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76 这就叫做,无法无天

076 这就叫做,无法无天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田地里种满了玉米,正是长势旺盛的季节,锋利的玉米叶子在我身擦出一道又一道的伤,但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疼,只是疯狂地往前跑着。

    我一边跑,一边打着电话。

    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赵虎,他又有人又有能力,我希望他和我一起去救李磊。

    但是打不通。

    看来叶良说得没错,赵虎真的躲起来了。

    二条不在,赵虎失去了和叶良争斗的勇气。

    但我并不怪他,无论谁见到叶良那样恐怖的人都会害怕。

    我又给程依依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我得让她知道我安全了,省得她一直提心吊胆、慌慌张张,做出一些不理智和冲动的事。

    程依依的电话很快就打通了。

    程依依的哭腔传了过来:“张龙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程依依害怕到了极点,也担心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我用极快的速度把刚才的事讲了一遍,程依依当然又惊又喜,喜的是我没事,惊的是李磊还在危险之中。

    她也没有想到李磊会是这么仗义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程依依惊慌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会想办法救他的……”我着急地问:“你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程依依告诉我说,她刚才给赵虎打电话,但是没有打通,又给韩晓彤打电话,但是也没打通。

    我就知道程依依是个直肠子,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,完全没有去想背后的深意。

    但是程依依很快就说:“我又联系了你二叔……”

    我的一颗心立刻提了起来,程依依总算没有彻底失去理智,还知道关键时刻该去找谁。

    有二叔在,无论什么事情都能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我就是这么信任二叔。

    但是程依依下一句话又让我凉透了心:“你二叔的电话也打不通……”

    怎么会呢?

    二叔怎么会联系不呢?

    他是服装厂的老总,虽然每天都忙死了,可手机二十四小时都不关机,就是提防别人突然有事找他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程依依说:“反正打电话,你二叔没接。”

    我说我知道了,我自己联系二叔。

    接着又说:“依依,旧城区可能要变天了,你先回家,这几天别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怕叶良找不到我,又去找程依依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管我,你先回家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我又赶紧联系二叔,果然和程依依说的一样,怎么都打不通,好像是没信号。

    我又赶紧联系二叔的秘书,这次终于打通,秘书告诉我说,二叔刚才接了个电话,匆匆忙忙就出去了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赵虎联系不,二叔也联系不。

    这一刹那,我觉得自己像是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,举目四望竟无一个可以依靠的人。

    可我不能倒下,李磊还等着我去救他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得先回到县里。

    单枪匹马肯定是不行的,回到县里要是还找不到人,就去我们厂里把工人都叫出来,无论如何今晚也要救出李磊。

    很快,我冲出了田地,来到另外一条马路面。

    这条马路面车还多点,我终于拦到一辆小型货车,跳车就摸出几百块钱丢给司机。

    “带我去县城里!”我焦急地喊着。

    司机看我浑身脏兮兮的毕竟刚从田地里拱出来,头发也乱糟糟的,沾满了杂草和枝叶,似乎不像是个好人。本来想把我赶下去,但是看在钞票的份,于是一脚油门朝着县里冲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,是二叔发过来的:我在医院,你过来吧。

    二叔怎么会在医院?

    一股不祥的预感从我心底油然而生,我立刻对司机说,带我到医院去!

    我们县里只有一所医院。

    司机很快把我带到医院,我跳下去,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急诊科、手术室的门外,我见到了二叔。

    让我意外的是,赵虎和韩晓彤也在这里,赵虎坐在手术室门口的椅子,头很低,面色很沉,看着像个霜打了的茄子。韩晓彤坐在他的身边,脸色一样很不好看,不时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这边的手机信号确实不太好,我说他们怎么都不接电话。

    也就是二叔,到外面去抽了根烟,才看到我的未接来电,给我发了一条短信。

    我赶紧问二叔怎么回事?

    二叔把我拉到一边,告诉我说,赵王爷被人捅了,伤势十分严重,正在抢救,还不知道能不能抢救过来。

    我很吃惊,十分吃惊。

    赵王爷这身份、这地位,还有这实力,是谁把他捅了,谁又敢捅他呢?

