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87 认了个干爹

087 认了个干爹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这是我和程依依第二次接吻。

    第一次接吻,是在我猝不及防的情况下,犹如女侠一般的程依依仗义出手,帮我挽回了在众人面前丢掉的尊严和面子。那个吻虽然也甜,但我大部分时间都处在懵逼状态,几乎没有怎么享受,就已经结束了。

    这次就不一样了,是自然而然的,是水到渠成的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热烈地吻在一起,温暖的被窝里充斥着甜蜜和旖旎,我真好像上升到了天堂一样,和程依依接吻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,这时候给我一座金山我都不肯换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比金山有魅力多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我们,把所有烦心的事暂时抛开,一心一意地享受着这个甜蜜的吻。记得第一次接吻,我们只是双唇碰在一起,舌头几乎没有任何交流,这一次我无师自通,撬开了程依依的牙齿,将舌头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虽然没接过吻,片子总看过嘛!

    我以为像程依依这样的老司机,接吻技巧肯定十分了得,或许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。但让我没想到的是,她几乎都不怎么动,显得十分青涩、木讷,还得我引导着她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?

    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不用这么装纯的吧!

    不过当时的我沉浸在接吻的愉悦之中,也没时间想那么多,以为程依依就是有点害羞而已。作为男人,有些东西确实是无师自通的,我一边吻着程依依,双手已经不老实地往她身上摸去。

    这东西还要人教吗?

    我都二十多了,讲真,是该经历这一步了。

    我还指望程依依这样的老司机带带我呢。

    但我的手还没有触碰到她的身体,就被程依依一把给推开了,她还慌慌张张地说:“好了,不要闹了,我们赶紧睡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程依依便转过身去,用背对着我了。

    我就是再冲动,也知道强人所难不好,虽然还是很莫名其妙,但程依依既然不愿意了,我也没法再进行下去,只好压制住自己的欲火,同样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可能是感情还不到位吧,毕竟我们才好没几天呢。

    我这么想着,渐渐也睡着了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早上,我们都起了床,吃过早饭以后,又把定好的计划重新捋了一遍。接着,大家就各司其职,分头准备去了。该叫人的叫人,该弄车的弄车,家伙也都预备上了,只待到了晚上,杀回旧城区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    这一天是漫长的,也是煎熬的。

    虽然我们的计划看上去很完美,大家也都信心十足,但在没有拿下胜利之前,谁的心里也没有谱,尤其对手还是骆驼、叶良这样的强人,所以大家都还蛮紧张的。

    夜色终于渐渐来临。

    大家按照原先定好的计划,分头潜入旧城区中,有开车去的,有骑摩托去的,甚至有骑自行车的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南城的人太穷了,面包车都搞不来几辆。

    好在南城的人都很胆大,也很彪悍,一点都不会怵,绝对是一支可靠的力量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,我们一众人已经到了骆驼办公的写字楼附近。

    借着夜色,我们潜藏起来,有藏在草丛中的,也有靠在电线杆后面的。

    这栋写字楼原来是宋大鲵的,自从骆驼进入旧城区后,宋大鲵就把下面两层无偿提供给了骆驼。

    骆驼刚刚入驻旧城区,很多地盘、生意都要重新划分,这几天他就在写字楼内,会见了很多旧城区的企业家、生意人,甚至一些上不了台面但是至关重要的官员。

    比如XX科长、XX主任,但凡不值得骆驼亲自登门拜访的,就会在这见客。

    骆驼在这办公的同时,他的兄弟们也都在楼里守着,因为这几天对骆驼来说十分重要,俗话说打江山易、守江山难,骆驼不允许出现任何变故,所以让人夜以继日保护他的安全。

    叶良本来在外四处搜捕赵虎,但都没有什么结果,所以也被骆驼召了回来,负责驻守一楼。

    一栋简简单单的写字楼,几乎被骆驼搞成一座碉堡,防备森严、易守难攻。

    但我们必须攻进去,否则等骆驼在旧城区的根基扎稳,再想攻破他的壁垒可就难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骆驼正在二楼某个办公室里会见几位客人。

    分别是宋大鲵、吴老邪和吴云峰。

    骆驼能够这么顺利地进入旧城区,离不了这几个人的帮忙,如果说他是多尔衮,那么宋大鲵等人就是吴三桂。

    眼看着自己在旧城区逐渐站住脚了,骆驼十分开心,特意把几个人请来道谢。

    骆驼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,让人给他们几个都上了茶。

    这间办公室,也被骆驼特意地扩宽过,甚至不顾危险砸了好几座承重墙,才形成现在如此巨大的面积,几乎占了整个二楼的三分之一。无他,骆驼就是喜欢气派,走到哪都不会忘记摆出牌面。

    甚至这栋写字楼内,还有很多地方在按照骆驼的想法重新装修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他甚至想要进入天城,占据那座大到没边的紫禁城!

