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88 最毒妇人心 为尼玛炸了boom的第1枚玉佩加更

088 最毒妇人心 为尼玛炸了boom的第1枚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骆驼和吴老邪聊了一会儿,突然说道:“吴老弟,你和云峰先出去下吧,我有点事和宋大鲵单独谈谈。”

    吴老邪和吴云峰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自从进来这间办公室,宋大鲵几乎就没怎么说过话,骆驼怎么突然想起和他单独聊一聊了?

    要聊什么,还要避着他们父子俩么?

    宋大鲵也同样吃惊,虽然他也有心靠拢骆驼,想借骆驼的力量铲除一些对手,但他实在做不到像吴老邪那么无耻,又是叫骆驼大哥又是让儿子认干爹的,真是一张老脸都丢尽了,所以他自始至终就没怎么说过话。

    此时骆驼要和他单独聊聊,宋大鲵的心里一样惴惴不安,不知道骆驼想干什么,但也不敢反对。

    只是骆驼既然提出来了,吴老邪也没法说什么,只好带着儿子先出去了。

    父子两人站在门外,各摸了一支烟出来抽。

    吴云峰小心翼翼地问:“爸,干爹要和宋大鲵谈什么,还得避着咱俩?”

    吴老邪摇了摇头说不知道,又说:“可能和生意上的事情有关,毕竟宋大鲵的几个矿厂都挺赚钱,骆驼可能不满足于抽份子钱,或许还要入股分一杯羹……”

    吴云峰吃惊地说:“那宋大鲵能答应啊?”

    吴老邪叹了口气:“不答应又能怎么样呢,你看到骆驼有多霸道了,赵王爷只是说了下和,就差点被他捅死。张宏飞都没惹他,就被他整进拘留所了,宋大鲵哪有胆子和他作对……”

    想到骆驼的狠毒,吴云峰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,低声说道:“爸,那咱们可要乖乖的,一定不能忤逆骆驼啊……”

    吴老邪吐了一个烟圈,长长地叹了口气,说是啊……

    骆驼踩进旧城区,无形之中是帮吴老邪出了不少气,但相应的他赚钱也比原来少多了,想起这个也让他的心里肉疼不已……

    吴云峰不知道父亲心里在想什么,他又问道:“爸,那干爹插手宋大鲵的生意,宋大鲵岂不是要完了,我还有必要娶他闺女吗?”

    吴老邪白了吴云峰一眼,似乎想不到儿子会这么蠢,但儿子是他自己生的,他也没有办法,只好耐心解释:“宋大鲵怎么会完呢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,骆驼就是插手再多,顶多分走他一半的利润,还能把宋大鲵的都要走啊?那几个矿厂,离了宋大鲵能玩转吗?你啊,就老老实实地娶宋小鱼吧,咱家翻身还是要靠宋大鲵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吴云峰一脸的不情愿,极其痛苦地说:“我一看到宋小鱼就想吐,一想到晚上要和她睡一张床,我就浑身起鸡皮疙瘩。我还是想和周晴在一起,周晴长得多好看啊,又白又瘦又软又可爱,可惜周晴也不理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吴老邪摇着头说:“男人要想成就一番事业,就得忍他人不能忍、容他人不能容,娶个胖老婆怎么了,没听过那句话吗,要想富,家里坐个胖媳妇!”

    “她那是胖吗,她那是硕大啊!我都服了,世上怎么会有那么硕大的女人,胳膊都快有我大腿粗了,我还怕她晚上睡觉一不小心把我给压死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那么夸张吗,我看她最近瘦了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瘦了点,不过还是很胖啊,看见她就吃不下饭,真是要多恶心有多恶心。爸,我不管啊,和宋小鱼结婚也行,但我肯定会过花天酒地的日子,包括周晴在内,至少要找十来个女人来补偿我,到时候你得给我钱花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宋大鲵就这么一个闺女,你娶了宋小鱼,万贯家财都是你的,你还愁没钱花啊,想找多少女人就找多少女人,不过可不能让宋小鱼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也是……实在不行的话,结婚以后找个机会把她弄死,谁也拦不住我找女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小子也太歹毒了,不过你要真想这么干,一定要做得干净点……”

    父子两人抽着烟,嘿嘿地贱笑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并不知道,他们身后有一扇门,而在门里,一个胖胖的女孩蹲下身去,无声地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从大饼一样的脸上滑落,无声无息地落入水泥地中……

    这个女孩,当然就是宋小鱼。

    宋小鱼是来找她爸的,她没零花钱了,来找老爸要点。门口守卫的人都没拦她,因为她一看就是宋大鲵的闺女,都是那么的胖——虽然宋小鱼已经努力减了三十斤肉,可她看上去仍旧很肥、很壮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这写字楼还是她家的,拦谁也不能拦宋小鱼啊!

