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80 我男人,就是这么酷

080 我男人,就是这么酷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南城本不叫南城,叫南沟。

    这地方实在没资格叫城,属于县城很边缘的地方了,买不起城里房子的人才会住在这里,地势也是崎岖不平,连条完整的路都没有。一眼望去,没有任何高楼大厦,只有一座又一座的平房依山而建,没有经过任何规划和设计,像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拼图,房顶甚至铺着很古老的油毡,可想而知下雨的时候必会漏水。

    路边还有一条黑水河,漆黑如墨的河水奔流不息,散发着浓郁的臭味。

    远处,是几座不知名的厂子,高高的烟囱往外排着或黑或黄的浓烟,一样带来阵阵刺鼻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是不折不扣的贫民窟,连官府都不想管这里了。

    生活在光鲜的大城市里的人,大概想不到世上还有如此贫瘠恶劣的地方吧?

    可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早已习惯,青壮年和有点力气的妇女去那些厂子里打零工,老人和孩子就留在家里看门,一个比一个呆愣。看上去稍微有点活力的,或许就是那些光着膀子无所事事的青年了,他们既不想干力气活,也不想在家里呆着,就三五成群,混迹在台球厅或游戏厅里。

    这是唯一的第三产业。

    整个南城飘荡着一股死尸般的气味,这里的人大多麻木不堪,没有未来也没有希望。

    我们的车刚进入南城地界,就引起了路边那些光膀子青年的注意。

    这里最多见的是自行车和摩托车,偶尔来辆小车也是熟人的车,现在突然来了一辆陌生的车,他们顿时一个个欣喜起来,互相传递着兴奋的目光,仿佛在说生意来了、生意来了!

    我没来过南城,主要是这的传闻太可怕了,据说外人来到这里没一个善终的,不是被抢就是被讹,哪怕身上一分钱没有,也要把衣服扒光才能出来。我和赵虎还好一点,就算被扒了衣服也没什么,韩晓彤和程依依就惨了一点……

    就不该带她俩来的!

    进入南城,我还是挺紧张的,虽然来的时候气势磅礴,可真正看到南城那些二流子的眼神,我的心里确实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韩晓彤和程依依也忍不住握紧了刀和棍。

    只有赵虎还在大大咧咧地开车,仿佛回到老家一样,好奇地左看右看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就是南城啊……”赵虎兴奋地说:“从小就有大人劝我,说宁下地狱见个鬼、不来南城喝口水,我还当南城是多可怕的地方,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嘛,大家都还挺善良的,开这么久的车了也没人来拦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还未落下,我们的车胎突然“砰”的一声,爆了。

    我们莫名其妙,下车一看,原来扎了一排钉子。

    四五个光膀子的青年走了上来,说哥们,补胎不,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我们意识到,这是掉进人家的圈套了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一千块钱!

    妈的还不如抢!

    这破车都不一定值一千块。

    赵虎笑呵呵的:“我叫赵虎,哥们贵了点啊,便宜点呗?”

    青年点了点头:“那便宜十块钱吧。”

    赵虎说不是,我叫赵虎,你听清楚没,我叫赵虎!

    青年显然有点懵逼:“赵虎怎么了?难道还有张龙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说是,我叫张龙。

    青年更懵逼了,搞不清楚我们到底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赵虎继续说道:“我的名字就值十块钱吗,我是旧城区的赵虎啊!”

    赵虎这个名字,在旧城区确实如雷贯耳,很多流氓一听见这个名字,跪下的跪下,哆嗦的哆嗦,叫爹的叫爹。

    青年摇了摇头:“没听说过,不过你是旧城区过来的,那肯定很有钱了,两千块钱一条胎。”

    看来“赵虎”这个名字也不是在哪都好使的。

    赵虎一脸幽怨地看着青年,摆摆手说:“算了,我跟你说不清楚,你把南霸天叫过来吧,我亲自和他说。”

    青年满脸震惊,一把抓住赵虎的领子,恶狠狠说:“你算什么东西,也敢直呼我们南哥的名字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还未落下,旁边的韩晓彤直接飞起一脚,将青年踹了个四仰八叉。

    “你还没资格抓他的领子!”韩晓彤一声怒吼。

    韩晓彤是只母老虎,一向都很护夫。

    这可捅了马蜂窝,倒在地上的青年哇哇大叫,旁边那三四个青年立刻朝着我们扑了过来。与此同时,街上也响起噼里啪啦的脚步声,几乎一条街的二流子都朝我们这边跑了过来,至少有二三十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“外地人也敢在南城闹事,反了天了!”

    “打,打得他们姥姥都不认识!”

