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龙抬头 067 援兵,带到 为豹杀狗头的第2枚玉佩加更

067 援兵,带到 为豹杀狗头的第2枚玉佩加更

作品:《龙抬头

    从黄大狗说的话里,我可以分析出以下几点:

    第一,赵虎是真的很有名,在我们县上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第二,赵虎是真的很低调,出狱至少半年多了吧,但都没什么人知道,这可不符合他的作风。

    黄大狗认为自己胜券在握,所以毫无顾忌地讽刺着韩晓彤,算是把他长久以来心里的话说出来了。韩晓彤当然不服气了,指着黄大狗说:“老娘就是没有赵虎,收拾你也跟玩儿似的,不信你就过来试试。”

    黄大狗终于彻底被激怒了,慢慢站了起来,并且手也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排档四周,那些早就埋伏好的汉子,也都如同待发的箭,只待黄大狗一声令下,立刻倾巢而出。

    赵虎也不废话,直接绕到排档门口走了进去,嘻嘻哈哈地说:“亲爱的黄大狗,好久不见啊!”

    看到赵虎突然现身,黄大狗的一双眼睛都瞪大了,一张黑黝黝的面皮上写满不可思议,声音都有点颤抖起来:“赵……赵虎,你什么时候出狱的?”

    人的名、树的影,仅仅现个身就能把黄大狗吓成这样,赵虎在县城里也算是独一份的人物了。

    赵虎一现身,韩晓彤身后那些青年也都惊喜地叫着虎哥。

    好似虎归山一般。

    韩晓彤却不满地说:“你怎么来了,不是不让你来吗?”

    赵虎讪笑着说:“没办法啊媳妇,我真是太想你了,一刻都离不开你,你就原谅我一下嘛。不过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插手你的事情,我就坐在一边看着你就好啦!”

    要多肉麻有多肉麻。

    都不敢相信赵虎还能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韩晓彤哼了一声:“那就说定了啊,不许你插手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赵虎连声答应,又回头对黄大狗说:“大狗,咱哥俩也有好些日子没见了,今晚上好好喝一口呗?”

    黄大狗还没说话,韩晓彤就先怒了:“不是说了不让你插手我的事么?”

    赵虎叫苦不迭:“我和黄大狗聊两句天,也成插手你的事啦?我老哥俩以前确实处得不错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看见我俩正准备打架呢?”

    “你俩打架是你俩的事,我就不能和黄大狗喝两杯了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滚,我是你永远的小宝贝,愿意在你身边做一棵不起眼的小树苗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赵虎死皮赖脸的模样,我觉得赵王爷可以不用担心了,赵虎不仅有勇,而且有谋,不是那种只知道硬的莽夫。

    而且赵虎有这插科打诨的本事,我估摸着拖上二十分钟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就是现在!

    我跟程依依说了一声,立刻冲了出去,驱车前往屠宰场!

    我几乎把车子开出F1的水平,原计划十分钟才能到的路程,硬生生被我缩减到了七分钟。

    晚上,屠宰场里依旧灯火通明,这里也是二十四小时不休息的,三班倒、轮休制。

    可我绕了一圈,竟然没发现二条!

    屠宰场包吃包住,二条又眼睛不太好使,一般情况下不会到外面去,他这是去哪了呢?我连着问了好几个工作人员,才知道二条已经好几天没来上班了。

    不知怎么回事,我的心里隐隐觉得不安。

    赵虎应该也不知道二条去哪了,否则他不会让我来屠宰场找,二条没有什么行为能力,他能去哪里呢?

    似乎能够猜到答案,可是现在不能往深处想了,毕竟赵虎还在档口那里等着我。

    而且战斗,随时都能触发。

    这可怎么办好?

    再花十分钟回去,告诉赵虎没找到人?

    那也太他妈的扯淡了!

    不能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,立刻驱车前往钟楼一带。

    在这,我轻轻松松找到了大飞,毕竟这里是他的地盘。

    锥子被我们干下去了,大飞又成了这里的老大,每天过得十分滋润,隔三差五就要搞坏一个台球桌子。我第一次来找大飞的时候诚惶诚恐、毕恭毕敬,但是第二次来找他,我就没那么多讲究了,毕竟我已经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我闯进台球厅里,穿过重重烟幕,直接揪住大飞的耳朵,说大飞,你爹找你!

    “呵呵,我爹……”大飞一脸不屑的样子,还在悠然自得地打着台球,“三年前,我就把我爹的腿打断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大飞突然想起什么,小心翼翼地问:“哪个爹找我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你那个虎爹!”