    宋小鱼刚来到二楼,吴家父子就从办公室里出来了。按照以前的作风,宋小鱼早就满脸星星眼地朝着吴云峰扑上去了,因为吴云峰实在长得太帅,有点像港星谢霆锋,宋小鱼真是迷他迷得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但是宋小鱼最近在减肥,她想给吴云峰一个惊喜,想在结婚以前达到最瘦的状态,想以完美的体型出现在吴云峰面前,好好惊艳吴云峰一把……现在减肥尚未成功,所以她慌慌张张地躲进了一扇门后。

    就在这扇门后,宋小鱼听到了吴家父子的所有对话。

    宋小鱼知道自己很胖,知道吴云峰一直不喜欢自己,知道这也不是吴云峰的错,一切都怪自己,所以她才减肥。

    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嘛,宋小鱼愿意为了吴云峰改变自己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想到,吴云峰会是这么恶毒,竟然还想把她杀了,想要谋夺她家里的财产!

    如果你是宋小鱼,你哭不哭?

    哭得心都碎了好吗?

    何止要哭,简直恨不得拿把刀出来宰了吴云峰。

    就算不宰,以宋小鱼的脾气,也要出来大闹一场,先把吴云峰暴揍一顿,接着再把所有事情告诉父亲。

    可她没有这么干。

    那样最多就是取消婚约,和吴家父子老死不相往来而已。

    这还不够。

    宋小鱼想到了一个更加恶毒的报复计划。

    女人心,海底针。

    看似大大咧咧、单纯愚笨的宋小鱼,仿佛一夜之间就长大了,也学会了处心积虑地去对付一个人。

    真的,千万不要得罪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是温柔的,可她一旦发起狠来,将比任何男人都要可怕!

    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后针;两者皆不毒,最毒妇人心!

    吴云峰,吴老邪……

    宋小鱼的双拳握紧,一双眼睛散发着阴冷的光。

    最终,宋小鱼都没走出去。

    直到吴家父子回到办公室内,宋小鱼才走了出来,整了整自己的衣服,擦了擦脸上的泪,面色冷漠地往下走去。

    即便是最了解宋小鱼的人,也难以察觉到她其实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……

    而在写字楼外,我们一众人藏在阴影之中,还在等待着最佳的进攻机会。

    大家已经埋伏好了,家伙也准备好了,但是始终没有行动。

    因为写字楼的防守超出我们的想象。

    在我们的想象里,我们晚上过来,那帮家伙应该都困了吧,各自呆在房间里面昏昏欲睡,我们从天而降,杀他们个措手不及,并且迅速占据两边通道,到时候神仙也救不了骆驼。

    但是我们显然低估了骆驼。

    即便已经晚上十点多了,写字楼内依旧灯火通明,那些彪悍的家伙一个都没有睡,就算是在房间里打牌、聊天,也一个比一个精神,甚至还轮流出来巡逻、监察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的话,恐怕我们刚刚出去,就被他们给发现了,从而展开最疯狂的反击。

    还想冲进去,简直连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骆驼能有今天的成就,所依靠的绝不仅仅是运气啊。

    这就叫做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
    计划再完美,也总有一些超出我们预计的东西。

    尤其我们都被赶出旧城区,谁也没法探听到最新的局面,还想着尽快干掉骆驼,所以才会困在写字楼外。

    眼看着仇人就在眼前,却不能将其手刃,这种感觉确实难受。

    好在计划是死的,人是活的。

    计划赶不上变化,那我们就来新的计划。

    我们几个核心人员聚在一起商讨对策。

    赵虎说道:“骆驼确实很谨慎啊,他知道这几天最容易出事,所以让他的兄弟们夜以继日加紧防守,咱们想冲进去恐怕有点难了,大家有什么好办法没?”

    众人各抒己见,有说把骆驼引出来的,有说把叶良引出来的,还有说冒充物业潜进去的。

    但是没有一个现实。

    骆驼和叶良不傻,没有一个容易被引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冒充物业……

    我的天爷,是嫌死得不够快吗,对方得有多蠢才能成功?

    大家正在争论不休的时候,我也陷入严密的思考之中,我一直都没有说话,因为我还没有想出一个靠谱的主意。我的眼睛一直盯着写字楼,看着那些出来进去的人,想着怎么才能有可趁之机呢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熟悉的人从写字楼中走出。

    高高的,胖胖的。

    像是一头巨鲸。

    看到她,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想,我有主意了!”我沉沉地对众人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