。

    叶良听到脚步声,回头看了一眼,冷笑着说:“锥子,你可算是上来了,我以为你要被困一晚上。”

    锥子沉沉地说:“那帮垃圾,还拦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叶良冷笑一声,没有答话。

    骆驼则大叫着说:“别聊天了,赶紧把这个家伙干掉!”

    “好的,大哥!”叶良答应,又看向赵虎:“不错嘛赵虎,竟然能走到这来,实在是太让我意外了。不过这有什么用呢,你迟早还是我的手下败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突然猛地愣住。

    叶良的眼神里充满不可思议的神色。

    他慢慢低下头去,看到锥子的匕首已经捅进他后腰里……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