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86 连你,也怪我么

086 连你,也怪我么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进行到这,就是一个简单的复仇未遂的故事而已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当事者,旁人听了最多哀叹一声,接着就该干嘛干嘛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赵虎的故事还会继续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赵虎。

    最好的兄弟死了,赵虎当然憋着一股劲儿要报仇,哪怕坐牢几年也不能改变他的决心,哪怕叶良逃到天涯海角,他也要将其斩尽杀绝!

    以赵虎的脾气,当然会这么干。

    赵虎自己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卧薪尝胆、忍辱偷生,只待几年以后猛虎归山,不除叶良誓不姓赵!

    可是意外却发生了。

    在开庭审判的那一天,莫鱼的父母出现了,他们除了指责凶手以外,也指责赵虎这个坏人把莫鱼给带坏了,还说莫鱼的死,赵虎至少要负一半责任!

    赵虎百口莫辩,只能一声声地说:“叔叔,阿姨,你们放心,我一定会为莫鱼报仇。”

    莫鱼的父母却对他说:“你要想报仇,你不如先自杀吧,要不是你,我们儿子怎么会死?”

    赵虎彻底愣住。

    因为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说到底,莫鱼的死确实和他有关系啊,要不是他挑起和叶良的决战,要不是他的计划出现疏漏……

    赵虎不断想着这个问题,几乎魔症。

    莫鱼父母的那一句话,彻底在赵虎心里生了根、发了芽。

    后来坐了牢,赵虎竟然常常能够梦见莫鱼。

    莫鱼面色惨白、浑身是血,身上有着一个又一个恐怖的洞。

    刚见到莫鱼的时候,赵虎还很开心,甚至大声着说:“兄弟,你来看我啦!你放心,等我出去,我一定会为你报仇!”

    可是莫鱼却伸出手,掐住赵虎的脖子,不断念叨着说:“我死,都是因为你,你还我命来、还我命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,连,连你也怪我么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一点力气都没有,只能被莫鱼掐着,几乎窒息。

    夜夜如此。

    噩梦做多了,赵虎那样胆大的人,晚上竟然都不敢睡了,睁着一双大眼直到天亮。可是他再不想睡,也总有扛不住的时候,只要他一睡着,莫鱼马上就进了他的梦里,伸出一只血手掐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还我命来、还我命来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声催命似的低喃,回荡在午夜梦回之中。

    有时候赵虎甚至搞不清楚,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?

    赵虎清醒的时候,也会忍不住怀疑自己,莫鱼的死确实和他有关,是他的计划出现纰漏,才会导致莫鱼死在叶良手上。

    赵虎越这么想,莫鱼入梦的频率就越高。

    赵虎整日昏昏沉沉,完全陷入自责和忏悔的状态之中,精神和肉体也遭受着双重摧残。再到后来,赵虎已经完全认可这个事实,莫鱼就是因为他才死的,他才是罪魁祸首、杀人主凶!

    这和叶良有什么关系,他自己才是杀害莫鱼的人啊!

    他还有什么脸去找叶良复仇?

    日复一日的自我暗示,让赵虎完全迷失了本性,他已经认定自己就是杀害莫鱼的凶手、是莫鱼之死的根源,几乎惶惶不可终日。

    是我杀了莫鱼,是我杀了我最好的兄弟!

    曾经铁打一般、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,终于有了害怕的东西,只要提到“莫鱼”这两个字,就会让他面色惨白、胸闷气短、浑身无力、精神萎靡。后来莫鱼再浑身是血的出现在他梦中时,赵虎直接跪了下去,砰砰砰地磕头,乞求莫鱼能原谅他。

    再到后来,赵虎甚至连“叶良”这两个字都不敢听了,因为这个名字总会让他想起挨刀惨死、浑身是血的莫鱼。

    别人一提叶良,他就会浑身都不舒服,甚至连气都快喘不上来,只是想逃,逃得越远越好。

    这就是“克星”的由来。

    原则上说,赵虎怕的不是叶良,而是惨死在叶良手上的莫鱼。

    大家对这件事讳莫如深,只有少部分人才知道,程依依要不是我女朋友,她也不会告诉我的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赵虎就像疯了一样,经常半夜突然跳起,对着墙壁砰砰磕头,嘴里还不断说着我错了。和他同住的狱友都受不了他,纷纷向管教投诉,管教帮赵虎找过心理医生,帮他调过监房,却始终没有太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好在,时间是治疗创伤最好的良药。

    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,赵虎渐渐不再做噩梦了,也回归到往日大大咧咧、无所畏惧的性格,每天调戏、玩弄室友,并且以此为乐。

    但在他的心中,“叶良”和“莫鱼”终究成了两个再也不能提的名字。

    但凡提起,赵虎就像犯病一样,面色惨白、汗如雨落。

    成为了他心里最痛苦的一块顽疾。

    韩晓彤之前说赵虎“还没恢复”,指得就是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韩晓彤力劝赵虎别和叶良碰面,赵虎自己也躲着叶良的缘故。

    现在的赵虎,只是提提叶良的名字,都会浑身都不舒服,还怎么和人家斗?

