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70 死后,做鸳鸯 为豹杀狗头的第3枚玉佩加更

070 死后,做鸳鸯 为豹杀狗头的第3枚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还好,在天空未彻底亮起来之前,在身后的追兵没有赶上来之前,二条找到了一处被荒草遮盖的洞穴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仔细观察,没人会发现这里的。

    二条抱着红红,慌不择路地藏了进去。

    短短几分钟的时间,外面就传来了脚步声,有老李手下的人,也有忙了一晚上的警察,他们谁也没有发现这个洞穴,继续沿着山路往上跑去。

    “今天一定要抓到他!”

    “老大说了,逮着他了把他宰了!”

    “哪跑来的疯子,竟连老大的儿媳妇都敢抢!”

    声音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二条虽然听不到声音,但他能感觉到。

    洞穴里面黑漆漆的,不过这些都不是事,二条可以看得清清楚楚。所以,他很快就看到一头巨蟒朝着自己这边爬了过来,原来这是这头巨蟒的窝,是自己鸠占鹊巢了。

    但是占就占了,又怎样呢?

    那条巨蟒至少有七八米,蛇头都跟脸盆似的。

    二条手起刀落,一刀斩落蛇头,粗大的巨蟒盘桓在地,一动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奔波一夜,二条确实饿了,也口渴了,于是他趴倒在地,大口大口撕咬、啃噬起来,直到过足了口腹之瘾,才一屁股坐倒在地,嚎啕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他抱着死去的红红,不停地哭着、哭着,哭到眼泪几乎都流干了。

    像二条这样的人,一辈子都没受过什么关爱,更没有女人会主动接近他,哪个女人能看上又聋又瞎的他呢?

    以前上学,男同学欺负他的时候,女同学就在一边捂着嘴笑,没有一个人出来帮他。这些声音,二条有的能听到,有的听不到,但他从小就知道,没人喜欢自己,男生女生都不喜欢他,唯恐对他避之不及,如果哪个不小心和他撞到,还会很夸张地拍打自己衣服。

    有多嫌弃呢?

    大概就像一只苍蝇,哪怕什么都没有做,只是落在那里,大家就想拿苍蝇拍。

    二条就是一只苍蝇。

    可他也是个正常的人,也渴望拥有友情和爱情。

    赵虎是他的第一个兄弟,是第一个不嫌弃他的男人。

    二条知道,赵虎愿意带着他玩,是因为他特别能打,能够帮到赵虎很大的忙。可是即便如此,二条也很感激赵虎,因为赵虎让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废人,起码他还能够打架、砍人,让他的人生有了一点价值。

    二条能打,渐渐在职校流传开来,很多人要打架的时候都会找二条帮忙,但是帮完忙后就会把他一脚踢开,事后继续嘲笑他、欺负他。

    只有赵虎。

    只有赵虎在他帮完忙后,还继续把他当兄弟,继续带他吃喝玩乐、威风八面,哪怕坐了很多年的牢,出来第一件事还是找他。

    “二条,跟我砍个人去!”

    人生得一知己,夫复何求啊。

    可惜二条不是女人,否则他一定嫁给赵虎,做个二房、三房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二条是个男人,正常的男人。

    只要是男人,就想女人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孤儿,红红是这世上第一个待他好的女人。

    原来女人好起来是这么好啊,温柔似水、风情万种,一举一动都让二条沉醉。是红红让二条真正品尝到了女人的滋味,是红红让二条的世界变得丰富多彩起来,是红红填补了二条心里赵虎给予不了的那一部分。

    其实二条明白,在那天晚上之前,红红一切都是看在钱的份上。

    对于烟花女子来说,只要钱花到位,把你当成皇帝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那天晚上之后,二条相信自己征服了红红,红红也愿意和他厮守一辈子。

    卖的?

    卖的怎么了,吃谁家大米了?

    自己都这球样了,还有什么资格看不起红红?

    再说,二条从来不觉得红红脏,他觉得红红是这世上最干净最纯洁的女人。

    谁说身体上的干净才是干净,二条觉得心干净了,才是真的干净。

    一双玉臂千人枕,半点红唇万人尝。

    那又怎么样呢?

    我喜欢她。

    只要我喜欢她,她也喜欢我就够了,我们一定能够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。

    我负责赚钱养家,她负责貌美如花。

    谁说我二条娶不上漂亮的媳妇,红红就比谁都漂亮,比谁都温柔!

