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78 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

078 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听着吴云峰狂妄的笑声,我的脑中顿时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其实做过中小型企业,或是接触过中小型企业的都知道,只要上面下定决心严查,没有一个不出问题的。

    就拿税务这事来说,我们的服装厂已经算是县里的纳税大户了,还被封为过明星企业,但是如果较真,一样可以查出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卫生、质检、消防、环保等等……

    想挑毛病,简直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这就是中小型企业的难处,各处都得孝敬,哪边也不能得罪,一年下来大部分的利润都给了衙门。

    以前二叔长袖善舞,和各方面的关系都不错,所以我们的场子得以顺利运营。现在骆驼来了,斗狠斗不过我二叔,就用其他方式来收拾他,所以才会搞出这么一摊子事。

    比人脉、比资源、比财力、比黑心,谁是骆驼的对手?

    这就叫做人外有人、天外有天。

    赵虎已经提醒了我二叔的事,可是吴云峰的电话还是让我接受不了,他张狂的大笑声更是让我怒火中烧。我很为二叔感到担心,可我也不能在吴云峰面前方寸大乱,所以我捏着手机,咬牙切齿地说:“吴云峰,你得意什么?你是忘了你还有把柄在我手上吧,我随时都能把你送进局子里去!”

    我以为我这么说,会让吴云峰收敛一些,谁知吴云峰反而更嚣张了,大大咧咧地说:“张龙,还做你的春秋美梦呢?我告诉你,我家已经投靠了骆驼,你随便去举报我,看看有没有效果!”

    骆驼横空出世,连我二叔都被他整到局子里了,可想而知他在县里几乎已经通天,要保下一个吴云峰别提有多简单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吴云峰跋扈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县里不管用,我就到市里去告,市里不管用,我就到省里去告,省里不管用,我就到中央去告,我非得把你整到局子里去!我倒看看,骆驼的背景到底有多深,国家主席是不是都要给他面子!”我歇斯底里地吼出这一句话。

    吴云峰明显有点被吓到了,嘟囔了一句神经病,赶紧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而我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,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我是很想报复吴云峰,但是二叔现在有了麻烦,我哪还有心思去想吴云峰啊。

    二叔被带走调查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,也可能永远都出不来了,我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我走到急诊科门外,开始打电话。

    我先给二叔的秘书打电话,他已经知道了二叔的事,告诉我说正在四处找人,但是骆驼那边的压力太大,目前还没什么进展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目前厂子已经停工,工人们也都暂时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我又给其他人打电话。

    这些年给二叔打下手、帮二叔送客户,也认识了不少权贵人士,这些人和二叔喝酒的时候称兄道弟,二叔也没少往他们的腰包里塞钱。但是现在,这些人就像商量好了似的,统统跟我说办不了,骆驼的来头太大,谁也不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我让他们给我指条明路,他们也说没有明路,得罪骆驼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明白,骆驼把他们给喂饱了。

    二叔这么多年,看似结交了不少朋友,某些时候也能派上用场,但在更大的利益面前,他们便纷纷倒戈了。二叔只有一个真心朋友,就是已经退隐江湖还恶习不改的赵王爷。

    真是有点讽刺啊。

    我一屁股坐在急诊科门口的台阶上,摸出烟来一根接一根地抽着,心里别提有多烦躁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赵虎走了出来,坐在我的身边。

    我递给他一支烟,问他:“你爸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赵虎说:“老东西从手术室出来了,但是还没脱离危险,在ICU病房里观察呢,这回估计真要完犊子了。也好,其实干他这一行的早该死了,后面的几十年算是白捡来的。”

    赵虎的语气轻松,眼神却十分黯淡,脸上也写满了沧桑。

    “你二叔呢?”赵虎问我。

    我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赵虎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使劲把烟头丢到远处。

    “骆驼这人吧……”赵虎嘟囔着说:“做事特别的绝,不干就不干,要干就干到底,绝不会留后路,所以你二叔和我爸一样,恐怕是悬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我对骆驼了解的不多,可从他做的几件事情来看,也能窥探到他这人的行事作风。

    一是速度快,就好像希特勒打闪电战似的,几天就把旧城区给连锅端了。

    二是不留后手,什么大飞、黑熊、黄大狗,统统给老子滚蛋,旧城区没你们的位置了。

    就连只是说和的赵王爷,都惨遭毒手。

    赵虎和韩晓彤都躲起来了,骆驼还让叶良四处去找他俩。

    简直是要赶尽杀绝。

    以此来看,骆驼确实不会放过我二叔,八成会给我二叔整个无期徒刑。

    世上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人?

