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81 绝望的南霸天

081 绝望的南霸天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大飞、黑熊、黄大狗等人都在这里,这就叫做踏破铁鞋无觅处、得来全不费工夫,虽然他们几个特别没用,但还是可以派上用场的。反击骆驼的时候,还需要他们帮忙。

    可是大飞的头一句话就把赵虎给惹怒了。

    赵虎的双手虽然被绑,但他双脚还很灵活,迅速奔到大飞面前,抬脚就踹。

    “我是被南霸天请过来的,不是被骆驼赶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是,爹,我知道了……”大飞哀嚎着。

    我对大飞的软骨头行为已经习以为常,这家伙平时人五人六、耀武扬威,碰着比他强的比谁都怂得快。不过我想,大飞心里肯定是不服气的,毕竟赵虎也被绑着绳子,南霸天会是这么个“请”法啊?

    大飞虽然已经求饶,但是赵虎还是不放过他,仍旧一脚又一脚地踹着。

    “爹,到底怎么了啊,怎么打起来没完了啊!”大飞惨叫着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就这事吗?!”赵虎大叫:“要不是你去请赵王爷,他能被骆驼给捅了五刀吗,知不知道那个老东西都快死了!”

    “爹,我请赵王爷,碍着你什么事了啊!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爹!”

    现场一片沉默,黑熊和黄大狗都吃惊地朝赵虎看来,毕竟这事在旧城区还没有被广泛地传播开来。我想,此刻他们心中必然浮现出一句话来:真是虎父无犬子啊!

    龙生龙、凤生凤,老鼠的儿子会打洞。

    赵虎这么猛,不是没道理的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之后,大飞又嚎叫起来:“原来是我爷爷呀……”

    叫爷爷也不管用,赵虎直接把大飞踹了个半死不活。

    揍完大飞,赵虎又来到黄大狗身前,狠狠一脚踹了出去。黄大狗身上被绑着绳子,本来就不能动,直接被赵虎踢出去三四米远,就这还不算完,赵虎又冲上去,像踢球似的来来回回地踢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!”黄大狗叫唤着:“请赵王爷是大飞的主意,和我没关系啊!”

    赵虎一边踢,一边骂:“你还好意思问你怎么了,你不是投靠骆驼了吗,怎么也被赶到南城了啊?”

    之前黄大狗勾结骆驼,还想把韩晓彤从“档口”赶出去,那时候大家都默认黄大狗是骆驼的人了,结果转眼之间也被骆驼赶到南城来了。

    你说他是不是傻?

    黄大狗自知理亏,什么话都不敢说了,躺在地上任由赵虎踢着。

    这个认错态度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打完了黄大狗,赵虎又朝黑熊看了过去,目光利得简直像要杀人。

    黑熊浑身一个激灵,“砰”地倒在地上来回翻滚起来,甚至像驴打滚一样高高弹起又重重摔下。

    赵虎吃惊地说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、韩晓彤也不解地看着黑熊,心想这家伙怎么回事,难道犯了羊癫疯吗?

    黑熊仍在努力“摔”着自己,弹起又落下,一边摔一边说:“我也不知道我错哪了,我没请过赵王爷,也没和骆驼勾结,但你既然看我,我就肯定错了,所以我先打我自己,就不用您老出手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赵虎”这个名字在南城虽然不大好使,但在老城区这些流氓面前却如神一般的存在,甚至不比赵王爷差多少了。

    赵虎的年纪虽然还小,也就二十出头而已,可江湖一直都是这样,长江后浪推前浪、前浪死在沙滩上。

    君不见,向来只有年轻的打年老的,什么时候反过来了?

    这也是大自然最传统的法则。

    有时候我经常觉得,混到赵虎这个份上算是此生无憾了。

    看着老城区最出名的三大流氓在赵虎面前战战兢兢、哆哆嗦嗦,我在旁边实在忍不住想笑。

    不过这对赵虎来说实在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赵虎摆了摆手,说:“行了,省点力气吧。”

    黑熊这才停止“摔”自己了,不断说着谢谢虎爷、谢谢虎爷,大飞和黄大狗也老老实实地坐着,谁也不敢再说半句废话。

    赵虎的双手被反绑着,可他还是不怒自威,谁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。

    南霸天还没有来。

    赵虎走来走去,冲大飞等人说道:“我来南城,就是来找你们的。实不相瞒,我准备反击骆驼,需要你们来站个场——来不来?”

    谁敢说不来吗?