    二叔给我讲了起来。

    骆驼杀进旧城区已经好几天了。

    我之所以不知道,是因为我不是道的人,赵虎也没打算让我掺和这件事情,所以就没告诉过我。

    如果只有骆驼,赵虎不会鸟他,会组织旧城区所有的流氓、混混出来反抗。

    但是骆驼那边有了叶良。

    叶良是赵虎的克星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“克星”这个词是哪里来的,因为我之前听说到的,是叶良和赵虎争斗多年,两人不相下、互有胜负。后来赵虎有了二条帮忙,才屡屡把叶良给干趴下的,只是最终一战,赵虎捅了叶良手下一个很有背景的兄弟,才让赵虎蹲了大牢,叶良远走高飞……

    就算最后一战赵虎吃亏吃得大些,也不至于和“克星”这个词联系吧?

    但这个词确实是二叔说的。

    二叔说,自从得知叶良跟了骆驼,韩晓彤就劝赵虎别出来了,别跟叶良硬碰硬,赵虎也答应了,提前躲了起来。赵虎都不打了,韩晓彤就更不打了,乖乖退出档口,都不准备掺和这一行了。

    没有二条,他们谁也没有信心能够斗过叶良。

    一个叶良就让他们感觉很棘手了,更何况还有一个在新城区呼风唤雨、兄弟多到成群结队的骆驼!

    赵虎和韩晓彤都缩了,其他诸如大飞、黑熊、黄大狗之类的更是不成器。

    简直一击就散,谁也不敢和骆驼作对。

    骆驼几乎像闪电一般,光速占领了整个旧城区,举目四望根本没人是他的对手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,骆驼一统新城区和旧城区,整个地下世界被他所掌控,赵虎、韩晓彤等人急流勇退,金盆洗手过普通人的日子,倒也未尝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但是骆驼太贪婪了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即便你一统了新城区和旧城区,也要给以前的流氓一些饭吃,大家定期孝敬你、听你的话也就行了。

    但是骆驼不干,他想自己全部吞掉,将大飞、黑熊、黄大狗等人全部都赶出去。

    “有多远滚多远,去南城、去北城都行。”

    这是骆驼的原话。

    南城和北城是贫民窟,根本没有油水。也就是县城最近十年飞速发展、经济腾飞,才搞出了新城区、旧城区、南城、北城。十年以前,南边和北边哪有资格称之为城,完全就是南沟和北沟。

    一地鸡毛,三棍子打不出个有钱人来,娱乐活动仅限台球厅和游戏厅之类的,酒吧、夜店什么的更是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南城和北城穷的可以,但是偏偏穷山恶水出刁民,里面的流氓还都特别彪悍,大飞、黑熊他们去了完全没有位置。

    钱赚不到,还容易被人打,谁愿意去?

    大飞、黑熊、黄大狗等人希望留在旧城区里,哪怕钱赚少点都没关系,但是骆驼不肯,执意让他们滚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没有办法,只好请出了赵王爷。

    赵王爷作为当初差点就一统整个县城地下世界的大佬,虽然已经金盆洗手,可是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无比尊贵,他们觉得只要赵王爷和骆驼说说情,或许能够留下他们。

    赵王爷自己也是这么想的。

    赵王爷这些年来没少帮人平事,大小流氓哪个不给他老人家一点面子?

    赵王爷虽然已经不干这一行了,可他还是喜欢到处帮人平事,典型的老干部风格。

    我已不在江湖,但江湖依旧有我的传说。

    赵王爷很享受众人的追捧和尊敬。

    赵王爷琢磨着,自己动动这张老脸,骆驼总该给点面子的吧?

    但是赵王爷这次想错了。

    他和骆驼坐在一起,刚说了句“骆驼,给我一个面子”,骆驼就摸出刀来,朝着赵王爷的肚子捅去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有什么面子?”

    “你不在家养老,又出来蹦跶什么?”

    “老不死的,早看你不顺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你称王称霸的时候,有没有正眼看过老子一下?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还把自己当老大呢,你已经成为过去式了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骆驼说了几句话,就捅了赵王爷几刀。

    整整五刀。

    赵王爷其实挺能打的,但他打不过正值壮年的骆驼,更打不过带着刀、兄弟还多的骆驼。

    骆驼这五刀,直接捅去了赵王爷半条命。

    赵王爷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只剩一口气了,这还是他命硬,一般人早死掉了。

    就连医生都说,不保证能不能救回来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,也还在抢救中,没有完全脱离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越是偏远的地方,骆驼这种人就越是目无王法。

    这就叫做无法无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