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68 老子叫赵虎

068 老子叫赵虎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砍刀男带着二三十人,悄无声息地来到档口附近的空地上。

    “大家埋伏起来,白玫瑰一会儿过来,就……”

    砍刀男正低声安排着,就听空中“呼”地传来一声风响,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飞过来了。砍刀男反应还是挺快的,立刻循着声音看了过去,可惜四周黑漆漆的,他什么也看不到,就听“砰”的一声,一颗鸡蛋大小的石头正中他的额头。

    一点都没夸张,砍刀男连哼都没哼一声,就那么不声不响地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众人吃惊地叫着,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四周突然又响起冲天的喊杀声,还有噼里啪啦的脚步声,正有许多个人朝这边冲来。

    环境太黑,众人什么也看不清楚,可是借着天上的月光,可以看到零星的刀片寒光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再傻,也知道中埋伏了。

    有眼疾手快的,立刻大叫:“上当了,保护好大哥,大家赶紧跑啊!”

    也有人喊:“没事,对方没有咱们人多,跟他们拼了!”

    “先保护好大哥,别踩着大哥了!小六子,你踩着大哥手了!”

    “大家镇定下来,对方没多少人的!”

    其中虽然有明白人,可还是群龙无首、方寸大乱,乱糟糟的一团。

    大飞提前带人来到这里,视线早已适应这里的环境和地形,分分钟就冲到了对方的人群之中,大杀四方起来。虽然人少,但是气势雄壮,更何况暗中还有赵虎的帮忙,不时有“飕飕”的声音响起,一颗又一颗的石子飞出,惨叫声也跟着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作为正经人家的孩子,我很难看到这样大型的群架场面,当时就被这血光四溅的场景给震撼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见过二叔打架,但那一般都是单对单啊。

    不过,这场景来得快、去得也快,大概也就三四分钟的时间,现场便归于一片沉静了,只有躺在四处的人,哎呦哎呦地叫着。

    砍刀男那边全灭,大飞这边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“我赢了,我赢了!”大飞拎着砍刀激动无比,抬头对着黑漆漆的天空喊道,“我以少胜多,十多个人干翻对面一百多人,我早知道我是绝无仅有的战神,我就知道我是命中注定的天选之子!我大飞,终于等到这一天了,终于可以光宗耀祖、光复门庭,看谁以后还敢看不起我!”

    “光复你妈的门庭……”赵虎扣着鼻孔慢悠悠走出。

    “爹……”大飞立刻点头哈腰:“我这不是开玩笑吗,我知道一切都是爹的功劳,没有爹的帮忙我什么都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确实神奇,远可以做法师,近可以做战士,不远不近还能靠脑子,简直就是全能型的选手。还是那句老话,能从藏龙卧虎的职校杀出一片天,赵虎的能力确实数一数二、万中无一。

    面对大飞的吹捧,赵虎并没当一回事,而是来到之前被他一颗石头打昏的砍刀男身前,踢了踢他的肚子。

    “嘿,醒醒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砍刀男晃晃悠悠地醒过来,额头上还血流如注。

    赵虎一脚踩在他胸口上:“说,你是谁的人,从哪里来的,为什么要帮黄大狗?”

    “关你鸡毛……啊!”

    砍刀男一开始还挺硬的,但是随着赵虎的脚力加重,砍刀男立刻惨叫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稍稍松开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是骆驼的人……”砍刀男汗流浃背,虽然搞不清楚面前这个男人的来历,但还是感受到了来自他身上的那股威压,立刻竹筒倒豆子一般说了起来:“帮黄大狗,是我们踏进旧城区的第一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,新城区的啊……”赵虎不屑地挖着鼻孔:“这么迫不及待啦,就想踩进旧城区来,经过老子的同意没有?”

    骆驼要踩旧城区,我们这边早有耳闻,最早还是锥子说的,锥子为了阻挡骆驼的进入,收服大飞、投靠吴家……可惜还没完成他的计划,就被二条连续两次削进医院,怕是很难再出来了。

    感受到面前这个男人的不同凡响,砍刀男小心翼翼地问: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记住了,老子叫赵虎,让骆驼掂量一下他的实力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赵虎狠狠一脚踢出,砍刀男再次昏厥过去。

    大飞立刻凑了上来:“爹,现在要去收拾黄大狗不?”

