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82 我,不能丢人 为Emily李的玉佩加更

082 我,不能丢人 为Emily李的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事情到此已经明了,赵虎和南霸天真的是老相识,两人曾经一起蹲过大牢,还是一个监房里的室友,所以赵虎才会知道南霸天这么多事。

    赵虎是在号子里认识的南霸天,所以身为女朋友的韩晓彤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赵虎才会这么理直气壮。

    南霸天既然认下了赵虎这个兄弟,当然给他松绑,并且搬来椅子、奉上茶水,像上宾一样对待他。

    我们也是一样,总算能够脱离绳索,享受和赵虎一样的待遇。

    虽然不是什么好茶,但也芬香扑鼻。

    大飞等人暂时还被绑着,但是他们已经不担心了,知道赵虎一定会救自己。

    南霸天蹲在赵虎身前,小心翼翼地给赵虎捶着腿,赔着笑说:“虎子,怎么有空来看哥哥啦?”

    赵虎斜眼撇着南霸天,说你刚才不是不认识我吗?

    南霸天笑呵呵说:“这不是和你开个玩笑嘛,你也不要当真。”

    赵虎没有说话,端起茶来喝了一口,接着又“呸”的一口吐出去,说什么破茶?

    南霸天赶紧说:“换好茶,把我那个茉莉花茶拿过来!”

    茉莉花茶其实也不算什么好茶,但在南城来说已经算不错了。

    南霸天对赵虎的态度,就像孙子对爷爷似的。

    我猜,两人的地位不会这么悬殊,最起码也是平起平坐的,不过南霸天担心赵虎嘴里蹦出更多秘密,所以才这么低三下四、小心翼翼地伺候着。

    喝上了茉莉花茶,赵虎才说:“骆驼踩进我旧城区了,我准备带人再杀回去,这不来你这捞人了吗?”

    赵虎说着,指了指大飞他们几个。

    南霸天说:“原来是这么回事啊,我说他们几个好端端跑到我南城来干什么。这没问题啊,既然是兄弟你开口了,哪里还有不放人的道理?”

    南霸天一声令下,大飞等人的绳子也被解开。

    南霸天接着又说:“不过兄弟,我记得你在号子里说出来以后要金盆洗手,怎么现在又干上啦?”

    赵虎叹了口气,说道:“哥哥呀,我都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了,不干都不行啊……”

    接着,赵虎便把前因后果,仔仔细细给南霸天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两人的关系是真好,否则赵虎不会说得这么详细,甚至自曝其短,说自己爹都差点被人捅死。

    “太嚣张了,真是太嚣张了!”

    南霸天听完也是义愤填膺,对骆驼的行为大肆批判,站起身来拍着赵虎的肩膀,说道:“兄弟,那你赶紧带人回去报仇吧,哥哥我就在这祝你旗开得胜、马到功成,等你的好消息了!”

    听到南霸天这话,我和程依依、韩晓彤都站起来准备走了,大飞等人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赵虎却没有动,仍旧斜着眼瞥南霸天。

    南霸天拱了拱手,说兄弟,我就不送了啊。

    赵虎懒洋洋地伸了一下胳膊,慢条斯理地说:“哎呀,当年那个可乐瓶啊,我可要好好跟你们说道说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兄弟……”南霸天欲言又止,拍了拍赵虎的肩膀:“我知道你什么意思,但你恕哥哥有心无力啊,我这的规矩你也知道,向来跟别人井水不犯河水,别人不来犯我南城,我也不会去找别人麻烦。如果骆驼有意侵犯南城的话,我肯定会去帮你,但是人家也没惹我,我又何必去出那个头呢?”

    原来赵虎不走,是想让南霸天帮忙。

    确实,骆驼人多势大,还有叶良这样的头号先锋,就算我们把旧城区所有的力量集结起来,也明显不是骆驼的对手。

    但南霸天也是真的不想帮忙。

    他和赵虎的关系虽好,可他也不想主动冒犯骆驼,他就想偏安一隅,做自己的土皇帝。

    南霸天都把话说成这样子了,一般脸皮薄一点的也就走了。

    但是赵虎没走。

    赵虎比谁的脸皮都厚。

    赵虎说道:“老哥哥,你也知道我的脾气,我要不是被逼到绝路上了,绝对不会过来找你一下的。你看我出狱这么久,有来找过你吗?现在我是真的遇上麻烦了,你就看在咱俩住过一个牢房的面上,帮帮老弟这个忙吧,等老弟喘过这口气来,肯定不会亏待你的。别说什么骆驼不会找你麻烦,虽然他看不上你这穷地方,但他要想一统整个县城,迟早要来找你,唇亡齿寒啊,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南霸天还是摇头:“兄弟,我说得很清楚了,骆驼不来找我,我是不会去找他的。主动找事,绝不是我南霸天的作风,但他要是想打我南城的主意,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他的。至于唇亡齿寒什么的,我也没什么文化,不懂这些东西,就等他真的来找我再说吧。人不犯我、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、我必犯人,这,就是我南霸天做人的原则!”