    大飞等人立刻表着忠心,说会跟随赵虎到底,坚决打倒骆驼。

    帮赵虎,也是帮他们自己,毕竟南城可没他们的容身之所,更何况金窝银窝也不如他们自己的老窝。

    誓师大会算是就这么完成了。

    大飞突然说道:“爹,容我多一句嘴,我们都在这旮绑着,怎么跟您出去打骆驼啊?南霸天说了,要让我们给他当满三年的奴隶才能走。”

    三年的……奴隶……

    这词听上去真是怪怪的,不过也侧面说明了南霸天的霸道,动不动就要把人囚禁三年,这上哪说理去?

    其实大飞还有另外一层意思:你也被绑着啊,打算怎么出去?

    赵虎却不屑一顾地说:“不是跟你们说了吗,我是南霸天请过来的,一会儿等他来了说说就行。”

    大飞等人看着同样被五花大绑的我们几个,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古往今来,第一次听说“请”是这么请的。

    赵虎却很淡定,一屁股坐倒在地,耐心等候着南霸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看到赵虎这么自信,我的心里也不禁犯着嘀咕,难道说他真和南霸天是老相识?我俩毕竟认识的时间不长,对他的过去不了解也说不定,可韩晓彤和他认识七八年了,总该很清楚吧?

    但韩晓彤很确定地告诉我们,赵虎从来没来过南城,更没结交过什么南霸天。

    这我们就一头雾水了,不知道赵虎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也就二十多分钟的样子,小院的门被人推开,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响了起来,至少二三十人走了进来,全是南城的流氓,一股子的穷酸气,却又浑身彪悍。走在最前面的,是个膀大腰圆、身材高大的汉子,大概有三十多岁,脸上都是横肉,看着跟脸盆似的大。

    同样自带气场,同样不怒自威。

    如果我没猜错,这人应该就是南霸天了。

    南城,就是他的地盘,大部分流氓都要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南霸天!”

    这人一进来,赵虎就惊喜地叫了起来,接着从地上一跃而起,奔到南霸天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我呀,赵虎,还记得我吗?”赵虎喜滋滋说:“咱哥俩可有日子没见啦!”

    哟嚯,看赵虎这意思,他俩还真是熟人?

    我们众人皆是一脸惊喜,韩晓彤却一脸莫名其妙,大概是觉得自己身为赵虎的女朋友,竟然不知道赵虎的人脉圈里还有南霸天吧。不过我觉得挺正常的,赵虎都二十多了,和韩晓彤也就在一起七八年,没准是小时候就认识南霸天呢?

    不许人家青梅竹马、两小无猜啊?

    南霸天却没有说话,而是上上下下仔细打量着赵虎。

    似乎还没认出来,需要仔细辨认一下。

    毕竟赵虎也长大了,大变样了。

    站在南霸天身后的一个青年说道:“大哥,就是这个人打伤了咱们的兄弟,还说是您的老相识。”

    南霸天仍旧没有说话,还是打量着赵虎,从头看到脚,又从上看到下。

    南霸天的身后,均是一脸愤怒的小伙子,显然随时都能把赵虎给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赵虎有点毛了:“南霸天,你看什么啊,咱俩分开又没多长时间,我的变化有那么大吗?还是你眼睛不好使了,连我都认不出来了?”

    南霸天身后的小伙子们顿时嚷嚷起来,警告赵虎礼貌一点,怎么和南哥说话呢?

    赵虎“呸”了一口:“我和你们大哥是铁哥们,别说我骂他两句,就是踢他一脚都没有事!”

    赵虎话音刚落,南霸天就摇了摇头,语气冷漠地说:“不认识,给我打。”

    南霸天说完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而那些本就气郁难平、气势汹汹的小伙子们,一听南霸天的命令,顿时朝着赵虎一哄而上。

    我吃惊地瞪大眼睛,完全不敢相信事情会发展到这一地步。

    赵虎这是怎么了,明明和南霸天不认识,为什么要装出一副铁哥们的样子?

    平白挨一顿打,很好玩吗?

    我很想去帮赵虎,可我双手被反绑着,又没有他那个解绳子的本事,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!

    程依依和韩晓彤也是一样,着急万分,却又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眼看着众人就要把赵虎给淹没,赵虎突然大吼起来:“南霸天,你要再不认我,我就把你半夜抠痔疮抠得一床血的事情告诉大家了!”

    南霸天准备离去的背影顿时一僵,甚至有点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也意识到情况似乎不太对劲,纷纷站住脚步,回过头去看他们大哥。

    南霸天颤抖地回过头来,指着赵虎说道:“你这已经说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大叫:“说这一件算什么,我知道的事情可多了,有次你半夜磨牙,把老三那对臭鞋都啃掉了,还有次你监规背不下来,被管教用警棍抽的直叫妈妈。对了,有次你睡不着觉,说想女人了,就用可乐瓶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南霸天一声哀嚎,迅速冲到赵虎身前,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,语气有些绝望地说:“兄弟,我认你了,你是我兄弟赵虎,你可别再往下说了……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