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93 几乎,全军覆没

093 几乎,全军覆没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北霸天?!

    北霸天也在这里?

    听到叶良的叫喊声,我们这边都是为之一震,锥子突然现身已经够意外了,如果还有个北霸天,就更麻烦了啊!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混乱的人群之中,突然有个汉子被砍倒在地。

    那是我们的人,手腕上系着红丝带。

    他倒在地上,捂着自己身上的伤,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人,目光之中也满是惊骇和恐惧,仿佛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强的对手。

    而在他的对面,刚才砍倒他的那个人,确实生得又高又壮,站在那里像一座山。这人面色冷漠,手里持着一柄巨大的开山刀,显然一点没把眼前的人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叶良叫过之后,这个如山一般的男人便转过身去,缓缓朝他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原来他就是北霸天。

    南城南霸天、北城北霸天;地狱空荡荡,恶魔藏人间。

    这几句连小孩子都会颂的俚语,在我们这边确实流传甚广,人人都知道南霸天和北霸天是两个恶魔,绝对不能招惹。

    现场的混战仍在继续,四处都是刀光棍影、鲜血飞溅,哪怕什么都不做,只是站在那里也会被人砍到。

    危机重重。

    除了北霸天。

    北霸天就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面色冷漠地持刀往前走着,两边那些看似凶狠、彪悍、不要命、谁都敢咬一口的家伙,愣是纷纷退避三舍,假装没看到他,就是不小心和他的目光对上,也会迅速转过头去,假装自己还有其他对手,没有对手也会对着墙壁乱舞,仿佛发了癔症似的。

    这才叫做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没人敢主动招惹北霸天。

    很快,北霸天就来到了叶良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找我有什么事?”北霸天问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眼瞎啦,看不到老子被人包围?”叶良骂骂咧咧。

    叶良用这种态度和北霸天说话,说明他的地位已经远远超过北霸天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北霸天刚刚跟随骆驼不久,而叶良则早就做了骆驼手下的二号人物,地位孰高孰低,一眼即明。

    北霸天和锥子一样,并不是个喜欢多话的人,面上也没有露出任何不满,立刻手持开山刀朝着众人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么一冲,阵型必然散掉,叶良也就能到二楼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拖住叶良,我去对付那个家伙!”

    南霸天一声大喝,手持钢刀朝着北霸天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北霸天刚现身,南霸天就注意到了,也知道自己和他迟早会有一战,现在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南霸天和北霸天,就像赵虎和叶良,也是天生的对手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南沟北沟,哦不,南城北城,两个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地方,怎么就较上劲了?要说根源,其实谁也说不清楚,在南霸天制霸南城、北霸天制霸北城之前,南城和北城的小伙子们就水火不容,见了面就非要干一仗的那种类型,据说已经延续几十年了,是个非常优良的传统,所以两个“霸天”上位之后,更加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有人可能会问,这么不对付,不来往不就行了?

    那也不行,别看俩地都挺穷的,可是南城的沙子要往北城运,北城的焦炭也要到南城卖,一来二去非有交集不可。

    看看这事闹的,不打还不行了。

    南霸天迎面而上,拦住了北霸天的去路。

    两个同样高大如山的汉子相对而立。

    相比北霸天的冷漠,南霸天还稍微话多一点,用刀指着北霸天说:“你他娘的投靠骆驼啦?亏老子以前还看得起你,没想到你原来也是条狗!”

    若是别人,北霸天都懒得说一句话,直接挥起开山刀就上了。

    但是面对南霸天,北霸天还是愿意说句话的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我?”北霸天还冷笑着说:“你不是也一样,难道你想在南城那个穷地方呆一辈子?说我做骆驼的狗,你不一样做了赵虎的狗?你敢扪心自问,说自己对旧城区一点野心都没?”

    “放你妈的屁,老子和你不一样,老子是赵虎请来帮忙的!他给老子磕了三个响头,我才肯过来的!”

    南霸天一声大喝,挥舞钢刀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南、北霸天,终于战在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不光地位相当,实力也相当,否则没资格被称为死对头。

    就见火花璀璨,两人你来我往,顿时战了一个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就算失去了南霸天,大飞和黑熊等人也能缠住叶良,毕竟我们之前都是经过精密计算的,也考虑过这种偶然情况的发生,否则刚才锥子现身的时候,叶良就从我们这边冲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大飞真是怂到家了,有南霸天在的时候,狐假虎威他还可以,跟在南霸天屁股后面就好。可是南霸天一走,他就彻底慌了神,不敢去和叶良斗,不由自主地就想往后面退。

    他这一退,阵型就破坏掉了。

    “牢笼”也被破坏掉了。

    叶良就像一头突破牢笼的虎,趁机疯狂往前冲了出去,同时还伴随着他嚣张的大笑。

    “早就说过,你们这群臭鱼烂虾拦不住我!”