    “虎爹啊!走!”大飞立刻跳了起来,台球杆子也扔到了桌上,匆匆忙忙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还是赵虎的名字好使。

    我赶紧拉住他,说你别着急,赵虎说了,让你多带点兄弟过去。

    “多带点兄弟?”大飞明白过来:“这是要打架啊?”

    我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大飞立刻挥起大手,说兄弟们,抄家伙跟我走,帮我爹打架去!

    大飞一呼百……哦不,一呼十应,至少十多个光着膀子的青年走了出来,一部分人坐进大飞的面包车里,一部分人坐进我的奥迪车里,浩浩荡荡地朝着档口而去。

    在车上,大飞小心翼翼地问我和谁打架?

    在大飞看来,能让赵虎摇人,对手必定不可小觑。

    我说和黄大狗。

    大飞顿时松了口气:“原来是黄大狗那个废物啊,看老子今天不把他锤出屎来。”

    旧城区就是这样,群贼并立、平起平坐,但是互相又看不上。

    不过,大飞还是有点小心思的,疑惑地说:“如果是黄大狗,我爹一个人就够了,怎么还叫我呢?”

    我怕我实话实说,大飞就不敢去了,就说我哪知道,反正你爹让你过去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大飞也不敢多废话了。

    十分钟内,我又赶到档口。

    不多不少,正好二十分钟,和我预估的时间差不多。

    我带着大飞和他的人小心翼翼地绕到排档后面,果然还没打起来,程依依疑惑地问我:“赵虎不是让你叫二条吗,你怎么把大飞叫过来了?”

    我说这事随后再和你讲。

    我又往排档里面看去,赵虎和韩晓彤还在吵架,而且韩晓彤已经抄起了刀子,指着赵虎说道:“你滚不滚?”

    赵虎立刻举起双手:“媳妇,你别生气,我滚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滚得远远的!”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

    赵虎亦步亦趋地退了出来,很快绕到我们这边,看我回来了很高兴,但是看到大飞,又是一脸疑惑。我俯在他耳边说了几句,赵虎也是一脸惊疑,奇怪二条的去向,但是现在大敌当前,也暂时顾不上二条了,得先解决了现在的问题再说。

    赵虎回头看向大飞,大飞立刻点头哈腰地说:“爹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十六个兄弟。”大飞说道:“足够锤死黄大狗了。”

    大飞看到韩晓彤那里有七八个人,再加上赵虎和他,足够收拾黄大狗了。

    “没那么简单……”赵虎又低声讲了一下现在的局势。

    大飞看看左右,果然看到那二三十人的存在,吓得都快尿裤子了:“这……我天,黄大狗从哪找来这么多人,还都是生面孔,是不是花钱请的外面的人啊?”

    大飞就是这样,平时看着挺牛,一旦对方实力超过他了,又怂的比谁都快,我已经很了解了。

    赵虎一巴掌拍在大飞后脑勺上,说你怕个鸡毛,有老子帮着你呢。

    大飞点头哈腰:“是,爹说的没错,爹一统江山、千秋万代。”

    赵虎观察了一下周围的地形,低声对我说道:“龙,想办法把人引到那边的空地上,我和大飞在那等着你们。”

    档口附近有一大片空地,是老城区已经拆迁的一部分,水泥砖块什么的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赵虎这是要来个全歼啊,提前为韩晓彤铲除潜在的隐患。

    可是赵虎并没告诉我怎么引人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用他说,我要是连这都办不到,也没资格做赵虎的兄弟了。

    赵虎帮了我好几次,现在轮到我帮他了。

    赵虎领着大飞的人往空地潜伏过去,我则观察了一下左右的人,朝着其中一个看上去比较像“头头”的人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黄大狗请的是外援,这批外援当然也有头头。

    “头头”这种东西,稍微有点阅历的人都能一眼看出。

    就比如我二叔,往那一坐,就有天然的气场。

    我的目标也是一样,坐在那里稳如泰山,旁边的人也时不时地看他,显然只有黄大狗发号施令还不够,还得这个人发声才行。

    我朝他走过去,低声说道:“大狗哥说,情况有变,来了个棘手的人,让你们到那边的空地等着,大狗哥会把白玫瑰引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人怀里鼓囔囔的,还有一截刀柄露出,里面显然藏着一把砍刀。

    砍刀男并没怀疑什么,当然也可能是我演技太好了,让他误以为我真是黄大狗的人。

    砍刀男点了点头,说好。

    砍刀男转过头去,和旁边的兄弟说了一声,接着一传二、二传四,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,在砍刀男的带领下往那片空地走去。

    黄大狗在两边埋伏的人,就这么轻轻松松被我调离,引到了赵虎和大飞的圈套之中……