    除了打台球和打游戏,仿佛打架就是他们唯一的娱乐项目了。

    一听有架可打,就连一些看上去呆愣的老人和小孩也扛着扫把、拎着墩布冲了过来,仿佛不打白不打似的。

    四面八方响起了喊杀声,据说南城的民风一向彪悍,今日一见果然如此,一言不合就又打又杀。韩晓彤肯定不怵这种场面,直接摸出自己的尖刀,唰唰唰捅倒几个,程依依也抡起了钢管,发挥了她小太妹的本色,疯狂冲着四周又挥又砸。

    我的手上虽然没有武器,可我也会不少格斗招式,当场也拳打脚踢,干翻两三个人。

    我们也没想到刚来南城就干起来了,可是对方来势汹汹,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对方虽然人多,可我们这边的气势也不弱,竟然杀得对方一时不能靠近。看到我们这么猛,那些老人和小孩又回去了。但我们的威风毕竟只是一时的,随着对方的人越来越多,我们也快扛不住了,就在这时,空中突然传来赵虎的一声大吼:“都给老子住手!”

    赵虎在南城虽然名不见经传,可他的气场却是一等一的,吼声也如百兽之王一般充满气势。

    这是经历过无数跌打滚爬、刀光剑影才能磨砺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家还真的停下了手。

    在这条坑坑洼洼的街道上,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赵虎,但是他们并没放下武器,显然随时都要再抡起来。

    赵虎往前走了几步,把最先被韩晓彤踹翻的那个青年拉了起来,说道:“我叫赵虎,或许你没听过我的名字,但我和你们南哥是老相识,不信你带我去见你们南哥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赵虎说得跟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、韩晓彤三人面面相觑,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程依依低声问韩晓彤:“赵虎以前来过南城?”

    韩晓彤摇了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既然没来过南城,赵虎怎么和南霸天是老相识呢?

    青年也有点被赵虎给唬住了,上下看了看赵虎,说真的?

    赵虎点头:“真的,不信你打电话问问你们南哥。”

    青年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没手机,我们南哥也没手机。”

    赵虎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城的人真是太穷了,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赵虎无奈地说:“那你带我去见你们南哥,见了面就真相大白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警惕地说:“南哥怎么能是随便见的,万一你们想刺杀他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日……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赵虎很想爆一句粗,但他还是忍下来了,平和地说:“那你绑着我们去见南哥,这样不用担心了吧?你也看出来了,我们几人战斗力都不弱,肯被你们绑着,已经足够说明我们的诚意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点头,说这样可以。

    绑着我们?

    那不是把性命都交给对方了吗?

    我们现在还有还手的余力,如果绑起来了,想跑都跑不掉了!

    我们都很疑惑地看着赵虎,但赵虎冲我们使了一个眼色,意思是让我们安心。

    青年叫人拿来绳子,正准备把我们绑起来的时候,赵虎说道:“哥们,咱可说好了啊,我让你绑是我的诚意,我是真想见你们大哥,如果你趁机会打人,那就不太好了,我们可动不了!”

    青年说:“那不会,这点诚信我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青年让人把我们几个结结实实地绑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,青年大手一挥:“给我打!”

    当时我们就急了,说好的诚信呢,怎么又打起来了?

    赵虎当然一通乱骂,青年冷笑着说:“管你是不是我们大哥的老相识,你们打伤我们这么多人,先把你们几个给揍一顿,再送到南哥那里,南哥也不会说什么的!”

    眼看着四周众人就要一哄而上,我也急到不行,连忙用自己的身子去挡程依依,算是尽我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时,赵虎就跟变戏法似的,身上本来绑好的绳子层层脱落,接着用手狠狠掐住面前那个青年的脖子,大吼着说:“做人讲点诚信行不行,行不行!”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说好的动不了呢?

    究竟是谁不讲诚信啊……

    青年的冷汗都流下来了,颤抖地说:“行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也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韩晓彤幽幽地说:“没办法,我男人就是这么酷。”

    言语之中满是骄傲。

    赵虎捡起绳子,又把自己绑好,对青年说:“走吧,别耍花样了啊!”

    青年无话可说,也不敢再找事了,只好带着我们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一处挺普通的院落,青年把我们几个带了进去,说道:“在这等一会儿吧,南哥马上就来。”

    我们一看,院子里还有几个人,正是大飞、黑熊、黄大狗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也被绑着,不过浑身是伤,一个个鼻青脸肿、垂头丧气,看来在这没少挨打。

    南城民风彪悍,最喜欢殴打外地流氓,这个传说一点没错。

    看到我们几个进来,他们几个也是大吃一惊,大飞哆哆嗦嗦地说:“爹,你也被骆驼赶到南城来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