    赵王爷风头最劲的时候,骆驼还是新城区街上的一个小混混,哪里想到今日的他已经独占新城区和旧城区,风头一时无两!骆驼还年轻,才刚三十岁出头,就已经有了今天的成就,谁敢断言他的未来就没可能?

    吴老邪等人此时坐在沙发上面,点头哈腰地和骆驼说话。

    “骆驼大哥,你说谢谢就见外啦……“吴老邪都近五十了,还能腆着脸叫三十多岁的骆驼大哥,也实在是个奇人,“我们虽然在旧城区做生意,可是对你一直都很向往。唉,你不知道啊,以前旧城区特别的乱,各路王八都能来要挟我吴老邪几下,真是活得不如狗了!尤其是那个张宏飞,仗着和赵王爷的关系好,屡屡联起手来欺负我!唉,旧城区的天就是黑暗的天,自从骆驼大哥你来了以后,这里的天空才变得晴朗起来!”

    吴老邪也是信口开河,其实他在旧城区的这些年里,从来没人欺负过他,毕竟他自己还养着二三十个打手,谁会不开眼地主动找他麻烦?

    他是在二叔手上吃过两次亏,可都是他主动挑衅!

    不过马屁这个东西,总是千拍不穿,在吴老邪的口中,骆驼仿佛成了拯救万千苍生脱离苦海的青天大老爷。骆驼知道不是那么回事,但也忍不住有点飘飘然了,得意地说:“赵王爷、张宏飞,都不算什么!”

    吴老邪嘿嘿笑着:“对骆驼大哥您来说当然不算什么,您几刀摆平赵王爷,又轻轻松松把张宏飞送进局子,简直如同天神降临一般!您不知道,这俩人在旧城区就是黑恶势力,多少人吃过他们的亏,多少人挨过他们欺负!骆驼大哥,也只有您才能压住他们!他俩要是孙猴子,您就是如来佛……”

    骆驼满意地点头:“嗯,再狡猾的孙猴子,也逃不出我的五指山!”

    吴老邪喜滋滋说:“赵王爷本来送进医院还有一条活路,但是叶良兄弟半夜去医院堵人,吓得赵虎连夜把他爹给运走了,虽然不知运到哪了,但是没有医院的救治,肯定要死翘翘了!至于那个张宏飞,听说已经被关进拘留所,择日就要审判,那人别提多黑心了,少说也要判个无期!骆驼大哥,您一过来,就为旧城区除掉两个大害,我替旧城区的老百姓们谢谢你了!”

    吴云峰也适时地说:“骆驼叔叔,我这条腿就是被张宏飞他侄子打瘸的,谢谢你给我报仇了!不过,那个张龙还没抓到,希望骆驼叔叔再上点心,争取把什么赵虎、张龙都干掉啊!”

    骆驼点了点头:“大鱼都被我干掉了,这些小虾米还是个事吗?没事,来日方长,有的是机会对付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骆驼叔叔,谢谢骆驼叔叔!”吴云峰激动极了,瘸着条腿站了起来,冲着骆驼连连鞠躬,简直恨不得要跪下了。

    吴老邪突然说道:“云峰,既然你和你骆驼叔叔这么投缘,不如认他做个干爹吧。”

    骆驼还没来得及说话,吴云峰“扑通”一声跪了下去,大声叫道:“干爹在上,请受儿子一拜!儿子祝您福如东海、寿比南山!”

    骆驼也才三十出头,就多了个二十多岁的儿子,实在让他有点哭笑不得。但是吴云峰已经跪在地上,“干爹”两个字也叫出来了,他也不好意思拒绝,只好说道:“好儿子,快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干爹。”

    吴云峰一点都不羞耻,反而趾高气昂地站了起来,神色之间别提有多得意了,那叫一个人逢喜事精神爽啊。

    认了骆驼当干爹,从此以后他在县城就再也没怕的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心中始终有点忧虑,毕竟之前他敲诈勒索的视频还在我手里面,如果我疯起来,真的到市里、省里告他,就是骆驼也罩不住啊。所以,他才会极力怂恿骆驼将我干掉。

    骆驼还在和吴老邪谈笑风生,吴云峰心里则暗戳戳地想着:张龙,我看你什么时候死……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