    韩晓彤也不是非要在道上干什么,如果能和赵虎过其他平凡的日子,哪怕只是种地、浇水,她也是很愿意的。

    可是骆驼偏偏不给人留后路。

    赵王爷只是想说和,就差点被骆驼捅死,现在也没脱离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赵虎和他爹的关系再差,眼看着爹都这样子了,怎么可能还坐得住?

    于是才有了后来闯南城的事情。

    赵虎一心一意地想要干掉骆驼,此仇不报实在不能算个男人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在后来安排的计划中,赵虎也极力避开了叶良,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毛病和问题。

    扬长避短,也是人的本性。

    只要拖住叶良,他就能够干掉骆驼。

    我们一样充满信心,我、程依依、韩晓彤、南霸天、黄大狗、黑熊、大飞……我们这么多人,要是拖不住一个叶良,那可真的是白混了!

    我们单挑或许没人是他对手,但要拖住叶良,还是没问题的吧?

    听完程依依给我讲的整个故事,我的心里当然又气又疼。

    气的是叶良太凶狠了,竟然真的就敢杀人,世间简直没王法了;疼的是赵虎的遭遇,就算他的计划出现一些问题,莫鱼的死也不能完全怪在他身上啊,可是这人的思维一旦成为定势,旁人就再也难改变了。

    心理疾病如果那么好治的话,心理医生这个职业早就不存在了,精神病院里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疯子了。

    再强大的人,心里总有一块不可触碰的地方,也就是我们常常说的弱点、短处。

    赵虎既然有这心理问题,那我们就一起来守护他,尽量给他创造出一个没有“叶良”和“莫鱼”的空间吧。

    二条也不在了,我们更要担起责任。

    到了那天,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拖住叶良!

    等到赵虎明天干掉骆驼,再集大家之力一起干掉叶良,一切都很完美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的话闸子既然打开了,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觉,我们的话题就越聊越多,我们不止说赵虎,还说韩晓彤、周晴、吴云峰,还有我二叔。我们两人在一起后,还是第一次这么敞开心扉地聊天,而且是在一个被窝里拥抱着聊天,别提有多甜蜜和幸福了。

    我问程依依记不记得,我被锥子捅了一刀,住院的第二天早上,咱俩就是抱在一起睡的?

    程依依听完以后用力掐了我一下,说好啊你,原来你早醒了,还占我的便宜!

    我说没有,我正准备抽身呢,你就醒了过来,吓得我赶紧又闭眼啦!

    我俩说到以前的往事,忍不住开心地笑起来,互相抱得也更紧了。

    说到周晴,程依依还是挺惋惜的,说周晴以前不是那样的,可能自从她母亲病了以后,家里的开销十分巨大,才会让她的性情大变吧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既然这人已经变了,我们以后都会和她划清关系。

    哪怕她又变好了,我们也不会和她来往,因为有些伤痛是不可能再愈合的,就像赵虎心底里的莫鱼一样。

    后来又说到我二叔,程依依问我既然二叔这么能干,我以前咋过得那么苦逼呢,身上连件新衣服都没有。我也就把我的经历从头到尾给她讲了一遍,包括我爸我妈的事也都跟她说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程依依以前就问过我,不过我都语焉不详地回避过去,现在我俩既然在一起了,有些事情也能说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听完我的经历,还为我掉了两颗眼泪,说我实在太可怜了,以后一定要给我妈妈般的关怀,说完还用力抱住了我,轻轻拍我的脊背。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我心里有句妈卖批,不知该讲不该讲。

    后来又聊到胡海东,程依依说我竟然能打过胡海东,这还挺让她意外的,问我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我同样没有瞒着,给她讲了我的经历,负重跑了一个月的十公里啊,又跟我二叔学了两招啊之类的,连宋小鱼减肥减了三十斤的事都给她讲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听完挺惊喜的,说以后要和我一起锻炼身体,也要减肥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越说越开心,仿佛有聊不完的话题,所有不愉快的事暂时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我把手伸进程依依的腰里,低声说道:“我的依依小公主,你都瘦成这样子了还减肥啊?”

    这一摸,程依依浑身都软了,轻轻哼了一声,又打了我一下,呢喃着说讨厌。

    我再也忍不住了,低下头去吻住了她柔软的双唇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