    可是这么好的女人,现在却离二条远去了,而且此生不能再见。

    阴阳相隔。

    二条知道,是自己不够有用,否则红红也不至于被逼上吊,死了以后还要被贱卖了去给死人做老婆。

    二条把死去的红红抱在怀里,放声大哭、嚎啕大哭,哭得嗓子眼都哑了,哭得眼睛都要干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哭了整整一天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二条准备抱着红红离开,可又发现山上山下都站满了人,有人打着手电、举着火把,始终没有放弃找他。

    二条只好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还是洞里更安全些。

    二条抱着红红,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老李确实没有放弃抓捕二条,那可是他儿子的冥婚媳妇,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人给抢走了,他的脸往哪里搁?他动员了整个村庄上山找人,其中不乏当地派出所的民警,甚至还有一些联防队的,可以说是铺天盖地。

    只要那个疯子还在这座山上,老李就有自信把他给揪出来!

    把他暴打一顿,再丢进牢里坐监!

    打伤自己二十多人,足够判他个三年五年的了。

    三天,整整三天,山上山下一直有人,来来回回地跑,可惜始终没有找到二条。

    二条也在洞里,呆了整整三天三夜。

    饿了吃蛇肉,渴了喝蛇血。

    真就这么撑过来了。

    红红一直呆在他的身边,可是尸体总会渐渐腐烂、发臭……

    虽然二条一点都不觉得臭,哪怕红红变成一具骷髅,他也能够毫无顾忌地抱住。可二条也知道,这样对红红来说不好,人死了总要讲究个入土为安,自己老纠缠着算怎么回事,搞得红红死都不能死得安宁。

    二条决定葬了红红,不管土葬还是水葬,得让红红九泉之下得到安息。

    反正不能让老李抓回去结冥婚。

    二条真想杀了老李,还有红红那个下作的父亲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,二条先和红红结婚。

    虽然红红已经死了,可是二条仍旧把她看作自己的妻。

    二条用手指蘸着蟒蛇的血,在洞穴凸起的石块上画了个“喜”字,接着又用荒草编了两个戒指,给自己戴上一个,又给红红戴上一个。

    “红红,以后咱们两个是夫妻啦……”二条开心地手舞足蹈。

    二条对着天磕了个头,对着地磕了个头,又对着红红磕了个头,嘴里还嘟囔着:“夫妻……对拜!”

    做完了这一切,天色也慢慢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山上真好,没有电灯。

    二条很喜欢这样的氛围,如果可以的话,他真想在山上过一辈子。

    可惜,山上山下还是有好多人,行动依旧不便。

    但是不能等下去了,必须尽早葬掉红红。

    抱着这样的信念,二条把红红绑在自己身上,冲出洞穴、潜入山沟。

    二条的动作很敏捷,毕竟在漆黑的山路上,反而能够看得清清楚楚。他就像是一头灵活的豹,闪电般穿梭在山崖之间,他的行动已经很隐秘了,但还是被人给发现了。

    “找到了,他在那里!”

    “追啊,追啊!”

    一传十、十传百,大家纷纷朝着二条追去,并且时不时地把手电往二条身上晃。

    二条很讨厌这种感觉,手电每晃过来一次,就让他的视线失明一次。

    脚下一绊,二条摔了出去,他赶紧护住背上的红红,不让红红受到一丁点的伤害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众人纷纷围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,就是这个疯子!”

    “连尸体也抢,你还是个人吗?”

    众人把手电往二条身上晃,晃得二条什么也看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哪里来的疯子,放下我的女儿!”

    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,红红的父亲也过来了,那是一名年过五十的汉子,气得双脚直跺。

    如果结不成这个冥婚,他就要退老李十万,他可舍不得啊!

    二条站起身来,拔出了腰间的杀猪刀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虽然看不见,但是他的眼神依然冰冷。

    杀猪刀的刀锋更加冰冷,更何况上面还有殷殷血迹。

    “来啊!”

    二条在嘶吼着。

    “谁敢上来,我要谁的命!”

    现场人多,至少有三四十个,但是谁也不敢轻易上前。

    二条手里持着把杀猪刀,一步步地往后退着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一步步地跟着。

    很快,二条就感觉脚下有一点空,而且背后不断有着山风吹来。

    二条回头一看,才发现自己已经走到悬崖边上,悬崖下面就是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!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跑不掉了,把人放下!”众人威逼、恐吓。

    二条看着身后的大河,不仅没有觉得恐惧,反而长长地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红红,我们生前做不成夫妻,死后做一对鸳鸯吧。”

    “红红,我和你一起死,我到地下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红红,我就是死,也不会让别人把你给带走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番话后,二条张开双臂,背着红红面朝大河,缓缓倒了下去……

document.write ('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