    “但我一点都不鸟他……”赵虎嘟嘟囔囔地说着。

    我吃惊地看向赵虎。

    赵虎也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报仇吧?”赵虎的眼睛里闪出一丝杀气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赵虎仿佛都不蔫了,浑身上下散发着异样的光,我情不自禁地就被他给感染了,之前的颓势顿时一扫而空,一股斗志从我心底油然而生,顿时用力点了点头,说好!

    李磊的仇,赵王爷的仇,还有我二叔的仇……

    必须得报!

    可是随即,我又想起韩晓彤的劝告,她可是让我看着点赵虎,让赵虎别冲动的……

    “唉,那个败家娘们,你不用管她……”赵虎摆着手,又咧着嘴说:“我确实是故意把她支开的,她在身边干点事情都不利索。要不是之前她劝我,骆驼早就被我给干翻啦,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看上去,赵虎是真的不鸟骆驼,而且很有信心把骆驼干翻。

    可他如果有这么强,韩晓彤干嘛不让他去,二叔又为什么要稳住我们俩呢?

    我的心中满是疑惑,赵虎还在劝着我:“行了张龙,你咋那么婆婆妈妈,你到底还去不去了?你要不去,我一个人去,你在这里看着,也别泄露我行踪,这样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我说我去啊,我肯定要去,我也想报仇呢,可是你有什么计划吗?

    赵虎说:“现在还没,不过明天早晨就有了,咱们先去睡上一觉,明天早晨再说。”

    看我还是有点犹豫,赵虎骂起街来:“你真他娘的怂,你想想看,咱们干翻骆驼,你二叔不就有救了吗?”

    二叔之所以会被带走,就是骆驼那边施加压力,如果骆驼倒了,二叔当然就会无虞。

    我说:“我不是怂,我是在想,干嘛要等到明天,现在去找骆驼不行吗,干他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    这就叫做兵不厌诈。

    骆驼在派叶良四处寻找我们的时候,我们却直接杀往骆驼的老巢,想想就热血啊!

    “我日,你也真他妈会想……”赵虎拍拍我的肩膀,“就咱们俩,直接去找骆驼?就算是你想死,我还想多活两天呢。行了,先休息吧,到明天早晨摇人,得有把握才能去找骆驼……再说,韩晓彤那个疯娘们这会儿肯定在医院门口等着我呢,现在出去正好被她抓个正着,还是等明天吧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计划定好,我们当晚就在医院住下,找了一个空的病房。

    无论李磊还是赵王爷,都不用我们两个照顾,所以我们这一晚睡得还算踏实。

    我们并不知道,在我们睡着的时候,叶良仍在四处寻找我们。

    把我们有可能出现的地方统统找了一遍,始终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,叶良接到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是吴老邪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有什么事?”叶良还是知道吴老邪的,也知道吴老邪已经投靠了骆驼。

    “没事我肯定不会这么晚给你打电话……”吴老邪乐呵呵说:“我知道赵虎在哪里了。”

    叶良当时已经睡了,一个激灵从床上爬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医院里。”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在医院里?”

    “因为赵王爷性命垂危,而他又是赵王爷的儿子,当然要在医院里了。”

    赵王爷被骆驼几刀送进医院的事,叶良还是知道的,不过他并没有对这件事情上心,在他看来那个赵王爷就是活该自找的,金盆洗手了还整天不消停,还想当和事佬,以为自己有多大脸?

    但他听说赵虎是赵王爷的儿子,顿时震惊地瞪大了眼。

    他和赵虎斗了多年,可从来不知道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确定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叶良乐了起来:“老家伙,我这次要是能逮着赵虎,一定好好地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,好说……”

    吴老邪对“老家伙”这个称呼很不满意,但他也没办法,谁让他惹不起叶良?

    现在的年轻人啊,真是一个比一个狂。

    吴老邪无奈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叶良已经从床上跳了起来,并且招呼他的兄弟们全部起床。

    “走了,上医院弄赵虎去!”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