    唰唰唰几刀,叶良遇神杀神、遇佛杀佛,迅速冲出重围,朝着二楼奔去。

    没有拖住!

    大飞和黑熊等人都傻了眼,南霸天也注意到了这一情况,一边舞动钢刀,一边立刻扯开嗓子大吼:“还愣什么,快去追啊!”

    大飞和黑熊等人立刻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而这一幕,也落在我们这边人的眼中,韩晓彤立刻大叫起来:“你们不要上去,守好那个通道就好!”

    韩晓彤的主意没错。

    叶良已经上楼,如果大飞等人再上楼去,他们那个通道就没人守了,骆驼的人只会上去更多,局面就更麻烦。

    大飞等人遵守命令,没有上楼去追,继续守在通道入口拦截其他骆驼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楼上的叶良怎么办呢?

    叶良上楼去了,肯定能够拦住赵虎,袭击骆驼的计划也就彻底失败。

    韩晓彤又叫了起来:“我来守住这里,你们几个快上楼去!”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”指的就是我和程依依、黄大狗等人。

    韩晓彤横刀而立,牢牢守住我们这边的通道,她已经杀红了眼,身上也都血迹斑斑,不过大部分都是别人的血,让她看上去像个女版修罗。

    一夫当关、万夫莫开。

    韩晓彤或许能挡住,或许挡不住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没有思考的时间了,我们必须立刻上楼支援赵虎,所以我们几个朝着二楼奔去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就听两声惨叫在我身后分别传来。

    一个男声,一个女声。

    我震惊地回头去看,就见黄大狗和程依依已经分别被锥子的匕首捅倒在地,分别倒在楼梯两边。

    我们太过着急,想马上到二楼去,忽略了锥子的存在。

    锥子站在一边,目光冰冷,手里的匕首还滴着血。

    黄大狗捂着肚子,颤颤巍巍地退到墙角,他的头上大汗淋漓,显然已经不能动了。

    可他毕竟是个男人,还能忍住。

    程依依就惨了,她就是再生猛,也毕竟是个女孩子啊。

    程依依是脊背上中了一刀,一样狼狈地摔倒在地,连爬都爬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一朵娇弱的花,仿佛就要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我怒吼了一声,内心满是悲痛,立刻放弃再上二楼,朝着程依依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、别过来……”程依依努力地抬起头,面色惨白地冲我说着:“我没事,你先去帮赵虎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“放心,依依死不了,你先上楼去吧!”韩晓彤大叫着,继续用刀劈着源源不断的人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的劣势越来越明显了。

    虽然我很心疼程依依,恨不得立刻将她送到医院,可是我也知道,她一时半会儿死不了,锥子也不可能下那么狠的手。当务之急,还是支援赵虎,他一个人肯定没法同时对付叶良和骆驼,我上去了还能帮他分担一点压力。

    我一咬牙,万般心疼地看了程依依一眼,接着又朝楼上冲去。

    然而我还没走两步,就觉得腰后一凉。

    我震惊地回头一看,就见锥子站在我的身后,匕首已经捅进我的腰间。

    锥子的目光依旧冰冷。

    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他怎么冲上来的,韩晓彤不是守着楼梯口吗……

    我又努力地往下去看,韩晓彤还在吃力地对付四周的人,实在分身乏术,没能拦住锥子。而锥子的行动又神出鬼没,不知怎么瞒过韩晓彤的眼睛,无声无息来到我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张龙!”

    韩晓彤也发现了这幕,冲我发出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张龙……”

    程依依趴在地上,有气无力地叫着。

    但我已经没法回答她们俩了。

    疼痛迅速扩散我的全身,力气也在源源不断地流失着,我的双腿一软,倒在了楼梯上。

    “就你们这群废物,还想和我合作,门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锥子喃喃地说着,从我身边掠了过去,一步步朝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几乎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毁了,计划全毁掉了。

    楼上本来就有了个叶良,现在再加上锥子,赵虎更没胜算。

    我抬起头,看着锥子逐渐远去的背影,别提我的心里多绝望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