    “不用啦,黄大狗交给我媳妇收拾就行。”赵虎拍拍大飞肩膀:“记住了,今天的事可不能往外说,尤其不能让我媳妇知道。好了,你们先散了吧,回头再让你请我吃饭。”

    大飞帮了赵虎的忙,还得反过来请赵虎吃饭,不过这对大飞来说依旧是无上的荣耀。虽然看到赵虎把鼻涕抹到自己肩膀上了,但是大飞什么都不敢说,只能干笑着说:“是,是,爹你回头可得找我,让我好好尽尽孝道……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排档内。

    韩晓彤和黄大狗的争执也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,随时都能翻脸干仗。

    虽然,赵虎的到来让黄大狗感到一丝心悸,但他想到外面埋伏着的人手,心中又开始自信起来,想着赵虎来了又怎么样,老子有骆驼的帮忙,谁都不鸟!

    想到这里,黄大狗站了起来,指着韩晓彤说:“白玫瑰,你死到临头了知道吗?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,谁才是这一片真正的老大!”

    黄大狗把手扬起,正准备把人都叫出来,但是韩晓彤突然一个箭步冲上,手中尖刀已经抵住了黄大狗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黄大狗冷汗浸下,不可思议地看着韩晓彤。

    站在黄大狗身后的小狗们也都纷纷叫了起来,嚷嚷着让韩晓彤赶紧把刀给放下来。

    “黄大狗,别以为老娘不知道你在外面埋伏了人,至少有二三十个是吧?你把他们都叫进来,看看老娘会不会怕!”

    外面埋伏着有人?!

    韩晓彤身后的人也是大吃一惊,纷纷往左右两边看去,但是什么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黄大狗冷静下来:“白玫瑰,既然你知道外面有老子的人,竟然还敢这么嚣张,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!”

    黄大狗用力挥手。

    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黄大狗再次用力挥手。

    还是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黄大狗的冷汗流了下来,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!

    黄大狗用力挥了好几下手,还是没见大队人马冲杀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叫出租车呢?”韩晓彤狠狠拍了一下黄大狗的脑袋,同时也很疑惑地朝四周看去。

    外面埋伏着有人,韩晓彤停车的时候就观察到了,但她一点都没有怕,想着一会儿擒贼先擒王,只要先把黄大狗控制住了,其他的人就能不战自败。

    但是,怎么还不进来?

    韩晓彤突然想到什么,大声叫道:“赵虎,给老娘滚进来!”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……”赵虎像一阵风似的奔进来:“媳妇,有何差遣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说了不让你管我的事么?”韩晓彤一脸怒气。

    “我没管呀……”赵虎一脸无辜,“不信你问他们两个……”

    赵虎一指排档外的我和程依依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立刻说道:“是的,没管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还没有落,两道寒光射来,韩晓彤凶巴巴瞪着我和程依依。

    我和程依依立刻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程依依说:“全是赵虎干掉的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赵虎让我叫了帮手,把外面的人都干掉了,说是为你铲除潜在的隐患,还说千万不能让你知道……我觉得他做得不对啊,怎么能瞒着你呢?你这么聪明的人,想瞒你也瞒不过啊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狗腿子……”赵虎气呼呼地瞪着我和程依依。

    感受到韩晓彤身上散发出的怒气,赵虎又赔着笑转过头去,哈巴狗似的说:“媳妇,原谅我的冲动,我实在太想表现自己了,你就给我一个爱你的机会嘛……”

    论狗腿,谁也比不上赵虎。

    韩晓彤轻轻叹了口气:“虎子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可是在你没有完全恢复之前,我真的不想让你再掺和这些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没有完全恢复之前?

    赵虎需要恢复什么,他受伤了?

    看不出来啊?

    我的心中还在疑惑,但是韩晓彤已经不再说了。她摇摇头,说算了,就这一次,以后你别乱掺和了,我自己能搞定的……

    “是、是……”赵虎嘿嘿笑着,又狠狠瞪了黄大狗一眼:“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没?”

    “没了……”黄大狗知道自己大势已去,苦着脸说:“虎爷,玫瑰姐,你们就把我当个屁,把我给放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韩晓彤也没有废话,直接抓过黄大狗的手,狠狠在他手背上戳了一刀,然后让他滚蛋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有没有说过,不要碰我老婆的手?”赵虎又一脚把黄大狗踢到排档外面。

    黄大狗捂着自己流血的手,带着自己的人匆匆忙忙跑了。

    此战,完胜。

    “黄大狗从哪找来的帮手?”不愧是白玫瑰,韩晓彤一语中的、一针见血,立刻就问到了点子上。

    “是骆驼的人……”赵虎沉沉地说。

    “新城区么……”韩晓彤的面色也变得凝重起来,显然知道骆驼并不好惹。

    “骆驼先放在一边,咱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。”赵虎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二条……”赵虎沉沉地说:“可能出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