    话已经说死了。

    局面也变得特别僵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南霸天是真的不想帮忙。

    兄弟归兄弟,但是触犯到原则问题,南霸天也只能当仁不让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沉默。

    赵虎站了起来,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我以为他要放弃了,结果赵虎却开口说:“事成之后,我给你和你的兄弟每人买一部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成交。”南霸天很利索地回道。

    南霸天身后的兄弟们顿时眼睛放出光来。

    我靠,说好的原则呢,说好的人不犯我、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、我必犯人呢?!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”南霸天笑呵呵说:“给我一人买手机就行了,其他手机都折成现金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南霸天身后那些兄弟们的眼神顿时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赵虎却一点都不意外,指着大飞说道:“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啊!”

    大飞哆嗦地说:“爹,我哪有钱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眼睛一瞪,大飞立刻精神百倍地说:“放心吧爹,这事交给我了。”

    不管怎样,赵虎总算是把南霸天拉到了我们的阵营之中。

    旧城区的诸多流氓,再加上南城的二流子们,人数几乎近百,终于能和骆驼勉强一战了。

    当天中午,南霸天招待了我们一顿午饭,在南城最好的一家饭店——是个破窑洞,四处漏风,最好的酒竟然是二锅头,乘上来的菜也少油多汤,难吃的一逼。

    我再一次觉得,南城的二流子们真是太不容易了,难怪能被几十部手机就诱惑到了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证明,南霸天虽然挺穷,但他一点也不傻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我们聚在一起商讨接下来的对策,南霸天直接就提出来,说赶走骆驼以后,旧城区要给他分一块地盘。

    这是要从南城往旧城区进发的节奏。

    赵虎骂他,说八字还没一撇,你就想着要块地盘,你怎么不想着彻底干垮骆驼,就连新城区就是咱们的了?

    南霸天流着口水说道:“那当然再好不过,新城区多有钱啊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说道:“所以你先别想着分地盘,先想想怎么干垮骆驼再说,咱俩可是从一个班房出来的,难道我赵虎还能坑你吗?”

    南霸天说:“以前你在号里没少坑我,往我牙刷上抹鞋油这事是你干的吧?”

    “以前那是生活太无聊了,大家找点乐子而已,现在是干正经事的!”

    南霸天还是将信将疑地看着赵虎。

    赵虎也不理他,而是继续讲解着接下来的战略。

    赵虎还是挺了解骆驼的,连骆驼进入旧城区后在哪个写字楼里工作都知道,看来之前虽然躲起来了,但也没少去做功课。

    赵虎甚至画了一张草图。

    “虽然咱们旧城区和南城联合起来了,但还是不如骆驼人多,所以咱们要巧战,不能硬拼。”赵虎不愧是在职校当过老大的人,说起这些东西来滔滔不绝、口沫横飞,都是以前和叶良作战的时候积累下的经验,“大家看这,骆驼一般就在二楼办公,这里分布着他不少的兄弟,但更多的人被放在一楼,是由叶良来引领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“叶良”这个名字,赵虎很明显地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不只是沉默,他都快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嘴巴张了两下,硬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我知道赵虎和叶良是死对头,多年争斗不相上下,但也不至于提到他连话都不会说了吧?

    我又想起二叔的“克星”论,虽然我很不想承认这件事情,可是看到赵虎张口结舌的样子,我的内心开始惴惴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这还没打,赵虎就怵成这样子了,真打起来了还怎么办?

    见状,韩晓彤把赵虎拉到一边,说他身体有点不舒服,接着又冲我说:“张龙,你来继续给大家讲吧。”

    我?

    让我来讲?

    我顿时有些懵逼。

    赵虎也没跟我说过他的计划啊,我也没经历过这种事,让我讲什么呢?

    可是赵虎已经被韩晓彤拉到一边去了,赵虎的面色有点惨白,整个人的状态也不太好,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着我。

    之前赵虎介绍过我,说我是他的结拜兄弟,南霸天还跟我热情地握了下手。

    人人都想,既然是赵虎的结拜兄弟,肯定是有几分能耐的吧?

    然而老天爷才知道,我肚子里空空如也,根本什么都没有啊!

    我哪里知道该怎么打!

    可我如果不讲,大家岂不是看轻了我,觉得我没资格成为赵虎的结拜兄弟?尤其是大飞和黑熊等人,他们早知道我是赵虎的结拜兄弟,可不知道我俩究竟是怎么结拜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一样定睛看住了我,想看看我到底有什么本事。

    我丢人还没什么,丢的是赵虎的人啊!

    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。

    骑虎难下。

    左右为难。

    赶鸭子上架。

    我心一横,在众人的目光之中,走到了赵虎之前站的位子前面,低头朝着桌上的草图看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